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六十九章 身边有眼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九章

    什么牙印?李海的胸口,靠近锁骨下方,一左一右两块牙印,一块已经比较淡了,是朱莎几天前咬出来的,在李海当晚临走之前,半梦半醒间的朱莎甚至还认了出来,吓得李海差点飞起。也幸好那时朱莎的潜意识防线仍在,才没有出现什么不可收拾的后果,就跟人说了梦话一样,醒来顶多是记得自己说过梦话,至于到底说过什么,那就没印象了。也正是这个信号,让李海和凯瑟琳确认,朱莎的心理防线已经变得非常薄弱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崩溃,所以才决定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另一块,则是朱贵樱报复的结果,因为李海在她的再三威逼利诱之下,还是死活不承认和朱莎有染,气得她上去就是一口!这一口比朱莎咬得还要狠,到现在才刚刚掉了疤,露出里面嫩红的新肉来。

    这两块牙印整齐排列,虽然看着都挺美貌的,不过大小不同,牙印的深浅形状也不同,一看就是两个不同的人所咬出来的。这分明就是李海劈腿的铁证啊,就跟他身上带着两种不同的女士香水味一样,不,甚至比那个还要铁证,香水还可以说是拥抱啊跳舞啊之类的社交接触所带来的,这个牙印,除了做那事的关系,谁有空跑来咬你胸口啊!

    李海脑中飞快地转着,他也没料到这一层,到目前为止一直反应良好的朱莎,会不会因为这两块牙印的存在,而横生波折?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朱莎,看着她的眼睛,想要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变化来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朱莎只是对着那两块牙印多看了几眼,就不去理会了,继续慢条斯理地帮着李海扣起衬衫扣子来,甚至等扣上扣子,还很自然地帮他把衬衫下摆塞进裤子中去,要知道这中间可是肯定会碰到那东西的!李海带着惊讶,看着朱莎从容不迫地做着这些,心里怎么都想不通,朱莎的视力有问题,还是她对于男人身上的痕迹没有研究,不知道那牙印意味着什么?这,这不科学啊!

    把皮带重新系好,再把西装拿来给李海穿上,朱莎退后两步,上下打量了一番,露出满意的微笑:“不错,很合身,你确实挺适合这种风格的,杰尼亚,不错哦,是订做的?”

    李海刚想回答,忽然心中一跳,想起往事来,自己头一套能穿出去见人的正装,好像还是朱莎送给自己礼券,去订做的呢,当时还有赵诗容一起,当时自己和赵诗容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——他心中一叹,那时候到现在,才不过十个月不到,怎么就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一样?

    “是啊,订做的,自从莎莎姐送了我那一身衣服,我就学会订做了,穿品牌成衣,到底不如找好裁缝订做,尤其男装也不是多讲究款式新颖,还是版型和风格,加上精心合身的剪裁来得重要。都是莎莎姐教我的,我记着呢。”李海这真不是故意说好话让朱莎开心!怎么赚钱固然是学问,怎么花钱一样是一门大学问,花不好就是暴发户,由土豪变成土鳖是多么令人难堪的一件事?

    正是因为朱莎带着他去订做衣服的经历,李海才懂得了,那些津津乐道于什么什么国际品牌奢侈品的的人们,其实还是没脱出土鳖的行列,衣服这东西,是用来衬人的,所以王道还是要订做,要合身。如果一个人的身价和形象,需要靠外在的衣物来支撑,这种人不是土鳖还是什么?

    朱莎也想起了往事,对于她来说,那更是遥远的回忆了,那时候她眼中的李海,还是个单纯青涩,需要扶持的大学实习生呢。可后来,他一变再变,不仅成了不得了的大人物,掌控着这座城市的许多权势财富,更变成了对自己无比特殊的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过往的一幕幕,蓦地涌上心头,从没有一刻,朱莎能这么清楚地看到自己,看到自己和李海之间联系着的那一根线。她眼中现出迷茫和追忆,轻轻地走过来,双手攀着李海的肩膀,把头贴在他的胸口上,俩人的身高差距,让她刚好可以很舒服地这样做。坚实的胸口,有力的心跳,还有李海身上令她感到安心的气味,朱莎深深吸了一口,闭上眼睛就这么趴着。

    李海有些不明所以,试探着叫了声:“莎莎姐——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,抱抱我。”朱莎轻声打断了李海的话,然后感觉男人的手环绕自己的身体,让自己感到躲在一处避风港里一样的安全舒适。她闭着眼睛,轻声说道:“我没想到,生命中那个最特殊的男人,居然会是你,而且是以这种方式——李海,我知道,这不是你的错,我也不想这样,但是我现在很喜欢这种感觉。所以,请你答应我,尽你的一切努力,让我不要那么快就失去你,好吗?”

    好,当然好啊!这样一位倾城的大美人,这样依恋自己,对于任何男人来说,都是无法抗拒的诱惑!李海也不例外!但,这简单的请求,在让李海觉得欢欣鼓舞的同时,却又有种沉甸甸的压力。答应下来,就等于自己承担起了朱莎的幸福,即便那不是一生一世!好在,他早已作出了选择。

    所以,只是稍一停顿,李海便在她耳边安静地道:“好,莎莎姐,我会用我的一切能力,让你感到幸福快乐。”

    听不出有任何的得意,也听不出有什么轻佻的意味,只有坚定的决心,和深沉的爱护,朱莎满意地将自己又朝李海的身体里挤了挤,用力吸了一口李海身上的气息,然后放开他,退后两步,在李海面前轻盈地转了个身,笑道:“记住,出了这个门,你只能叫我朱莎老师!”说完,闪身就走。

    李海挠头,这是决定了要搞地下情的节奏吗?对于朱莎来说,这倒是最好的选择,起码她能走出这一步,就说明她的道德感和羞耻心,不再会造成那么大的心理负担,凯瑟琳最担心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。可问题是,现在基金会里两大律政美女,全都成了自己的地下情人,而且俩人还是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,这,这个对自己来说,真的很有挑战xing啊!——还有,这里是你家啊朱莎老师,你好不好让我先走一步?

    等李海下楼的时候,刚好看到朱莎的小车绝尘而去,跑得那叫一个轻快!李海摇头无语,却见自己的别克商务车滑过来,他钻进车里,诧异地问道:“小丛,你换过车了?不会一晚上没睡吧?”

    司机小丛头也不回:“是啊,劳斯莱斯太显眼了,被人发现你从这里过夜出来,不好!所以我回去换车了,在车上睡了一觉,顺便把那车也送去洗洗,要不然座椅都没法坐人。”

    李海一咧嘴,这话说得!倒也是,那座椅和车身内饰,要是不好好洗洗还真是没法再坐人了,一股子腥臊气,那可是战场呢!朱莎的水分,还真是不同一般地充沛啊——他挠了挠头,拍了拍小丛的肩膀:“不好意思,昨晚情况特殊,委屈你了,我记着,欠你个人情。”以他现在的身份,说出这话来可不一般,也是看在小丛是赵家派来的人份上。

    哪知小丛却不领情,从后视镜里看了李海一眼:“李海,咱们怎么都好说,但是这个事,我必须向首长汇报,这是我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李海皱眉,小丛所谓的首长,当然就是指的赵老二了,那可是赵诗容的二叔,赵诗倩的爹!被他知道自己和自己的老师私通,那还能有什么好事?所以说这司机和秘书,一定得是自己的身边人啊,绝壁要信得过才行!如果有的选择,李海肯定要在这个位置上放一个自己的信徒,那才是百分百可靠的人手,无奈自己刚刚凭借赵家的扶持,才坐稳了基金会的宝座,这时候肯定没法过河拆桥的。

    小丛看到他皱眉,想了想,忽然把车子拉边停下,转身道:“李海,你有理由不爽,不过我可以保证,这事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,在首长那种家庭的层面上,这都是小事,实在是有钱有势以后,诱惑太多,要一个男人始终在这方面不出问题,根本就不现实,包括女人都是一样,如今这年代——你要是不爽,等过了这一阵,跟赵首长提出来换人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真的吗,你确定没问题?李海硬生生把这话给忍回去了,不管确定不确定,找小丛谈这个有什么好处,有什么必要?李海心中叹一声,自己到底是家底子太浅啊,也是崛起太快的缘故,各方面总会有短板出现,慢慢来吧,不宜一时树敌太多,这又不是玄幻版,搞得举世皆敌有什么出路可言?

    至于赵家的反应,他还真是不怎么在乎,赵诗容知道自己有情人,那又怎样?王韵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了,自己不也一直没断么!至于朱莎是自己和她共同的老师,李海对这一点还是有些不自在的,毕竟这似乎有点丧失了。嗯,得写封信,和赵诗容把这里头的曲折好好说说,比如朱莎的夹腿综合症,还有各种阴差阳错什么的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琢磨呢,小丛发动车子,又说了一句:“对了,晚上去首长家吃饭,这事你别忘记了。”李海愕然,有这么快吗,这就要面对后果?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九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