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六十六章 豪车的好处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六章

    劳斯莱斯是世界经典名车,这含金量是足足的,不仅体现在真皮座椅,豪华内饰,全手工打造,其精良的悬挂和避震系统,也是一个重大的亮点。行驶在之江的大街上,车里的人几乎感觉不到车身的颠簸,哪怕是倒满一杯酒放在车里,也不会洒出来。

    今天,李海用另一种方式,体验了这辆车的奢华之处。以他的力道,在车里和朱莎欢好了近两个小时,让朱莎几乎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,这战况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!但是,但是,劳斯莱斯的悬挂系统却提供了最大的舒适xing,让李海深刻体会到所谓“车震”的特殊乐趣——话说回来,如果每个人玩车震都是用劳斯莱斯或者别的奢华名车,这车到底震不震,从外表恐怕还真是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朱莎睡着了,一大半是因为体力耗尽,大脑陷入半缺氧状态,另一小半,则是由于心理上的关系。在整个过程中,每一次从巅峰跌落,她都会略微变得清醒一些,然后就会流泪轻泣,不过很快就会被李海的攻势再一次迷住,陷入沉醉之中。到后来,李海也有点乐在其中了,看着这位美丽的女老师,女律师,带着满面未干的泪痕,却被自己送入一次又一次的巅峰,那种样子真是别有一种情趣。

    轻柔地帮朱莎穿好衣服,虽然有点褶皱啥的,不过好在李海并不是真的用暴力强上,也没有把衣服扯得粉粉碎这么疯狂,所以大致还是保持完整的。推开车门,车子已经停在了朱莎家的单元门口,小丛也很知趣地到周围去晃悠了一下,不光是防止有人偶然路过撞破,更重要的是把这里的监控都停下来以免留下什么证据,要知道现在李海还是坐在火山口上呢。

    抱着朱莎走进家门,然后关上门,李海有点犹豫,是不是要象前几次那样,帮朱莎清理干净,然后悄然离去?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,这岂不是变得和过往一样了,等于还是帮朱莎自己套上一层遮羞布,并无助于重建她的心理防线啊。

    看着怀中美人甜睡的样子,眼睑下的眼珠却在掩饰不住地转动,李海就知道,其实朱莎已经醒了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,所以装睡罢了。到了这地步,李海也不打算给朱莎留什么遮羞布,万里长征走了九十九,就差最后一步,临门一脚射不进有啥用?他就这么抱着朱莎坐在沙发上,然后开始亲吻她娇嫩的脸颊,手也不老实起来,轻柔地在朱莎身上的敏感部位搓揉着,一面又开始解开自己刚刚给她穿上去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个架势摆出来,朱莎就没法装睡了,刚才在车里的一幕幕,还记忆犹新呢,回想起来,快两个小时,自己都被弄得死去活来了,李海这混蛋好像才刚刚来了一次,这牲口!发现他似乎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,朱莎真的有点吓到了,赶紧睁开双眼,按住李海作恶的手,推开李海的嘴巴,嗫嚅道:“谢谢你送我回家——我现在想洗个澡,你先回去吧,唔~”却是又被李海吻住了香唇。

    小小地品尝了一下,李海意犹未尽地放开,笑道:“莎莎姐,我们一起洗吧,我身上也难受着呢,好多汗,不过好像你出的水更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朱莎立马羞得满脸通红,这家伙说话也太直接了!不过经历了刚才的欢好,俩人之间的关系早已有了实质xing的变化,她也再难以抗拒李海对自己的亲近。正像李海所说的那样,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,就象自己那些美妙却不可告人的梦境一样!

    对于李海,朱莎此刻的观感是非常复杂的,不光有男女情思,更有一种“全世界只有他最了解自己”的感觉。之所以还觉得拘谨,大多还是因为俩人过去的身份太过悬殊,一下子过渡到现在这种关系,朱莎实在很难一点不打磕绊地接受下来——以她的个xing,就算是真正谈个男朋友,要到这样亲密的程度,也要很下一番功夫来调整自己的心态呢。

    所以共浴神马的,绝对接受不能啊!无奈李海这家伙实在霸道,压根就没准备和她商量,抱着朱莎就往浴室走去,全不顾她那虚弱无力的抗议和小小挣扎,等到花洒一开,把朱莎全身淋了个湿透,朱莎也没得话说了,只能是一边气鼓鼓地看着李海,一边任由他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。

    但是,她很快就睁大了眼睛,不是说给自己洗澡吗,为什么李海也开始脱起衣服来了!她赶紧扭过头去,极力让自己的心跳不要那么快,结结巴巴地道:“你,你做什么?我会洗澡了,你快出去,快点出去。”有句话没说出口,这混蛋是不是还不满足,想要和自己玩什么水战啊?那,那该怎么办啊!

    李海看着这样子的朱莎,心里真好像被痒痒挠在抓着一样,虽然舒服,可是越抓越痒,越想抓!谁能想到,剥开了表面的矜持冷艳,一旦真正打开心防之后,朱莎会是这样一个羞怯的美态!在她这样的知xing坚强女人身上,出现这种美态,加倍地令人兴奋哎!直接的后果,就是当李海除去最后一块衣物将全身都暴露在朱莎面前的时候,那玩意就又恢复到最佳状态,以至于朱莎光是用眼角的余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,进而芳心大振,这家伙果然又想要了!

    想推也来不及了,李海跨进浴缸,一把就把朱莎揽在怀里,一手捧着一坨白馥馥的软肉,轻松地把玩着,下面一根火热的棒子,则刚好夹在朱莎的臀缝中间,尖端已经越过了那美妙的洞口,点在了朱莎最敏感的一点上。朱莎吓得脸色发白,无可选择之下只好再度用手抓牢,求饶道:“别,别了,李海,我真的吃不消了呢。”

    又不是头一回在一起欢好了,对于朱莎的“饭量”,李海岂有不知之理?他笑着叼了一口朱莎的耳垂,让她的身躯又是一阵轻颤,才道:“放心啦莎莎姐,我可不是那种只顾自己舒服的混蛋。你都累得这样,搞不好在浴缸里泡着就直接睡着,那我要是就这么走了,你岂不是会着凉?”一面说着,一面已经拿起浴球,蘸上沐浴露,搓出许多泡沫,然后在朱莎嫩滑的肌肤上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经过刚才的激烈战斗之后,手软脚软的朱莎浑身被这么一擦,确实是舒服的美目都闭起来,也逐渐放松了下来。不过这时候,她又开始觉得尴尬,自己手里可抓着李海那玩意呢!虽然没抓住多少,因为是从后面伸到前面来,所以朱莎也就抓着一个蘑菇头而已,但是这无疑是精华部分,她甚至有种用手指摩挲那蘑菇头上古怪凸起部分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么长的东西,从后面伸过来,还能露出整个头!刚才自己是怎么承受下来的?好像全都进去了呢!”想起刚才的情景,还有自己不可思议的迎合模样,朱莎又忍不住害羞起来。正犹豫着想要放开这害人的东西,李海的手却及时赶到,一把按住了朱莎的小手:“莎莎姐,我知道你现在承受不起了,不过至少用你的小手,让我没有那么难过吧,好不好?唔,被你这么夹着握着,也很舒服呢,跟放在里面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朱莎羞恼地反手掐了李海一把,当然是用空闲的另外一只手了,这家伙说话怎么总是这样,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,好歹自己还是他的老师呢!倒霉的是,她本来是用这只手扶着浴缸边的把手,以保持身体平衡的,这一下掐过去,就没法保持平衡了,直接后仰倒在李海的怀里。

    李海快美难言,这样子把朱莎抱在怀里,感受着她羞怯怯的温柔,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!美中不足的就是,现在朱莎实在没法承受他的又一次攻击了,下面那娇嫩的地方,已经红肿了起来,浴球擦上去,朱莎的身体都禁不住轻轻颤抖,可见是痛的。

    也就不再咄咄bi人,而是温柔地帮朱莎清洗身体,尤其是在洗到几个敏感部位的时候,更是轻柔,唯恐碰伤了一点。女人的心最是细腻,尤其是在和男人经历了一番激战之后,这种身体上的温柔爱抚,更能让她感受到男人的体贴和爱护,朱莎闭上了眼睛,细细地体会着李海的轻柔体贴,眼角不觉又沁出了两滴晶莹的泪珠。

    李海虽然没看到,可从她身体的反应还有呼吸的节奏上,也有所体会。让她朝后仰躺在自己的怀里,低头在朱莎的眼角各亲了一下,道:“怎么了莎莎姐,你不喜欢我这样对你吗?”

    也许是这一番温柔的爱抚,彻底打开了朱莎的心防,她睁开眼睛,朝上看着这个和自己发生了负距离接触的学生,美目中难以形容的复杂:“不,你这样子我很喜欢的。但是,李海,我们该怎么办?你能这样待我多久呢?”

    当兵的负责打仗,政治家负责结束战争——李海不期然地想起这句话来,下面那刚刚吃了一顿好的小兄弟,就是士兵的角色;而自己的大脑就扮演了政治界的戏份,现在得想着怎么结束战争了,这时候再搞身体接触来转移注意力肯定是不对的!

    ——不过,在冷静地说正事之前,能不能先让我们的士兵回家,和前线脱离接触?这种美肉在怀却不能吃,还要让大脑支配身体,是个男人都知道这有多难啊!第六百六十六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不好意思,物业有事上门,搞到现在才安生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