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六十三章 守关不力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三章

    朱莎心一阵比一阵跳得快,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实在太小了,或者说,此刻外界的种种冲击,对于她来说,实在是太大了一点。手里握着李海火烫狰狞的凶器,那上面还一阵阵地悸动着,血液冲击的力量,顺着敏感的手指,一直传到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这就够冲击的了,要知道朱莎还从没亲手碰过男人这玩意呢!其实在“做梦”的时候,她已经摸过不少次了,对李海这玩意,朱莎算得上是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,要是真得是头一次摸到,光是这种冲击,朱莎可能就要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这只是一方面啊,她现在几乎是光着身子,被李海抱在怀里亲昵着,任凭男人的手在自己身上各处敏感地带撩火。最令她受不了的是,李海竟然拨开她的小内裤,让两个最隐秘的地方,做最亲密的接触,要不是小手死死抓着李海那玩意,此时朱莎已经失守了。

    这一点,朱莎真的是接受不了,她平时也是心脏挺大的,能承受很多事情,可是蓦然就和李海到了这一步,朱莎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。可是她心里却又无法抗拒李海的接近,毕竟有大半年的时间,她都一直深受夹腿综合症的困扰,最近又做了好几次和李海在一起的迷梦,这世间唯一能令她联想到床和xing的男人,只有李海一个。

    事到临头,朱莎发现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冲突之中,一方面她的理智告诉她,自己和李海的关系实在是太诡异,太奇怪了,怎么好端端的一下子就成了现在这样,都快发生真正的男女关系了?可是另一方面,她却无比惊讶地发现,她居然并不怎么拒绝和李海发生关系,就好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一样,就好像她和李海一直都在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一样。

    这就是凯瑟琳医生所预料到的,假如没有梦境治疗作为缓冲,以朱莎的个xing和心中的坚持,让她和李海发生关系的话,这中间艰难的道德困境,足以让朱莎整个人都陷入崩溃,打碎她做人的所有根基。以朱莎的个xing,你就算明白告诉她,你的生理冲动压抑得太厉害了,要想办法缓解,要找个好男人,她都不会选择李海这个学生,要知道她就连自己摸摸自己,自己安慰自己,都会觉得很羞耻呢。

    所以,有了几次梦境治疗,让她的身体熟悉李海的身体,让她习惯于被李海激起自己的生理反应,这中间的阻力才会减小,不至于让她一下子无法承受的地步。饶是如此,朱莎的理智还是让她难以为继,手上抓着李海的凶器,就跟抓着一块火烫的烙铁一样,烫的她手心剧痛,但是她死都不敢放手,一放手这玩意就直接钻进去了!李海这家伙,双手把着她的纤腰,让她根本无法挪动身躯,就算是用手抓着,不让李海侵入,可下面和李海凶器尖端的摩擦接触,还是让她阵阵颤栗,浑身发酥,小手是一个劲地哆嗦。

    说话的声音也在颤抖着,带上了哭腔:“你,你先放过我,好不吗?我,我喜欢你这样对我,可是我们这么快,我受不了了啊!”

    这般含羞带怯欲拒还迎的样子,李海真是很想拨开她的小手,直接一枪挑了,实在是太诱人了!不过李海明白,朱莎这锅饭,到现在还是夹生的,不加一把火煮熟的话,生米就这样吃下去,是要胀肚子的,不好消化的。因为她还没有克服心中的道德拘束,这么强来的话,她心中只会产生更强的负罪感,当时或许是半推半就,过后的心理冲突可就难以预料了。

    于是,李海只好悬崖勒马,保持着眼前的姿势,这可不容易,朱莎现在整个人都是软的,下面又悬空着,大半个人的体重都是靠他的双手扶持着,这玩意有过经验的人都懂的,动起来还好,静力对于人体是最难维持的,单凭双手这么横持一个女人的体重,有几个人能做到?也幸好李海的身体素质,经过了神打功夫的锻炼,才能轻松支持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把朱莎“捧”着,一面让自己下面的小兄弟,先轻啜一会朱莎的花蜜;一面凝视着朱莎的眼睛,柔声道:“莎莎姐,你在怕什么呢?你应该有信心,我会让你很快乐,不会痛苦难受的,这事,真的是一件最美好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我们这样是不对的啊!”朱莎眼泪已经流下来了,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,自然而然就出来了。泪眼婆娑地看着这个男人,朱莎心中真是百感交集,怎么就会到了这样的地步呢?“你,你有容容,我是你的,你的老师,我们这样子,怎么好呢?”

    不能被朱莎带偏了方向,道德辩论是没有出路的!这是凯瑟琳和李海研究关于朱莎的“治疗方案”时,反复强调的一点,道德感这东西因人而异,很多人嘴上叫得响,其实只要有个借口就能放弃;而朱莎不同,她平时表现得很灵活,极少出现类似那种脑残圣母的行为,充分体现了身为一名大律师应有的职业素养。可是在那背后,却是一个无比坚持自我的心灵,可以说是类似于信仰一般的东西,朱莎真的是那种会为了她心中的道德付出一切的人!

    既不能详细辩论又不能单刀直入简单粗暴地解决问题,要不是李海曾经和凯瑟琳反复研究过,现在还真有点hold不住了。他看着朱莎的泪眼,心里也有些心疼,不过这时候是最要紧的时候,不能放松,这玩意就跟给女孩子第一次一样,忍着痛一下子就过去了,越是迟疑,越是得不到真正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莎莎姐,我们这样子,是不大好,可是不这样子,就更糟。”李海直接上诡辩法,一面用细微的动作,保持着朱莎身体的反应,一面用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:“就算是容容在这里,她也不希望看到你受到什么伤害。你喜欢我,这是自然而然的,没什么不能承认的,是事实;你觉得我们在一起不好对不起容容,也是对的,我也承认。要怪,只能怪造化弄人,那天你出了车祸,偏偏发了毛病,又偏偏被我看到了,这一点,我们谁都没错。”

    朱莎泪水直流,下面的小手却还是不放松,抽泣道:“我,我知道,我没怪过你啊!但是,但是这样子,怎么好呢,怎么好呢?”一个平素精明能干的大律师,女老师,此刻真的是六神无主,她整个世界都在面临巨大的挑战和颠覆,哪里还能说出什么道理来?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,面对着李海卸下所有的防备和面具,朱莎已经只剩下最本能最直接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看到朱莎这样子,李海委实心痛,抱紧她的身体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我喜欢你,你喜欢我,我们就应该这样,这没错,这很好的。莎莎姐,我也不想伤害别人,我们一起想个办法,让我们都能过得很快乐,这样不好吗?现在就我们两个在一起,我们别的都不要想,就是我们两个之间,觉得想要怎样,我们就怎样,好不好?那你告诉我,你现在想不想我进去?”

    朱莎一下子好像噎住了一样,根本没法回答李海的问题,可是李海却敏感地察觉到,她下面握着自己凶器的小手好像松了一点,再加上她那些花蜜,都顺着两人接触的一点,流到他的凶器上,把朱莎的手指都给弄得了,这么一松,李海顺势一挺,那玩意在朱莎的手里一滑,一下子就蹿出去一寸多的空间。

    已经紧紧顶着的地方,忽然多出这么一寸多来,那还能有什么结果?朱莎被下面涨满的破关吓了一大跳,赶紧再度用力抓紧,但是已经进去的部分是拔不出来了,她的腰被李海紧紧抓着呢,动也动不得。只能抽泣着道:“你,你别着急啊,让我再想想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李海舒服得眼睛都要眯起来了,尽管有过多次接触,可现在,朱莎下面的紧凑和生动,还是给他以巨大的享受,让他拼命都要往里钻。古人说得好,不患寡而患不均啊,同样的是一件器官上的组织,前面吃肉后面吹风,这能没意见吗?这也就是对着朱莎,换了旁的女人,他这会都是不顾一切先闯关再说!

    叹了口气,李海索性不说话了,转开眼睛看着旁边。朱莎见他不蛮干硬来,心中稍安,忍不住亲了李海一口,觉得这男人真心是体恤自己啊!可是看他这样子,朱莎心里也没个着落了,含着泪,怯生生地道:“你,你要不先拔出来嘛,我们好好说说。总是我的错,搞成这样子。”

    李海差点笑出声来,朱莎能承认是她的错,这就好办了啊,不枉他费尽苦心!依旧绷着脸,叹气道:“不要这样说,莎莎姐,你有什么错呢?是我总是看着你美貌又聪慧,又有才能,心里倾慕你,不知不觉就想接近你,所以才会这样无法收拾。要说对不起的人,应该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你千万不要这么想,你还年轻,想这些是正常的。”朱莎被李海的作态转移了注意力,对于小男生倾慕她的心思,朱莎也不陌生,学校里收到这类追求也不知有多少了。可这么一分神,下面抓得就没那么紧了,实事求是地说,人体分泌出来的这种液体,真的是常温条件下最好的有机润滑剂之一,光凭朱莎那小手的力量哪能阻挡?一个不留神,李海那玩意就争头争脑地又蹿进去一寸多。

    朱莎话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,那短短的两寸肉,带来的冲击竟然让她头皮都发麻!就连大脑也迟钝了起来,手一松,整个人便坐了下去,劳斯莱斯里一声鸣叫,好像天鹅发出的最凄美的鸣声一样!第六百六十三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这卡也不知什么问题,上着上着就断了,我还傻呆呆地等着站刷新,还去找编辑。。。q却不断,本电白对此表示无语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