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六十章 你说怎么办

    第六百六十章

    朱莎哭得那叫一个凄惨,真正的撕心裂肺,声音不算大,听上去却能叫人肠子都断了,就好像有一辈子的委屈,今天终于释放出来了一样。也把李海的心给哭凉了,恐怕这世上唯有他,才能体会到朱莎此时的心境,并不是伤心,也不是绝望,她只是这一年来,甚至这么多年来,承受了太大的压力,偏偏人又好强又坚韧,又有很强的自律精神,所以一直都压抑着。而这一刻,在学生面前,完全清醒的状况下,成了这样子,朱莎一切的伪装和防线,全都被撕了下去,一点都不剩,她不崩溃才怪!

    李海原本已经是浑身火热,怀里有这么一个大美女,还是曾经多次和自己有最彻底的鱼水之欢的美女,他能不动心么?下面的小兄弟早就不安分,在那里跃跃欲试了。现在可好,看着朱莎哭成这样子,他哪里还有这种心思?

    正经是,眼前朱莎这状态,其实也算得上是不破不立,不撕下她这层防线,很多话也不好说透。总得来说,以这种方式打开突破口,总比在朱莎面前直接揭开俩人之间的男女关系事实来得好,那样的情形,朱莎是最没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顺手往下一兜,李海轻轻巧巧把朱莎整个身子都揽过来,让她趴在自己的肩膀上,不松不紧地抱着,一手轻抚着她的背,另一只手则摸着她光滑如丝缎一样的头发。朱莎参加晚宴的时候,头发是盘起来的,这时候纠缠了许久,发髻早就散了,被李海索性解开来,披在肩膀上,飘着一股香气。

    李海一边用鼻子轻嗅着朱莎头发里的香味,一边用手摸着她的头发,并不是那种摸布匹一样的表面划过,而是用手指cha在头发里,当成梳子一样慢慢地梳理着,指尖在她的头皮上划过。这种手法,可以最大限度地安抚人的精神,也会带给女人以相当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也许是李海的手法起到了效果,也许是朱莎哭够了,开始冷静下来,总之,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,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,身体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,大概是觉得自己这样趴在李海怀里哭,很是不妥当,在想着该怎么脱出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李海苦心营造这么久,才有了这个大好机会,哪里容她轻易摆脱?要想解开朱莎的心结,就不能让她独个儿回到自己的世界中去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朱莎的脊背,在朱莎耳边轻声道:“莎莎姐,你可爱死了,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哭呢?反应好奇怪哦。”

    朱莎一怔,随即大羞,把头抬起来,顾不上李海的手抱着自己,羞愤交加地瞪着李海:“你,你胡说什么!我,我才不是什么反应呢!”心里一个劲地狂跳,这种黑锅不能背啊,李海居然以为自己是因为达到了巅峰才哭的,这叫什么话!为了加强自己的话语,她又强调:“你傻啊,什么女人会因为这种事大哭,顶多掉几滴眼泪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暗笑,这一招果然有效,转移了朱莎的注意力,嗯,很好!其实道理肯定是歪理,不过朱莎也不好意思正面否认,怎么说,说她之所以哭,并不是因为在自己学生面前达到了巅峰,而是因为心里的莫名委屈?所以只能是歪缠了。

    赶紧顺着朱莎的话来说呗:“是是,我没什么经验,不懂得安慰人。不过莎莎姐,我是做梦都没想到,能有一天这样抱着你呢。”这是经过他再三斟酌以后,觉得朱莎目前能接受的最大限度的亲近了。

    换做是平时,或者是换个旁人,朱莎早就跳起来给李海一个巴掌了,身为学生居然敢惦记老师,还这么一副捡到宝一样的得瑟口气,还不该打么?不过李海却不同,朱莎对于那几次梦境,可是记忆犹新,每每回想起来,都会心中怦怦跳呢。有位女作家说过,要进入女人的心,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她下面的通道,总之李海是做到了,甭管是通过什么方式吧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基础打底,朱莎对于李海也就没那么不能接受了,况且仅仅是抱在怀里,尴尬处哪里比得上刚才?想到刚才自己的丑态——没错,在朱莎看来那就是一种丑态,她的羞耻心是异乎寻常的强烈的——朱莎又是一阵不自在,也就顾不上计较李海搂着自己了,咬着嘴唇犹豫了半天,才低声道:“李海,你放开我,我下车自己回家。”说话的时候,根本就不敢看李海。

    这样的关键时刻,李海怎么能放她走?手上略略加力,就把朱莎箍得牢牢的,轻声道:“不成,我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大福份,弄不好明天开始莎莎姐就再也不理我了,今天怎么都要抱个够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的力气,挥出去一拳的力量都是用吨来计算,朱莎哪里能挣脱得开?她扭了两下,李海的手臂居然连一点动摇都没有,搞得朱莎自己疑神疑鬼,还以为她又象刚才那样,手脚无力,没法推开李海呢。此种情事不足为外人道,朱莎也不好说,只得惶急地道:“没这回事,都是我自己不好,关你什么事了?李海,你乖哦,放开我吧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心中窃喜,进展顺利,剪刀手耶一个!继续不放松,把头摇来摇去:“不信,莎莎姐平时可矜持可骄傲了,从来不搭理男人的,我才不信你会不怪我,我让你出洋相了呢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他说起自己出洋相,朱莎更加慌了,那事不能提啊,提起来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竟然被自己的学生一根手指就弄到了巅峰!和今天相比起来,上次自己出车祸被李海看到自己夹腿综合症发作的样子,简直就是小事一桩,不值得一提啊!赶忙伸手堵着李海的嘴,又气又急地道:“李海,你胡说什么啊!我,我出什么洋相了?!我警告你,你要是还想看到我,就把今天所有的事全都忘了,忘得一干二净,你懂吗?”

    到这,俩人的视线才算是真正相对,李海满脸惊诧,深深地看着朱莎还带着泪水的大眼睛,道:“莎莎姐,你自己能忘记吗?如果你自己都不能忘记的话,我忘记了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这一击正中朱莎的心窝!她满腔乱麻一般的心思,全都集中到这个死结上,大半年了,李海都从没走出自己的心,反而越来越深入,甚至自己梦里都被他霸占了,被他各种各样羞人的手段都用过了,自己也喜欢,也舍不得呢,能忘记他吗?怎能遗忘啊!

    一时间,一个坚强矜持的女律师,平生第一次这般纠结,古人有话叫做柔肠百结,用在这里真是再贴切不过,恐怕朱莎自己之前都想象不到,有朝一日她也会为了一个男人而这样的纠结难舍。凝视着眼前这张年轻英俊又极其富有魅力的男人的脸,朱莎怔怔地,又掉下泪来,满心满口的话都说不出来,为什么你偏偏是我的学生?李海,你叫我怎么办啊!

    看到朱莎白玉一般的脸颊上,两行清泪倏然而下,李海心里也狠狠被揪了一把,好疼好疼,忍不住就凑过去,把那两行泪吸了去,又在朱莎的两只眼睛上都亲了一下,朱莎也是出奇地柔顺,只是闭上眼睛,任凭他亲自己,然后又睁开眼睛,定定地看着李海。

    此时李海,满心都是怀里这位饱受折磨的美女老师,那些心思计算,都抛开了,沉声道:“莎莎姐,多的我是不懂,不过人是没法欺骗自己的内心的你说对吧?我看不得你难受,看不得你流眼泪,逃避也不是办法,我们是不是应该一起想个办法,来让彼此能够顺利地渡过这个关口?我老实说,虽然未必敢妄想和你有什么关系,但是我不能容忍就这样远离你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这种程度的表白,恰好是朱莎眼下能接受的。撕开一切伪装和防线之后,她也期望李海能对自己有个比较正面的回应,但是若李海此时就热情似火情深一往,她又无法接受,毕竟俩人还是师生的关系,尽管已经有了种种不平常的过往,但朱莎内心依旧矜持。而李海这样子的说话,刚好让她心里感到一丝满足,至少她的那许多挣扎折磨,为的不是一个对她完全没有感觉的人呢。

    女人矛盾就矛盾在这里,你要是一心追求,她说你是不怀好意的流氓;你要是完全不在意,她心里又骂你是瞎子。放到朱莎和李海之间的关系,从朱莎的立场来说,若是她心里为了李海吃了许多苦之后,李海对她来个义正词严,说我们是师生关系我们不能在一起,那朱莎就真的不能做人了;而如果李海趁着这个机会就爬上来,她或许难以抗拒,但是心里的负罪感却会变得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油然而生一股近似于欣慰的情绪,朱莎身子也放松了许多,轻轻蹙眉道:“李海,那你有什么主意?”第六百六十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