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五十八章 夜倾城

    第六百五十八章

    这辆劳斯莱斯部长级限量版,是李海一时兴起,从威廉·泰勒的手里勒索过来的,另外还有一架他到现在都没做过的庞巴迪s系列的公务飞机。在奢侈品中,这都算是顶级的玩意了,即便以李海的眼光来看,这劳斯莱斯上面也处处散发着钱神的神力,坐在这上面的人,要是神魂中本来就很大程度受到了钱神神力的侵蚀的话,确实很容易在这车上失去自我。

    说得直白一点,就是如果李海想要上一个比较拜金的妞,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做,钱都不用给礼物也不用送,只要带到这车上,车里到处弥漫的钱神神力,就能把她迷得五迷三道,自愿交出一切。这就是神力的威能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那种女人,李海是全无兴趣,一方面是来得太简单了没什么意思,另一方面,他就是钱神的神使啊,看到那些被钱神神力侵蚀的神魂,只会觉得高高在上,油然而生一种优越感和怜悯心,哪来的兴趣和这种女人共赴巫山,享受鱼水之欢?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有过上次,在这劳斯莱斯车里和朱贵樱达成关系突破的经历,李海也没在意过这辆车。可今天,他却很希望这辆车再给他带来一次好运呢,假如真的能象上次一样,通过出其不意的野蛮举动,就能打破朱莎的防线,那就简单了。

    可惜啊——用眼角余光瞄了瞄朱莎,李海斟酌了半天,还是不敢动手。朱莎现在的情况,极端复杂,复杂到凯瑟琳这种专业的心理医生都没办法完全分析出来,李海要是采取简单直接的举动,类似于强行在车上抱住朱莎,激起她的生理**之类的,或许真的能够奏效,俩人能发生关系,甚至当时还能得到朱莎的配合,可是事后呢?很难预料那后果,朱莎会不会因此而精神崩溃。

    真是难搞啊!不过,难搞也要搞,朱莎弄成现在这样子,自己虽然不是故意的,可大部分责任还是和自己有关,怎能不顾而去呢?李海自认不是什么圣母,可这种事他真的干不出来。又瞟了瞟朱莎,李海便道:“莎莎姐,你今天可赢了不少啊,准备怎么花?”

    朱莎心里正乱着呢,有旁人在的时候,她一旦受到了刺激,会本能地维护李海,甚至作出近似于争风吃醋的举动来。可是一旦旁边没人了,原先的立场和心理惯性就又开始占据阵地了,和刚才的做法相冲突,使得她此刻对李海的观感是极度复杂,甚至于李海一开口说话,她就全身一颤,紧张的好像一只看到小狗的小猫一样,脊背都有点弓起来的样子了:“啊,什么,我赢了很多吗?不知道啊,你才是大赢家吧。”

    李海暗笑,看来朱莎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打牌上啊!他心情也放松了一些,俩人相处,这关系很有点老人家所说的,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,朱莎这么一露怯,李海反而就来了信心,胆子也开始大了起来,笑道:“是啊,我是最后发力,前面可是你赢家,我估计你怎么也得赢个一百多万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多?”朱莎也被这话暂时转移了注意力。走的时候有些匆忙,加上她的心很乱,根本就没仔细看萧蔷老板娘给她开的支票。现在掏出来一看,她也吃了一惊,真的有七位数。不由得要回想一下,这钱到底是怎么赢来的?貌似自己根本就没怎么用心打牌啊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打牌时自己没注意到的一些事情,再度涌入脑海中,朱莎才恍然发现,原来李海其实一直都在cao控着整个牌局,一直在帮她作牌,甚至是在主导牌局顺着她的牌路子在走,所以她才会打得这么轻松。不禁转头看了看李海:“没想到你牌技这么高明,看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李海要得就是这个效果,笑道:“没法子,那两个是富婆,我们都是穷人,穷人不帮穷人,还能翻过去投靠富婆当狗腿子么?”

    朱莎忍不住莞然一笑:“呸,我是穷人,你可不是,你身家多少以为我不知道么?再说,人家也不要你当狗腿子,人家想你当——”当鸭子,这话朱莎就有点说不出口了,不仅是因为李海和自己的身份,老师不适合对学生这样说话,更因为她发自深心的,不愿意李海变成那样子。

    李海却不肯放过她,马上追问:“当什么?莎莎姐,你说话说半截,这习惯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朱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道:“什么啊,我就不说了,自己猜去呗。”话音刚落,她就意识到不对了,这口气,不是在撒娇么?对于一向矜持自守的朱莎而言,这种口气真是破天荒少有,也就是在她父母亲面前,才会偶尔流露一下,平时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。可今天她却很自然地说出来了,而且是对着自己的学生!朱莎又开始心慌了,她扭过头去,不想让李海看到自己烧红的脸颊。

    李海却被这话说得心头一荡,冷美人偶然流露出的风韵,那是别有一番风味啊!尤其是就着车窗外闪过的霓虹灯,看到朱莎的侧脸上开始转深的嫣红色,那就像是都市的灯光,给朱莎美丽的脸涂上了一层彩妆一样,真是叫人着迷。打铁就要趁热,李海赶紧接下话头,做愁眉不展状:“哎呀,这是莎莎姐给我出的题目吗?很难猜啊,那两个女人我也不熟,她们想我做什么,这个真心猜不出,莎莎姐给个提示呗。”

    朱莎头也不回,又呸了他一声:“我怎么知道,我和她们也不熟啊。”一边推搪,一边心跳却在加快,她隐约觉得,这样下去自己似乎正在慢慢滑进一个看不到底的深渊,在那下面,潜藏着自己一直畏惧的某种东西。但为何,深心中又生不出抗拒的念头,反而隐隐有些期待?

    “哪啊,你们都是女人啊,总比我懂一些。咦对了,我想起来了,好像是说什么鸭子不鸭子的,莎莎姐,难不成她们是想要我做鸭子?那也太笑话了吧,就我这身价,要是做鸭子,谁请得起我?”李海趁机调笑,心中却在飞快地转着,要怎么让朱莎把头转过来呢?她不正面面对自己的话,心理上就依然处于逃避的状态,显然不利于自己的下一步。

    朱莎继续扭头,没好气地哼道: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没找过鸭子,你想知道的话,你手下里面做鸭子的肯定不少,去问他们呗。”

    这话题不能继续了,得转进!李海敏锐地觉察到这个方向不对,自己貌似有些偏差,好在之前的牌局不是白打的,有足够的话题可以说:“那就算了,我也就是好奇一下,不过莎莎姐,我觉得是个有骨气的男人,都不会去当鸭子的吧,要是被女人用那种眼光那种姿态,象挑畜生一样挑来拣去,我反正是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朱莎想起刚才梁遥的作派,心中也是赞同,那女人逛鸭店的时候,恐怕真的是象挑牲口一样,在鸭子们身上摸来摸去,看牙口看屁股,没准还要鸭子们脱下来看看那东西大不大——呸呸,莎莎你到底在想什么!朱莎又害羞起来,可是人的思维,有时候真的不是自己的理智能控制的,她不由自主地就想到那几次梦里,李海的那玩意给予她的快乐和冲击来,从那时的体验,李海那玩意恐怕真的不小吧?梁遥这女人还是很有眼光的嘛,李海这样的不论身价,去做鸭子恐怕还真的很合适——

    夜晚,不知不觉就会让人放松下来,隔音效果良好的车内,静谧无声,朱莎此时的心已经开始乱了,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到。李海却从车窗的倒影上看到朱莎的眼神略显恍惚,忽然凑过去,在吹气可及的距离,对着她白皙的后颈小声道:“莎莎姐,你脸红了,是不是在想坏事?难道你也对鸭子起了好奇心?”

    朱莎吃惊不小,可这车子就这么大,她又已经躲在了车窗边,再躲真的没地方躲了,只好转身用手推李海,嘴上也在推拒:“说什么呢,我对鸭子有什么可好奇的,你离我远一点。”嘴上这么说着,可手上推也推不动,她心里发急,李海的力气怎么这么大,还离自己这么近,可他身上的味道,自己为什么这么喜欢,一点也不抗拒呢?

    李海本来并不想着急的,可是近距离看着朱莎晕红的脸,看到这冷美人的羞怯表情,还有手上软弱无力的推拒力道,这简直就是一种全方位的邀请和勾引啊!他有点冲动地,又朝前凑了一点,近得差点要碰到朱莎的脸了,嘴上却说着不着调的话:“哪啊,我看莎莎姐可好奇了,要不然这样,人家不是说我是顶级鸭子的身段嘛,我吃个亏,让莎莎姐摸摸看,是不是很适合鸭子的标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握住朱莎的一只手,往自己的肋下伸过去,至于另一只,已经放在李海的胸口了,隔着衬衫,朱莎已经可以清楚地触到他的胸肌。人就是这么奇怪,原本朱莎的注意力是放在李海和自己的距离上,可是被李海这么一说,她才注意到,自己的手掌之下,是一块怎样坚实火热的肌肉,若自己贴在这样的胸口,会是如何的安心和沉醉?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,另一只手已经被李海引到了他的肋下,摸着他身后展开的背阔肌,朱莎甚至难以克制地伸出拇指,指尖触到的是李海前面一块块隆起的腹肌。这是她多次的梦里触摸过的身体啊,现在就这样真切地展现在她的指端,火热坚实的触感比梦里更加清晰,更有冲击力!以至于朱莎的呼吸都不由自主地急促起立。

    她甚至没意识到,自己这种姿势,等于已经向李海展开了一半的怀抱,李海只要伸出手,就能和自己抱在一起!第六百五十八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上一章章节名写错了汗!要找编辑修改呢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