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四十九章 为爱装傻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九章

    假如那位司机没有跑掉,而是躲在暗处,窥探事情的进展的话,那么这样的进展一定会让他妒火中烧。刚才他鬼迷心窍想要做,却没有做成的好事,现在却被这个半道杀出来的年轻男人付诸实践。他居然就在这车上,办了刚才那个能令人丧失理智的尤物美女!而且一办就是朝两个小时这么长时间,要不是奔驰车的底盘悬挂和避震系统全球闻名,搞不好这车都要被弄坏了!

    朱贵樱趴在李海的身上,眼睛眯得象快要睡着的猫咪一样,鼻子里发出满足的哼哼声,刚才的动作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,现在她仅仅是这么贴着男人的胸口,就已经感到无比满足了。

    李海半躺在奔驰轿跑的后座上,本来俩人是在前座的,不过驾驶座的样子大家都懂的,那是为了提升驾驶员的驾乘体验,而不是为了方便驾驶员在那里搞什么二人体育活动的,所以顺着放平的座椅,俩人很快就转移到了后座上。这会儿他算是满意了,也知道朱贵樱已经到了极限,这事情真的不是说时间长动作大,就会越来越爽的,人的生理总有极限不是?

    手掌抚着朱贵樱汗津津的光滑后背,让触觉传递到头脑的信息,在脑中勾勒出那夺天地造化的美妙曲线,李海对这怀中的尤物又多了几分怜爱。他轻轻在朱贵樱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道:“后悔了,当初要是直接在车上就不放过你,肯定比这更爽,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车震呢。而且那还是劳斯莱斯哦,地方够大!”

    朱贵樱嗯了一声,眼睛都睁不开,更加没力气反击,而且,不管是那天李海在劳斯莱斯上的悬崖勒马,还是今天在奔驰轿跑上将自己“侵犯”到底,中间都是浓浓的爱意表示啊,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?她只是扭动着自己让男人发狂的身躯,在李海身上找了个更加舒服的地方,让自己趴得更舒爽一些更省力一些。

    李海可不能任由她这么趴下去了,已经快四点了,这地方虽然是市郊,也会有警车什么的过来巡逻,到时候肯定有人来打搅。他倒是不怕会引起什么麻烦,神力足以打发任何警员,不过朱贵樱这样子,身上除了脱了一半的丝袜之外,就什么都没有一丝不挂,被人看去的话,他岂不是亏大了?

    起身,把朱贵樱放到后座上,用车上的湿巾和抽纸帮她清理,再穿好外面的衣服——拜多次和朱莎的神奇体验所赐,现在李海做这种事后清理工作倒是真的轻车熟路了。本来这种事,要是女人来做的话,男人当然会更舒服,谁在耗费了那么多体力之后,都会懒得动,可谁让他的体能远超这些女人呢?也算是能者多劳吧!

    穿到袖子的时候,李海忽然发现,朱贵樱的胳膊上,准确地说是右手小臂上,有一处齿痕。看上去咬她的人嘴巴不大,牙齿很整齐,牙印也很清晰,在朱贵樱光滑洁白的手臂上,形成一个完整的圆形,乍一看还以为是块女式手表——女式?对,就是女式,这嘴巴看着就象是女人咬出来的,李海甚至觉得,有这样牙印的女人,嘴巴肯定很性感!

    这是——是朱莎咬的?李海马上就想起,刚才朱贵樱造访朱莎家中的时候,自己就在阳台外面听着,也听见了俩人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,他当时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咬了,咬了哪里?现在看到了,算是解开了他一点疑问。

    要不要问呢?若只是好奇,问一问是不妨的。可是刚刚俩人这一次的欢好,李海投入的感情超过以往任何一次,他现在真的确定,朱贵樱这个,对于他来说算得上半个意外的情人,已经在他心中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。想也知道,朱贵樱瞒着自己去找朱莎,又有这么诡异的举动,她肯定是不希望自己知道她这些秘密的。

    只是略微想了想,李海就倾向于装傻,但是一想又不对,自己理论上,应该是对于朱贵樱今晚的行为一无所知啊,那么看到她身上多了这么一块齿痕,身为情人的自己居然不问个究竟,这正常吗?——果然一个谎言的诞生,就需要无数个谎言为之弥补,有秘密的人活得好累啊!

    李海一边哀叹着,一边决定,还是应付差事地问一问吧,于是做惊诧状,拍打着朱贵樱的脸颊:“贵樱姐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已经迷迷糊糊的朱贵樱,身体好像猛然抽了一下,她也知道不妙了!其实她要朱莎咬她一口的原因很简单,就是拿来和李海胸口的牙印比对的,李海不是不承认和朱莎的关系吗?朱莎自己也是矢口否认,而且还说得义正严词的!朱贵樱半信半疑,就想要找证据啊。

    身为律师,对待找证据这种事,当然是轻车熟路,不会说什么非要“捉奸捉双”这种话,牙印香水指纹dna什么的,只要她愿意,都能找到权威的鉴定机构,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真正的完美犯罪的!——所以说女人在捉奸的时候,智商堪比福尔摩斯这不是吹的!

    因为在李海胸口看到过一个牙印,所以朱贵樱就想采集到朱莎的牙印,用来比对一下。但是她并不希望李海知道,她只是希望确定这个事实,然后拿来嘲笑朱莎而已,这个一直都高贵冷艳,坚持正面形象的女人,要是被自己发现了她和男学生之间的私情,会是什么表情?朱贵樱这么多年来,就想压倒朱莎这么一次。

    所以她原本的计划,只是趁李海不注意,比如做那事的时候,中途比对一下就搞定了。结果刚才一时感动,一时冲动,一时激动,就在车里就弄上了,李海上身的衣服都没脱掉,现在还穿着衬衫呢!所谓的比对,也就无从谈起了,况且朱贵樱在那时候,也真的是没有余暇去想这事情。

    结果,就成了现在这样子,自己还没来得及比对,这齿痕就被李海发现了!朱贵樱迅速作出了一个判断,要是把一切都实话实说的话,搞不好自己就要和李海闹翻,男人或许会容忍女人很多事,但绝不能容忍女人背着他监视和调查他,朱贵樱绝对不愿意和李海闹翻!那就只好继续编瞎话了:“还不是都怪你啊!”

    “怪我?”李海一阵心虚,他也想到了朱贵樱的用意,自己胸口的牙印,可还在那呢!虽然已经浅了,可是连朱莎自己都认出来了,朱贵樱会注意到也不奇怪啊。他还以为朱贵樱要兴师问罪呢,正在拼命地想要怎么应付,结果朱贵樱话锋一转:“都怪你啊,跑去陪王韵,不理我,我恨死你了,自己咬了自己一口,权当是咬你了。哼,我在你胸口已经咬了一口了,滋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海都听傻了,这是什么转折?然后他才转过弯来,是啊,自己知道朱贵樱这齿痕是怎么来的,但是朱贵樱不知道自己知道她这齿痕是怎么来的,所以她只能当自己是不知道,然后她又决定继续让自己保持这种不知道的状态——这弯子绕得真够复杂的,要不是自己的脑子是被神力强化过的,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转过来!

    想通了,他反而对朱贵樱更加怜惜了,这女人真心能为自己的男人着想啊,她一点都不希望自己难堪,也不希望因为什么事情而让俩人之间发生争执,即便是自己有了别的情人,她也不在乎!李海一时心中激荡,真想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她啊!可是,这中间涉及到朱莎,而自己和朱莎的事情,又是远超过普通情人关系的复杂,不适合再让别人介入,尤其是朱贵樱这样的特殊关系者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有顺着朱贵樱的话,不再追问任何事情,而是把她搂到自己的怀里,用力地搂紧,紧的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傻女人,我这不是来找你了吗?记着要为我保存好你自己,因为你是我最可宝贵的财富啊!”

    朱贵樱被他的力量搂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甚至大脑都有些缺氧了,然而在这缺氧的状态中,更加强烈的,却是占据了全身心的幸福感。这一生,从没被一个如此爱怜自己的男人,用这样的力量拥抱过啊!而今天,她终于得到了,而且是从她最希望得到的男人身上得到的!

    和这样的怀抱比起来,那些别的东西还重要吗?哦,在李海不知道的情况下,找找朱莎的小麻烦,这还是可以的吧,嗯嗯——这就是朱贵樱了,精明能干风情万种,不过脑子总会比别人多想点东西,人无完人么。

    当李海松开的时候,朱贵樱的眼睛里甚至已经流下了泪水,她也不擦,只是抱着李海的脖子,用全部的心思全部的柔情,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,低声道:“你保证,从现在开始,只要我需要的时候,你都会这样抱着我,保护我,拯救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。”简单的三个字,李海毫不迟疑,尽管他也知道事情可能变得更加复杂,更难以处理,但是此刻的决心,是真的,是坚定的!

    朱贵樱再度扑进他的怀里,长长地热吻,心中说着:“那,我就把这一生的所有,都交给你了,我的爱人!”第六百四十九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