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四十八章 未完的情事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八章

    朱贵樱趴在李海的怀里,眼珠子直转,这个司机是她在朱莎家门口,打电话叫车叫来的。要是抓到警局去一审问,他什么都说出来,自己半夜守在朱莎家门口的事情,不就被李海知道了?她马上抬头,双手抱着李海的脖子,给他送上香吻一个,然后道:“算了,反正他也没做什么,就是绕了个路而已嘛——我都没事了,放他走了算了。要是现在报警,又是一晚上不得睡了,回头还要传扬出去,被人说三道四的。”

    律师就是律师,编瞎话都能编的头头是道的,李海一想这话有道理啊,朱贵樱可是法律界知名的大美人,多少双眼睛盯着呢,要是被人知道她半夜被出租车司机劫持,三传两传,那话就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了。自己是有神通,也有权势,但是能禁得住悠悠众人之口吗?

    至于这个出租车司机,真想整治他的话,也用不着非要上法庭——李海把手一挥:“身份证拿出来,给我拍个照,然后你就可以滚了!记着,别让我听到任何有关今晚的传言,否则你就别想再用你这张嘴吃饭了!”

    司机是当真如蒙大赦,赶紧拿出身份证来交给李海,李海用手机拍了个照,那司机哆嗦着手接过来,眼睛都不敢正视李海一眼,只是一个劲地道谢感恩,倒像是个真正的老实人——话说老实人有些时候也会作出很极端的事来的,这也不奇怪。反正在李海看来,一个正常男人见到朱贵樱,又是半夜无人的时候,作出什么事都不出奇,她对于很多男人来说,真的就是那种一辈子都触摸不到的女人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车上,朱贵樱还是禁不住地后怕,她使劲在李海的怀里滚来滚去,一会拼命地亲李海,一会又埋怨他来得太晚。李海知道她是受了惊吓,也由得她随意发挥,只是被这么个大美人在怀里滚着,扭着,下面好像很难受啊!

    过了一会,朱贵樱冷静下来了,律师的思维又重新回到她的身上,就开始问问题了:“为啥我说不追究,你就不追究那个司机了?你是男人啊,有别人想要非礼你的女人,你居然就这么轻轻放过,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我,只想玩玩我?”嗯,相比起正义什么的,那是朱莎才会考虑的,朱贵樱就关心李海到底把她放在什么位置上。

    李海笑:“这叫什么话,还不是你说的吗?我也是看着麻烦,凭我的势力,想要收拾他还需要动用警力吗?随时找几个人抓回来打一顿就行了,大半夜的陪着他去警局录口供什么的,还抬举那小子了呢。况且他的罪也不重,你也说了,就是绕了个路,哪怕他真的是想做什么,不管是强那啥也好,还是想绑架勒索也好,都没有确凿的证据,你也知道临时起意的犯罪有多难取证了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不轻不重地捶了他一下,算是通过了李海的解释:“嗯,老师给你的回答打八十分,算你说得有道理。那你怎么来这么快?你不是在云龙山庄吗?”这又是个重要问题!关系到自己的行踪有没有被李海查到呢,其实朱贵樱真正想问的是,你的人到底怎么发现我的车停在朱莎家小区外面的,有没有看到我本人的行踪?

    刚好,朱贵樱虽然有秘密不想被李海知道,李海又何尝不是一样?他可是和朱贵樱前后脚造访了朱莎家的,还是跳墙头进出,这么鬼祟的行为,他更加不想被朱贵樱知道啊。“我现在自己搞一套安保机制,第一步就是随时定位我自己亲人,还有车辆的gps定位,结果一扫描,就发现你的车不在家里,然后就通知我了。然后我一边打电话给你,一边就从那边开车过来咯。”剩下的就不用解释了,朱贵樱可以自己脑补,虽然时间上还是有点紧,不过奔驰轿跑大半夜狂飙的话,还是来得及的,之江市能有多大呢,总不过几十公里路而已。

    于是朱贵樱又表示满意了,因为这样是她最愿意看到的,她自己也不会暴露了啊。便说了一通,自己是如何接到李海的电话,发现车子不见了,就找了个出租车赶过来查看,结果还没到地方,这司机就开始绕路了。其间当然有诸多破绽,但是一个想编,一个是顺着她的话来说,俩人都有意遮掩,于是居然就通过了!通过了!

    这么会功夫,出租车早就开得没了影。这里是市郊了,停在高架桥的阴影下面,光线很是暗弱,朱贵樱也不让李海开灯,就这么腻在他怀里,说完了敏感问题,就开始东拉西扯:“你说你定位了我车子的gps?那以后我要是想背着你找个情人什么的,岂不是都瞒不过你了?你太霸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伸手,照着她丰圆弹跳的臀峰就是一巴掌,顺手再揉了两下:“你做梦!敢给我戴绿帽子的话,我就给你玩锁链捆缚,把你关在地下室一辈子,让你过那暗无天日的奴隶生涯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好怕怕!”朱贵樱的臀在李海大腿上扭动,对他的打击表示抗议,嘴边却噙着笑:“哪有你这么不讲理的,你能找别的情人,我为啥不行找啊?你看,你又有王韵,又有朱莎,我都没说你什么吧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李海又是一巴掌上去,这次比上次可重了不少,这妖精竟然敢套他的话!“胡扯什么,我和朱莎什么时候成了情人了?”当然嘴上硬不代表心里也硬,李海的强硬态度背后也是心虚啊,要不是朱贵樱的忽然出现,他现在搞不好还抱着朱莎那迷人的身体为所欲为呢——嗯,看看时间,应该没错吧。

    朱贵樱噘着嘴,女人这时候心理总是比较脆弱的,刚经历过一次险情,又是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给拯救了,现在朱贵樱可以说是处于难得的弱势,不仅是心理上,就连感情上也是,她对李海的依赖心理,远超过往任何时候。以至于看到李海这么强硬的否认,她都不敢继续再追究了,万一真的把李海惹火了呢?况且她现在也有点不确定了,李海和朱莎两个,都是矢口否认,而且她也看得出来,朱莎的否认应该是货真价实的。说不定真的是自己搞错了?

    当即改变策略,由刚转柔,搂着李海的脖子一阵娇嗔:“好嘛好嘛,我说错了嘛,谁叫你有情人也不告诉我是谁啊。”她的身子扭动几下,脸上忽然露出诡秘的笑来,用两瓣臀峰夹着李海下面已经要抗议的小兄弟,一面盯着李海的眼睛,露出妩媚之极的笑容来:“干嘛,你在下面藏了根棍子,要惩罚我吗?”

    这个妖精!李海顿时火起,确切地说,今晚他这团火一直都憋着呢,而且搅合了他好事的罪魁祸首,不就是自己大腿上坐着的这个妖精吗?他一手顺着朱贵樱那惊心动魄的曲线就摸了上去,钻进她的衣服中,握住她一颗饱满的妙物,手中用力,看着朱贵樱禁不住地眯起眼睛,下面不由得又暴涨了几分:“是啊,你这样不乖,必须惩罚!我决定惩罚你,在我开车回去的时候,你要帮我咬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坏蛋!”朱贵樱脸上罕见地飞红,轻咬着嘴唇,眼睛里却放着光:“你想得倒美,光是我伺候你啊?我不管,今晚我受惊不小,你得安慰我,不能让我再受苦了——少瞪眼,你那玩意多大,你也知道的,我哪次不是被你顶的喉咙痛啊?”

    看李海瞪眼,她又转而哄起来:“好啦,好啦,我是想,嗯——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是怎么开始的吗?我,想要再体验一次——”

    第一次,那不就是在车里开始的吗?当然,那次因为李海在关键时刻控制住了自己身上的权神神力暴走,所以俩人之间的过界行为是戛然而止,严格来说俩人的第一次并没有在车里完成。李海马上就明白了朱贵樱的意思,她是想要在这里完成那一次未竟的韵事吗?这个想法——很叫人心动啊!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妖精含着媚笑,眼中放出柔情,手指也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开自己身上的纽扣,李海也定下心来,当日的种种再度涌上心头,这就是神使的特质之一,只要他愿意,所有经历过的一切都可以随时回放啊!一想到,就是因为自己那一次的神力暴走,才使得朱贵樱和自己跨过了那道无形的界限,让自己得以亲近这位之江市万人瞩目的大尤物,却也在俩人之间拉起了解不开的牵绊,李海心中不由得柔情顿生,双手一紧,将朱贵樱抱在自己怀里,啮咬着她精致的耳珠,轻声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是个不该出现在人间的妖精,让神也为你犯错!既然上了我的贼船,你就不许再下去了!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真正下了决心,要为朱贵樱以后的幸福负责!

    朱贵樱浑身轻颤,她当然能听出男人话语中的决心和情意!一瞬间,一股热流从心底冲出,差点让她的泪水掉下来,个郎如此,夫复何求?不管上天如何安排,我还是找到了值得我付出值得我努力的男人啊!她抿着嘴,挣开李海的怀抱和牙齿,解开自己的衣襟,让自己无限美好的身体,暴露在男人的眼前,手指在下面一阵掏摸,已经将李海快要爆炸的小兄弟给释放了出来,然后顺势就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把李海的小兄弟纳入自己的体内,朱贵樱长出一口气,双手撑着李海的胸口,缓缓地动起来,口中轻声道:“妖精现在要吸取你的血液了,你怕不怕啊?怕也晚了,我既然上了你,就不想再下去了,一定会把你吸干为止哦!”第六百四十八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