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四十四章 双朱互咬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四章

    大半夜的,高层建筑的外墙上风可不是一般的大,真能吹到人的骨头缝里,即便以李海现在的体质,时间吹长了也受不了。主要他练的是神打功夫,身体的状态还是属于凡人层次,而不是象金丹大道,整个人身都能得到根本上的提升;况且这高处的大风,在神仙一流中也有九天罡风的说法,也不是一般小神散仙所能抵御的,当然那就不仅仅是大风了,还夹杂着太阳粒子流等电磁风暴。

    因此,李海只能忍着心痛,往自己身上拍了一记金刚不坏身的神符,才能坚持下去——等下,他现在不是应该趁早走人吗?不惜耗费十万神力的金刚不坏身神符,也要在这里坚持下去听墙脚,到底是图什么啊!

    一念及此,李海也觉得奇怪,难不成自己是因为和朱莎的好事才刚刚开了个头,就被朱贵樱无情打断,所以不甘心就此离开,准备等她走了以后和朱莎再续前缘?或许也有这方面的因素,不过李海想想,觉得自己最主要的还是好奇,朱贵樱到底会和朱莎谈什么?朱贵樱是他的情人,朱莎则和他关系匪浅还是他的老师,论情论理,李海都不想这两个人起太大的矛盾冲突,那样他站在中间得多为难?

    算了,坚持住!有金刚不坏身神符在,这高处的大风是吹不坏他了,李海就这么挂在外墙的阴影处,竖起耳朵听着屋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屋里的灯光下,朱贵樱也在打量着朱莎。此时的朱莎,令身为女人的朱贵樱也禁不住暗赞,真是一个令人心动的美人!她和朱莎一块上的大学,自然知道朱莎在冷艳矜持的外表下,是一种怎样的美丽,可是她也没见过这样的朱莎,脸上自然的红晕,眼中迷离的眼神,还有身体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柔和韵味,女人味浓的让朱贵樱都有点妒忌了!

    “等一下!朱莎这样子,似乎是生理有了反应,才会如此的吧?难不成自己大半夜地冲上来,撞破了她的好事?”一想到朱莎房里,此刻,没准就藏着个男人,朱贵樱就砰然心动,这要是能捉到朱莎的小辫子,这个死对头还不被她吃定了?不过她转念一想,就按捺住了这种念头。

    女律师考虑问题的角度,和一般人是不同的,一般人这时候只会想到去找别人的小辫子,朱贵樱想到的却是,自己一个单身女人,半夜跑到别人家里来抓jq,万一对方狗男女恼羞成怒,把自己来个反制,坏了自己的身子,也抓到了自己的把柄,那岂不是真正的偷鸡不成蚀把米?别以为朱贵樱是杞人忧天,这种案例真的有!

    再说,朱贵樱也担心,万一朱莎这个奸夫,是李海呢?那才是她最怕出现的情景!反正在她的心目中,早已认定朱莎和李海有了情人关系了!虽然已经提前确认过李海现在在云龙山庄,可是那也不保险啊,没有gps定位,李海也可能是说假话呢——朱贵樱没想到的是,她以为可能xing很小的,却恰恰就是事实,此刻李海就躲在离她不到十五米的地方!

    所以,朱贵樱只能是选择无视朱莎的异样,道:“朱莎,我是想来和你谈谈,有关李海的事情。就我们两个,我也没有带任何录音器材,连手机我都扔在下面的车里了,我想开诚布公地和你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朱莎一言不发,神情冷淡而矜持,这是她一贯的姿态。只是在这矜持的外表下面,却藏着一颗不安的心:刚才那个朦朦胧胧的梦境,可是还在朱莎的脑海中回荡着,身体各处传来的美妙滋味,也让朱莎暗自惊诧,为什么那梦里的李海,每一次触摸,每一次撞击,到现在都记得这么清楚?这可不是大脑神经的理xing记忆,而是身体本能的记忆!就好像那一切都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一样!

    难不成,那不是在做梦,而是真的?朱莎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,马上就被自己给否定了。这怎么可能呢?自己是被朱贵樱的门铃惊醒的,一下子就醒过来了,要是房里真的有别人在,自己总会察觉到,更不要说,在醒来的前一刻,自己还能感觉到男人的那东西,在自己的身体里使坏呢!不是做梦,难道是鬼么?

    朱莎自然是不信鬼的,所以并不害怕,倒是想起刚才做梦时的美妙感觉,心里不由得有些激荡,眼神也更加朦胧起来。

    朱莎这模样落在朱贵樱的眼里,让她更加笃定自己的判断,李海和朱莎,这两个人肯定是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了,否则朱莎为什么这么心虚?不禁暗中咬牙,李海这个冤家,占了自己也就算了,连朱莎也不放过,男人果然都是贪得无厌的!

    一时气愤,她也不绕圈子了,单刀直入地问道:“朱莎,你和李海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朱莎被她这么一问,才反应过来,登时脸上罩上一层寒霜:“你在胡说什么?李海是我的学生,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其他关系,清清白白!”一面说着,心中却忐忑不安,自己和李海之间到底单纯不单纯?那真是天知道了!别说之前大半年的时间,自己一看到他就会两腿发软,甚至达到巅峰,就算是刚才,几分钟之前,自己的梦里还有李海出现呢!

    朱贵樱察言辨色,冷笑一声:“朱莎,你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我!要是真的没关系的话,以你的个xing,绝对不会生气和激动的,现在这样子正说明你心里有鬼!还有你忘记了,我可是拿到过你的一条内裤呢,那上面的分泌物,多的啊,我身为女人看着都脸红。你能不能告诉我,那些分泌物是因为什么而来的?当时坐在你身边的男人,可只有李海一个。”

    朱莎顿时哑然,那天吃饭时的情景,又浮现在脑海,那天真是羞死人了!也亏了朱贵樱的帮忙,要不然自己搞不好在饭桌上就要出丑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又想起朱贵樱昔日的种种好处来,她不禁面目软化了一些:“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,总之我是实话实说,我和李海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你既然自以为了解我,就应该知道我对师生恋的态度,因为你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!”

    提到当初导致两个好姐妹反目的那一次事件,朱贵樱也沉默了。她更看得出,朱莎这次真的没说假话,看来她确实和李海没有关系。但这又怎么可能?那两天早上,李海身上都是带着朱莎的味道回来的!包括最近一次,李海身上甚至还有齿痕!朱贵樱想到这里,忽然一伸手,把自己光洁的小臂送到朱莎面前:“算我冤枉你了,让你咬一口,出出气。”

    朱莎一怔,这一幕好像从前在大学里的时光重现!她轻轻叹了一口气,推开朱贵樱的手臂,道:“算了,我看你还是理智一点,你和李海不会有结果的,他和我清白,不代表他和你就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一点都不意外,她自认为是最了解朱莎的人,朱莎又何尝不了解她?大学时代就难分高下的两个人,心里也一直有种竞争心理,所以后来从好姐妹反目成死对头,也不是简单的一夜成仇。所以朱莎一口道出她和李海之间关系非常,朱贵樱反倒视为理所当然,今天她会上来和朱莎摊牌,也是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都到了这份上,朱贵樱自然不肯临阵退缩,自己的秘密都被朱莎知道了,自己也等于是默认了,要是这样还不能确认朱莎和李海的关系,那自己岂不是吃亏吃大了!她一把抓住朱莎的胳膊,在上面重重咬了一口,同时顺手把自己的小臂塞到朱莎的嘴边,这是她们从前玩过的游戏,她确信朱莎会怎么作出反应。

    果然,朱莎吃痛加上意外,看着嘴边象白藕一样的朱贵樱的手臂,直接也是一口咬下去,两个女人同时发出了闷哼声。在外面挂着听墙脚的李海简直是心惊胆战,这俩不会性命相搏吧?听着也不大象啊——但是这大半夜的,两位大美女你咬我,我咬你,这是什么节奏?

    这两个美女,可都是和李海有过最亲密接触的,他熟悉她们身体的每个部分,还有情动时的每一种反应,于是李海脑中,顿时闪现出许多少儿不宜的场景来,比如百合啦百合啦还有百合啦。——艾玛有点受不了啊,这样两个大美人在一起这么你咬我我咬你的!

    李海强忍住脑中的遐想,还有冲进去控制场面的想法,继续猫在外面听着,目前这屋里的局面,应该还没有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反倒是他要是现在冲进去,弄不好倒会搞得没法收场了。

    朱莎咬了朱贵樱一口之后,才反应过来自己中了朱贵樱的圈套,赶紧松开口,也把自己的手腕夺回来,使劲搓着被朱贵樱咬过的地方,怒道:“你在搞什么名堂?!当自己还是小孩子吗?”

    朱贵樱看着自己的胳膊上,一个完整清晰的牙印,成一个疏落的圆圈,在自己洁白的手臂上,显得分外清晰。她满意地笑了,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个数码卡片机来,对着胳膊咔嚓咔嚓,拍了下来,而且用的还是连拍呢,一气拍了好多张。朱莎吓得连忙起身躲开,她可是只穿着睡袍,深深的v字沟,还有光洁的大腿,都露在睡袍外面,这也就是朱贵樱来了,她才不怎么避讳,这要是被拍下来,传出去也够毁自己形象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朱莎这回彻底怒了,大家女人关起门来说话,怎么都无所谓,你这拍照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朱贵樱当然不会告诉她,这是她准备好捉奸在床的时候用的,只是笑道:“放心,我就是怕这咬痕时间一长,变淡或者走形了,固定证据么,你懂的啊!行了,既然你说你和李海没关系,那我就信你一回,其他的事情,我自己想办法搞清楚。大半夜的,就不打扰你休息了,我也得回去洗个美容澡,补个美容觉,不然明天没你漂亮就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等朱莎回答,起身就走,走到门边忽然又一回头,冲着朱莎笑道:“对了,我推荐你用日本的一款道具,很不错的,材质近似人体,动作设定多样化,里面还能注入温热的液体,可以射出来的哦!比你用手指强多了,真的,相信我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她砰地一声,把门在自己和朱莎之间关上,一路窃笑着下去,朱莎气得浑身发抖,却又满脸通红,这朱贵樱显然是看出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梦了!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四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稿子改来改去,连场景转换的部分都改了,所以迟了一会,不过字数也多了不少啊。。。下一章准时十点送上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