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三十四章 清理门户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四章

    朱贵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一会咬牙切齿,一会怔怔发呆。她已经这样子坐了好一会,快到下班时间了,却还是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对于李海和朱莎勾搭上,朱贵樱其实没啥大意见。一开始,或许她还会有点不切实际的憧憬,但是在和李海的第一个早晨,主动表态甘心只做情人的时候,朱贵樱自己就放弃了那些想法。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!而且,朱贵樱自己也很怀疑,她虽然很愿意和李海在一起,但是能不能和他组成一个健康的家庭,接受以后那长久岁月的平淡生活?

    既然定位在情人的位置上,朱贵樱也就没想过约束李海,他喜欢找别的女人,就去找好了,至少到目前为止,看得出来,李海心里还是很在乎自己的,从来不在自己面前发脾气,有什么事也都能想到自己的感受,这就足够了,眼下,朱贵樱对此感到满足。

    她最不满的是,为啥李海死活不承认?自己都不介意的啊,你就承认了又能怎样?还有朱莎,那副圣女一般的姿态,想起来真是叫人牙痒痒,要是能让李海承认了,甚至当着自己的面来调戏朱莎,剥下她那副圣女面具,让她体无完肤,那才解了心头的怨念!

    “哼,决定了!他们不承认,就bi他们承认,我一定要看到朱莎在我面前,放下她那圣女的面具,看到她在男人怀里撒娇,看到她为了男人而失去自我的样子!李海这混账,不承认是吧,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!”朱贵樱信誓旦旦地在纸上画着圈,脑子里转着各种鬼主意,身为一名大律师,平时接触各种案件的时候,她的招数可不仅仅是那点可怜的法律武器!

    事实上,能混出来的律师,脑子都绝对好用,甭管是靠关系也好,坑蒙拐骗也罢,这都是一群站在社会冲突最前沿,解决最激烈矛盾的人,他们的能力超乎常人的想象。这也就是很多法律系的大学生,一毕业就失业的原因所在,这一行对人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,就现在的大学教育水准,哪能胜任?

    李海哪里知道,朱贵樱到底在纠结什么?他只知道自己又蒙混过关了,反正能拖一天是一天,等到朱莎的精神状况恢复正常,他估计自己也就能功成身退了——吧?应该可以吧,自己虽然也很喜欢朱莎,朱莎或许也能放下心结,不过老师和学生的身份还是不会变的,在世人的眼中照样很惹人非议。况且自己能和朱莎结婚吗?障碍重重啊!话说其实也不是不能考虑,朱莎虽然比自己大了不少,不过条件什么的都很不错——

    “喂,你在想什么呢?”一声招呼,打断了李海的浮想联翩,老爹很不满意地瞪着他:“我知道你忙,忙得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昨天你都没空回家看看,非要拖一天!好,你回来就回来吧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你话也不说,只知道神游天外,这个家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你——”

    老爹这显然是很久没教训李海,憋着了,逮着个机会就长篇大论滔滔不绝,李海低头认罪虚心认错,自己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啊,昨晚不回家,主要还是为了几个情人,这真的有点说不过去。王峰的死活,他是不放在心上,可是对丛惠,他确实是失礼了。

    还是丛惠给他解围,帮着李海盛了一碗汤,打圆场道:“哎呀,别唠叨了,舍小家顾大家么,我们不是一直都被这么教育过来的?儿子现在肩上的胆担子很重,多少人指着他吃饭呢,他又不拿多少钱,纯粹是在牺牲奉献啊!知道我们没事,救出来了,也就是了,不在乎早看晚看这么一眼两眼的,咱自家人就图个实在,对不对?海子啊,喝汤喝汤,你也要注意身体啊听到没,这脸色可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李海看着眼前的景象,一张桌子前坐着五个人,唠叨的老爹,打圆场的小妈,一声不吭偷偷冲他翻白眼的姐姐,剩下那个无视好了;再加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和汤水,这不就是个温馨完美的家庭吗?汤的热气上腾,熏到他的眼睛里了,他一边揉着眼睛,一边冲着丛惠笑:“谢谢妈,这汤味道好香,我得多喝一碗。”

    丛惠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李海没叫自己“丛姨”或者小妈,直接就叫妈了!老实说,昨晚李海没回来,她心里也有点犯嘀咕的,假如出事被绑架的是李海的亲妈,他应该会第一时间飞奔过来吧?尽管她知道,自己被救的背后,李海是出了大力气的,仍旧控制不住会有点小小的不快。

    但是,被李海叫了一声妈,丛惠马上什么纠结都没有了!她高兴地张着嘴笑,真正是合不拢嘴了,只知道说“好好”,顺手抄起给李老爹准备的碗,又给李海盛了一碗,两碗汤放到李海面前并排排,看得唐瑛又在翻白眼。她还是为老妈高兴的,可是这个男朋友,实在是让她纠结,大家一起坐在一张桌子上,都让她心绪不宁了。这样的关系,到底如何维持下去?

    王峰就当自己是透明的,一言不发,默默地给自己盛饭夹菜,吃完了也默默地回到他的房间去——这里是李海给爹妈新买的别墅,够大。

    他一走,这饭桌上大家才算是融洽了,所有人都有说有笑的,焦点当然是昨天刚刚受了惊吓的丛惠了。只不过,这一家子,大家的秘密都不少,李海到现在都不知道,自己老爹以前也是干情报工作的,而且保密级别比丛惠还要高呢!李老爹和丛惠也一直都瞒着他,倒不是想要如何,而是这组织上的纪律规定,已经深入到他们的骨髓之中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问题,所以一些敏感的问题,他们就避免公开讨论,而李海,当然也不会在“毫不相干”的老爹面前说起这类黑暗中的事,吃饭的时候大家哈哈哈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饭桌上,李海还是知道了不少事,比如昨天丛惠一起和王峰被抓的时候,王峰的表现还是不错的,毕竟是经受过多年的严格训练,虽然思想上开始放松了,底子到底还在,最后能够顺利被救,他也帮了一点忙,比如趁看守不注意,挣脱了束缚,在外面突击进来的时候,暴起发难里应外合。

    怎么处置王峰?李海也有点头痛,要是丛惠和唐瑛还念着一点香火情的话,他也不好痛下杀手把此人种了荷花之类的;但是就这么撵走?也不是个事啊,他毕竟不是一般人,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情报人员,要是就这么放虎归山了,以后再反过来对付自己,岂不是自找麻烦?所以最重要的,还是问问丛惠和唐瑛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爹很配合地,吃完饭出去散步去了。餐厅里就剩李海和丛惠娘俩,李海赶紧抓紧时间,把王峰是敌人内线的事情说了一遍。丛惠和唐瑛都是大惊,不过俩人到底也是在秘密战线上工作了很久的人,接受的速度远远超过平常人,很快就理清了李海的话。

    唐瑛怔怔地发着呆,不说话,丛惠看看自己的女儿,叹了一口气:“海子,那你想怎样?这事,你总不会用组织内部清理门户的办法来处理吧?”

    李海心想,我还真的是想清理门户!不是他心狠手辣,而是这种行为是必须严惩的,王峰现在虽然没有进入基金会的核心部门,好歹也是挂了个名,虽然他一天都没有去上班过。再加上他和唐瑛之间的关系,这是彻头彻尾的吃里扒外啊!这种人不严惩的话,怎么说得过去?

    但他也不想为此而惹得家里都不开心,于是再看唐瑛。唐瑛呆了一会,叹了口气:“其实我也不是跟他爱的要死要活,可毕竟这些年了,从受训到执行任务,我们都在一起搭档,也有过出生入死,他本来也是坚强勇敢的战士,怎么会——”说到这里,喉咙已经哽咽了,丛惠连忙上去轻声安慰,一面又看李海。

    李海也叹气,都这样了,还能说什么?“妈,姐,你们放心,我不会要他的命,一定会想出个妥善的办法来处理的。我这就上去找他谈谈。”丛惠和唐瑛也都没问,李海到底要怎样处置王峰,李海能有这样的表态,她们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?

    王峰的房间是在二楼的东头,和唐瑛相对。李海一直走到他门口,也没发现他有溜出来偷听的痕迹,这人居然这么老实?

    打开房门,王峰出奇地一脸平静:“怎么,奇怪我没偷听,也没逃跑?其实没什么好奇怪的,我就算今天跑了,又能怎样?不管你有多少敌人,他们都不会为了我来和你做对,我找他们,也不过就是换个被利用的地方而已,下场可能比留在这里更糟糕。你说吧,想怎么处置我,要是你想要我的命,我自己动手,保证干净利落,什么手尾都不留下。”

    李海倒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,人才啊!可惜,这心xing不对,奈何?心念一转,李海从钱包里掏出一枚古钱来,在王峰面前晃了晃:“瞧见这钱么?跪下对它唱征服吧。”第六百三十四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