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三十一章 苦口婆心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一章

    李海不是没想过派人盯着蓝秘书,不过这事不太好办,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,赵老二未必会相信他,这秘书到底是他自己挑的。况且自己现在手下能动用的可靠人手也不多,音箱和海狗那一帮,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,屁股终究要和程卫国坐在一起——事实上,李海到现在也没搞清楚,他们从原先的部队退伍下来,到了之江转入地下,到底是想做什么。赵老大估计知道一些,但是他也不告诉李海。

    所以他越发感觉到拥有自己力量的重要性,而这种力量从哪里来?目前看来,最可靠的也就是象原先的伍豪一样,从街面上无所事事的混混中寻找。至于要怎么培养?他毫不费力地和塞琳娜达成了协议,自己可以以选派留学生的名义,派些值得培养的人出去,在十字剑联盟下属的训练营中训练。当然这计划需要极其秘密,所以李海打算大规模地扩大自己的信徒范畴,因为只有信徒,才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委托杨四去选拔人手,以供自己洗脑之后,李海离开自己的座位,走到沙发上,点了一根雪茄,坐下来,抽了一口,就看着那烟头的灰白部分逐渐逐渐,一点点地扩大面积。发呆,什么事都不做,什么事都不想,对于李海来说,这是难得的放松时间。

    对手的主动进攻,他已经一一化解了。对手很老练,也没有露出什么可利用的破绽,所以他想要进攻也无从说起。更主要的是,因为有神使这种超越凡俗的逆天底气,李海其实不大在意这些纷纷扰扰的事情,他就算要抵抗,大多也是出于保护自己的家人,以及不乐意失去自己奋斗得来的成果。

    所以,假如别人没有惹到他,其实李海真的没什么兴趣去搞扩张。他还年轻,他还想享受生活,他甚至本来还打算老老实实地把大学上完,和自己玩得来的同学单纯地相处,等到他们走上社会,发现和自己之间的差距竟然是那么大的话,就连这种单纯也会很快变样了——

    可惜,最近这段时间,过得真是太紧张了,以至于他连去上学的时间都没有!这可不是他自己怕麻烦,就连一向看重大学教育的朱莎,都从来没催过李海回去上课什么的,可见他真的是面临了太大的压力。而今天,他终于可以有点时间,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发呆了。李海干脆就什么都不想,反正那些自己需要面对的麻烦,终究会来找自己的,有机会发呆就发一会呆吧。

    然而,偷得浮生半日闲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一根雪茄烧了才三分之一,就有人敲门了。李海对着雪茄翻了个白眼,用力吸了一口,然后就把雪茄捻灭了,待会想抽再点起来就是,不浪费!

    “进来!”他改变了一下坐姿,还以为进来的会是朱贵樱,谁知却是朱莎。李海有点在意,昨晚和朱莎的过程,相当值得回味,不过结尾时有点小小的惊悚,朱莎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了梦境和现实的区别?一想到凯瑟琳的诊断,李海就头疼,让自己和朱莎发展正常的男女关系?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朱莎也有点怔忡,看到李海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,而是相对随意地坐在沙发上,她感到一丝异样,这好像和平时公事公办的气氛不同。空气中有股淡淡的雪茄烟草香味,这是她能够接受的不多的几种烟味之一,更令她在意的是,李海居然会在上班时间,躲在办公室里抽雪茄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朱莎还是问了出来:“压力很大?要不休息一下吧,给自己放个假。”说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,怎么回事?难道不是普通的表示关心吗?她这么想着,走到茶几前,弯腰把文件夹递给李海。

    李海接过来,笑了笑没说话,放假?我倒是想,可哪有这功夫?多少人等着我露出破绽呢!现在放假的话,回来估计就要打一场艰苦的逆转战役了,还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代价!他刚想问朱莎,这文件夹里是什么,眼睛一抬就愣住了,姿势问题,姿势问题,朱莎竟然少见地在他面前露出了胸沟!

    少见吗?俩人不是每天都要见面吗?但是要知道,对方是朱莎啊,是一向传统而保守的朱莎,她在公开场合,甚至连裙装都很少穿的,尽管裤装其实也很难掩盖住她的气质。至于上身,朱莎向来都是严防死守,一点破绽不露的,哪怕她当众倒立,都没人能看到她走光。今天是怎么回事?仅仅是这么弯腰一下,居然就让李海看到她的胸沟了!那可是昨晚让李海沉醉了很久的深沟!

    客观地说,朱莎的胸没有朱贵樱那么大,顶多也就是c杯的程度,不过形状非常好,高度甚至还超过了圆径——说人话!——好吧好吧,形容一下,她的胸就是那种飞弹型,或曰竹笋型,抓在手里手感非常之好,用来做按摩的效果就一般了。当然李海也没指望能有一天,朱莎用这对宝贝给他做按摩,做梦都不行!

    原谅李海吧,他是男人来的,就算神经比较粗大,有神力的强化,不过在面对这种可以震撼到心灵的宝贝时,总要分一会心的。这么一分心的结果,就是动作出现了迟延,然后朱莎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!她连忙直起身,板着脸不说话,心里却在砰砰跳,怎么会,怎么会在自己的学生面前露出这样的丑态来?这太丢人了!

    看,这就是朱莎的心理,和别的女人大相迳庭!一般的女人,如果被男人这样看到了,大致有两种反应,如果对方是合乎标准的男人,那么就是面子上装一下,内心小窃喜,当然这未必就会导致双方勾兑上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都需要在复数级别的异xing面前,通过类似的方式获得自信;如果对方是自己不能接受的男人,那么同样是内心窃喜,只不过没那么得意了,面子上的斥责就是真心实意了,因为被自己瞧不上的男人占了便宜,多吃亏啊!

    但是朱莎呢,因为李海的特殊身份,她第一反应就不会把李海当成是可以评价和比较的男人,而是一个学生,由此而来的,就是超乎寻常的羞耻心理。这也正是她这大半年来,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的来源。还好,令她稍微安心的是,下面并没有什么异状,她并没有因为被李海看到了自己走光,而再度产生什么不该有的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李海干咳一声,指了指旁边的沙发:“坐啊,莎莎姐,说说,什么情况?”朱莎看了李海一眼,这小子想装糊涂过去吗?哼哼,回头再收拾你——等一下,那脖子里露出来的是什么痕迹?

    她注目的地方,是李海的衬衫领口下方,大约一个扣子不到的距离,有一块红色的痕迹,一圈,小小的,样子看上去象一朵花,但是那绝对不是纹身,倒像是用嘴唇和牙齿做出来的。朱莎马上就想到,这肯定是李海昨晚和哪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,被对方在极度忘我的时候咬啮出来的!也不知怎么地,朱莎很有种追根究底的冲动,然后马上就遏止住了,甚至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吃惊,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关心起李海的私生活来了?这不像她的性格啊!还有,为什么那个吻痕,看上去有点眼熟?

    一边努力地回想着,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这个痕迹,朱莎就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的。好在这份报告也很简单,最近法务部的诉讼事务,在朱莎的主持之下显得井井有条,手头的一堆案件,包括以郑峰辉案为首的十来个官员xing侵案件,进展都很顺利。尤其是郑峰辉案,可谓是撞到了枪口上,最近由于此类案件多发,民愤极大,光是郑峰辉这个案子,就有很多媒体争相报道,掀起了很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所以最高法院刚刚出台了一个司法解释,对于此类案件要给予重判,尤其是在“piao宿幼女”这个罪名的适用上,要慎之又慎。所以郑峰辉案是被法院系统当成了一个典型,不光是江南省的高法,就连最高法也对这个案子表示关注,那郑礼辉又失去了本省大佬的支持,还能有什么翻天的余地?

    “所以,郑礼辉检察长,已经在向我们求饶了,他希望,至少保住他那个哥哥的性命,死缓也可以接受,他将会给予我们回报,比如在一些基金会下属有关的案件上,高抬贵手一把。”朱莎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,暂时把心中的疑惑放下,专心汇报自己的工作:“你知道,你的手下中,还是有很多作奸犯科的家伙,大事小情的少不了,也有不少人在遇到竞争的时候,就会采用粗暴的非商业竞争手段。这些事情,最终都会反应到法务部来。所以保持和官方司法部门的关系,对你有好处。”言下之意,你自己决定吧!

    李海莞尔,这事他没法苛责朱莎什么,要不是自己的请求,朱莎多半根本就不会到基金会的法务部来做事,在这里随时随地都可能要昧着良心,为那些做了坏事的黑道分子辩护呢!这种事,朱贵樱干起来毫无负担,朱莎就做不到了。好在,李海也不希望把自己的手弄得太脏:“莎莎姐,我说了,诉讼方面的事务,你可以自己做主决定。也不用担心下面的人会有什么反弹,上次的xing侵案件,我们内部不就清理了一堆,那帮老大照样跳起来不干,我一巴掌就拍下去了。我们是要做正经生意的,难道一直用街上的手法做事?不过莎莎姐,你也应该能理解,这世道,法律不可能规范一切,法律不到的角落,用这种手法更容易搞定事情,对不对?如果为此要付出法律方面的代价,那就付好了,这只是生意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朱莎看着李海,忽然有点陌生。一年前,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,愣头愣脑,为了自己以后的前途而发愁的普通大学生。一年不到的现在,他已经手握数十亿的个人财产,控制上千亿的资产和十几万人的生计,夸张一点说,整个城市都在他的意志之下运转!要求这样的人,象普通人那样尊重法律,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?

    她轻轻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李海,我知道橙子曾经和你说过类似的话,我也希望你不要嫌我烦,只要我在你身边,我就会一直这么说,有些事情你不能做,原则问题是不能退步的,一退,你就不是你了!尤其是做这么大的生意,更加容易让人迷惑,到底是结果重要,还是手法重要?我想说的是,在生意之外,还有更高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的朱莎老师,始终还是那个朱莎老师呢!此刻,李海似乎没法把眼前的朱莎,和昨晚那个令人禁不住要抱紧的极品佳人联系起来,唯一相同的就是,这两种面孔的朱莎,都一样的令他喜欢呢。第六百三十一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