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二十三章 失眠危险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三章

    浴室一个澡就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出来以后,朱贵樱已经是全身无力,被李海抱着放在床上了。看到她似乎已经陷入昏睡,李海转身要走,谁知道这妖精闭着眼睛,胳膊都软得跟面条一样了,却还用两条腿死死盘着他的腰,嘴里梦呓一样地说着:“别走,再来啊——”

    李海哭笑不得,刚才洗澡到最后的时候他摸过朱贵樱的下面,那儿都红肿了!在这里友情提醒一下,在水里做不是不行,不过谁要是指望水能和有机液体一样的润滑作用,那就纯粹是脑残了,别说水了,植物xing的油脂都不行,越用越涩!朱贵樱就是个悲催的试验品,一次水中的试验,结果这地方估计是要休息一阵子才能用了。

    他用依旧精神的小兄弟,点了点朱贵樱那红肿的地方,爱怜地亲了亲她,小声道:“乖,睡觉吧,你这里不能做了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却已经迷糊了,昏昏沉沉都不知道李海在说什么,眉心因为下面感受到的刺痛而蹙了起来,可是配上她的话,却令李海险些又控制不住自己:“没关系啊,那里是有点痛,嗯,你用后面吧,记得床头柜里有润滑油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,真的很想试试啊!要不是惦记着给朱莎治病的话!李海差点就沸腾起来,话说看古书就知道,古人很讲究“三扁不如一圆”呢,意思就是后面比前面爽多了,旱道价值远超水道(看得懂的人就懂了,不懂的我也没法解释,请自行百度古人的话谢谢!),而他虽然有了这几个情人,个个都是女人中的女人,让男人羡慕嫉妒恨的水准,可他还真没尝过旱道的滋味——嗯,严格来说,李海还是处在某种初级阶段,没那么重口味。

    而相对而言,朱贵樱无疑是最能令人有这种**的存在!哪个男人不希望征服这样一个尤物,征服她所有的一切呢?包括后面的旱道!

    可惜,可惜,没时间了啊,这都两点半了!赶到朱莎家里也要三点多,不抓紧一点,弄不好朱莎就醒了!按照凯瑟琳的说法,今晚对于朱莎的病症会很关键,弄不好就会导致她的心理堤防出现问题呢。

    因此,李海就算再跃跃欲试,也只能是强压心火,用手指按压住朱贵樱大腿根部的某个位置,使得她的腿上肌肉为之一松,然后才脱身出来。他也没有扔下朱贵樱一走了之,虽然心里也有点着急了,还是从床头找出按摩精油来,擦在朱贵樱的身上,然后用神打控制的精准手法,轻柔地将精油揉入她身上的毛孔之中,让她已经疲倦之极的身体,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还想逞强的朱贵樱就发现自己再也坚持不住了,睡意好像沉重的天鹅绒幕布一样垂下来,掩盖住她的思想,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:还是让这个混蛋赢了!下次一定要想办法,弄得这混蛋脚软得路都不能走才行——

    用真丝被盖上朱贵樱美好无限的身子,李海在她的脖子上吻了一口,这才起身,以凡人所不能企及的速度,一面回到客厅里,一面捡起散落在各处的衣服穿上——嗯,其过程大致有点像是动作回放,刚才这些衣服怎么脱下来的,现在就依旧怎么穿上去,等到李海走到大门口,已经穿戴整齐,就好像没有发生过刚才的一些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,水过石上也有痕,何况是这么激烈的运动?李海穿好衬衫的时候,就有点刺痛,这地方也不知是被朱贵樱咬的,还是挠的,总之皮肯定是破掉了,被衬衫领子硌得刺痛。好在现在是要去给朱莎治病,这种状态下的朱莎不是清醒的,她自然不会察觉到自己身上的异样。要是换个一般的情人,李海多半就能推则推了,从朱贵樱前几天的反应就能看出来,女人对于这样的情形还是挺忌讳的,谁愿意一个刚刚还爬在别的女人身上的男人,又在自己身上驰骋啊?不知道也就罢了,知道了,这心里不别扭才怪。

    李海自己开着车,赶到朱莎楼下的时候,已经是三点钟,爬上朱莎家阳台又花了十分钟,倒不是他爬得太慢,中间总要换衣服和看准保安巡逻的间隙才能行动啊!好在时间还够!

    爬到阳台外的时候,李海已经隐约听见了房间里有朱莎的呼吸声,似乎还不仅仅是呼吸那么简单?他慢慢地震开窗锁,跳进阳台去,再关上窗户,朱莎的声音就变得清晰起来,李海一下子就听出来:朱莎在客厅!而且没睡着!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心说朱莎怎么这么晚了,三点多还不睡,这是在干嘛呢?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入口,掏出一面小圆镜,伸出去一看,眼前所见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:朱莎这样子,就跟他第一次和朱莎发生关系时差不多!也是穿着睡衣,也是开着壁灯,也是衣衫不整,也是用手指在安慰着自己,甚至茶几上还放着一瓶酒,看那样子已经喝掉了大半瓶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李海看得出来,朱莎分明还没睡着!她醉意朦胧地在沙发上扭动着身体,显得非常难受,鼻子里哼着有气无力的声音,手指的动作显得有些烦躁。过了一会,李海正在踌躇,却听朱莎猛然烦躁地叫起来:“混账,为什么睡不着,睡不着啊!不光睡不着,连满足自己也做不到——”说到后来,声音中明显已经带了点哭腔。

    李海一下子就明白了,凯瑟琳看得真的很准!朱莎今晚真的有问题,这种不能入睡的现象,很可能不是简单的失眠,而是她的潜意识和表意识之间的区别,变得越来越模糊,使得她没法分清梦境与现实,进而影响了入睡的状态。

    可现在该怎么办呢?李海回想过去那三次和朱莎在一起的情形,其实朱莎都不怎么清醒,但也不是睡着的状态,应该说是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吧,所以俩人才能顺利地发生了关系,事后朱莎还能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和李海相会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不同,这次朱莎清楚地知道她还没睡着,还在清醒状态下,就算喝了酒也是一样!这可怎么办,总不能直接脱了衣服冲出去,跟人说你现在闭上眼睛,即将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——那样都能糊弄成功的话,朱莎就不是心理问题,而是智商问题了。

    又等了十来分钟,朱莎越来越烦躁,动作都显得粗鲁起来,李海甚至怀疑她已经把自己弄痛了,看那眉尖痛苦的形状就能知道。可问题在于,越疼就越清醒啊!而且还没法达到真正的放松,朱莎的状态显得越来越糟糕了。李海看着着急,这样下去万一弄到天亮,一夜都不能入睡的话,岂不是正应验了凯瑟琳的担心,朱莎可能会意识到自己的梦境有问题?必须想个办法,让她赶紧睡着,至少要让她放松下来!

    没法子,这种状况下,生怕惊扰到朱莎,李海不敢打凯瑟琳心理热线咨询,只能是向钱神求援。钱神当然是有问必答:“论到令人入睡,则莫过于当年孙大圣的瞌睡虫,不过那本来也不是孙大圣独门所有,若是天庭尚在,自可为你设法讨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能说点有用的吗?!”李海火了,忒么这天庭到现在都不知道还存在不存在,你说这有毛用啊!再不合作,信不信我就一辈子不给你立神庙了,到老死的时候直接把你带进土里去,让你继续过那八百年不见天日的日子?

    钱神没想到李海居然会这么愤怒,当即不敢再扯闲篇:“没法子,本神的法门,多是令人神魂迷乱,但却极少有令人安睡的,你见那通宵打牌耍钱的,都是越打越精神,哪有困的?不过,倒是有个变通的法子,你可用那‘利欲熏心’的神通,令此女欲念升腾,然后趁其不备,你与之结合,迅即令她神魂颠倒,与前几次一样,应该就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李海一想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,拖下去变数更大,只能赌一把!就算被朱莎发现了,以自己的身手,加上一点迷惑xing的法术,在她反应过来之前,自己就能从这间房子里消失,她除了以为还在做梦以外,也想不到事实吧?就这么定了!——等一下:“前几次?大神,前几次你都知道?我说你什么时候对这男女之事感兴趣了?”

    钱神很明显是在敷衍:“本神哪里懂你这男女之事,只不过好奇而已,你已经是神使了,怎会还留恋这男女情事?因而多关注了一下——别多问了,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海撇了撇嘴,心说要是跟着你混的结果,就是要驱除人类的生理反应,那我还是等老的不能动,生理反应自然消退的时候,再来考虑是否成为神将的问题吧,做人要是连点生理反应和乐趣都没有了,那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暗下决心,这神将还是过那么几十年再说!这种决心,钱神当然是第一时间得知了,李海却不管它的反应,直接屏蔽掉,注意力都集中到眼前这位深受困扰的佳人身上来。自从得到以后,利欲熏心这门神通,也用过几回了,不过李海却从没用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身上,这还是头一遭!

    伸出手指对准朱莎,李海最后一丝犹豫:这算不算给女人下药?好人渣啊!第六百二十三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