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二十章 疏不间亲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章

    等到李海和程卫国从房间里出来,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。俩人相互客气地道别,随后程卫国也没有留在基金会的大厦,而是回到了军队下属的一处招待所中休息,就像他们刚到之江时那样。而音箱和海狗等人,则都跟了过去,在那招待所中和程卫国挨个见面。

    最后来到这里的,是程潜。只有当程卫国带来的警卫员亲自去接,他才敢从藏身处出来,一脸急切和欣然地跑来抱自己亲哥的大腿。守候在房间外的海狗等人,一看到程潜的脸,都是掩饰不住的厌恶,要不是这根搅屎棍,何至于闹到如今这地步?

    对于这类眼神,程潜早就见得多了,他也没跳起来叫嚣什么,毕竟是从小当惯了**,对于下面人的心理,他是一清二楚,更清楚的是,他根本就不需要和这些人多说什么,只要身后的权力靠山不倒,那么无论这些大头兵们心里想的是什么,他们都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!

    唯一令他担心的,就是李海那边,那可是个既有靠山又有实力的家伙!大哥会不惜一切保住自己吗?会不惜和李海分道扬镳吗?

    踏进房间,程潜先叫了声大哥,随即就开始掉眼泪。这可不是装的,他这次是真的吓到了!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王豹等人会搞出那么大的阵仗来,居然在王韵所在的大楼就大开杀戒玩枪战和爆破,光保镖就死了五个,保安死了七八个,只因为看到了王豹等人的脸,其余的都被弄昏了;而李海的应对更让他胆战心寒,竟然是亲自出手杀了王豹和王休等人!

    在程潜眼中,这无疑是代表了李海的坚决态度,他此刻根本就不敢想要怎么面对李海,事情一旦败露,除了向自己那从小无所不能的大哥央求庇护,他也没有任何的预案。所以这眼泪掉的,那是情真意切,还一边掉,一边哭诉:“大哥,你可算来了!再不来,我都怕被人直接轰平了住处啊!”

    程卫国一声不吭,脑中回想的却是刚才李海向他要一个保证时,自己的回答:“李海,基金会只是交给你管理,并不属于你!”

    这样的回答,算错吗?从事实层面上来说,并不算错,甚至还很正确,基金会财产的产权,一毛钱都不在李海的名下,他所有的不过是一间金店,外加一些值钱的翡翠钻石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又是一句屁话!假如什么事都能依照法律规定来办事的话,那么咱们国家那些国企的权力,从何处来?到现在政府已经不能随意撤换某些大国企的掌门人了!这充分证明了,只有现管,才是真正的权力,县官什么都不是!而李海对于之江,对于基金会来说,就是实实在在的现管。

    程卫国有些疲惫地闭上眼,对于程潜声泪俱下的控诉,控诉李海的暴行,他是听而不闻。对于李海,他也是非常欣赏的,当初整个之江一片狼藉,是李海站了出来,以一个刚出道的菜鸟的身份,和任何菜鸟甚至老鸟都无法拥有的手腕,将整个之江在极短的时间内稳定下来,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,这才有了如今基金会的局面,有了调查局和行动队的蓬勃发展。

    假如事情这么发展下去的话,不久以后,顶多一两年的时间,调查局的力量就将开始向外发展,以基金会为依托,实现前所未有的扩张!而这,无疑离不开李海的个人能力,离不开李海的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他睁开双眼,冷冷地看着程潜,心中一阵翻腾:就因为你这个混蛋小子,逼得我要想办法清除李海!——这句话好像有点熟悉,历史上是不是有个以大耳朵出名的枭雄,也曾经说过“为此竖子,几折我一员大将”?

    程潜见程卫国终于睁眼了,看着自己,他也知道,演戏的时间已经过去,该是揭晓结果的时候了。而对于那结果,程潜有着很大的信心,原因很简单,他从小闯的祸多了,哪次不是大哥站出来解决的?事后当然少不了屁股挨打,可是大哥的手下有分寸,总打不坏自己!

    而且这一次,他损害到了程卫国的利益吗?表面上看来是这样,可是事实上呢?程潜只说了一句话:“大哥,那小子在对我动手之前,根本就没请示过你吧?我看他眼里已经没有你了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就打到了程卫国的心里!事实并不象程潜所说的那样,李海还是和程卫国有过沟通的,当然没有明确说对程潜要如何如何,那时还没有确定程潜在这件事中所起的作用,仅仅限于监视而已。但是程卫国也认同一个事实,如今李海已经形成了真正的尾大不掉之势,他不能再象指挥一个手下那样去指挥李海,而是需要将李海放到更高的地位上来考量。

    假如程卫国是个商人,他不会介意,商人讲究的是等价交换,地位算个屁,金钱才是核心;假如程卫国是个政客,他也会隐忍,因为政客看重的是利益交易,任何事情都可以拿来交易,权位也不过是一种筹码而已。但很遗憾,程卫国既不是商人,也不是政客,他是个军人!他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手下离心离德,自立山头!军人对于不听从命令的下属,只有一个态度,从那一刻开始就不再视为自己人,不是自己人就有可能是敌人!

    这个决心之下,不须等到程潜说出来,仅仅是在李海向程卫国要个保证,保证程潜不会再踏入之江的时候,程卫国就已经下了。从这一刻开始,他已经在酝酿着要如何调整在之江的部署,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收回思绪,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,程卫国眼中一阵复杂。自己唯一的弟弟啊!父母在下乡的时候先后病死,留下自己和弟弟俩人相依为命,那时候爷爷还在被批斗,被“保护”之中,根本就顾不上他们兄弟。那么艰难的岁月,他就一个人带着弟弟,熬过来了,多少次为了弟弟,和那些骂自己兄弟是“狗崽子”的人打架,多少次为了饿得哇哇哭的弟弟,程卫国舍下脸去到处讨要饭食,为了生病的弟弟四处奔波求医——

    这是他唯一的弟弟啊!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欺负?想到这里,程卫国不由得恨起李海来,这小子实在是太混账了,就是看在当初自己将他破格提拔起来的份上,不能让这一步吗?非要逼着自己保证程潜不会再到之江来,他就不想想,这样的保证不仅是打了自己的脸,更是打了老程家的脸!李海这小子,忘本啊!

    一腔怒火,全都冲着程潜喷了出去,程卫国大吼一声:“混账,给我跪下!”一边说,一边伸手就把腰间的武装带给抽了出来。程潜飞快地跪倒在地双手抱头,一副吓得魂不附体的模样,可在双手抱拢之下,他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——

    房间外面,竖着耳朵在听墙脚的,是音箱海狗等人。听到程卫国用武装带狠狠地抽,抽得程潜鬼哭狼嚎,满地打滚,海狗露出解气的表情,骂道:“打得好,狠狠打!这等混账,打死了干净!忒么的,居然干出杀人越货的勾当来,拿人家孤儿寡妇做文章,这还算人吗?老队长还不糊涂!”

    音箱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海狗,没吱声。他的思维远远复杂过海狗这种行动派,他知道,程卫国现在打得越狠,就意味着他越不可能放过李海,这就是亲疏之别!打程潜,那是执行家法,小惩大戒而已,反正也不会打死的;打完以后呢,这板子就要落到李海身上了,因为打了自己的弟弟,程卫国心中只会痛心,而这种痛心,到了李海身上就变成了痛恨!别说程卫国不讲理,这种事情上,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。

    他仰头看了一眼,这之江的天空,是不是很快就要变个颜色了?

    而同样在这天空下,李海却放下了这些担心。他当然不可能回家吃饭了,出了这么多事,他也只是给被解救出来的丛惠打了个电话,拜托她酌情搞定老爸那边,自己却带着伍芊芊和王韵,赶到了凯瑟琳的心理诊所,当然还是在基金会的大厦之中。

    经过了下午的大阵仗,王韵倒还好,毕竟是老牌黑道世家的女儿,早就见惯了听惯了;伍芊芊的状况就相当糟糕!目睹了那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一幕之后,她到现在都是近乎痴呆的状态,始终死死抱着自己的母亲,浑身不停地颤抖着,也不肯吃东西,也不说话。所以李海才请自己最信得过的心理医生凯瑟琳出马,对这小姑娘进行心理干预。

    凯瑟琳一早听说出了大事,她就没敢离开基金会大楼一步,这里就是目前最安全的地方。当见到王韵,即便东西方的审美观念有所差别,她还是给李海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神:老板的眼光不错!然后才轻声细语地和王韵沟通,同时试着开始对伍芊芊进行心理干预。

    李海则是撇了撇嘴,退到外面去,拿出根雪茄来点着了。他留在这里的话,恐怕又会引起伍芊芊对于下午的惨痛记忆吧。

    没想到,外面也不清静,没两分钟,他就看到朱莎和朱贵樱俩人,后面还跟着林沐晨,一起冲过来。李海马上又多了一份头痛,你们就算要表示关心的话,能不能一个一个来啊?这样子我两边遮掩,压力很大的啊!第六百二十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下一章十点钟更新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