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十一章 殃及池鱼

    第六百十一章

    李海确实是有点慌,这邮件是凯瑟琳发给他的,内容不知道,有若干附件,抬头的标题是:我在之江的第一个病人!

    看到那些附件的格式,李海就头大了,全都是视频文件啊!如果这个“第一个病人”是朱莎的话,那么这些附件中,会不会有自己给朱莎“治疗”时留下的录影?很有可能啊,至少自己和朱莎的第一次,凯瑟琳是拍下来了。这种画面要是被朱贵樱看到了,那还不得翻天啊?

    他倒不是怕朱贵樱发现了自己和朱莎的私情以后,大吵大闹什么的,假如真是这样的话,那倒还好了。问题在于,朱莎自己可不知道啊,那些记忆都被封存在潜意识里,被当成了她梦境的一部分,要是骤然被朱贵樱揭穿了,她精神上肯定承受不了这种打击:原来在自己以为是做梦的时候,就已经和自己的学生发生了关系,甚至还被拍了下来!这样会死人的!

    迅速稳定下来,用神力控制住全身的动作,李海若无其事地伸出手去,握住鼠标,把邮件放进文件夹中,然后点个“隐藏”。整个过程,他看都不看朱贵樱一眼,余光却始终关注着朱贵樱的一举一动,发现这个妖精只是坐在那里等着,并没有起来窥看的意思,心中稍定。看来朱贵樱还是很知道分寸的,不会作出这么骄纵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殊不知,朱贵樱心中已经起了疑心!其实她非常想直接质问李海,到底是不是和朱莎好上了?现在的情况太诡异了!李海半夜回来,身上到处都是和女人有过结合的痕迹,尤其是那香水味道,分明就是朱莎身上的;可是朱莎却好像没事人一样,不承认!而且是理直气壮的不承认!

    人的心理都是这样,越神秘的东西就越好奇,越想八卦,朱贵樱虽然是资深美女成年妖精,却也不例外。原本,一个是自己的秘密情人,一个是自己当年的好朋友后来的死对头,这两个人能搞在一起,就足够令朱贵樱好奇的了,好想八卦啊!谁知道这俩人还搞得这么神秘,一个比一个嘴紧!这让朱贵樱怎么能平静下来?

    不过,她也仅仅限于好奇而已,哪怕心里好像被十五只猫咪在抓着挠着,朱贵樱也没有想要怎样,既不想跟李海大吵大闹,也不想让朱莎在大众面前下不来台。所以,即便明知李海收到的这邮件有问题,朱贵樱也只能是装作无知,出来之后,盘算着晚上是不是趁着李海不在,再回来打开李海的电脑,装个木马什么的?

    见到朱贵樱老老实实退出去了,李海这才放心,点开凯瑟琳的邮件——等下,根据在大学寝室的生活经验,点开某些可疑的视频文件之前,先要关上音箱,插上耳机,音量关小,以免露馅!这是弟兄们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,否则这大学男生宿舍的走廊里,一到晚上就全部回响着压灭跌、一库哟,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依照程序做完了,李海才点开那几个附件。果然不出所料,真的是有关自己和朱莎的视频!李海一边在心里给凯瑟琳记上一笔账,一边快速跳过,直到最后一个才停下来,这是凯瑟琳拍摄的,刚刚和朱莎谈话的经过!

    “老板,如果不是出于这个案例治疗的需要,就算你是我的老板,我也不会给你看病人的**,所以请不要怀疑我的职业cao守。”凯瑟琳的旁白,让李海的火气有点下降了,能有这样的觉悟,这女人倒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——这个视频,就太丧失了!凯瑟琳这女人,在正常的问话之后,居然还给朱莎来了个催眠,让她进入表意识睡眠的状态,潜意识发挥作用。再用刚才问过的问题问她,朱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!

    丧失归丧失,李海还是看得目不转睛,因为这里面有他啊!尤其是,当看到自己一直尊敬爱慕的老师朱莎,用一种似梦似幻的口气,说起和他的“梦里相会”时,那三个晚上和朱莎在一起时的火热缠绵,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。想到在床上,朱莎的呼吸,朱莎的皮肤,朱莎的身材,朱莎的心跳,朱莎的尽情迎合,李海还能做什么呢?他只能不停地换姿势,让下面紧绷绷的裤子松快一些。

    好容易看完了,点开最后的链接地址,自动开启视频对话。凯瑟琳的脸出现在屏幕上,这女人还很坏,先亮了一条深深的rugou和两半白嫩的ru球出来,然后才拉到脸上:“老板,你看到了吗?这证明我的诊断并没有出错,这位病人确实是自动实现了,潜意识和表意识的分离,并且将自己所不能接受,却又不能不接受的现实,也划分到了潜意识的领域之中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别给我说那些专业xing的分析,直接说和我有关的!”李海板着脸,倒不是冲着凯瑟琳,而是男人在来了情绪,却又得不到宣泄的时候,火气总归会大那么一点的。

    凯瑟琳身为心理医生,当然看得出来,不敢再继续刺激老板了,忙道:“是,我的诊断方案是,目前还是要继续维持,病人的状况,应该会在大约十次到二十次的,呃,治疗之后,会有个变化。因为每一次的治疗之后,其实都会对她的状况造成两种影响——呃,抱歉老板,我长话短说:最多二十次以后,病人就将无法继续目前的做法,潜意识将会影响到她的表层意识,她会不自觉地寻求在现实中接近你。”

    李海吓了一跳:“你是说,朱莎会对我投怀送抱?”

    凯瑟琳先点头,再摇头:“我是说,接近你,试图挑战你们的师生身份界线,但是从我病人的性格来分析,应该不会是身体上的接触优先,恐怕会是从别的方面,即你们之间交流模式的变化。比方说,她会更加关心你的感情生活,并且对你和别的女人之间的接触,表现出过度关心和情绪上的剧烈变化——简单来说,就是吃醋。”

    跟心理医生说话真费劲!关上视频,李海眉头紧皱,这个可不好办呐!朱莎难道会主动跑来追自己?或者以一种近似暗恋的状态来对待自己?那忒么就真的热闹了,公司里还有个自己的秘密情人,而且还是朱莎的老冤家,朱贵樱大美女呢!她看到朱莎对自己这样的态度,那还不炸了!

    一瞬间,李海开始后悔,当时是怎么想的,会把朱莎也拉到自己的公司里来,和朱贵樱同处一个屋檐下?不过,想也没用,事情都发生了,况且之江就这么大,朱贵樱和朱莎又同在法律圈中,就算俩人不在一个公司,难道这事还能瞒得住?令李海蛋疼的是,他没法把自己和朱莎怎么开始的经过,向朱贵樱讲述出来,只能瞒着,因为这情形实在是太另类了!

    说来说去,到底朱贵樱和朱莎之间,有什么恩怨呢?而且还那么神秘,就连林沐晨都不知道!李海倒是向林沐晨打听过,可惜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算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吧!至少,朱贵樱应该还是能听得进自己的话的。李海有点没把握地安慰着自己,倒是要好好想想,假如朱莎真的对自己表现出不同寻常的情绪,自己该怎么应付呢?按照凯瑟琳的建议,是顺水推舟,俩人正式开始一段关系,让朱莎彻底放弃对于俩人师生身份的坚持,从而治愈她的心理问题。但是这可行吗?光是想想,一旦家里老爹知道,自己和大学里的老师有了私情,还不打算结婚,老爷子的脸色恐怕要直接刮起十二级台风了吧!

    哎呀,头痛!李海揉着脑门,心说这事怎么就摊我身上了呢!不过想想,要不是这么诡异的情形,自己哪有机会和朱莎共赴极乐?哪有机会感受到,在那矜持自守外表下,是一个如何火热诱人的朱莎?正所谓,有得必有失啊——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公文,李海的心绪渐渐平息下来,看看快要下班了,正在考虑中午去吃什么,电话又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姐姐唐瑛。

    大概是搬家的事吧?话说自己的新房也买了,也该考虑找人装修什么的,不过还是别麻烦家里人了,让岳蓝过来处理就好——李海一边想着,一边接起电话来,刚一接通,唐瑛的语调就让他吓了一跳:“姐,你慢点说,别着急!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唐瑛带着哭腔,急声道:“李海,你快点想个办法,王峰被人抓走了!不是警方,我问了,警方没有记录!可能是本地的帮派,你有办法,赶紧帮忙救人啊!”

    李海马上放松下来,还当是什么呢,原来是王峰被人抓了!这还用问么,自己都把内线的帽子戴到王峰头上了,伊丽莎白往程潜那里一报信,程潜不动手才怪!虽然程潜的手下不怎么样,收拾个王峰还不在话下吧。

    不过,唐瑛马上就让他淡定不能了:“我妈也被他们抓去了!”第六百十一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