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十章 唐僧肉烫嘴

    第六百十章

    对付朱贵樱,李海还是有几下散手的,俩人之间的相处方式,很有点相敬如宾的架势:朱贵樱对李海的感情很复杂,既有感激,也有臣服,如果李海真的要不讲理,她很自然地就退缩了,起码到目前为止,她都没有想要真的对李海要求什么;而李海呢,朱贵樱越是这样,他就越是歉疚,当初他也没想和朱贵樱真的怎样啊,感情这东西,是能随便玩弄的吗?只是一次意外而已,但是既然发生了,他就不能推卸责任。

    至于说到什么劈腿不劈腿的,李海觉得,在感情方面,一味地拿道德说事就太迂腐了,礼教杀人什么的,早就有了无数的例子,那些说起来都是符合道德的,还能立牌坊呢,可是那就对了?起码就他自身来说,虽然到现在在女人方面称得上是一塌糊涂,可是他能够挺起胸膛来说一句,那些情人中,没有一个是出于他的玩弄心理而弄到手的。

    好比说现在吧,假如朱贵樱仅仅定位在办公室情人的位置上,那么她这些问题,简直就不能问!李海想翻脸都可以。可李海却压根就没想到那方面去,反而很怂地安慰朱贵樱,至于怎么解释,总之不能把朱莎的底细给抖搂出来,那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后果太过严重。

    朱贵樱呢?她心里其实也惴惴的,自己和李海这样说话,多管闲事,还干涉他和别的女人之间的关系,会不会惹毛了他?结果,看到李海小心翼翼的向自己解释,朱贵樱反而不大关心他那些解释了。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甜,这男人心里真的装着自己啊!

    身为一名资深美女,她早就看惯了身边的各种男人的嘴脸。男人这种东西,太难控制了,而且真正的所谓好男人,对于女人来说又缺少魅力;那些有本事有魅力的男人么,却又很难要求他们安分守己,毕竟人心是活的,是不会满足的,就算再幸福的家庭,男人也会有想要溜号的时候。——当然,女人也是一样,要不然那些无聊刷微信刷到出轨约炮的女人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所以,朱贵樱在接受了自己和李海的现状之后,就决定满足下来,只要李海能顾着她,俩人目前的关系,她觉得还是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看着李海谨慎的样子,朱贵樱很快就笑了起来:“说着玩的啦,你那么认真干嘛?我才不来管你外面有多少女人呢,好像你最近找了个新情人,你看我问过你没有?”

    真的没问吗?没问你半夜跑到办公室来守我,是为什么啊?李海腹诽,嘴上可不敢说,搂住朱贵樱的腰身,给了她一个长长的吻,吻到她身子都有点发软了,才松开。用手轻抚眼前这张近乎完美的面孔,李海感叹道:“咱俩这样子,总是委屈你了。等这次的合作谈判结束了,我们抽个时间出去旅游一下吧,去大溪地,你觉得怎样?”好像自己也跟谁说过这个地方,是和朱贵樱吗?有点不确定!

    李海的记忆力,确实是神级的,不过这有个前提,他得让钱神帮忙才行。而哄女人这种事,虽然李海认为自己的水准也不咋滴,不过钱神在这方面更弱智吧,它连人情世故什么都不懂,还能帮忙哄女人?所以这种对女人说的话,钱神肯定是不会帮忙记忆的。

    李海现在也不敢赌,只好装糊涂,幸好朱贵樱也不计较,拍手叫好:“好啊好啊,我看过那地方的图片,真是太美了!海水那个清啊,船在水上,看起来就好像是悬在空中一样,都看不出水的存在,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!不过我找不到合适的人一起去,所以一直拖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,凑到李海耳边轻声道:“对了,我记得我和朱莎上学的时候,她就对大溪地这地方非常向往了,也是一直没去成呢,你到时候要不要请她一块?”

    想起来了!李海差点拍手,他终于想起来,前阵子才和朱莎说过,可以去大溪地玩,而且是以公司的名义。这下惨了,刚说出口的话,能不能拿回来吃掉啊钱神!钱神曰:你做梦!

    不管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,大不了自己和朱贵樱先走一步,耍两天,然后再安排公司大队过来会合呗,至于名义什么的,还不好办,当老板的随口编一个就是了,下面人还能刨根问底?

    “这是我答应你的二人世界,请莎莎姐做啥?不过公司组织去大溪地玩一次,倒也是可以考虑的,当然前提是不能影响咱俩在一起的时间。”李海一脸正经,一身情圣地答道:“好吧,这事暂时就不说了,看我这边什么时候能闲下来。话说你来得正好,对于塔佳基金会提出的合作意向,我有了初步的意向。”

    说到公事,朱贵樱也马上正经起来,放开李海,走到办公桌前坐下。李海把昨天自己和伊丽莎白交流的经过,和朱贵樱略微说了一遍,道:“摊子一上来肯定不能铺这么大,总要一步一步来。我的意见是,合作搞抗癌新药,这是个很好的事,现在国内对于肿瘤病人的治疗,简直就是当作唐僧肉一样,不管病情到底怎样,先开刀,开完了化疗,化疗完了放疗,等到人彻底没救只剩下熬时间了,再丢到中医那里去喝药。这是治病吗?这简直就是工业化流水线的割韭菜啊!”

    身为律师,有一个特点就是,对于各行业的内情,都会有些了解,没办法,一旦出个案子,这里面的东西都会暴露出来,哪怕上不了法庭,私下里这些法律工作者都会议论,一传十十传百啊,全都知道了。还有个类似的行业就是记者,这里不多说。

    医疗行业的案件,近年来是持续高发状态,而且和以前不同的是,一旦律师介入,通常都是维护医院的利益。倒不是患者不懂得使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利益,也不是律师们全都趋炎附势只知道巴结医院,而是近年来患者们全都倾向于不打官司,直接找一帮黑涩会之流的搞医闹,医院反而成了弱势一方,尤其是一些医生护士,真是倒霉透顶,上班都要戴钢盔!搞得跟战地医院似的。

    身为资深大律师,朱贵樱对于这类内幕当然也很清楚,所以她并不乐观:“你也知道这种现状了,不客气地说,就是这种现行的体制,阻碍了真正有效的抗癌新药上市!癌症病人都成了唐僧肉了,而且是各个部门都能吃上一口,最差的也能喝口汤,谁希望他们能真的被治好?就算能治好,这种治疗方案也最好是所有人都能参与,而不仅仅是依靠一种新药!依我看啊,老外那边也是一样,所以这种抗癌新药根本在国外也没法推出,那个什么泰勒才会跑到国内寻求合作。”

    李海一拍脑门,自己到底是年轻没经验啊,或者说心肠还没那么黑,根本没想到这一层。可不是吗,按照现在这样治疗癌症的体例,一种真正能治疗癌症的新药一旦推出,首先损害的就是现在这些医疗人员和生产厂家的利益啊!这东西可真不好办。也难怪伊丽莎白要寻找自己这样的合作伙伴呢,只有象他这样,不但个人地位稳固,还对地方的各行各业有着强大影响力的人,才能帮助这种新药站稳脚跟吧?

    至于有人说,药物能不能推广,最终还不是要看疗效,看患者的口碑吗?说这话的人,李海只能说,你图样图森破啊!这就涉及到,昨天伊丽莎白所说的,所谓科学的话语权,掌握在谁手里的问题了。现在科学的发展,已经到了不仅是普通老百姓搞不懂,就连真正的科学家,跨个行业也一样是文盲的程度。说到治疗癌症这种事,话语权难道还能在患者手里?做梦!到时候肯定是铺天盖地的专家评论,把这种新药打入十八层地狱,再踏上一只脚,让它不得翻身。最简单的办法就是,哪怕医院都同意采购了,医生不给开药,患者根本吃不到,作为生产厂家的李海这边,又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有产品,不等于有市场啊!”李海皱着眉头想,他当然不想掺合伊丽莎白所谓的新医药标准体系这种大计划,不过如果能有一种有效的抗癌新药,他还是很乐意投资推广的,现在国内随着工业化的深入,环境也越来越差了,人们的健康受到了很大威胁,医疗卫生确实是件大事!

    很快他就不去操心这种事了,因为就算他愿意生产和推广这种新药,伊丽莎白也未必同意呢,人家要的又不是一种新药,这只是她抛出来吸引李海的诱饵而已!无非是用利益来勾引,可是这利益本身就未必能拿到手,那么这诱饵的香味,也就不那么诱人了。“等着看对方有没有新的建议吧,我会向对方提出,先就这种新药的引进和生产进行谈判,别的放放再说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对李海这种处理方法也表示赞同,正要起身离去,却听见李海的电脑音箱滴滴响,应该是传来了邮件。她这个角度看不到屏幕的,本来也没打算多管闲事,只是不经意地看了李海的表情,朱贵樱忽然心中一动,李海怎么有点慌乱的样子,巴望自己赶紧走?这个邮件,有什么不能让自己知道的,特别的东西吗?第六百十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