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零六章 骇人听闻

    第六百零六章

    李海脑子有点晕,他有点听不懂伊丽莎白的话了。这对于李海来说,真是少见啊,以他的脑子,经历过神力的强化之后,不说能达到钱神那种“聪明正直谓之神”的地步,但是比起一般的天才来,那绝对是超出数倍,起码思维的敏捷程度,就要快上好几倍。

    但是伊丽莎白的话,颠覆xing实在是太大了!他根本理不清头绪,只知道,伊丽莎白的话语中,包含着自己一直以为是天经地义的某些东西,然而却在这一刻被颠覆了!“泰勒小姐,你,你的意思是说,所谓的科学,并不意味着真理本身?这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伊丽莎白看着李海的这样子,真是开心到了极点,自从遇到李海以来,她就一直不顺,一直吃瘪,一直倒霉,一直被李海压得喘不过气来。直到这一刻,她才终于在李海身上找回了优越感,原来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,骨子里到底还是个下等人啊!

    “李海先生,我不得不遗憾地说,不管你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培养出来的,可是培养你的人,缺少真正的贵族教育底蕴!在这个世界上,要想成为真正的贵族,或者按照你们的说法,叫做统治阶级,首先要做的,就是要具有贵族应有的思维方式,而不能把自己放在被统治者的位置上。”

    满意地看着李海脸上的茫然和震惊表情,伊丽莎白不介意再多指点他一些,因为这样自己也很爽啊,不是吗?“身为一名统治阶级,最重要的思维方式,你明白是什么吗?李海先生,那就是掌握真理!并且我们要有一种信念,只有我们认定的真理,才是真正的真理,其余的都是异端邪说,必须烧死在火刑架上!只有这样的信念,才能支撑起这个世界的统治阶级。因为有一句话,是被我们奉为圭臬的,只有知识,才能让一个人真正高于其他人!统治阶级就必须垄断真理!这就是统治的真谛!”

    只有知识,才能让一个人真正高于其他人!统治阶级必须垄断真理!两句话,好像洪钟大吕一般,在李海的脑中回想着,相对而言,这倒是比较能接受一点,好比历史上东方的儒生阶层,西方的教士阶层,一旦遇到异端邪说,其对待洪水猛兽般的态度,都证明了这一点。后世的人可以斥之为不民煮不人道什么的,但是从伊丽莎白的态度来说,身为一个统治者,假如在真理问题上遇到了挑战者,没有立刻架起火刑架把挑战者烧死的果断的话,这种统治者就完全不合格!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儒生阶层和教士阶层都不愧为合格的统治阶层。

    李海张了张嘴,他脑子还是有些乱,但本能地想要反驳:“可是,他们终究都失败了,不是吗?真理始终是真理,终究会战胜伪真理。”本来是想说伪科学的,可是联系到之前伊丽莎白对于科学的论断,李海又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对于李海的反驳,伊丽莎白的态度几近于怜悯,叹气加摇头:“李先生,我真的很意外,从小接受那种被统治阶级的愚民教育,你是怎么能成长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?这个世界或许有真理的存在,但是对于人类社会来说,何谓真理,这并不是客观现实决定的,而是统治阶级决定的,我们说什么是真理,那它就是真理,否则它就是异端!用一个最简单的逻辑推理,或许能解答你的困惑。假如科学真的是这个世界的真理的话,那么为什么,掌握统治权力的依旧是政治家和金融家,而不是科学家?为什么,在每个国家,每个团体中,技术人员的地位总是比不上管理人员?”

    对啊!李海霍然而惊,伊丽莎白的道理,锋利的好似刀锋一样!这个现象,稍有心的人都能发现,在这个社会当中,外行领导内行才是常态,不懂技术的就是能凌驾于技术人员之上,哪怕是在国外,被人称颂一时的新技术浪潮之中,那些真正能从这次信息技术革命中得到最大利益的,其所凭借的依旧不是对于技术的掌握。好比比尔大门吧,谁都知道,他靠的是产品和市场的结合,靠的是通用机器公司的庞大底蕴和市场触角,才能站在潮头上的。

    真正的统治者,都是垄断了那个时代的知识,或者说真理的阶层——科学家掌握了科学,却不能成为统治者——最后的结论耸人听闻,却又合情合理的就是:现代科学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真理!

    可是,这还是不科学啊!李海刚想这么说,马上就无奈地苦笑了,这种话一说出来,又会被伊丽莎白嘲讽吧?假如科学不代表真理的话,那么所谓的不科学,还真的不是什么问题,不科学就不科学好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!

    “好吧,感谢泰勒小姐给我的指点。那么这个,跟你想要从国内得到的东西,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,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虽然觉得伊丽莎白的理论过于骇人听闻,其中或许还有似是而非的地方,但李海已经决定,不要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战斗下去,那就太被动了。

    伊丽莎白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,不能居高临下地指点李海了,有些遗憾呢!“具体一点说,就是关于贵国的传统医学。医学这种东西,是以对于人体的认知为基础的,在这方面,你们有自己的一套理论。尽管这套理论,不符合现代科学体系,不过我们从不认为这套理论没有价值。道理很简单,能治病的就是好医学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这个我认同!李海连连点头,在这方面,他真的很困惑于现在的某些激烈争论,在他看来,有什么好争的呢?别说是一些玄妙的理论了,就算是非洲那些看上去极其恐怖的巫医巫药,只要能帮助人的身体康复,那就是好医好药啊,科学不科学有什么意义?不科学就不科学好了!

    然后,他才理解了,为什么伊丽莎白会指出,科学本身的非绝对真理性质,因为只有接受了这一点,打破了原先的思想禁锢,不再把科学当成是绝对真理,才能接受伊丽莎白的逻辑!

    “医学的革命,从来都是突破当时人的普遍认知的!或者说,真正的医学,从来都是违反当时的所谓科学的!”伊丽莎白又抖起来了,好像在对李海上课一样:“从古代不顾传统的束缚,偷偷解剖人体的大夫们,到纳粹和日本侵华时期的各种人体试验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李海有点接受不能了:“泰勒小姐,你的例子好像太过火了!纳粹和侵华日军的行径,是必须受到唾弃的!”

    泰勒耸肩,不以为然地道:“真理是无关人道的,懂吗?真就是真,假就是假,我记得学中文的时候,曾经很惊讶地得知,你们东方人的祖先,就已经窥破了这个道理,他们说,天道有恒,不因尧存,不因桀亡。”

    李海脸上火辣辣的,好像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一样,老祖宗的道理,竟然要一个外国人来告诉他!他确实学过这句话,但是从没有象现在想得这么深入,按照伊丽莎白的说法,那么咱们的老祖宗确实是很早就窥破了如何成为统治者的奥秘所在!怪不得东方文明,能够历经数千年而不中断呢。可是身为后世子孙的自己,对比起祖先来,简直就是无地自容,不肖子孙啊!

    成功地给李海打脸的泰勒,虽然很想再爽几下,不过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,把李海刺激得过分了,也不利于之后自己要谋求的合作:“不管那些试验,从道德上讲是正义还是邪恶,但是知识就是知识,从邪恶的人体试验中,一样能得到知识。并且,由于其不可替代xing,这种情况下取得的知识反而更加宝贵。不客气地说,直到战后,我们西方世界的医学才真正蓬勃发展起来,其中很大一部分,就要归功于纳粹和侵华日军在这方面作出的巨大贡献。”

    是啊,7部队的那个老鬼子,在米国的庇护之下甚至都免除了战犯惩罚呢!李海悻悻地想,虽然很愤怒,不过换做他抓住这种人的话,多半也会先把能得到的知识都得到了,然后才惩罚这个战犯的罪行吧?那么作为米国人,他们当然不会把华人受到的苦难放在心上了,赦免在华战犯有什么大不了?

    把这些不相干的东西全都抛开之后,李海才逐渐明白了,伊丽莎白想要说什么:“泰勒小姐,你的意思是,你想要进入国内市场,不仅仅是想要投资什么的,更是希望通过这个过程,获得制定新标准的机会?”

    泰勒兴奋地打了个响指:“你说得对!李海先生,贵国的传统医学是一个巨大的宝库,不说那些和现代科学观念格格不入的理论,也不说种种那些奇妙的药方和治疗手段,仅仅是几千年都没有断绝的医疗经验,就是任何国家都不具有的宝贵遗产!我说了,所有的医学,甚至包括所有的科学,其发展基础都来自于经验,而贵国传统医学在这方面的经验积累,没有任何国家和个人可以忽视!在我看来,这才是我们泰勒家族今后五百年的根基所在!”

    第六百零六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对不起大家,卡文了。。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