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六百零五章 所谓科学

    第六百零五章

    李海稍稍改变了姿势,盯着伊丽莎白那蓝莹莹的眼睛,道:“我在听!”刚说完,他就听见身后的凯瑟琳小声道:“老板,你应该保持身体姿势的稳定,对方一定有分析师,在暗中分析你的肢体语言和眼神变化,以便随时调整谈判策略。”

    李海一怔,却听见伊丽莎白笑了起来:“她说得对,李海先生,她正在极力向你证明她的价值呢!哦,我有点遗憾,家族失去了这样一位优秀的心理分析人员,不过,我也没办法给予她那么高的报酬。为了证明我的诚意,瞧,我把通讯器拿掉了,我们面对面,坦诚对话。”说着,她从耳朵里拿出一个耳塞一样的东西,扔在一边。

    李海其实听见了那耳塞里传出的声音,凯瑟琳说得一点也不错,而伊丽莎白的顺水推舟,也确实说明了她的诚意。看来自己真的还缺少很多经验啊,幸好还来得及慢慢学!他点了点头,道:“这样很好,至于我个人,作为谈判代表或许不那么专业,但实力才是一切,对吗?”

    伊丽莎白没有接这个话茬,要是接的话,李海的实力如何,她可是亲身体验过的,那段屈辱的经历,再也不愿意去回忆了!“李先生,我们的家族产业正面临极大的困境!西方世界,至今都没有从上一次的金融危机中走出来,事实上,我们是靠着来自你们的输血,才挺过了这几年。但是现在,随着你们再度加强了对于虚拟金融市场的监管,还有你们国内资本输出的减少,我们再度面临十字路口。”

    什么跟什么啊!金融危机,这个李海是知道的,那是五年前的事了,当时据说米国的金融中心甚至发生了大规模的sao动,叫做占领华尔街啥的,可见其冲击之大。但是那时候李海还在上高中呢,而且还是彻头彻尾的吊丝一枚,他哪里知道这金融危机到底是怎么来的?哪怕他对于时事和金融保持高度关注,就凭那些透露出来的公开信息,也很难说清楚这么大的金融危机到底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西方世界的每次金融危机,其内在的起因和源动力,都是最高机密,因为这涉及到西方顶层阶级的运作方式。比方说,在掌握了米元发行的米联储机构中,什么货币都能讨论,就是不允许讨论米元!从这一点上来说,其实咱们的体制在保密方面还不如那帮号称民煮的资本家呢,人家那才叫真正的铁幕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伊丽莎白随后所说的,什么来自东方的输血,什么国内资本输出的减少,什么跟什么,他完全不懂,一头雾水!幸亏,刚才的小cha曲,让他意识到了这次谈话的重要性,加强了对自身的控制,所以居然在完全不懂的状况下,依旧是纹丝不动!

    这种状态,落在伊丽莎白眼中,不由得对于李海又高看了一线。根据泰勒家族对于东方人的调查,东方人通常只会对自己能够参与的事务,才会有比较全面的信息了解,除此之外,那些似是而非的信息,只会让外围的人更加迷惑。而李海的反应,就充分说明,他是有资格了解这样顶级层面的信息的人员之一!当然,这并没有超出伊丽莎白的意料,能够随手砸出一亿米元,来策反一个外围心理分析人员的,不要说在这个东方国家,就算在西方世界,也一定是顶级决策层中的一员,要知道那些传说中骷髅会的成员,在李海这个年纪,也没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权力!

    并不是说,他们调动不了这样的资源,而是其决策的机制,不可能象李海这样,一言而决。可见李海虽然年轻,但是已经确实步入了一个非常高的层级之中,也从侧面说明了,伊丽莎白决策方向的正确xing,李海确实是一个值得争取的合作对象!——假如她得知真相,知道李海现在的镇定姿态,纯粹是凭着神打功夫对于身体的控制,硬装出来的,不知道会不会吐血?

    不管怎样,伊丽莎白现在的信心反正是又多了一层:“目前,在我们的世界中,有两种主要的观点,一种是加强对你们的遏制,甚至不惜制造紧张气氛。其结果,从公开的一些事件中,也能了解到了,比如中东的危机,比如你们的南海危机,比如东海上的小岛争端。并不是为了打仗,或者争夺什么,而是对于那些资本来说,他们更容易从这些紧张的事件中受益,战争是人类工业化以后的必然结果,这是一种最好的消费市场!”

    李海很想眨巴眼,难道那些报纸上电视上,让人忧心忡忡的,生怕世界末日下一刻就要来临的信息,其实都是类似于广告,整个事件全是生意吗!这真的是太让外表高富帅内心穷土的李海震惊了!震惊之下的结果,是他更加加强了自己的身体控制,眼神中更是透出自信和不屑——当然这全是伊丽莎白的观察和脑补。

    对于李海的反应,伊丽莎白感到满意,这说明对方的接受度很高,那么自己采取坦诚对话的姿态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否则的话,就应该考虑迂回试探,给予对方充分的吸收和反应时间,这样才能在谈判中达成步调一致,最终通向成功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这是有限度的,因为这个市场相当狭窄,很多西方的资本无法进入到其中。我们的家族就是其中之一,虽然我们也可以参与到军备的更新之中,但是不可能得到太多的份额,这里早已被那些老牌的财团所占据了。所以我们转向欧洲,试图和那里的财团合作,而目标就是生物制药市场。李海先生,你或许知道,这个市场的规模之大,甚至超过了战争市场!”

    李海继续淡定,不说话,等伊丽莎白继续,而他心中,却已经渐渐将伊丽莎白所说的话,和自己的经验联系起来,逐渐理出了脉络。

    “资本是没有国界的,资本家也是一样!”伊丽莎白的转折,相当令人震撼:“如果我们为国家服务,那只有一种情况,就是我们的资本利益,和国家利益是一致的!在欧洲我们的碰撞,正是因为我们向欧洲扩展市场的意图,和你们发生了冲突,其结果,你很清楚,我失败了,你获得了和欧洲人合作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失去欧洲市场,对于我们来说打击巨大,更大的是,欧洲人通过和你的基金合作,成功进入了你们的市场。李先生,你可能不知道,你所看中的生物制药技术,对于欧洲人来说,其实只是个噱头而已,他们最看中的,就是你带来的进入东方市场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这个逻辑,李海有点不明白,难道高新技术,不是占领市场和获取超额利润的前提吗?

    伊丽莎白见到李海终于开口了,顿时心中一松,在此之前,李海稳如泰山的姿态,真的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!对着一尊雕像叙叙而谈,那滋味可不好受。她忙趁热打铁:“是这样的,医药和生物市场,最基础的部分,就是对于人体的认知,而在这方面,我们的研究方向是基因科技。但是近来的研究成果表明,我们如果想要达到理想的高度,可能缺乏更多的资源,而这些资源,从东方的医学中,却可以得到!我的意思是,在医药领域,你们的传统医学所积累的经验,以及由此发展出来的理论,具有重要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李海忍不住了,真的忍不住了,不是说中医落伍了吗!“泰勒小姐,你的重点到底是什么?如果你是说,想要加强和我们传统医学界的交流,我可没有从你提供的合作项目中,看到类似的科学交流。”

    泰勒愉快地笑了起来,她感到自己终于抓住李海的弱点了,对手在这个领域的游戏规则,近乎一张白纸!“李先生,市场的争夺,关键就是标准的争夺,对吗?而在医药领域,我们凭借着你们所不了解的基因科技,抓住了制高点,掌握了规则的制定。所以李先生,你们的传统医学之所以被说得一文不值,归根结底,是因为那不符合我们的利益,那不是我们的标准!”

    李海呼地一下站了起来,甚至神打也无法控制住,他心中甚至升起了怒火!“你是说,你们确实在打压中医,就是因为这种医学的发展不符合你们的利益,而不是它不科学?你们这些唯利是图的黑心资本家!”他无法不愤怒!一百年来,中医都在倍受指责和打压,日渐式微,到今天甚至大部分国人都不再相信中医,斥之为伪科学,伴随而来的则是国人对于本国文化和科技的失望,以及对西方的倍加推崇。而今天,他却听到了完全不同的黑内幕!

    伊莉莎白却更加开心了,双手一摊,优雅地说道:“李先生,亲爱的,难道你觉得这是出于国家利益,或者民族主义的选择吗?不,你错了,我刚才就说了,资本家和资本一样,是没有国界的!只有那些能够毫不犹豫地出售武器,来杀死本国国民的资本家,才是合格的资本家!中医不科学,伪科学?我很抱歉,这是非常客观的观点,一点也没有错,错的只是象你这样,不懂得资本本质的人们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身子略微前倾,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,看着愤怒的李海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因为,中医确实就是不科学的!因为,所谓的科学,本来就是最有利于我们资本家的标准!科学本身,本来就是我们推出来占领世界的最高标准!”第六百零五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