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五百九十九章 半梦半醒之间

    第五百九十九章

    和朱老院长的交流,和上次一样愉快。随着自己地位的日渐升高,李海身边能够正常交流的人也不多了,至于能让他体会到做学生时啊感觉的,简直就是凤毛麟角,原本能让他敬爱有加的朱莎老师,现在也有了异样的色彩——倒不是李海不够尊师重道,而是这男女之间,一旦有了那种关系,就再也不可能恢复到纯洁无暇的状态中去了。看过了朱莎在床上意想不到的妖娆姿态,李海怎么也不可能象以前那样看待她。

    所以,和朱老院长的谈话气氛,在李海看来就更加难得,尤其老先生还不仅仅局限于现有的法律,他对于法律在社会运行中所起到的作用,也有很大的兴趣加以探讨。这方面题目虽然很大,不过李海手下管着上十万人的生计,他对此倒还真的有些发言权。

    “社会什么的,我不大了解,不过就经济方面而言,法律能起到的作用其实不算很大。”身为钱神神使,在和钱有关的问题上,李海也只能抛弃自己的法律本行,站到钱的一边:“经济的运行,有其本身的规律,法律也只能依照这个规律行事。哪怕有些行为,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是不合理的,但是如果依靠法律的强力加以逆转,最终事实证明,必将付出更大的代价,结果也只是证明了法律本身的无力,损害了法律的威信。在这方面,建国以来的法制建设历程,有着深刻的教训!”

    老先生对此也是赞叹,扭头冲着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朱莎笑道:“莎莎,你这个学生已经青出于蓝了啊,我看你在经济法上的造诣,肯定不如他。”

    朱莎报以微笑:“是啊,李海可不是一般人呢,他管理着那么大的企业,这方面的认识,恐怕没几个人能和他相比。我看啊,再过几年,他就可以回母校读个博士,顺便兼职教授了。”

    即便以李海的厚脸皮,听到这话也要脸红。没错,朱莎所说的,确实很可能成为现实,不过那多半不是因为自己的学问过人,而是因为,任何一家大学的校长,都会上赶着把自己这样的校友笼络起来吧,自己可是大笔一挥就能花出去上亿米元的人!嗯,那一亿米元,扔给了凯瑟琳,李海倒没有心疼或者后悔的想法,钱神神使么,对待钱就要有个正确的态度,抠抠索索小里小气的,不配当神使!当然,铺张浪费更是罪人!

    吃完水果喝完茶,聊到了快十点钟,李海起身告辞,朱莎正要送他,朱老院长却忽然一指:“莎莎,天也不早了,你也回去吧。李海,你帮个忙,送你们老师回家,好不好?她毕竟是女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李海本来是有心拒绝的,不为别的,就是和朱莎的单独相处,让他感到尴尬。所谓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过去是朱莎一看到他就浑身不自在,现在轮到李海了,面对着两度春风的朱莎老师,看到她在自己面前恢复了过去的镇定和冷艳,风过不惊的模样,李海总有种精分的错觉,难受得很!

    但,他无法拒绝,这是一个已经白发染鬓的父亲,对于自己女儿的关爱!那一声女孩子,如果被旁人用来称呼冷艳知xing的朱莎,李海都会觉得别扭,可是从朱老院长的口中说出来,朱莎却瞬间就变成了乖乖女的模样,也让李海想起了自己在外奔波多年,辛苦跑船的父亲。不管子女成就多大,在父母面前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啊!

    他不仅一口答应,还很殷勤地帮朱莎捧起了她要带回家的一些东西,都是朱老院长过年时收到的礼物,本来就想交给朱莎的,可是女人拿不动,一直拖到了现在。当他抱着大箱子,和朱莎一前一后地下楼去,朱老院长两口子站在门口,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,老母亲忽然叹气:“唉,我们莎莎,这终身大事也不知道怎么办是好,哪怕是找个小点的,象这个李海这样,也不错啊,事业有成,人长得也体面,性格还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朱老院长连忙把门关上,以防这话被下面的女儿听见了,那可是尴尬透了。然后又摇头,道:“别乱想了,没可能的,咱们的女儿,你还不了解?要她找个比她小的,就很难了,何况还是她的学生!要不然,我倒还真挺喜欢这小伙子的,学法律的好材料啊!”

    以为这门已经关得够快了,实则朱莎还是顺风灌了一耳朵,虽然听得不大清楚,可是身为女儿,平时一回家,耳朵里就灌满了父母的唠叨,她还能听不出父母在说什么话题?只是想不到,这父母亲都急成这样,捡到篮子里都是菜了,连李海都惦记上了!

    看看自己身前,捧着个沉重的大箱子,走得异常轻松的李海,朱莎有些担心,万一这家伙听见了怎么办?观察了一会,发现李海的脚步如常,也不回头,显然是没听清楚,朱莎这才放心。转念一想,她也有点叹气,除了年纪比自己小了八岁多,又是自己的学生以外,李海的缺点真的很少了。只可惜啊,光是这两点,就足以在自己和他之间划出天堑了!老爸老妈,你们还是别想了——

    实际上,以李海的耳力,怎可能听不清楼上老两口在叨咕什么?隔着门他都听得清!不过,在朱莎面前装傻,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了,要不然这关系正常化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把大纸箱放进自己的车后备箱里,关上车门,和朱莎并肩坐在车上,李海又有点不淡定了。朱莎身上独特的香味,淡淡地,一阵阵飘进他的鼻孔里,让他不自禁地想起,当到了床上,朱莎动情的时候,这香气会变得多么浓郁,多么令人狂乱,好像要把这朵绽放的寒梅融化一样!

    不由得换了个姿势,以免kua间太紧。朱莎倒显得很轻松,心里更是暗自高兴,终于不用再象过去那样,面对李海时尴尬无比了!她甚至有意撩拨李海说话起来:“李海,刚才听你大放厥词,意思这经济领域就不需要法律的管理了吗?”其实她纯粹是在没话找话,一边说着话,心里却在对自己下面的两条腿说着:瞧见没,瞧见没,我现在不怕你们捣乱了,都给我安分点!

    李海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实际上关于这个问题,足可以写一整个图书馆的论文,几句话哪里扯得清?只是李海最近手下,法律意识淡泊的分子实在是稍微多了一点,对于这些人来说,经济的诱惑和强力的震慑,比法律有用多了。因此从自己的实际经验出发,李海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不一会,车就开到了朱莎家的楼下。下车,帮朱莎拉开车门,看着她从自己身边下楼,李海闻着她身上的香气,又想起之前两个晚上,自己就是从这里下车,然后爬上朱莎的房间,尽情享受她的美好迷人之处,不禁又有些难以淡定了。就连司机的目光,也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他干咳一声,指了指司机:“来,你帮忙把这个箱子搬上去。”自己还是别上去了,上去搞不好会更尴尬呢。

    谁知道,朱莎居然不满意了!她也有道理啊,哦,之前我看到你觉得尴尬,可是我也没躲着藏着,还是坚持和你李海见面,试图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呢!皇天不负有心人啊,终于被我克服了,现在可以坦然面对你这小混蛋了!就冲着我过往的辛苦磨难,就得多使唤你几回。

    “嗯哼!”朱莎哼了一声,斜视李海:“你现在架子很大么,帮老师搬东西,还能指派别人?哦,我知道了——”

    不管朱莎“知道了”什么,李海只知道一件事,朱莎不乐意了,那么自己还是自觉一点吧!捧起后备箱里的大箱子,李海二话不说,闷头就走,司机在后面使劲憋着笑,他可不能露出破绽来,当司机的就得有这个素质,该忘记就忘记。

    朱莎得意地跟着李海后面,进了自己家门,发现自己依旧是云淡风轻,心情更加好了,虽然李海脸上没什么汗,也不大喘气,她还是指了指沙发:“坐吧,我泡杯茶给你喝,歇一会再走。”

    李海愕然,这是什么节奏?送女人回家,然后上去喝杯茶?这分明是yi夜情的节奏啊!还有,莎莎姐,你让我坐这个沙发,这个位置,真的没问题吗?这里可就是我们第一次发生关系的地方啊,那时你的双腿夹得那么紧,喘息是那么迷人——卧槽你在想什么,赶紧收心!

    等朱莎泡茶回来,放到李海面前,李海已经恢复了平静,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。而朱莎呢,坐在李海的面前,感觉着双腿间的安静,心情也是极好,巴不得李海多坐一会。不过,聊了一会,她就有点困了,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伸懒腰这种动作,有经验的女人都知道,在男人面前做是很有杀伤力的,尤其是朱莎这样近乎完美身材的女人,尤其对方还是李海这种已经尝过她滋味的男人!李海顿时决定,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,赶紧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朱莎其实有点不舍得,她难得心情这么好呢,现在和李海相处,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是对于过去,自己因为李海而承受的苦难的补偿呢!她也知道,其实自己过去的心理阴影,不应该归咎于李海,也正是因为这样,不能光明正大地索偿,就只好通过这种隐晦的方式,来自己补偿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毕竟理智还在,时间都十一点多了,再留个男人在自己房里也不像话。朱莎便起身,送李海到门口,倚在门边看李海换鞋,忍不住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这一下,眼泪都流出来了,困得难以形容,视线也有些模糊。却见李海抬起头来,正要和自己道别,朱莎也不知怎么,鬼使神差,居然不言不语地闭上了眼睛,美丽的脸在门灯下微微仰起,冲着李海。

    李海直接愣住了,这是什么姿势,朱莎难道是在向自己求吻别吗?这,这不科学啊!一时间,望着昏黄门灯下,朱莎诱人之极的红唇,还有那乖顺任人采摘的美态,李海也有点傻了。第五百九十九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