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五百七十章 要命约会

    第五百七十章

    朱莎站在镜子前,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。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,五官轮廓分明,眉眼好像画出来的一样,如果用点心思去把睫毛弄翘起来,换个妩媚的眼神的话,这个女人的妩媚将远超平时。实际上朱莎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她上课的时候,必须要戴上眼镜,以保持自己身为教师的矜持。

    身材上呢,她穿着式样保守的毛衣,几乎是一点都没有露出来,但是依旧掩饰不住天生的本钱!朱莎扭了扭腰,镜子里的女人也变成侧面朝着自己,前凸后翘的好身材一览无遗,她眼中露出满意和欣赏,嘴上却喃喃地说着:“始终不如贵樱那个妖精来得大哦——哼,也不知道是吃什么的,长那么大!”

    然后,她又皱起了眉头。溜出来上洗手间,只是个借口,她是有点受不了饭桌上的气氛。自从李海来了以后,整个饭桌的焦点就变成了他!这一点让朱莎和林沐晨都非常惊讶,尽管俩人本来就是想要给李海拓展一下人脉,顺便研究研究,以后那些官员xing侵案要怎么审。可是这样的变化,也让俩人始料不及,李海就像是个磁铁似的,掉进了铁屑堆里,让这些平时一个比一个难说话的官员,都一反常态地围着他打转。

    当然,朱莎不知道,李海在觥筹交错之间,已经不经意地用上了“钱能通神”的神通。这一门神通,可以潜移默化地转化别人的思想,只要这个人本来的神魂中,有一半已经被钱神神力所侵蚀,成为了拜金主义者,那这门神通就能够在不长的时间里,让此人变成真正的钱神信徒,彻底拜倒在孔方兄的脚下。试想,中了这种神通的人,面对着李海这位钱神神使,伟大的孔方兄在人间的代理人,怎么能不油然而生亲近和敬仰之意?

    这一点上,钱神信徒和权神的信徒,确实是有天壤之别的,如果是权神的神使面对着一群信徒,这群信徒保管躲得远远的,五体投地地趴在地上,除了高喊“神使万岁”以外,连多看一眼都不敢。

    总之,饭桌的场面,李海已经完全hold住了,根本不需要林沐晨和朱莎在那里调和气氛。按照朱莎本来的想法,如果这个任务达成,她也就可以早点离开,刚刚坐在李海的旁边,她可是用了最大的努力,才稳住自己的状态,没有被那该死的夹腿综合症所纠缠上。这也是拜饭桌这个环境所赐,有足够的东西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其中,最令她关切,以至于忘记了夹腿综合症存在的,就是金法官所提出的,关于她的小侄女和李海的关系发展的问题了。朱莎原本看金法官很顺眼的,俩人还是很不错的好朋友,可是今天怎么觉得这位金法官这么讨厌呢?李海和纪薇薇的事情,朱莎也是知道的,这件事在之江大学几乎是人尽皆知,能在元旦的全校文艺表演上,搞出当众表白这样的大戏码,当事人还是那样万众瞩目的金童玉女,这事能不闹大么?大学生,都是年轻有活力而又闲的蛋疼的人啊!谁不向往拥有爱情?

    朱莎当初听的时候,也就是一笑了之,可今天,当面听到金法官极力向李海推销她的小侄女纪薇薇,而李海则表现暧昧,颇有顺水推舟的架势,朱莎却是怎么听怎“第五文学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么觉得不舒服。这是每天在梦中和她相会的男人呢!有多少次,朱莎是呼喊着李海的名字,从那难以启齿的睡梦中醒来,然后落寞地发现自己仍旧是独自睡在床上?

    她也知道,自己和李海是不可能的,不说外界的种种关系,就是她自己,也不能接受和自己的学生有这样的关系。朱莎对于自己的定位,教师才是本业,律师只是副业而已。何况,当年和朱贵樱之所以反目,不就是因为一位男老师吗?那样的往事,朱莎不希望在自己身上再出现一次!

    不过,理智归理智,朱莎还是免不了酸酸的,尤其是听到李海对着金法官,不停地称赞她的小侄女,长得漂亮人也纯品,乐得金法官合不拢嘴,旁边的人也都趁机起哄,朱莎气不打一处来,要不是理智控制着她,她几乎想要掀桌了!

    长长地吐一口气,好像要把心中的郁闷,都吐出来,朱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无奈摇头:“莎莎,你冷静一点吧,既然都知道不可能,就不要想太多了呢!好像,李海的感情也是一团糟的,要不然,他怎么一直都不宣布接受纪薇薇呢?那也是个挺好的女孩子啊。你现在的身份,再掺合进去,是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好容易安抚了自己不安的心绪,朱莎重新振作精神,正要出去,却发觉有些不对,自己刚才反复想着李海的事情,这下面居然又有点湿了!朱莎懊恼地又回到隔间里面,用纸巾擦拭着下面,触手是一片温润肥腻,弹性十足,就算用力去按,都按不到下面坚硬的骨头,这就是最令朱莎苦恼的地方,要不是天生成这样,不但高耸丰沃,而且极其敏感,她又怎么会被夹腿综合症缠上呢?正因为这样的生理结构,所以才会只要夹紧双腿,就会有快感啊!

    “坚持,坚持住!”朱莎给自己打气:“只要撑过这顿饭,回到家里想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_字手打怎样都行,梦里又没人管你和李海是什么关系——哎呀,不要脸的小女子,现在不能乱想!”

    好容易擦干净了,朱莎整理了衣服,正要起身,却听见外面有声响,又是两个女人进来。“橙子,你说李海是什么态度?怎么一个劲就说好,不见行动呢?我说要叫上他和我们薇薇一块吃饭,他也不点头,也不拒绝,就在那打岔,急死我了!”

    这不是金法官么?林沐晨和她一块进来?朱莎忽然不想出去了,她想听墙脚。

    林沐晨开了水龙头洗手,一边道:“金姐,不是我说你,你也太心急了吧,李海和纪薇薇熟不熟不知道,但是他和你绝对没那么熟的,一见面你就要安排他的终身大事,他能不尴尬么?年轻人么,都是这样,看他这样子,一定少不得女人追,心气高着呢!”

    金法官一听,更加着急了:“橙子,这话不对啊,我们薇薇那真是一等一的人才,万里挑一!李海也见过,也知道,也说好,看着也是真心,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林沐晨笑了起来:“金姐,你可是大姐,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呢?李海现在,肯定少不了女人追的,恐怕只要听到介绍相亲之类的字眼,就不会乐意了,那不是在否定他的魅力么?金姐,你也是年轻过来的,相亲和介绍,那就是为了结婚啊,对于年轻人来说,多无趣?行了,你要是真想撮合李海和你家小侄女,就找机会让俩人多接触接触,让他们自己发展百度搜索“小说领域”看最新|章节去吧。”

    金法官被林沐晨说服了,俩人又说笑了一会,就出去了。朱莎这才从隔间里出来,五味杂陈地站在那里呆了一会,才重新走向包间。

    饭店这种地方,一到冬天地上肯定很滑,洗手间出来的一段尤甚。朱莎又有点心不在焉的,走了两步,恰好踩在两块防滑垫的中间,脚下一滑,歪了一跤,吓得她魂都要飞出来,双手札撒着去抓,冷不防抓到一只很有力的手,借着这只手的力量,才得以站稳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恢复平衡,朱莎抬头,正要放开那只手,顺便谢谢对方,却不料,迎上的是李海那张脸,梦里都缠着她的那张脸!“莎莎姐,没事吧?小心点哦,这家都是烧烤,热气腾腾的,地上滑,我刚才都差点滑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朱莎心乱如麻,怎么就遇到这个冤家?她慌急慌忙地松开李海的手,哪知推得急了,自己都没站稳,脚下又是一滑,这回比上次更加狼狈,因为平衡都没有完全恢复,整个人朝着后面就倒下去,直接倒在李海的怀里!

    不管梦里和李海有多少羞人的记忆,真正倒在李海的怀里,对朱莎还是头一次啊!她顿时身子就软了,一点力气都没有,心里却急得火烧一样,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糟糕的啊!“你,你放开我,放开我啊李海!”

    李海莫名其妙,我又没抓着你,你要起来,自己起来就是了,干嘛叫我放开你?他稍一使劲,就把朱莎扶正了,让她自己用双脚站立——对于朱莎,李海还是存着敬意和爱护,也不想趁机占什么便宜,那种龌鹾的举动,岂是大丈夫所为?

    可是朱莎的反应却令他措手不及,刚一站稳,朱莎手上就使劲推了他一下,直接把他给推开了!看着朱莎匆匆跑开的身影,李海更加莫名其妙,这是那根弦搭错了,怎么一脑门子邪火都冲着自己来了?

    他愣了一会,摇头苦笑。今晚真不咋地!被人强行推销了一晚上,偏偏对象还是他最为纠结的纪薇薇,这已经够他难受的了;好容易出来透个风,又莫名其妙被朱莎的火气喷了一脸,何苦来哉?“喂,大神,你这里有没有算运气的神通啊?我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,搞得这么多事!”

    钱神理都不理他,身为一名神使,居然会认为自己会被那种不上台面的东西扰乱了运气,这叫什么神使?神门不幸,神门不幸啊!

    李海讪笑,掐了手里的烟,正要回去,却发现朱莎又走了回来。他愣愣地看着朱莎,还以为她又要怎样,谁知朱莎走到面前,低着头,都不看他,蚊子哼似的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,刚才我慌了,说话不好听——”

    她鼓起勇气,说完了转身就想跑,哪知后面李海追上来道:“吃完了饭,莎莎姐能不能陪我出去喝两杯?我最近有点闷呢。”

    朱莎嗡的一下,几乎又要站不稳:李海约我!李海在约我出去!怎么办,怎么办?第五百七十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还有一章稍后,修改一下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