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五百六十三章 贼喊捉贼

    第五百六十三章

    朱贵樱气喘吁吁地伏在洗手台上,上半身软得象一滩泥,娇嫩的脸颊贴在镜子上,连腿脚也是凭着李海的手,捧着她的丰臀,才能站得稳。她扭过头来,让眼神从她自己的肩膀上越过去,看着李海:“你个坏蛋,有你这样乱来的吗?这可是公司,刚上班呢,多少事,你就不管不顾的——”听着好像都是抱怨,可是看她满脸春风笑意的,哪有怨意?全是满满的满足啊!

    李海正用卫生纸帮她清理着下面的泥泞,顺手在她丰翘的娇臀上拍了一记,笑道:“还不都是你自找的,我刚刚睡了一晚上,正精神着呢,这种时候你出来挑衅,这真的不怪我,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朱贵樱任凭他在自己酥麻泥泞的下半身清理着,懒洋洋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作死就不会死啊!”李海笑出声来。朱贵樱眨巴眨巴眼,才算是反应过来,气不过,忽地朝身后一蹲,刚好把那两瓣丰臀,都坐到了李海的脸上,还使劲地晃着腰身,在李海的脸上碾来碾去,一边嚷嚷:“我让你得意,我让你作死!”

    俩人正闹着,眼看又有些擦枪走火的架势,李海听见有人敲门,是朱莎的声音:“李海,你在吗?我有点事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这下没得玩了。俩人都老老实实地整理起来,朱贵樱还主动伸手来帮李海拉直衣服,扣上纽扣,对着他左看右看,神情好似很满意。李海也让她看,让她在自己身上搞来搞去的,只是看着她满意和欣赏的神情,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朱贵樱毕竟是朱贵樱,刚老实了一会,鬼精灵又出来了,直接把李海推了出去:“你去应酬朱莎,我用下你的洗手间,这可得好好洗洗,要不然出去该有味道了。对了,我刚想起来,你昨晚应该不是和朱莎在一块偷情的,她刚来的例假,还没干净呢——话说你不是会闯红灯的那种人吧?”

    李海懒得理她,这女人向来都是伶牙俐齿的,成了自己的情人之后,大概是因为自己对她心存歉疚的缘故,总是有意无意地让着她一些。这女人啊,一旦得宠就要得意,什么话都敢说,朱贵樱更是肆无忌惮。要是搭理她,还不晓得疯成什么样呢。

    早起一炮晨运,李海神清气爽,走出来的脚步都带着风似的。他去给朱莎开了门,朱莎进来,看李海还是有些躲闪,不过她也很快发现了李海的不同之处:“昨晚休息得很好么,精神这么旺!对了,我一大早接到法院的人给我发信息,说是这个案子的审理,会有重大变化,检方增加了不少新证人和新证据,应该可以顺利给郑峰辉入罪了。现在合议庭的焦点就在于,到底是直接死刑立即执行呢,还是判死缓。”

    伊丽莎白的诚意来得这么快?李海都有些意外,他有点想不出,伊丽莎白到底是怎么办到的,就算她再怎么神通广大,泰勒家族再怎么实力雄厚,这里毕竟是在国内,官场里的事情,有那么好cha手的?想必还是和吴燕琳有关吧。

    百度搜索本书名+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这个不及深究,李海示意朱莎坐下,自己回到座位上,就看到她手里提着一袋早餐,包子豆浆什么的,还是热的呢,马上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莎莎姐这么客气,还帮我带早餐呐,话说我还真是饿了,嗯,我先吃,你说,我听着。”伸手就把那袋早餐从朱莎的手里接了过来,撕开包装喝了一大口豆浆,然后以流星赶月式开吃包子:所谓流星赶月,就是前后相连不中断,一个包子接一个包子,而且不带咬开的,全是整个吃下去!

    一口气吃了三个,这就消灭了一半了,李海看朱莎一直没说话,只是看着自己手里的包子,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莎莎姐,别笑话,我吃饭向来都是这样的,求快!我爸说过我好多次了,要细嚼慢咽什么的,没办法,改不了。”

    朱莎这才回过神来,摇头道:“没事,你吃吧,吃完我再说,吃饭的时候不说事,这个是我家的规矩。”刚说完,她的肚子就咕噜叫了一声,朱莎的白皙的脸蛋顿时有些红。

    李海这才反应过来,讪讪道:“那啥,莎莎姐,这早餐,你是给自己买的,不是给我带的?”他一开始没想到这方面,是因为这份早餐份量相当的足啊,生煎包子都有六个这么多,也就是他这种人能吃得下,朱莎是女人,哪有吃这么多的?

    朱莎有些好笑,却道:“没事,我本来是想带几个回去,给我爸尝尝的,这家生煎包子没什么名气,味道可好。你吃了就吃了吧,回头我再下去买就是了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李海看着手中的包子,这还能吃得下去么?算了,把包子放回去,拿张纸擦了擦手,说正事吧。

    朱莎把正事说了一遍,李海听了,果然多了好几名证人,证据也充分了许多。最关键的是,对于郑峰辉在奸婬幼女时采取暴力强迫和言语威胁的证据,增加了很多!这种证据,在xing侵犯案件中至关重要,也最难采集。说它重要,是因为这是认定罪与非罪,轻罪重罪的关键所在。没有言语威胁和暴力强迫的话,即便对象是幼女,也只能说是情节较为轻微,甚至直接可以定为piao宿幼女罪了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这类案件,都是在无人处进行的,缺少旁证,证据如何采集?罪犯再丧心病狂,也极少有在光天化日之下,当着许多人证的面,实施强j这种犯罪行为的——极少,并不是没有,(百度搜索本书名+看最快更新)这种疯子真的有,最近新闻里貌似就出了一个,大白天在街上,拦住姑娘就扒裤子的,其行径之疯狂,简直令当年横行接头的堂堂高衙内都为之败退,就算是电影里那位疯狂的高衙内,当街办事的时候,好歹还带几个家丁,四处用布帘子拉起来挡着呢。

    所以得到这些证据之后,郑峰辉这罪名基本上就算是铁板钉钉,没得逃了。不过,定罪以后,还有量刑的问题,就是朱莎说的,是死刑立即执行,还是死缓。从法理上来说,这两个都算是死刑的范畴,所以基本上是通用的,凡是能判死刑的犯人,理论上死缓也都可以成立,随便找个理由,什么有立功表现啊,什么自首情节啊,都行,这方面是法庭酌情处理的范畴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呢?差别大了!死刑立即执行,那就是一枪或者一针的事,人就没了!死缓呢,说是缓,可是按照法律规定,除非罪犯在这两年中再犯新罪或者是违反了缓刑规定,否则肯定能“第五文学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获得减刑,从死缓变无期。再下面就更好办了,监狱那边只要肯花钱,没有减不了的刑,极端情况下,一个人就算被判了无期,也只要坐六年多一点的牢狱,就能大摇大摆地出来,重新享受生活了!

    “死刑,立即执行!”李海咬牙,这是他早就下定的决心,不容更改。朱莎理解地点头,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不过技术上,因为我们不能直接站到检察官的座席前,所以还是只能迂回,好在检方这种态度上的变化,说明他们也是想要重判的,至于合议庭的量刑方面,我会请我父亲出面施加影响——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里,洗手间里一阵马桶冲水的声音,朱莎立马就停住了,眼睛带着探询和不信地看李海。李海当然知道她是什么心理,前一个晚上,朱莎就因为用了他这里的洗手间,结果搞得乱七八糟的,害得林沐晨大半夜地跑过来,好不容易才算是搞定了。结果,刚过了一个晚上,李海的洗手间里又有人了?这心里不别扭才怪!

    看到推门出来的是朱贵樱,朱莎的眼神更加不对了,看看朱贵樱,再看看李海,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朱贵樱也看到了朱莎的眼神,瞟了李海一眼,便笑道:“哎呀,李海你这洗手间装修得真是不错,尤其这马桶,热风吹得好舒服。不过我听说啊,这zhong马桶男人还是少用的好,对前列腺不好哦!”

    李海一头汗,你这女人也太彪悍了一点吧,当着朱莎的面,就跟我说前列腺神马的,不怕露馅吗!他都不敢看朱莎的脸色了,一个劲地冲着朱贵樱使眼色,那意思你别多话了,多说多错啊,赶紧走人吧!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朱贵樱确实比他更了解朱莎,她这样说出来,朱莎反而不疑心了。因为朱贵樱平时就是这模样啊,什么话都敢说,而且她还说得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,叫那些听的人都觉得,她这么说很正常,听的人如果觉得不对劲了,反而是你们自己心里不健康——有些人就是有这种本事,说什么话做什么事,叫人都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满口前列腺前列腺的,在朱莎看来,这才是朱贵樱应该有的姿态,她要是觉得从李海这里的洗手间出来,被人看到了会尴尬,会解释,那反而有问题了!便收回了目光,刚要继续和李海说话,却听朱贵樱从身后经过,忽然惊讶地叫起来:“咦,李海,你也知道这家的包子好吃啊!不对,刚才还没有呢这包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——啊!”一声惊呼:“朱莎,你帮李海带早餐啊?哎呀你好会拍马屁哦!还是说,你对李海有什么——嗯?!”

    看着从朱莎脖子里迅速窜起的红潮,一眨眼就冲到她的耳朵根,李海对于朱贵樱只剩下吐槽的力气了:贼喊捉贼也不是你这样的吧?!第五百六十三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哎呀哎呀睡过头了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