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五百五十四章 难得糊涂

    第五百五十四章

    古人说难得糊涂,不懂的人就不懂了,什么事都是越明白越好啊,为什么糊涂反而难得呢?李海原先也不懂,只当这句话是封建糟粕,该被横扫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就体会到了,什么叫难得糊涂:要不是朱贵樱这几天不停地捣鬼,和他说朱莎的事情,朱莎的问题,还捣鼓出内裤糊一脸这种大招来,李海现在对于朱莎仍旧是感激加尊敬,哪怕知道朱莎有夹腿综合症的毛病,也只是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但是,在讨论过这些以后,他再想要无视朱莎的身体,无视朱莎的生理需要,已经不可能了!别的不说,光是一听到朱莎要用自己的洗手间,李海就想起朱贵樱和他说过,上次朱莎用自己的洗手间的时候,就在里面不知道做了什么,反正肯定和夹腿综合症有关。所以难得糊涂啊,不知道就一点问题都没有,知道了就不能当作不知道,还能糊涂得起来么?

    他一时没应声,朱莎急了,又敲了敲门,声音都带着颤抖:“李海,我来不及了,你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李海苦笑,有问题又能怎样?说不出口啊!看样子朱莎真的是没辙了,才会跑到自己这里来的。只好披了风衣起来开门,他都不敢正面和朱莎对视,开了门就让开道路。朱莎显然也没空和他应酬,夹着腿直奔李海的洗手间而去。

    李海下意识地就想听听,朱莎在里面到底做什么,夹腿综合症有那么恐怖么?随即反应过来,狠狠地在心里诅咒朱贵樱,这个不管不顾的妖精,把自己都弄成这样了!怎么对别人的**这么感兴趣?朱莎对自己一直很好啊,不带这样欺负人的。

    想要上床睡觉,可显然是睡不着了,李海只好穿上衣服,坐到电脑前,去处理一些基金会的事务。最近基金会也不是风平浪静的,主要还是因为欧洲方面的商务谈判骤然搁浅,要知道这么大的项目,基金会都吃不下来,还牵动了许多别的企业在内。现在欧洲代表团已经落地了,基金会下一步的举措却迟迟不出台,弄得已经作了一定准备的相关企业,都不知所措,只能是不停地来问基金会。李海总要设法安抚一下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写了一堆邮件出去,看看时间,朱莎已经进去二十分钟了,怎么还不出来?李海好奇,凝神一听,却听不见里面有什么声音,顶多只有朱莎自己的呼吸声,这是什么状况?不会在里面睡着了吧!李海很是不可思议地咋了咋嘴,莎莎姐,你是来借洗手间(百度搜索“六夜言情+”看最新章节的,不是来借床铺的吧!

    他走到洗手间的门前,又侧耳听了听,发现里面还是没动静,只好敲门:“莎莎姐,莎莎姐!你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朱莎正在不知所措呢!她借用李海的洗手间,也真是迫不得已,要只是内裤湿了的话,忍忍也就过去了。倒霉就倒霉在,这节骨眼上,她的例假还来了!这可是没法将就的,弄得下面全是血污的话,怎么见人?跑到公共洗手间,偏偏灯还坏了,迫于无奈,朱莎才跑到李海这里来借用洗手间。

    然后,打开小包一看,天雷滚滚,忘记带卫生用品了!朱莎坐在那里,一时彷徨无计,她甚至都想用卫生纸拧成一团将就将就,好像过去年代女人用的带子一样了。只可惜,这卫生纸毕竟不是为了这种用途专业制造的,吸水量有限啊,一不小心就会漏出来,弄得到处都是。对于生xing爱好清洁,又很注意自己的仪态的朱莎来说,要是弄出这种超级丢脸的事件,她真的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在李海敲门的前一分钟,她已经很认真地在考虑,要不要打电话把林沐晨叫来,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了,哪怕现在是半夜两点多,也顾不上了。可更倒霉的是,因为着急忙慌地出来,她的手机还落在办公桌上了!朱莎急得没招,甚至都开始埋怨李海的房间装修太烂,洗手间马桶旁边连个电话都不装。

    听到李海敲门,朱莎条件反射地答道:“我,我没事啦!”说完她就想哭,现在自己哪里是没事?坐在这里根本就起不来了好不好!难不成在这里坐上一夜?那是绝对不行的!等到白天,同事们都上班了,看到她衣冠不整地从李海房间出来,那是什么眼神?朱莎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李海仍旧疑惑,他到底是还没结婚的年轻人,虽然情人不少,可是却都不是那种正式的恋人关系,所以对于女人平时的生活状态,他的了解比一般的单身人士,好不到哪里去,也就想象不出来,朱莎到底为什么,会跑到自己的洗手间里,然后就一直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朱莎坚持说她没事,李海也不能强行冲进去,虽然他已经冲过一次朱莎的家了,那不是误会朱莎出事了么?现在朱莎好好地说话,她在自己的洗手间里,也不可能说有人在里面胁迫着她。“算了,女人心海底针,男人搞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他刚要转身不管,冷不防里面的朱莎出声了:“嗯,李,李海,你能帮我个小忙吗?你帮我打个电话,给你橙子姐,让她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朱莎这也是忙中出错,她要是冷静一点的话,让李海把手机拿给她就行,当然这里面还有个小问题,她坐在马桶上,怎么起身来开门拿手机呢?不过这只是个小小的技术问题,至少这样可以让李海置身事外,不必接触到她眼下的核心问题。

    可朱莎这么问,李海就不可能不问了:“叫橙子姐过来?莎莎姐,你有什么事啊,这么着急,我帮你就是了。”半夜两点钟,上着洗手间,然后急招林沐晨过来帮忙?李海怎么听怎么觉得诡异!到这个时候,他还没反应过来,朱莎是遇到了什么女人专有的,不方便被男人知道的难题。如果是有经验的男人们,遇到这类问题就直接闭嘴,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对了,可惜李海不是啊!所以说,有女朋友和有老婆,这两种状态是截然不同的,对于男人的影响也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朱莎则是涨得脸通红,这话怎么解释!一着急,说话的口气也就冲了很多:“你帮我打电话就是了!什么都别说,就让橙子赶紧过来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碰了个钉子,也只好认了,拿起电话给林沐晨打电话。可想而知,虽然他和林沐晨的关系也很好,但是绝对不到半夜打电话这种程度,林沐晨好半天才接听,一接起来就火冒冒的,把李海差点顶了个跟头,直到她听说,是朱莎让她赶紧过来一趟,才半信半疑:“莎莎有什么事,为什么不自己给我打电话?她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我的洗手间里,进去好半天都没出来了,橙子姐你快点过来吧。”李海不假思索,一张嘴就把林沐晨吓了一大跳,睡意全都飞了:“你,你说什么,莎莎在你的洗手间里?你俩在干嘛?!”声音立马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李海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的话貌似很多歧义,可问题是,他也不知道朱莎在洗手间里做什么啊,怎么跟林沐晨解释?只好(海天中文”更新最快,全.文.字手打)装傻充愣,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林沐晨的心急如焚可想而知,虽然李海看上去还属于那种比较可靠的男人,但是人心隔肚皮啊,她可是当警官的,深知大部分的xing侵犯罪行,其实都是发生在相识的人之间,可见平常看上去老实可靠的男人,对景时光很可能就化身为衣冠那啥动物了,受害者们吃亏就吃亏在对于熟人少了戒心。朱莎现在到底出了什么事?为什么在李海的洗手间里,为什么李海还语焉不详的,是不是他们已经一时冲动,结果现在冷静下来了,才会打电话叫自己去,商量怎么善后?

    当警官的见多识广,而且见识到的都是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现实中的人和事,很多时候比艺术作品还要来得夸张,林沐晨的想法其实一点都不算无稽之谈。等她开车冲到基金会大厦时,脑中已经闪过了不下十个剧本,每个都让她更加心急?以至于到了基金会大厦的门岗那里,她直接就想闯关了,可是基金会的里面有诸多机密,门岗也是音箱他们找来的退伍士兵,根本就不把林沐晨的警官证放在眼里,非要让她找人下来接,否则半夜三更的谁知道你要上去干啥?

    林沐晨急得跳脚,甚至威胁门卫,说上面有可能正在发生犯罪,你拦着我就是共犯!偏偏门卫还硬气得很,就是不买她的账,林沐晨只好去打李海的电话,让李海下来接她。李海接到她的电话,就用内线打给门卫,算是为她担保了,林沐晨才得以进了大厦。

    风风火火地冲到李海的办公室,林沐晨看到李海光着脚,里面穿着秋衣秋裤,就披着件风衣,坐在办公室里,心里顿时一沉,在有朱莎在的情况下李海居然穿成这样,果然是出事了吗?所谓关心则乱,她直接就用质问的口气:“莎莎在哪里,你把她怎样了?”

    李海一怔,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,林沐晨的火气从哪里来的呢!要说是半夜被人吵起来的起床气吧,那电话也是朱莎叫自己打的,你冲朱莎去啊,冲我做啥?没好气地指了指里面洗手间的门,林沐晨冲到门口,一拧洗手间的门,发现反锁上了,不用问,这肯定是朱莎反锁起来,以免李海进入,到现在都不敢开门,一定是被李海的兽行给吓到了!

    于是,林沐晨带着对好友的关心,和对受害人的极大同情,轻声细语地道:“莎莎,莎莎,是我,橙子啊,我来了!你放心,一切都没事了,我一定会帮你的!”

    然后,过了一会,当林沐晨快要忍不住,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,才听到里面微弱的回应:“橙子,那个,我没事啦,你,你有没有带那个?我,我那个来了,身边忘记带那个东西了——”

    林沐晨顿时傻眼了,身为女人,她当然知道朱莎说的是什么东西。可是,半夜三更地打电话,让她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,春寒料峭的天气疾趋七八公里,把枪和手铐都带上了,脑子里紧张了半天,结果就是因为一包纸制品?林沐晨的脸上肌肉都扭曲了!第五百五十四章完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最近大家对更新时间不固定有意见,我很抱歉,今天回家,以后固定早上八点更新。再度抱歉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