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五百三十三章 自我炒作

    第五百三十三章

    这一天的庭审,就这样在一片混乱之中落下了帷幕。混乱中的最强音,当然是陈江原正气凛然、慷慨激昂的表白,和声则是郑家兄弟的破口大骂,以及法官徒然的维持秩序的努力,背景音却是李海和谭蕊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辩护人当庭拒绝辩护,这种事一旦发生,对于被告方的打击可想而知,而刑事案件,除非被告坚决拒绝,否则就算他请不起律师,法官也应当为他提供法律援助,指定一名律师为他进行辩护,费用则由国家承担。

    郑礼辉当然知道这个规定,他现在觉得,与其再请个大律师来,倒真不如从法律援助中心挑个听话的律师,来为自己的大哥进行辩护,至少那些人在某种程度上,更需要看自己这个副检察长的脸色行事,不会象陈江原这么不靠谱。当然,不管怎样,今天这案子是没法审了。

    出得法庭来,谭蕊一蹦三尺高,一头扎进李海的怀里——没错,虽然她爹妈就站在旁边,可是她眼里就看到李海了!这也难怪,刚才在庭上,要不是李海给予她的精神支持,谭蕊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一阵激动过后,她才意识到自己的父母还在旁边,脸红红地从李海怀里爬出来,跑到母亲怀里去撒娇了。谭父倒也不好说什么,刚才谭蕊和李海的互动,他也看在眼里,知道这个案子能上庭,郑峰辉能接受审判,李海是至关重要的因素,他也没法对李海如何,只是彼此尴尬地笑了笑。不论如何,今天的庭审,他们是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赢家,没看对方的辩护人都自动缴械投降了吗?

    不一会,朱莎带着赵诗倩也出来了,赵诗倩一看到谭蕊,就尖叫着和她抱在一起,俩人拉着手一个劲地蹦,象两只小兔子似的。李海笑着,冲着朱莎伸手:“莎莎姐,辛苦了!乘胜追击,我们能赢!”

    朱莎犹豫了一瞬,还是伸出手来,握住了李海的手,然后迅速收了回去,点头道:“是啊,我也没想到,本来被驱逐出去,还以为要糟糕了呢,没想到谭蕊居然让陈江原都失去信心了,将来她要是真的考进我们学校读法律,我一定要好好教她这个学生。”说话时,眼神却避开了李海的直视,虽然只是握了一下手,朱莎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好像触电了似的。

    李海微笑,心说陈江原哪有那么容易被谭蕊打败,他是败给钱神的神力才对!不过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这边占了上风,重要的是,看到谭蕊这么高兴,这就值得了,不是吗?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赵诗倩同学!”一嗓子,喊得赵诗倩马上蔫了,她躲在谭蕊的背后,缩头缩脑地看李海,一副心虚胆怯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海好气也好笑,现在你知道不对了,当时怎么那么冲动呢?“赵诗倩同学,您真是条汉子啊!”今年的春晚,李海因为忙着在朱莎家里接受那位外国心理医生凯瑟琳的辛辣盘问,所以没顾上看,但是对于这个段子,这阵子倒是听了不少,因为这实际也是符合络潮流的段子,外表萌妹纸内心女汉纸神马的,最有爱了。

    果然,赵诗倩这个标准的外表萌妹纸内心女汉纸,被李海这么一说,马上就得意起来,不再缩头缩脑的了,因为她听出来,李海就算有意见,也不是特别火大。马上从谭蕊的背后跳出来,翘着鼻子道:“哎呀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冲动的,可你们都看到了,那混蛋笑得又多讨厌啊,想不想打他?我这就算是收敛了,只是骂他两句,要不然非得脱了高跟鞋砸扁他的脸不可,看他还笑!”

    谭蕊抱着赵诗倩不放,怯生生地看着李海,生怕李海再骂赵诗倩的样子,赵诗倩甩了好几下都甩不脱。看到她这表情,李海就算真的想骂赵诗倩也骂不出口了,刚才谭蕊在庭上的表现,那才是真的了不起!

    一想到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子,遭了这么大的屈辱和磨难,却还能挺身站在法庭上,面对无耻之徒的连番侮辱,镇定自若地抵抗和反击,饶是李海心坚如铁,也觉得鼻子发酸。如果说,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谭蕊很可爱,后来得知她的遭遇,又很同情和义愤,那么经历了今天的庭审,李海才真正欣赏谭蕊的为人和心xing,这还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啊,将来如果不走歪了路,她会有怎样的成就?

    李海笑了笑,道:“大家今天都辛苦了,晚饭我请客,至尊豪庭大酒店,怎样?”赵诗倩立马欢呼起来,吃顿饭对她来说不算什么,不过李海这么说显然是放过她了,于是当即原地满血复活,把法庭上自己的冒失行为全都自我原谅了。

    谭蕊的父母本来是不大想参与的,不过赵诗倩不肯放,跑过去和他们说,大家因为这个官司走到了一起,谭蕊现在还小,将来的前途,有李海和朱莎这样的人帮助,就会好走很多。做父母的,哪有不巴望子女好的?因此,就算他们担心,谭蕊总是和李海他们这些律师在一起,总会想起过去的伤痕,但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正要走人,经过法院门前的台阶,发现一群人在那围着,手里拿着长枪短炮的,全是记者。李海张望一眼,发现竟然是陈江原在接受采访。

    他努了努嘴:“瞧见没,今儿最出风头的,倒是这位地中海。”谭蕊跟在他身后,几乎是亦步亦趋的,第一时间问:“什么叫地中海?我看他是中国人吧,怎么有地中海血统?”

    朱莎抿着嘴笑,不吱声,赵诗倩却不怎么在天平所里混,也催着问。李海便指着陈江原的头,道:“瞧见没?周围一圈小树林,中间是平坦的水面,这不是地中海么?当然,你还可以称之为日伪时期常见的小炮楼,周围铁丝中间是岗楼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赵诗倩笑得合不拢嘴,连说:“我看我以后当不成律师,我的嘴巴怎么也没这么损。”谭蕊却只是撇了撇嘴,笑不出来,刚才在庭上,虽然她能够保持冷静,和陈江原针锋相对,其实心里可把这秃子恨透了。只是,听见李海这么编排陈江原,她却是心里甜丝丝的,想必以李海的身份和气派,平常不会这样编排人,损人吧,他这是看到自己在庭上受辱,而心中不忿吗?

    ——青春少女的情怀,总是这样的难以解释,李海本来是习惯性地跟陈江原过不去,可谭蕊哪里管那些?就算知道,也是选择xing遗忘了。

    那边陈江原正在接受记者采访,口沫横飞慷慨激昂的,应该说,赵诗倩有句话说得没错,当律师这嘴皮子一定要来得,不过脸皮更要厚。就像陈江原现在这样,尽管他也不大明白,自己怎么就会在庭上,突然作出了拒绝辩护的决定,不过事已至此没得回头,郑礼辉不该得罪也得罪了,那就索性得罪到底,怎么也要把风头扯足了再说。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李海无意中还帮了陈江原一个大忙。当律师这一行的档次和窍门,跟打官司其实差不多。小案子看法律,中案子看影响,大案子看政治,这是打官司的境界;当律师则是相应的,小律师看能力,中律师看人脉,大律师看名声。

    郑峰辉这个案子,在之江乃至在全国,都有相当的影响力,因为类似的案件,近年来在全国各地都不少,一些案件的审理受到了许多阻力,出现了不少匪夷所思令人费解的判决,尤其是piao宿幼女罪这个罪名,也激起了非常大的争议。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对这类案“百度搜索本书名+听潮阁看最快更新件的报道,还是受到了压制。

    但是之江这次不一样,市委和市政府各占一头,新闻媒体自然就少了压制,记者们哪能放过这样能吸引眼球的题材?更令他们欣喜的是,开审第一天就爆出了诸多猛料,辩护人居然义正严词地表示拒绝辩护了!这种猛料岂非正中了观众读者的下怀,满足了他们挑战强权的心理?

    因此陈江原受到诸多记者的围堵和追捧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陈江原也是豁出去了,反正事情已经做出来了,索性借机大肆炒作一番,现代是信息时代,讲究的就是曝光率和知名度,人一出名了什么都好办,好比两个作者写同一本书,就算其中一个先发表,只要后面那个出名了,就连抄袭这种铁铮铮必须唾弃的事实,大众都可以当作没看见一样。

    他也不傻,一旦名声大起来了,就算当庭拒绝辩护这事得罪了郑礼辉,郑礼辉在这种情况下反而不敢动他,更不敢利用职权来打压他。一旦发生这种事,陈江原只要往外地的媒体上一捅,郑礼辉这压力就大了,黄泥掉到裤裆里,不是那啥也那啥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正在给自己脸上贴金,贴的不亦乐乎的时候,冷不防一侧身,就看到李海站在不远处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陈江原心里咯噔一下,没来由地心虚,至于到底是为什么心虚,他自己也想不清楚。

    而李海,则是半认真半游戏地在考虑,本来是想帮谭蕊的,意外地让陈江原捡了便宜,似乎很不爽啊!要怎么跟他收些利息回来呢?第五百三十三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