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五百三十二章 正气凛然

    第五百三十二章

    其实,这又是一个陷阱。谭蕊当时回家以后,马上就被她的父母看出了异常,随后就带到当地派出所报警,并且在女警的陪同下,去医院做了检查,有报案记录和初步的证言。

    只是,郑峰辉有个弟弟,是省高检的副检察长!他很快就得到了消息,然后随便托个人情,就把这个案子给压了下去,等到谭蕊检查回来,第二天就没了下文,甚至连她在派出所的报案记录,和证言,还有当时体检的报告,全都消失了!

    不要奇怪,这种事一点也不少见,当初李海所遇到的那个离奇的撞车案,关键证据不就是在派出所所长的手上消失了?

    这样一来,谭蕊一家就被动了,没有了当时的体检报告和报案记录,他们再去报案的时候,就缺少说服力,甚至没法证明当时谭蕊确实和郑峰辉在一辆车上待了多久!这也是他们后来一直报案,一直告,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此时陈江原提出这个问题,却并不是从根本上推翻这件事的存在。他手上有检方的证据目录,知道很难全盘推翻,只希望通过这个问题,引发谭蕊当初求告无门的愤怒,让她失去冷静的同时,对法院的公正xing也产生质疑。不要小看了这点,这实际上决定了一个人在法庭上的战斗力!很简单,如果你都不相信自己能够通过法律得到公正,那么你怎么能够沉着地在法庭上战斗到底?简单来说,陈江原还是想从心理角度入手,瓦解谭蕊的抵抗。

    可惜,谭蕊再次让他失望了,一点也没有失去冷静的意思:“辩护人,检方提交的证据中,就有我当时在医院体检的报告留底,上面还有陪我一起去的警官签名,这足以证明我是及时报案了的,你难道没有看到那份证据吗?至于报案记录,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。”她没有把警方的工作失误带出来,也没有任何愤怒的表现,陈江原知道,自己又一次失败了。

    一而再,再而三,陈江原都没能在谭蕊身上占到便宜,这还只是开始,还只是一个刚满十四岁的初中女生!陈江原发现,他自己倒有些心浮气躁起来了。尤其是,在盘问证人的过程中,他始终能够感到,有股锐利的视线,一直从旁听席上射向自己,使他芒刺在背!

    那眼神自然是来自李海,虽然谭蕊一直表现出色,可李海始终担心她,毕竟陈江原也不是等闲之辈,也是个经验丰富的大律师,谭蕊再怎么样,终究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,涉世未深,哪能斗得过他?现在表现好,也只是一时而已。

    更让他担心的是,或许正因为谭蕊的表现很好,导致检察官对她的期望值也提高了,这几个问题下来,检察官竟然也不出来指责陈江原,不来给他施加压力了!或许检察官是期望谭蕊作出更好的表现,让她的证词更有杀伤力,可是在李海看来,这样等于是拱手交出了对于庭审方向的控制权,实为不智!身为一名检察官,怎么能把追究被告的责任,寄托在一个十四岁的证人身上?

    得想法子尽快结束这一切!李海想到这里,决定出阴招了。陈江原之所以接了这个案子,还这么卖力,一方面是报酬优厚,另一方面,他也很看重郑礼辉的人情,这可是省高检的副检察长,如果能百度搜索本书名+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帮他把郑峰辉脱罪成功,对于以后陈江原的职业生涯,好处多多。

    人情,那不是李海所能掌控的;身为钱神的神使,他自然要在本行上下功夫。

    打开钱眼,看过了陈江原头上的价码,李海暗骂,这老小子别看长得猥琐,人品也烂,可这律师的身价真不低,打这个案子居然拿了五十万的报酬!别看李海自己身家丰厚,那都是横财发起来的,真正论到做律师的收入,他也没赚多少,还都是些作弊级别的案子,比如华美公司的名誉侵权案,比如王韵的离婚案。如果是以一名普通律师而言,一件案子拿五十万,这样的报酬绝对能让很多律师动心,为之放弃很多cao守的。

    要让陈江原改弦更张,李海的出价自然不能比这少了,加上远程传递神力的损耗,这一下子,李海就得付出超过三百万的神力!这当中,最坑爹的当然还是“锱铢必较”这门神通,这简直就象是二战时德国的煤化油技术一样,虽然效果还行,可这成本和损耗,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。

    李海一边用,一边骂,这神通还不如没有呢,损耗这么多,效率这么差!惹得钱神不满了,连道:“不可如此!这也是你地位尚低,一直不努力的结果啊,假使建立起了本神的神庙,信徒上万,这门神通有了诸多信念加持,自然效率倍增,损耗也会少上很多。所以你还是快些建立起神庙,让本神正式上位,成为本方正神,这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会留心的!”李海这倒也不完全是敷衍,他现在确实感到,场面越来越大,担子越来越重,自己的神力收入却有些跟不上趟了。虽然潜意识里还是觉得,当个神棍麻烦多多,可是到这个份上,也没办法再回避了。

    当然,眼下还是以庭审为主。这一道神力隔空砸过去,陈江原顿时脑中产生了新的念头:“我这么卖力地帮郑峰辉辩护,最后能有多少好处?”

    不想还好,越想他越惊讶,因为仔细一想,除了到手的五十万以外,竟然就没什么靠得住的好处了!所谓郑礼辉的人情,郑礼辉自己因为这个案子,到处托人到处许诺,政治资本透支得厉害,他以后还有多大权力,也还是未知数,搞不好这个位子都坐不长了。而自己因为这么卖力,也招致了李海的不满,从李海对于本案的关注程度就可以知道。

    陈江原想到这里,脊背上忽然出了一层冷汗,他可是怕李海怕的要命!当初受了方超的委托,想要罗织李海的罪名,结果还没成事呢,方超就先消失到不知哪里去了,他连律师费都没收全呢。事后想来,这多半也是李海的手笔。

    为此,陈江原担心了好久,生怕方超临走的时候,顺便把自己卖给李海,换个人情。实则这完全是他高看自己,方超和李海之间,开口就是二十亿的交易,这还是看在诸多因素上,李海开的“人情价”。试想这种档次的交易,陈江原算哪根葱?方超压根就没想起来他!

    当然,陈江原自己还是很惜命的,所幸李海一直没有找他算账的意思,他也慢慢安心了很多。只是今天,兴冲冲接了个案子,结果却发现李海异乎寻常地关注,而从他的眼神中看来,李海对于自己已经非常不满了!

    陈江原是越想越怕,一头是五十万钞票,外加郑礼辉那看上去不是很靠谱的人情;另一头是李海冷峻的眼神,还有他背后巨大的能遮住天际的阴影,名为“之江科技发展基金会”的庞然大物!天平迅速向着一端倾斜,当然绝对不是郑礼辉那一头了。

    “——辩护人,请继续发问!辩护人!”法官的连声催促,才让陈江原惊醒过来,意识到他现在还在法庭上,正在询问证人呢。本来,他还准备了很多策略,来对付这些未成年的小女孩,有了法官的暗中照顾,他有自信,可以把这些小姑娘都打得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却再也没有勇气,顶着李海那刀子一样的目光,继续下去了!心中瞬间生出一个念头,连陈江原自己都惊讶,可他就是这么说出来了,而且是显得极度愤慨:“尊敬的法官,我无法继续辩护下去了!”

    哄的一下,整个法庭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都爆发出一阵喧哗,无数人不敢置信地看着陈江原,这家伙说什么?无法辩护下去了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一直淡定微笑的被告郑峰辉,首次变了脸色,他瞪着陈江原,大声道:“你说什么?!你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陈江原自己也不可思议,不过郑峰辉的话,却让他打定了主意,既然都已经说出口了,那就一不做,二不休!他指着郑峰辉,对着法官和检察官,还有旁听席上的所有人——当然,最主要是对李海表明自己的立场转变——:“尊敬的法官!我尽力为被告辩护,是为了尽到我身为辩护人的职责。可是在现在的情况下,我的良心不断地拷问我自己,是否真的能够为这样的被告,继续辩护到底?我做不到啊!”

    李海眼睛一花,眼前的陈江原在说最后一句话时,让他想起了最近很走红的某个表情“臣妾做不到啊”!他忍俊不禁,脑海中幻想着陈江原穿上皇后的衣服,一脸崩溃地说着“臣妾做不到啊”,然后哈地一声笑了出来,太忒么喜感了!

    陈江原因为他这一笑,而精神大振,看来自己做对了,李海龙颜大悦啊!在法官和郑家兄弟要吃人的眼神中,他挺起胸膛,继续大声道:“被告席上的这个人,身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却一手“六夜言情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摧毁了数十名未成年少女的身心健康,这一切,都有足够的证据,我不能无视!越是为他辩护,我的良心就越是感到痛苦,请法官大人原谅,但是我必须在这里,辞去我辩护人的职责,请被告重新聘请辩护人吧!因为我刚刚意识到,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是没有办法能够完全彻底地为被告做无罪辩护的,我认为他有罪!”

    “卧槽你在放什么屁!”郑峰辉一跃而起,抓着被告席的栏杆破口大骂,要不是旁边的法警及时抓住他的胳膊,他都要跳出被告席,来痛打陈江原这混蛋了,娘的在之江市法律界,谁不知道陈江原的德行,只要有钱有好处,这混蛋什么案子都接,什么官司都打,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啊,他竟然能堂而皇之地说出口,说他的良心让他痛苦!“你忒么还有良心吗,那玩意不是早就喂狗了吗!”

    郑峰辉大骂,郑礼辉也没闲着,也跳起来指着陈江原痛骂,不是他没有城府,实在这一出太出乎意料,更是令他愤怒,因为在他看来,这世上或许最没有廉耻心的律师,就数陈江原了吧,哪怕世界上所有人都鄙视自己,娘的也轮不到你姓陈的啊!

    李海却在捂着肚子偷笑,顺便冲着一脸惊喜的谭蕊,比划了一个“胜利”的剪刀手。要不是陈江原这么没节cao,这么见钱眼开,自己的神力还没这么容易能够让他改变主意呢。这就叫,善泳者溺于水,爱财者困于财,勿谓言之不预也!第五百三十二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