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七十四章 如何解决?

    天晓得,李海肚子里的干货哪里比得上浸淫此道多年的老院长!高级法院的院长,早就不管审判实务了,就是钻研这些问题,比学校的教授还要来得权威,人家可是有足够的司法实践经验做支撑的。

    但是李海有一样好处,法条和判例,外加很多权威著作,他全都倒背如流,而且都是随便一搜,就能搜到原文的那种。老院长最大的感慨就是,这年轻人真是博闻强记啊,自己不管说什么观点,他总是能很快找到原来的出处,以及与之相关的判例。

    学法律的人,记忆力强是个极大的优势,毕竟很多时候,没时间让你去细细翻找相关的法条和判例,都是要凭着自身的功底来回答。象李海这样的记忆力,那真是太占便宜了,就连老院长也不得不遗憾地表示:“上年纪了啊,要是早二十年,我也能和你这么样子,提到什么马上就能记起来,现在不行咯不行了——”

    朱莎在旁边偷偷乐,父亲就是这脾气,嘴上从来不服软。话说回来,学法律的普遍都有这个毛病,当律师尤其严重,全都是得理不饶人的主。

    凯瑟琳窝在旁边,对朱莎和李海反复观察,越看越是感兴趣。这一对真是太奇葩了!美丽端庄的女导师,英俊有才华的男学生,光是这种组合,已经让人有很多遐想了;偏偏这女导师还有不为人知的xing癖,她的xing幻想对象就是这男学生,这甚至还不仅仅是异常xing癖这么简单了,已经超出了xing心理学的范畴!

    她也在考虑,到底要如何治疗呢?难就难在,其中这个男学生,对此事实还无所知,根本没办法让他配合治疗。

    扯了两个多小时,老院长毕竟上年纪了,精力比不上年轻人,依依不舍地叫李海下次常来玩,便去睡觉了。李海呼了口气,瞥见凯瑟琳坐在旁边一直都没说话,心中叫糟,自己本来是应朱莎之邀,来陪这个外国友人的,怎么变成陪老院长聊学术问题了?

    刚想要找点话题和这个冷淡医生说说,凯瑟琳却忽然道:“李海先生,我想知道,你有女朋友嘛?我指的是固定的***。”

    朱莎脸红过耳,要是旁人在她面前这么说话,她说不定就要翻脸了!“这是为了治疗,是为了治疗!”她拼命地对自己说着。

    李海也发懵,这是什么意思?莫非朱莎是找自己来给这洋妞做炮友?!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就算对不起朱莎,也不能配合了,就算还人情也不是这么个还法啊!

    朝朱莎看了一眼,见她不说话,李海更加迷惑了,按捺住没发作,淡然道:“凯瑟琳小姐,我不认为自己应该回答你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不慌不忙,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。她是什么人?心理医生!玩心理游戏,那是她的专业,就跟李海和人斗嘴一样。“抱歉,李海先生,不过我刚才观察到一点,我对你的x生活状况产生了一点兴趣。我知道我们心理医生这个习惯,我们随时都喜欢分析身边人的心理状态,这有可能会令人困扰,但在你发火之前,我真诚希望你能回答我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认真的表情,李海真是想发火也发不出来,你跟个傻子发火,那你自己不是成了疯子么?他冲着朱莎抱歉地摊手:“朱老师,看来我得走了,这谈话太令人尴尬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。抱歉!”

    朱莎能说什么?只好红着脸皱着眉,把李海送下去。转身就跑到客房里,和凯瑟琳发火:“凯瑟琳医生,你必须解释你刚才的问话,要知道他是我百度搜|索“六夜言情”看最新章节的学生!”

    “也是你的xing幻想对象,更是你的心理阴影,我知道。”凯瑟琳一点都不像做错事的样子,泰然自若地道:“对不起,从刚才的观察中,我发现这是个极不寻常的男人,他似乎对于很多事情都很有兴趣,但是似乎很注意保护自己的内心,极少让他的心理流露出来。朱,我必须深入了解他,才能决定你的治疗方案。”

    见朱莎还是红着脸不说话,凯瑟琳加把劲道:“朱,要知道你的情形是很特殊的,我没有现成的治疗方案可以参考。其实如百度|搜索“第五文学”看最新|章节果你们可以发生xing关系,并不需要固定下来,只要一次,我想你的问题或许就能解决大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这绝对不可能!”朱莎几乎崩溃,如果只要我和李海上床就能解决问题,那我还找你看什么毛病!不就因为我俩是不可能的吗?刚才我妈都在说了,李海是我的学生,又比我小那么多,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凯瑟琳耸肩,毫不在意:“你瞧,我也知道这不可能,你不愿意,对方可能也不接受——不,从他刚才一提到xing话题,就马上走开的表现来看,应该是绝对不接受的。朱,我很遗憾,按理说,他是你的学生,对于你这样美丽的女老师,年轻的男学生为什么没有兴趣?这不科学啊!”

    朱莎捂着耳朵冲进自己的卧室,她的下身已经全都湿透了,根本没办法继续谈话。听自己的心理医生,用这种口气谈论自己和李海之间上床的可能,对于朱莎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刺激了!

    凯瑟琳却还不依不饶,跟进来带上门,继续说:“说真的,朱,你认真考虑一下。其实这没什么,两个人看对了眼,享受一下**方面的快乐,对于已经成年的男女来说,这不算什么。当然,还有个办法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应该先和你发生一下关系,观察你的心理反应——”然后她就被赶出来了,朱莎甚至用一种看待色狼一般的眼光看着她,这女人实在太恐怖了!

    把自己关在房里半天,直到外面鞭炮声响成一片,预示着新年的到来,朱莎才勉强恢复过来。她想,不管怎样,李海是冲着自己的面子,才答应过来参加应酬的,结果弄得不欢而散,自己于情于理,总要给他交待一下。可是想到刚才凯瑟琳的话,朱莎身子都不禁发抖,她哪里还有勇气按下电话上的发射按钮?

    偏偏这事还没法找人帮忙!正郁闷着,手机响了,是拜年电话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_字手打,一通接着一通,朱莎机械地应付,接完一个就换进另外一个,忽然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她浑身一颤,是李海!

    李海想得很简单,虽然今晚这个事,朱莎做得莫名其妙的,不过老师终究还是老师,拜年还是要拜的,也趁机缓解一下,说开了就没事,当然他是不会主动去提起的,只是规规矩矩地说新年好啊恭喜发财啊什么的。

    朱莎一边应付,一边又觉得自己的两腿开始绞到一起了,下面好热啊!她很艰难地控制着自己的双腿不要那么用力绞紧,尽量把思维停留在自己今晚给李海造成的莫名印象上:“不好意思,我也没想到这个医生朋友说话会这样肆无忌惮,原本只是想要让你和她聊聊——”

    让我和她聊聊?你认为我心理有什么问题吗?李海有点不明白,很想这么反问,不过还是换成了比较温和的语气:“朱老师,你是想要我做个分析例证还是什么的?”

    朱莎犹如抓到根救命稻草,分析例证,对啊,这是多好的理由!“是啊是啊,我跟她说起过你,她认为你的情况很特殊,对你很感兴趣。对不起,她答应我只是暗中观察的,没想到会变得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海顿时释然了,要说特殊,没人比自己这个钱神神使更特殊的了!尤其是,自己年纪轻轻,家境一般,但是发了大财以后,连一点暴发户的样子都看不出来,这一点够特别了吧?便笑道:“原来如此,朱老师是把我偷偷卖了啊!”

    朱莎心里一跳,以为李海要追究她,心虚啊!谁知李海话锋一转,却道:“卖就卖了吧,谁让我欠了朱老师那么多呢,对了,卖的价钱怎么样?要是不高的话,我可不干,太跌份了。”

    朱莎浑身一松,心头落下一块大石,对李海竟起了一种感激,说实在的,李海今天可算是够朋友了,一点都不计较什么,叫来就来,发生了尴尬的事也主动打电话来示好,还帮自己宽慰。她放松下来,语气也变得轻松:“不值钱,白送的,嘻嘻!还有,私下里打电话,就别叫老师了,你不是经常叫我莎莎姐么?”

    李海嘿嘿一笑,这是他有意改口的,原因很简单,已经有个美艳无比的朱老师,变成姐姐了,他现在和朱贵樱在一起,那朱老师三个字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了!所以对着朱莎,他就干脆专门叫老师了,这样倒也好分。不过朱莎既然这样说,他本来也是有意示好,当然从善如流:“好啊,莎莎姐,那就不多说了,明天我去京城,过完年再见咯!”

    电话挂上,朱莎长出一口气,砰地向后倒在床上,把自己重重扔进枕头堆里,抱着个大抱枕发呆,先是笑了一会,回想着刚才跟李海通电话的过程,尤其是在放下心结之后的松快,不禁越想越温暖。不期然地,凯瑟琳的话又浮现在脑海中:“只要一次,就能解决问题吗?成年男女呢,一次很正常的啦——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想什么呢,李海是你的学生啊,况且他一点意思都没有,难道你死皮赖脸凑上去,说我想要你啊,我们来一发吧!要不要脸啊莎莎!”朱莎蓦地又把脸埋在抱枕中,呜呜呜地大叫起来,似乎是在发泄心中的郁闷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