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七十章 朱莎过年

    很久很久以前,朱莎和朱贵樱是之江大学法律系的同班同学,同班还有一个女同学,成绩也很好,也姓朱。不幸的是,那位女同学没有朱莎和朱贵樱这样的美貌,其实也不算太丑,但是她的运气实在是太烂了,烂到和这样两个稀世美貌的大美女同班,更是都姓朱!于是“三朱二美”这个绰号,就从之江大学法律系开始叫响,然后一直叫到了社会上,当三人都成为大律师之后,这个绰号就更加响亮了。

    ——遗憾的是,没人考虑到,那剩下的一位朱同学,朱律师,对于这个绰号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至少这其中的两美,是众所公认的美女加才女。而一开始,朱贵樱和朱莎之间,也很是惺惺相惜,俩人成为了好朋友,一度是同进同出同打饭打水,法律系在和外院交流的时候,俩人一起出马,也足以震慑四方。

   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俩人都不说话了,甚至心中都视对方为竞争对手呢?朱贵樱回想了一下,发现自己居然不太记得起来了。但是有一点她很清楚,如果被朱莎知道,自己刚才在办公室里,是在和李海做那种事的话,那么自己这么长久以来和朱莎之间的竞争,就铁定输定了!打死都不能让她看出来!

    她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,避免那些液体再流出来。那玩意的腥味,对于经历过的人来说,可是很敏感的,一闻就能闻出来。然后冲着朱莎点点头,指了指里面:“找李海么?他在打电话,你等一会再进去吧。”她尽量让自己的脚步显w百度搜索“海天中文”看最|新章节得正常,只是因为夹紧双腿和腹部肌肉用力的缘故,让姿态显得更加婀娜,“六夜言情”更新-最快,全文|字手打好似模特一样的猫步,走到洗手间里去清理了,一边清理一边暗骂李海,都不晓得在办公室里弄个独立的卫生间!

    朱莎却一脸疑惑地看着朱贵樱的背影,心里不由得轻松起来:多久了,朱贵樱都没有主动和自己说过话?自己刚才还在想,要怎么说开场白呢,听到朱贵樱先开口的时候,朱莎真的吓了一跳!不过还是很开心,这是好兆头啊,当年的好朋友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,朱莎一直都很遗憾的。

    朱莎敲门,停一会又敲了几下,才听见李海在里面说:“进来!”她推门进去,只见李海抬头,看见是她时,似乎有点不自在。不过朱莎没觉得这有什么,因为每次看到李海,都是她自己更不自在。

    刚才,朱贵樱跑得太快了,李海都没叫住她。其实在李海的办公室里,是有独立卫生间的,只不过他不经常用罢了。但是替换的衣物,这个就真没有了,李海之所以不自在,就是因为他现在裤裆里湿湿的,虽然刚才俩人做到桌子上的时候,他已经把裤子完全脱掉了,但是一开始,还只是拉开拉链而已啊!这个裤裆上不弄湿才怪,尤其是朱贵樱当时坐在他身上的时候就喷了一次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地回味了一下,李海自己也感到吃惊,怎么会忽然这么搞法?但是不得不承认,朱贵樱之所以被许多男人目为尤物,不是没有道理的,沾到她的身子,就好像特别来劲一样!

    落在朱莎的眼里,李海的眼神格外令她不安,似乎下面又开始发紧了。“这个冤家!”朱莎心中叫苦,她赶紧坐在李海的对面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,尽量让注意力从双腿间移开。

    李海倒也乐得她这么坐着说话,否则自己一站起来,裤裆上的大片湿迹就要曝光了,当然他已经打电话给司机,让他去杰尼亚专门店,报自己的金卡客户号码,就可以按照那边存下来的档案,拿几套衣服回来替换。总得先把朱莎给糊弄过去再说。

    “朱莎老师,有什么事?打个电话来就可以了,怎么要亲自跑一趟。”李海笑着道。

    朱莎把心情稳定下来,当然不可能直接跟李海说,我的心理医生要见你!那不就等于把自己的毛病给直接曝光了?她早就想好了,便道:“是这样的,你最近有没有时间,比方过年假期?我有个国外的朋友,要过来玩,说是想要体味一下国内的新年。你也知道,我家里人不多,热闹不起来的,你要是有时间,一起过来吃个饭,认识一下也好的。是美女哦!”

    切,以为现实是好莱坞电影么,跑腿打杂的都是金发美女?李海心中腹诽,尽管他是在美女水准相对较高的之江市,身边的极品美女也是不少,但是总体而言,这世上的美女资源还是相对有限的,打死他都不信,朱莎认识个朋友就能是金发美女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就是胃口刁了,一般的食物看不上啊!李海想也不想就拒绝了:“不好意思啊,莎莎姐,我过年答应了人,要去京城拜年走动的,恐怕不能陪你了。”因为道歉的缘故,朱莎老师不叫了,改莎莎姐吧,显得亲近一点。

    朱莎一听却慌了,这个借口是她好容易才想到的啊!不然她的朋友,凭啥要李海一起接待呢?谁想到李海居然会跑到京城去过年!她慌忙问:“你父亲不是回来了,你们不在一起过年吗?”

    李海借势诉苦:“说得就是啊!我也想在家过年的,陪陪我老爸,你知道我一年都难得见他一个月的。可是没办法啊,好多事都在京城,等着我要去办呢,特别是程家那边,我总要去走动走动,地方大员么,瞅机会也得进京觐见一下不是?”这句话是半开玩笑半认真,他也是刚刚想到的,程卫国对自己可谓是放手放心,几乎就让自己在之江这边作主了,那么自己总要去表示一下吧?要是过年都不去看望一下,显得自己太独立了,程卫国不说,别人未必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朱莎一听他说程家,就知道这确实是大事,有什么能比得上贴近靠山更要紧的呢?心里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好理由来,可怜兮兮地看着李海:“就没别的办法了吗?我这个朋友很难得才来国内一次啊!”

    李海本来是想吐槽的,你的朋友难得来,那又关我什么事啊!总不成你是想帮我和这个外国美女拉皮条吧!但是被朱莎这种眼神一看,他什么吐槽的话都缩回去了。难得啊,这才是真正难得,向来冷艳端庄的朱莎,竟然会流露出这种求人的目光来!

    朱莎向来是很照顾李海的,一开始走上律师这条路,就给了他很大的帮助。李海也没怎么报答过她,现在被朱莎这么一求,心想无论如何都要帮她这个忙吧?想了想,便道:“这样,京城我是一定要去的,大年初一的飞机,已经订好了。你朋友要是年三十来,吃完年夜饭可以请她到我家来,我家今年人不少,我后妈在,可能我还有个便宜姐姐,肯定热闹。”

    他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,谁家愿意年三十来个外国游客啊?可朱莎不能接受,这医生可是要求自己和李海同时在场的,方便她观察,要是跑到李海家里去,这该怎么说?有老师大年三十给学生拜年的吗?说不通啊!

    急得她一头汗:“这可不成,哪有年三十跑到你家去的道理,还是你到我家来吧!”一想不对,这都语无伦次了,为啥到我家可以,到你家就不行?敢情我家不是中国人,不过春节的吗!

    李海也愣了,这叫什么话?他觉得不对了,朱莎这肯定是有什么话不好说。再一想,是到人家去,李海想岔了,难道是朱莎找了个男朋友,和家长见面,她担心什么,所以找自己帮忙?也不对啊,不是说是女人吗!

    要是换个人,他直接就问了,你找我帮忙,还不跟我说实话吗?但是对朱莎,他不能,且不是朱莎帮过他多少次,还处处为他设想,光是冲着朱莎这么求他,李海也觉得自己不管怎样,都要帮这个忙。“不管怎样”的意思,就是哪怕你不跟我说实话,只是要我做为难的事,我为了你,也去做!这才叫不管怎样。

    李海把桌子轻轻一拍:“行,既然莎莎姐这么盛情邀请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但是先说好,我只能在家里吃完年夜饭才过来哈,早了不成,今年是十几年来我家第一次团圆年呢。”

    朱莎喜出望外,又有点不好意思:“真的啊?那你家不守岁吗?”

    李海笑道:“和莎莎姐一块守岁吧,也挺好的!行了,就这么说定了,不就是陪你个外国朋友过个年么,小事一桩!希望那个真的是美女吧,起码也能有所收获。”

    朱莎高兴得差点蹦起来,隔着桌子伸手来和李海相握,李海正想起身,忽然想起自己湿了一大片的裤裆,顿时不敢站起,笑着和朱莎握手,连说没关系没关系。

    朱莎也没计较李海坐在那里的姿态,因为和李海这么一握手,她立刻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过电一样,差点失控!脸肯定是红了啦啦文|学更新最快,全文|字手打,如果是脱了衣服来看的话,朱莎敢肯定,她的胸口肌肤也肯定是粉红一片,因为这就是她动情时的征兆。

    “该死!糟糕!赶紧撤!”心知自己是因为心情放松,又和李海握手,结果使得夹腿综合症再度发作了。朱莎心中懊恼,心理医生都多次提醒了,在自己的情况好转之前,千万不能和李海有身体接触,否则病症一定会加重的。怎么忽然就忘记了呢?她慌慌张张地松手,跟李海道了声再见,就跟逃一样地开门出去,匆匆走了,还差点和走到门口的朱贵樱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朱贵樱刚从洗手间里整理完,换了双新的丝袜回来,就看到朱莎这个样子,从李海的房间里出来。她心里疑惑,朱莎从上大学的时候,就一直是端庄冷艳的模样,记忆中就几乎没有见过她有失态的时候啊!为什么从李海的房间里出来,她会慌成这样?

    刚做完那事的女人,心里总是很敏感的,朱贵樱没来由地就想到了歪路子上去:不会吧,朱莎和李海之间也有一手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