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四十七章 意外失控

    钱神先是问了,刚才那女人的反应,看来它真的是一无所知。这也是神明的无奈之处,如果没有神使相通,它们就对这世界一无所知,更没法干涉分毫,这大概也是世人对于神明的真谛所知甚“第五文学”更新最快,全文字手打少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听完了李海的解释,钱神才很是庆幸地道:“本神所料不错啊!这女子,显然是拜服在权神那厮的神力之下了。你也说了,她是为官之人,而且这官似乎还不小,平时不愁吃穿花用,一门心思便是在权力之中钻营。对于这种人,本神的神力恐怕未必管用,即如上次你所收的那信徒张凡,此人虽然也是为官,却是一心只想捞钱的,所以会被本神所慑服。”

    李海恍然,想想陈雅清和张凡,确实不能相比的。张凡在司法局里,干个副局长,基本上就算是到头了,因为行政系统当中,真正有资格往上升迁的人,也就是那么一小撮,而且他们的升迁途径都是很狭窄的,一旦被放到某个具体的局行委办里头,那除非出现大领导的大力拉拔,否则再想升迁可就难了,那就只有专心捞钱吧。

    陈雅清跟着大市长吴燕琳,当她的秘书,这官迷程度显然要远胜张凡,所以李海用钱眼看她,连个估价都看不出。但是一旦他换了单纯的权神神力光环在身上,这神威一开,就是极品的官威了,哪怕李海权神神力的修为尚浅,但是神威比起一般的官威来,这层次上就高出太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陈雅清,还是造成了极大的威压,而且这女人对于比她高的权威,似乎有种天然的服从xing,李海在这种状态下无论说什么,她都是想也不想就照办不误,哪怕李海本身还是那个李海,一旦加上这神力的光环,好像就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终于搞清楚了来龙去脉,李海还挺高兴的,这心思就算是了了啊,陈雅清这路子也走通了,而且自己还找到了一种对于权神神力的使用方法,以后再碰到这种,仗着手里的权力,连钱神的神力也不放在眼里的官员,就可以这么对付他,或者她。

    <,全文|字手打先抛开,然后用本神的神力洗涤全身,以免留下一星半点!速速照办不可疏忽,这关系到你以后能否有大成就!”

    听见钱神这么说,李海也不敢怠慢,忙把钱神的神体握在手心,将神力从中源源不绝地引出,在全身每个窍穴都游走一遍,就跟他平时修炼神打的时候一样,没有一个节点被放过的。这么一扫荡,还真被他发现了一些属于权神的黑色神力,遗留在身体的隐秘处。他依照驱使神力的法门,将这些权神神力都用自身的钱神神力转化起来,然后再送到权神的本体,那枚印章之中。

    一旦离开身体,李海就发现,那本来已经被钱神的金色神力转化完毕的权神神力,瞬间又恢复了黑色的权神神力本来面貌,游走进印章的深处,不见踪影了。他顿时冒出一丝冷汗,这神力竟然如此顽固!要不是钱神的提醒和指点,自己按照以前的做法,只用“权钱交易”这法门将其转化之后,就纳入自身的神力之中不管,那可不晓得会留下什么隐患。

    钱神却还是没有松懈,又叫他拿出“法眼”来,也就是他早先利用一枚带着神力的古钱,所炼制的法器。用那“法眼”在全身上下都照过一遍,再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属于钱神的神力了,钱神这才放心:“行了!你记住,文章神还好,或许会让你一身穷酸气,食古不化,久而久之,窍穴都会变成石头一般,不过本神的神力,是它克星,有本神在,文章神力只能对你起到润泽中合的作用,反而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权神,虽然本神是不放在眼里,但是说到其神力的诡秘顽固,却是本神所不及,而其对于人类身心的腐蚀特xing,更胜于古时的域外天魔!”钱神严肃的声音,让李海听着都感觉陌生,这真的是自己所认识的钱神吗:“你刚才是完全用权神的神力来占据全身,只留下本神的神力防护紫府,一旦被他腐蚀了你某处窍穴,不及时洗涤的话,以后本神的神力恐怕也救你不得,到了本神晋升天界正神,身登封神榜,手握世间一切金钱神力的时候,那时你却会因为今日之失,而没有了成为护法天王的机会,岂不是憾事?”

    原来有这么严重啊!李海咧了咧嘴,其实他也没觉得,成不了什么护法天王,算什么了不得的事,反正他也没把自己当成是什么脱离红尘的修道人——话说回来,走这条钱神神使的道路,也真由不得他清心寡欲去修什么道。

    依照钱神的说法,这样还是不放心,最好是李海再用文章神的神笔,练上几个小时的字,用文章神力再给全身走一遍,那才算是到位了。

    李海倒是想呢,可是这地方,哪里是练字的所在?在这里练字,也未免太诡异了吧!他也不想在这家糜烂的香格里拉会所再待下去了,这地方简直就没有任何节cao可言,倒是跟其名字很相像,香格里拉,藏语中的圣地桃源,这么不分男女没有拘束,想怎么乱来都可以,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圣地了吧?

    穿上衣服,李海走到外面的等候区坐下来,拿着手机在那翻书看,没过几分钟,手机就响了,一看是朱贵樱的号码,李海心说你还记得要找我吗?刚才要不是我大开光环,就被那个陈雅清给害惨了!

    接通电话,朱贵樱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惶急,甚至都带上一丝颤抖了:“不好了,李海,我被人下了药,昏睡了足有一个半小时,陈雅清有没有趁机跑到你那里去捣乱?你现在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原来是被下药了!李海立刻释然,看来朱贵樱不是不靠谱啊,只是敌不过不可抗力。也难怪,在香格里拉会所里面,陈雅清和老板娘那么熟,她要想弄点手脚,确实是不好提防的。

    便告诉她,自己已经出来了。朱贵樱也没挂电话,不一会就从里面冲出来,衣服都没怎么穿好——她可是穿的晚礼服,这么一穿,歪七扭八的,居然看上去别有一番诱惑,再加上脸上不施脂粉,几缕被水打湿的散发从脸颊边披散下来,越发衬得她脸色如美玉一般。这一冲出来,沿途无数人为之回头。

    李海也定睛看了好一会,自从结识了朱贵樱以来,好像从没觉得她有这一刻的妩媚和性感啊!怎么这女人的性感指数,居然还能这样大幅度跃升?

    直到朱贵樱到了自己的面前,李海才惊觉,自己居然都忘记了要说什么,光顾着感受从朱贵樱身上散发出的强大魅力了!他赶忙收拢了心,微笑道:“别慌了,我这不是在这么?陈秘书呢,没和你们一起?”

    朱贵樱摇了摇头,见李海衣冠楚楚,好端端地,一点也不像出了什么事的样子,这才略略放心,咬着嘴唇低声道:“是我不小心——你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能有什么事?”李海正打着哈哈,旁边人的眼神似乎都不对了,他这才发现,朱贵樱现在这神态,衣衫不整地咬着嘴唇,好像是做错了事在和自己道歉一样,其神情的性感指数居然又在大幅上跳!赶忙道:“好了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陈秘书和我陈姐呢?”

    朱贵樱这才反应过来,确实现在大庭广众的,不适合多说,便道:“我醒来的时候,陈雅洁正和陈秘书一块去换衣服。她们没出来么?还有陈家哥俩也没出来?”

    李海心知肚明,陈家那哥俩,一时半会估计是出不来了。俩人的生活,他是知道一些的,别看陈家条件不错,但是对于还没参加工作的下一代,管教还是相当严格,陈家哥俩零花钱也不足以让他们如何享受。今天到了这个糜烂**窟,还不抓紧时间?不把腰里那点子弹都射完,肯定是不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陈家姐妹也都出来了,陈雅洁一路走,一路打着电话,看到李海的时候才把电话摁掉,脸上很是恼火:“这俩小子,不知道在做什么,都不接电话呢!李海,咱们别等他们了,都这么晚,回家吧。刚才朱律师也跟我妹妹说好了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看了看陈雅清,陈雅清低着头,都不敢看他。李海心说,这肯定是她骗了陈雅洁了,要不然刚才陈雅清在自己面前,怎么一点也不知道,自己是想要请她借用大市长的权威,去压检察院呢?显然这女人根本就没心思听朱贵樱多说什么,直接就找人下药了。

    既然陈雅洁不知道,那李海也乐得不说,终究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。陈家兄弟俩不等也罢,他招呼陈雅清上自己的车,陈雅清却要跟陈雅洁一趟车,说什么也不上。陈雅洁怕闹僵了,给了李海一个眼色,示意她会帮着安抚陈雅清,大家就此别过,她开车带着陈雅清走了。

    李海和朱贵樱坐到了劳斯莱斯里,车门一关,朱贵樱便抓着李海的手,捋起袖子又翻开领口,在那看来看去的。李海只觉得一股幽香扑鼻而来,很有点按捺不住的意思,连忙把朱贵樱推开:“干嘛呢,贵樱姐?”

    朱贵樱很是无奈地看着他:“行了,李海,到这就别说假话了,陈雅清都对我下药了,这种狠招使出来,她还会放过你吗?再说了,听陈雅洁出来时候说的那些话,她要不是私下里见过你,听你说的,她怎么知道我们要她做什么?你一定是被她得手了,我也能理解的,毕竟男人么,睡个女人也没什么大不了,眼睛一闭灯一关,还不都差不多,你为了正义的事业,忍一忍也是在所难免的。李海我挺佩服你的,不过你不用觉得多不好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李海几欲崩溃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!不得不说,如果没有神力光环的存在,朱贵樱这想法几乎就会成为现实,在刚才百度搜|索“六夜言情”看最新章节的情况下,要么是自己和陈雅清彻底闹僵,要么就是自己满足了陈雅清的“shou欲”,再没有第三种可能。而看到陈雅清出来时那么乖乖的样子,朱贵樱会这么想,倒是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情忽然变得很好,看朱贵樱忙着给自己开解的样子,越发觉得朱贵樱看起来很顺眼,很美,比平时那风情万千的样子,更加好看,便笑道:“贵樱姐,我觉得你今天真的很美啊!你放心吧,陈雅清不敢真的和我闹翻的,我是什么人,你不知道么?她凭什么和我斗!”

    朱贵樱白了他一眼,她是女人,当然知道女人执着起来,是个什么疯狂劲头了,陈雅清要是能轻易放过李海,朱贵樱把自己的名字倒过来写!一边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,一边嘟囔着:“行了,保护你的男人颜面,不说你了,总之你觉得没事就好——”

    她整理衣服的过程中,免不了要把衣服这拉那扯的,露出大片春光来,本身这就是件晚礼服,设计上就强调了凸出女性的性感地带。李海的眼睛,也不免随着她露出的部分变化,而上看下瞧的,越看越是心头火热。

    原本在成为神使之后,哪怕被塞琳娜下了强力的药物,李海也没有这样沉迷于女色的时候。但是今天,这一刻在豪华的车厢里,李海却一点也没有警惕到,自己是在毫不克制地观赏着朱贵樱的种种美态,甚至油然生出了,要把她攫取到怀里的想法!

    朱贵樱低头整理衣服的时候,还不觉得,当她抬起手来准备整束头发的时候,才发现李海的眼神,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,而且就在她最为诱人的胸前沟壑处,就好像是一跤滑进去,怎么也拔不出来的似的!

    朱贵樱心里一阵欢喜,旁人这么看她,她嘴上不说,心里总是要看不起的。可是李海这么看她,她就觉得高兴,反而把胸部有意朝上挺了挺,还把脖子朝后仰着,装作在整理头发,其实是把从修长的脖子,到高耸丰满的胸部,整个这一片区域的各种曲线,全都展露在李海的面前。看吧看吧,你爱看就看个够,反正平时李海也经常地在办公室和自己开开不伤大雅的玩笑,对自己行个注目礼什么的,不过也仅仅是看看,从没见他会怎样——

    然后,她就知道自己错了,今天的李海是不同的!一阵无可抗拒的大力涌来,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李海的怀里,被他紧紧地抱着,根本连气也透不过来!心中涌起一阵慌乱,难道自己一直隐隐期待,又隐隐惧怕发生的事情,就会在今晚,在这奢华的劳斯莱斯车中上演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