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三十五章 捡肥皂

    主任看着就笑起来,笑中带着唏嘘:“小李啊,你啊你,到底是年轻啊!你记得中学里学的课文吗,鲁迅纪念柔石的文章里,说他提到世事,往往都会睁着圆溜溜的眼睛,说道不至于此吧。——跟你现在是不是有点象?”

    李海端起酒杯喝酒,不作声。他是囧的,忒么这么一说,还真是象啊!丢脸,丢脸极了,身为堂堂的神使,怎么还会流露出这么幼稚的一面呢?当然钱神是要极力鄙视的:“无能的小子,你有的是神通,又不是多了几百年的经验什么的,幼稚一点不是很正常,你现在也就是二十岁啊!”

    “我二十一了,过了元旦了——哦对了,你这个古代神,大概还不懂得过阳历。话说我会幼稚,还不是怪你,你堂堂的大神,连做官人的心理都不懂得,还做什么神啊!”李海的反驳很无力,好在钱神虽然不能给他人情世故的经验,但好歹能帮助他稳固神魂,所以一点窘意,很快就过去。

    李海放下酒杯,诚心诚意地向主任请教。主任对此很满意,不怕你年轻不懂事,就怕不懂还不肯学啊,只要你有这个态度,冲着程老爷子和周秘书的面子,总要指点指点的。

    于是主任就把这里面的门道,跟李海好好说了说。从权力的运作,到权力和金钱的关系,一一掰开揉碎讲透了。

    主任这个人情,真可谓不小,这些都是做官的诀窍所在,如果不是至亲好友,绝对是不会教的。这也是很多官宦子弟,就能当大官的缘故,不仅仅是人家的背景,更重要的是这方面的经验诀窍,还有从小的家庭熏陶和训练,这些都是平民出身的子弟学不到的,要学,也只能在工作中,一步一爬地学习着,每一步走来都是艰辛荆棘,血泪斑斑!官场上一次蹉跌,那就落于人后,到了上层肯定就落后了。

    把这个关节讲透了,那么顺理成章,到了上层,官宦子弟比例越来越高,也就很正常了,这里面当然有裙带关系的因素,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,他们确实很会做官——仅限于做官,做事可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李海听完了,若有所悟,不过这个领悟是对着钱神而发的:“大神,这是不是就是你最讨厌权神的原因所在?”

    “你就懂了!”钱神立刻响应,声音中竟然还带着几分情绪:“这厮的神力,和本神的神力本来不同,偏偏又能相互转化,真是讨厌之极!而且他的神力运行之间,又会和本神的神力相互干扰,令本神运转不畅,那些年里,要不是有文章神在,调和本神和权神之间的神力,本神与他恐怕都要同归于尽了!哎,文章神陨落之后,那厮之所以会选择长眠,也有部分是为了本神和他之间,只能保存一个——”

    李海大奇:“权神竟有这般心胸?”

    w百度搜索“海天中文”看最|新章节

    “什么心胸!只是你李家不争气,几代都出不了一个做官的,他得不到权神神力的供奉,眼看着比本神越来越差了,斗不过本神,大部分神力全都被本神给转化过来,都维持不下去了,所以才选择长眠。”钱神的语气中,满是“终于干掉了这混蛋”的爽感。

    李海大汗,敢情是一场绞杀的结果!想想也是,赚钱这种事,难度在于赚大钱,平时弄点小钱过日子,还是可以的;当官就不同了,在古代当官的难度比现在考公务员还要大,古代一次科举,只能中几百个进士,现在一年起码招几万公务员吧?那真的非得祖坟冒青烟不可,难怪权神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谢过了主任的教诲,李海马上提出,是不是先找大市长的大秘沟通一下?主任又摇手:“现在可不行,那位大秘是个女的,第一次见面,她肯定不会晚上出来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?李海这才想起,好像之江的市长就是女市长,电视上放新闻的时候见过,貌似还长得不错呢,当然也仅仅是不错而已,上了电视,官员都是往严肃庄重的方向去打扮的,谁能有多好看。女市长配女秘书,这也是应有之义吧,要是配个男秘书,那风言风语怎么得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就没办法了,李海请主任帮忙拨通了那位陈秘书的电话,那边早有预料,跟李海不痛不痒地哼哈了两句,然后推托几下,最后还是答应了明天中午一起吃饭的请求。

    这回,今晚吃饭的主题就算完成了,接下来又是一条龙,主任很嗨皮地不但找了上次的两个老熟人,还加点了两个新的,加起来四个小姐,连他自己是五飞!李海由衷地表示了钦佩,我可是神打的身子,比铁打都强,就这,我也没做过五飞这种壮举啊!

    主任一边搂着四个小姐去隐秘的包厢,一边丢下豪言:“小伙子,趁着年轻,能尝试的就多尝试一下,别那么古板,我最多十二飞呢!我还有个以前的同学,在山东做官的,人家用一句水浒传里的唱词赞他,叫做,”停了一下,李海以为他是想不起来了,哪知道主任还唱起来了:“纵横三十六,播种在山东!哈哈,你道厉害么?”

    李海站在原地,真是目瞪口呆,叹服啊,太油菜了!这样“专注播种三十年”的精神,自己恐怕是没可能做到了,就现在这几个女孩子,已经让自己焦头烂额咧!

    一时间,只觉得身心俱疲,可以说是有生以来,从未有过的疲惫!这不是身体上的,他是神打锻炼过的身子,比神将都只差一筹,只要还有神力在,哪怕连续十天十夜不睡,照样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甚至,都不是精神上的累,他的神魂也是得到神力的庇佑坚固的,一样不会感到疲倦。

    他的累,是来自于厌恶。打从心底里,李海很抗拒这类算计,不是说算不过,一旦明了了其中的规则,以李海的神魂,计算能力绝对不会比官员们差到哪里去,况且他还有神通相助,必要时砸钱就是了,不认钱的官员,恐怕比较少吧?

    他只是怀疑,真的有必要,把日子过成这样吗?这样的人生,真的会快乐吗?或许,子非鱼,不知鱼之乐,是自己孤陋寡闻,想象不到其中的乐趣?

    这种情绪,一直到他回到家中,看到楼上的灯光时,才w百度搜索“海天中文”看最|新章节振作了起来。记忆中,每次他回到家的时候,那灯光都是灭着的;进门时,厨房里是冷的,桌上没有热腾腾的现成饭菜,更没有人问他一声,你回来了,今天过得怎么样,课业重不重,心情好不好——哪怕是前两年,自己和蒋yan谈恋爱的时候,也依旧是这样,蒋艳从来就没有让他感到,这种家人一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终于有个家了!老爸回来了,以后就不走了,他还带了个后妈,组成了新的家庭。虽然这个后妈有不少秘密,不过呢,光是看到进门时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,还有温柔的笑脸,就足以让李海忘记别的什么东西了。这样还不够吗?

    他喝着香喷喷的鱼汤,眼角被热气熏得有w百度搜索“海天中文”看最|新章节些酸酸的,用手抹了抹眼角,然后笑道:“丛阿姨的手艺,真是没话说啊,我可算是不用自己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丛惠微笑着看看老李,老李讪讪,他的做饭手艺也是一样没话说,不过是差到没话说,大约仅限于煮饭不会煮糊的程度,这还得仰赖电饭锅!不过身为生下了李海的父亲,老李却从李海的神情中发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饭桌上没有说。等吃完了饭,李海坐在书桌前准备开始工作时,老李踱进来,一边熟练地把李海桌上的雪茄点着一根,一边低声道:“臭小子,你今天是不是又没去上课?看你这样子,绝对不像是遇到学习上的问题了!”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啊!李海心中这般感叹,却摇头:“老爸,我最近很忙的,没时间上学,下学期去补考吧,反正你也知道,我记xing好的,找几本笔记突击一下就搞定了。至于法律实务,我在外面做事,学到的肯定比课堂更多,没事的。总之我答应你,绝对不向那些老外学习,动不动就退学创业什么的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老李这便放心了。他对李海要求不多,但是在上大学这一点,那是没得商量的,必须要完成学业,拿到文凭。李海可是李家长房长孙,要是他大学都没念完,别的房头要怎么说他?连死去的爷爷,都得跟着丢脸,因为李海的教育,很大部分是爷爷完成的。李海以前和老爹闲聊的时候,也半开玩笑地说起过,国外很多富豪都是大学没上完,就直接退学去创业了,家产都十位数,甚至十一位数呢,还是美元计算!

    对此,老李就一句话:别人怎样我不管,那又不是我儿子!我就希望我儿子是正牌大学生毕业,最好还是硕士博士,你满足你老子的愿望不?

    这种话说出来,李海还能有啥好说的?做父子,也就这一辈子啊!所以他去年和钱神通神,成为神使以后,哪怕过得再风光,再忙,也从没起过就此辍学的念头,因为要给老爸一个交代——当然,翘课和辍学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老爸出去了,李海打开电脑,先看会新闻,结果一开来,本地的头号新闻就是:警方抓获两名携带毒品者,两人均系非洲某小国国籍,系非法滞留在我国境内,现警方已将其收押,正在考虑是否起诉,或者押送出境。

    李海顿时精神一振,这是邓健动手了吗?他马上打给邓健,邓健一副邀功的口气:“对,没错,神使大人,那就是小人安排的,您看那两个黑佬的身胚,还合用吗?小人敢担保,这两个绝对是牢里的老油条,这帮黑人厉害,天生都会坐牢,在米国都是牢头狱霸!您就瞧好吧!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,正在看守所浴室里洗澡的前教育局官员,郑峰辉,发现自己被两个黑人一前一后地堵上了。他还在考虑语言是否相通的问题,前面的黑人已经狞笑着把一块肥皂丢在地上:“哦,不小心掉了!你,快点给我捡肥皂!”

    郑峰辉心不甘情不愿地弯下腰去,旁边的犯人都一脸同情地看着他,你丫当官的出身,大概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的所谓捡肥皂,到底是什么意思吧?再看看郑峰辉身后那黑人,胯下长得惊人的黑色凶器,犯人们都自卑地低下头去,然后就听见郑峰辉的惨叫声——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