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三十章 后妈丛惠

    通话很简短,伊丽莎白只是向威廉证明了自己的身份,告诉了他可以跟之江基金会方面一个代号音箱的家伙正面接触,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李海把这段通话反复听了好几遍,一脸无奈地看着音箱:“音箱哥,音箱大哥!你不会是要我来负责这个家伙吧?我说,他妹妹可是我亲手抓回来的啊,你就这么把我给卖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!代号女王的塔佳组织行动三头目之一,伊丽莎白泰勒,是你亲手抓到的!”音箱的反应出乎预料的激烈:“——至于说出卖你,那怎么可能?这么重要的消息,我才刚刚从你嘴里知道,本来我是没想到要出卖你的,现在可好。”好什么?现在他也有嫌疑了!

    李海目瞪口呆,不由得有些抓狂,原来音箱根本就不知道,他只是接到了程卫国的指示,担任中间传话的人,仅仅知道李海和此事有关,所以要和他通气,必要时让他介入而已,其实音箱也只认为,这事和李海的关系,仅限于双方的商贸合作竞争罢了。哪知道还有这样的猛料,被李海拱手送上!

    好在,音箱本来也没打算就把这消息给传出去,他也知道事关重大,女王虽然在塔佳三头目里面地位算是最低,但是名气最大,要是被人知道她是被李海抓到的,保管李海会在第一时间,被各大组织列为最高级别的人物,那这小子可是真的不得安生了。要知道他李海,还不算是国家人员呢。

    这也是音箱来到之江以后,心境的悄然变化,在不影响大局的前提下,他也渐渐学会了,不再把自己当作单纯的军人。

    “至少,我们已经确认,这个人就是威廉泰勒,代号威廉。你说怎么不叫王子呢?再加上那个最神秘的老k,正好三张都是带花的,多顺啊,老外真是没有艺术感。”音箱很乏味地吐槽了一句,又道:“你放心,如果是需要情治部门出面的,就不用你操心。不过基金会相关的事务,只能由你出面应付,而且我们分析过了,哪怕他不知道你是亲手抓他妹妹的人,通过基金会来和我们接触,也是最好的途径。”

    李海翻了个白眼,不作声,心里把程卫国骂个臭死,要是因为这件事,真的连累到自己家人的话,那自己是怎么都不会原谅程卫国的!现在生活多好啊,老爸也回来了,正是过好日子的时候,听说老爸还找了个后妈,今天要到家里来呢。这样的好日子,如果被卷入了什么大漩涡,而毁于一旦,李海真的不确定自己会作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然后,两个小时以后,当李海回到家中,看到那位传说中的后妈时,脊背心一阵冰凉:原来自己家庭的生活,早就已经卷入这种漩涡中了!

    他看到了谁?丛惠,竟然是丛惠!丛惠就是他的后妈,老李找的老伴!

    丛惠坐在沙发上,穿着得体,神情略显紧张,身边放着大箱小包的东西,有的是礼物,有的是她自己的用品。一看到李海,她就站起来,略显拘束地向他问好,然后老李带着点尴尬地介绍:“大海啊,这是你丛阿姨。快叫人呐!”

    “丛,丛阿姨好!”李海心里这个别扭啊,老爸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人家是做什么的啊,就往家里领!——李海可不知道老李的真实身份,还当老爸真的是在外面跑船好多年呢。而老李呢,因为保密条例,还有对儿子的关心,也不想这种生活一直延续下去,让自己盼望已久的正常家庭生活受到干扰。所以他干脆也就不说。

    丛惠朝着李海使了个眼色,那意思你暂时别揭穿我。李海也知道一点保密的规定了,只好按捺住不说。

    等到老李下厨去做饭,李海闪电一般冲到丛惠面前,刚要说话,怕声音被老爸听到,抓过一张纸来,用笔快速写道:“我老爸知道你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丛惠也写了个字,然后故意大声道:“李海,你问我的工作啊,我是教国际金融的老师,大学里的,现在在申城的光华大学教书,也评上教授了。你呢,现在念大几?听说你是学法律的,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大学教授?李海心说还好,看来老爸也不知道丛惠的真实身份。那也好,要瞒就瞒到底吧,便写道:“我们都不说。”嘴上却回答:“我刚上大三,学法律不行啊,现在有统计,法律专业是最难找工作的十大专业之一呢。我毕业搞不好要考研吧。”

    丛惠点了点头,在李海写的那句“我们都不说”上打了个勾,算是达成了一致。李海稍稍放心,把写了字的纸直接一团,用打火机点着了丢到烟灰缸

    里,再把半杯茶水泼进去,灰烬和烟味都被冲得零星散落,不留任何痕迹。丛惠冷眼旁观,心道这小子,在欧洲的时候还是一副菜鸟相呢,现在搞起这种秘密手段来,居然也像模像样了,这是装给我看还是怎么?

    老李在厨房里忙活,其实就是给丛惠和李海之间一个串供的时间,尽管这个串供的对象就是他本人,而他对于他们要串供的内容也心知肚明,但是为了这个家庭来之不易的团圆与安宁,这个戏该演还是得演。

    听到李海和丛惠开始大声地相互问询,老李也放心下来。然后听着就很好笑了,其实俩人已经是认识了,还从奥地利的雪山上爬过来,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,现在却还要装作素不相识。

    话说李海和丛惠的对话,倒不完全是胡扯给老李听的。他倒是知道丛惠为国家工作,可是这身份终究不能摆到明面上啊?为了生活正常化,这个相关信息还是要好好搜集一下。一番对话之后,李海发现丛惠这个女人,从表面上看起来,条件还真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人呢,长得也不错,四十多岁的人了,风韵犹存,知识女性么,气质也挺不错,端庄的;工作么,是大学教授,生活无忧受人尊敬,只要不是有事没事跑到媒体上大放厥词,大多数人对于教授还是尊重的;现在就不知道和老爸的感情怎么样了。李海心中怀疑,丛惠和老爸交往,心中还藏着那么多的秘密不能说,俩人的感情到底怎么样,能不能好好过下去啊?

    饭上桌了,一家三口各就各位,李海看看上首的老爸,又看看打横坐的丛惠,忽然道:“爸,咱家很久没这么多人一块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老李眼睛一红,看着儿子的脸,真是唏嘘万千啊!十几年前妻子亡故的时候,李海才七岁多,八岁不到,还是满地乱跑皮猴子一样,连自己这个老子说话,他都爱听不听的,只有他爷爷才能制得住这小子。就在妻子的灵前,那时的李海,才好像忽然长大了。

    后来,自己为国家做事,常年在外,孩子上学教育,其实大部分都是由他爷爷完成的。而就在去年,李海的爷爷去世,老李也没捞到回来看一看,这是毕生的遗憾啊!但,战友当中,谁没有这样的遗憾呢?以身许国,受命之日就没有家室到底心思了啊!

    压了压翻腾的心绪,老李才笑了起来:“是啊,三个人,总算像个家的样子了。”丛惠眼睛也有点酸酸的,她也是经历过家庭崩裂的人了,当年自己才刚结婚两年,孩子都没满月,丈夫就为国捐躯了,这些年来,还不是揣起所有的私心地拼命工作?只要闲下来,那日子是真难熬啊!

    抹了抹眼角,丛惠端起酒杯来,冲着李海笑道:“李海啊,我跟你爸,“小说领域”更新最快,全文_字手打都是二婚头,组建这个家庭不容易,往后我们就好好过安生日子,我会尽快把工作调动到之江来,好在也不是很远。不过,需要你多多支持啊。”

    就冲这句话,李海就很高兴,这个后妈不错,落落大方!这种人都好沟通,而沟通,则是和谐相处的基础。第一次见面,饭桌上就希望得到自己的支持,这么明着说出来,李海觉得比藏着掖着更好——当然这也得分人。

    李海便也端起酒杯,冲着老爹一扬,笑道:“老爸跑了这么多年的船,漂了这么久,现在终于是上岸了,我很高兴!我相信我爸的选择,一定全力支持。那个,丛阿姨,欢迎你加入我们家!”

    老李很高兴,和丛惠对视一眼,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李海看到俩人的眼神,心里也很高兴,这明显就是奸夫**,啊不对,是郎情妾意的样子么,老两口这情怀还很活泼呀。

    推杯换盏的,三口人正聊得开心,李海手机响了。赶紧跟老两口道了声抱歉,跑过去本打算把手机关掉的,一看来的是短信,落款居然是威廉!

    “我在你家楼下等你,一个人来。我也是一个人,只想和你聊聊,你可以先找人确认一下,再决定是啦啦文|学更新最快,全文|字手打否下来。”

    李海顿时火起,我一家好容易团聚一次,你来添什么乱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