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十九章 公器私用

    赵诗倩心里不爽,那是可以理解的,她难道要告诉这个小姑娘,说李海哥哥有女朋友了,是我姐姐!嗯,除此之外,他还有个情fu,很有钱也很漂亮的,还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漂亮姐姐,也一心一意地喜欢着李海哥哥呢,貌似李海哥哥也很动心的样子,你要想喜欢他的话,真的要抓紧长大哟——

    喂喂喂,这样说真的不要紧吗?但是为什么,看着谭蕊这么,好像挂着露水的花朵一样,说着喜欢李海的话,赵诗倩真的很想把这些事情一股脑儿,全都丢到谭蕊的头上啊!小姑娘,现实是很残酷的!帅哥不是那么好追的!

    尤其是,每当想到这些的时候,赵诗倩总是心里一股邪火,没来由,也不晓得该如何发泄出去。心烦意乱,她直接选择了闭嘴。谭蕊还以为她是不知道,也就不追问了,想着自己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别看她年纪小,现在的女孩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,或许是互联什么的信息传播太快,也或许是饮食中添加剂和激素用得太多,导致身体发育过早带动了心理成长——这么说吧,现在学校里,小学开始传谁和谁好,到了初中就进化到明确关系大模大样地谈,高中呢,可不就得真刀实枪了?在这方面,国人大有向西方看齐的意思。

    谭蕊也是个正常的女孩子,就算先前不懂,可是经历过了去年那次梦魇之后,她的心理不可能不受到影响。能象现在这样,还算得上健康,已经是她本性坚强,加上父母呵护得百度搜索“”看最新章节当的缘故了。

    先是单纯的好奇和好笑,带点崇拜和欣赏,因为现在的李海,带上神力光环之后,真的很接近粉红少女们的理想男性模板啊;之后,事情急转直下,李海竟然会和她最大的梦魇联系在一起,却是比较好的那种联系,对于谭蕊来说,李海简直就像是生命中正能量的代表一样。少女的心,此时不萌动,更待何时?

    当然,也仅仅是萌动而已,谭蕊毕竟经历相对复杂,对社会的了解超过了很多同龄人,她知道自己和李海之间的距离,恐怕是她难以想象的那么遥远。不过对于少女来说,再遥远的距离,只要迈步去跨越就好了,毕竟青春没有失败,一切在于尝试么~

    如果李海知道事情已经变得这么严重,他一定会感谢赵诗倩,及时把谭蕊从他手里“抢”了过去,要是他真的接下这个案子,恐怕还真会象赵诗倩所说的那样,每次接案子都要和当事人闹出绯闻来。这种名声,忒么的真不好听啊!但,不接案子就没事了么?

    坐在办公室里,李海前后想过,只能苦笑。好在,这个案子肯定是以朱莎为主,以朱莎的经验,又有自己和林沐晨这两个消息来源,想必打这个官司也不难。

    没一会,朱贵樱也来了,有她在,至少这法务部的事情再多,也都能井井有条的。说实话,就算李海身具多种神通,总有些地方是没法速成的,好比这社会经验,该怎么做人做事,李海确实觉得,从朱贵樱身上能学到很多——这方面就别指望钱神了,那是个神啊,你指望它能懂得人心么?就好比一个人去看一只蚂蚁,你或许一脚就能踩死它没错,但是你能知道蚂蚁想什么?

    李海在办公室里看了一会卷宗,准备从中找出把郑峰辉绳之以法的更多武器来。却接到楼下大厦前台的电话:“李部长,这里有两位检察官,说是要找你了解一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检察官?李海有些纳闷,这会是什么来头?他一边让前台放人上来,一边叫朱贵樱进来。朱贵樱听说了,道:“一般,检察官是不会出来搜集证据什么的,检察官办案,那就是反贪局了。你小心哦,要是有什么商业贿赂的案子,可就落在反贪局“小说领域”,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反贪局是检察院下面的部门,这个李海还是知道的。这一想,还真有点麻烦,基金会里面的猫腻,可以说没有人比李海更清楚了。尽管很大程度上,基金会的人员和业务都已经洗白了,可这个社会,出来做生意的,就算再怎么规矩守法,总免不了要接受某些潜规则,比如收买啊,回扣啊。要硬扯,恐怕没有哪个赚到钱的生意人,会扯不上商业贿赂之类的罪行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,“只要查,就没有人没问题”吧?实在是,这个社会环境就这样,谁能独善其身?

    两位检察官,一个年纪大一些,朝五十岁上走了,另一个锐气方刚,三十岁都不到。这一对组合,让李海看着有点眼熟,似乎见过?对了,上次南国旭日杂志社,派啦啦文学,到之江来采访的那二人组,黄记者和洪记者,不就是这样的?

    甭管心里怎么想,面子上总要过得去,李海叫人倒茶——临时抓了个人来帮忙——自己陪着两个检察官坐下,朱贵樱也在旁边。

    那年轻的检察官看了朱贵樱一眼,似乎很是惊诧她的美艳和风情,朱贵樱也不负所望,微微露出笑容,换了个姿势,于是两个检察官,包括刚刚还假装矜持的年纪较大那位,都一起又狠狠盯了朱贵樱一眼,两眼,嗯,然后才顾得上看李海。

    李海一切都看在眼里,心中暗笑,怪不得人家做生意的,都要请几个美女来撑场面,敢情这不光是为了养眼啊,好像现在,两个检察官一进门,气势都很盛的。可惜这么一眼两眼三眼看过去,等到说正题的时候,怎么都有点再而衰,三而竭的意思的。

    检察官态度还是很好的,不过他们是以公事的理由前来,就不用通名报姓了。“李部长,我们来,是想跟你了解一下,有关基金会成立以来,在资金运作方面的问题。不用紧张,我们并不是在查什么,只是例行调查而已。”

    鬼才信呢,没什么目的,你们这么有空出来逛街么?李海笑道:“可以,不知道要调查什么呢?要是没有明确方向的话,我可不知道该怎么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最近我们接到举报——”找理由么,这些穿制服的都很顺手的,必利巴拉一通白活,总之李海只要问什么就说什么,那就对了。至于是谁举报?这个我们要保护举报人的。举报什么问题?这个涉及到案情,根据保密条例我们不能告诉你。

    李海哪里吃这一套?皮笑肉不笑道:“这样啊,那我很为难啊,涉及到我们基金会的很多商业机密,要是没有法律程序,泄露出去我很难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检察官老道得很,立马就冷笑起来:“是吗?李部长,我们这次来,只是想要了解一些情况,如果你一定要我们启动法律程序,才肯说话,那么我们当然也可以依法办事。到时候,那就是法律说了算了,李部长,要想好哦。”

    乖乖,我好怕啊,什么时候,“依法办事”这四个字都能拿来吓人了!李海有点郁闷,你检察官难道不是应该依法办事么?不依法的话,你办什么事,你怎么办事!可是到了这些人的嘴里,居然就能把这天经地义的四个字,说得好像“你晚上走路小心点!”一样!太忒么油菜了,我手下那么多黑道上的老大混混,感觉都没你们会混啊!

    李海也想过,这些人来,应该有三种可能,其一,是真的有案子涉及到了基金会下属的企业。这一点都不奇怪,李海这个法务部,成立才几个月,就接了好几个类似的脏活,帮下面的人擦屁股。毕竟都是一条战壕里的,总不能说看到人家有事就往外面推?教训郑恩是一回事,该做的事情李海还得做。

    其二,那就是郑礼辉这个省高检的副检察长,在背后捣鬼,想要抓到李海这边的把柄,作为交换的筹码。这也不新鲜了,之前郭恕受到张凡的指使,把郑恩表弟那个案子往死里办,不也是图的这个?就是被李海给化解了而已。

    第三,那就是纯粹出来打秋风,敲诈勒索的。什么,你说不可能?没错,刚才两个检察官还没上来的时候,李海就听朱贵樱这么说,当时他也以为自己听错了。可是,朱贵樱却强调,其实这才是最常见的情形!通常这帮检察官,在没有事的时候,他们也懒得很认真地去搞案子,要是听到些风声,看你当事人是没什么势力的小老百姓,他们就会出动,主动上门,把事情夸大,然后以此为交换,讹点钱花。

    听上去是不是很耳熟?早一千几百年,国内的六扇门人士就都是这么捞钱的,说穿了一点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两位一身“正气”,口口声声说要依法办事的检察官,李海真的很想剥下那身皮来看看,内里到底是什么人?你们还知道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,帽子前面挂的是什么徽章吗?那是国家公务人员才能穿的制服,那是代表着国家权力的国徽!这么重要的权力,被国家交到你们手上,***你们就拿来给自己发财用吗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