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十五章 少女之泪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这就是那个胆子很大,很活泼,两次主动跑过来找他搭话的女孩子。看上去,她是那么阳光纯真,真的好像一杯青柠茶一样,纯的能让人心里都清新起来。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的纯,李海在心情很不爽的时候,还能很耐心地对她,和她的同学。

    然后,此刻展现在他眼前的,却是另外一面。不,准确地说,不是另外一面,而是不堪回首的一幕吧?这个名叫谭蕊的初二女生,是在去年,也就是刚刚上初一的时候,被郑峰辉看中。是她的校长,为了巴结郑峰辉,带着谭蕊和另外两个女孩子一道,宴请郑峰辉,美其名曰“给上级领导表演节目”。至于是什么节目,那还用问吗?

    看着看着,李海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愤怒了。有种比愤怒更高,比痛恨更深的情绪,在他的心里流动。这样的人,为什么存在人世间?更为什么,这样的人就能掌握到权力,就能肆行无忌,还能找到助纣为虐的帮凶?法律,真的能制裁这样的人吗?

    而且,李海更有一些顾虑。想到早上所见到,那样灿烂活泼的笑脸,倘若自己在她的面前,问起这样不堪回首的事,还要她出来作证,以未成年人的身份,当庭把那血淋淋的伤口再度撕开,这该有多残忍?!那样的笑脸,还能再度回到她的脸上吗?

    李海紧锁双眉,一时无法抉择。朱贵樱一直看着他,看着他的表情变化,身为一名过来人,一名资深律师,此刻李海作为一名实习律师,他的种种表现,朱贵樱无不感同身受。甚至,她看到这些卷宗的时候,感受会更加深刻,会想起她自己的过去!被人操纵不得自主,那时的痛苦,朱贵樱都还记得,从没忘记过!

    轻叹一声,朱贵樱走到李海的身边,把手按在他的手背上。李海抬头,视线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“别想太多了,你是律师,你做你该做的事。”朱贵樱抬手,摸了摸李海的头发,入手软硬适度,很滑:“公诉的事情,是检察官去做,这个女孩子也是自愿出来作证的。你要做的,就是帮她多争取到一些赔偿,反正这个郑峰辉,是个大贪官,家里钱很多的。我已经拜托行动队的几位老大,锁定他的财产,不让他家里人转移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告诉李海,三个女孩子,其中有两个,被查明事后收了郑峰辉和校长的安抚,案发之后,又拿了郑峰辉很多钱,本来是决定不出来作证。不过有基金会的调查局和行动队在,他们拿了钱也还是要出来作证,郑峰辉又多了两条罪名。

    而谭蕊,最坚决的就是她。她的父母都还犹豫,想要保护自己的女儿,但谭蕊,却在基金会的律师找到她的第一时间,就表示要出来作证,当时她就这么说:“大不了再转一次学!”之所以说再转一次,因为在那件事发生以后,她就已经转了一次。

    ——李海坐在车里,车停在中学门外。时间是下午五点钟,学校就快放学了,校园里传来阵阵喧闹,那是中学生们在尽情地挥洒他们的青春。此情此景,对比刚才在卷宗材料上,所看到的种种黑暗,李海分外不能接受。所谓悲剧就是把美摧毁给人看,但是能把亲手摧毁这样的美丽,当成是一种快乐的人,他们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?他们真的是和别人吃一样的东西长大的吗?

    迷茫中,眼睛里看到熟悉的面孔,李海收回心思,拉开车门跳了下去,隔着马路朝对面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谭蕊正和她的两个同学同行,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说着什么,神情得意极了。她根本没看到李海,还是她身边的同学,正看着这个方向,看到李海便眼睛一亮,跟谭蕊说了。

    谭蕊抬起头来,一看是李海,一阵惊喜,脸上又再度绽放出那种阳光一般灿烂的笑来。冬天的现在,她的笑容甚至比阳光更灿烂。

    她蹦跳着过了马路,和她两个同学一起,冲到李海面前:“嘿,李大帅哥,不对,李大偶吧!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李海笑了笑,笑容令另外两个女孩子一阵花痴,不过李海只看着谭蕊:“我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呀~另外两个女孩子都不自禁叫了起来,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看着谭百度搜索“小说领域”看最新章节蕊和李海。这可是她们做了很多次梦,都只会偶尔梦到的场面啊!一个这么出众的帅哥,看他的穿着和气质,还有身后的车子,还有开车的司机,显然家世也很好的吧?谭蕊,她们的同学,竟然能有这样的人在外面等!

    但,一直笑得很灿烂的谭蕊,眼底却很明显地露出了犹豫和戒备。李海一阵心痛,显然去年的那场梦魇,给这个才刚满十四岁的少女,带来了很大很深的创伤,到现在都没有平复!

    谭蕊没说话,只是看着李海。她的两个同学却都着急了,用胳膊肘使劲捅谭蕊,那意思你赶紧上啊!你不上我就上了啊!

    李海赶忙道:“别误会,我是天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助理,这是我的证件。”递名片的说服力,显然不如递证件,不过李海现在还没毕业,没资格去考正式律师执业资格,所以只有律师助理的证件。这也是通过司法局核发的,严格来说,对于一个在校大学生,这个证件还不是那么好办,所以之前李海必须在天平事务所签订了正式的聘用合同之后,事务所才能向司法局申办。

    插句题外话,管理律师的机构,就是司法局,这也是张凡这个司法局的副局长,能够指使郭恕做事的原因。

    看到证件上的徽章,还有李海的照片和姓名,谭蕊信了,但她的戒备依旧没有放下:“你好,我倒不知道你还不止是个学生——”

    “哇,你们真的认识啊!”两个少女全都惊奇地嚷嚷起来,粉红少女的梦想场景,就在眼前即将上演了,怎由得她们不激动?一个事先没有暴露身份的优质男主角,给了女主角一个意外惊喜,这种场面在电视里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啊!

    可惜,李海根本就没怎么看过这类剧集,那多半都是来自那个以低端整容出名的国家(之所以说是低端,是因为在国际上,公认在整形医学方面最权威的,肯定是瑞士,而不是这个亚洲小国)。因为种种原因,李海是很不喜欢这个国家的,哪怕是在和蒋yan谈恋爱的时候,蒋艳看的时候,他就宁可在旁边玩电脑,也懒得多百度搜索“海天中文”看最新章节看几眼。

    所以,他根本不知道这两个少女激动什么,只是对谭蕊解释:“在这里说话方便“小说领域”,吗?我是说,关于你出庭做证人的事。”旁边还有两个女孩子,而且是谭蕊的同学,李海不确定,如果让她们知道了谭蕊过去发生的事,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。所以他只是说做证人,而且很明显地暗示谭蕊另外找地方。

    怎奈谭蕊满怀戒心,生怕中了李海的陷阱,哪里肯上他的车?只是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要是你真的想谈,就到我家,不过我不坐你的车。”说罢,她也不理两个惊奇遗憾的同学,挥手说了再见,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种经验,似乎略陌生呢——李海并没有在意,对方这样防备,也是正常的,在没有动用神通的情况下,李海也不过是一个男人罢了,而且绝对是带着“凶器”的那种!只是自从出来做律师到现在,也见过了不少风浪,不过在当事人方面,似乎都是求着哄着他的,不管是富婆王韵,还是大明星姚诗儿和蓝映真,概莫能外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巴,朝着旁边两个表情复杂的小女生挥了挥手,留下一抹笑容,然后就上车,朝着资料中谭蕊家所在的地址行去。正所谓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,只留下两个小女生满怀遗憾,满心八卦。

    在谭蕊家楼下等了大约二十分钟,谭蕊也到了,看到李海在这等着,她的神情好了很多,一般如果是坏人的话,不大敢上门的吧。脸上总算有了些笑容,谭蕊招呼李海上楼,一开门,是个眉眼间与谭蕊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女人,当然比起谭蕊的清纯稚嫩,这位母亲就要沧桑很多了。

    李海浑身不自在地坐下,因为这位母亲对于李海的好奇心,竟然比谭蕊来得还要大,从李海进门开始,她就一直对李海上下打量,眼光就好像是丈母娘在看女婿一样——直到李海出示证件,说明来意,她的神情才正经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助理,”这称呼对于李海来说也很别扭,不过他只能听着:“李助理,我们其实只希望那个坏蛋受到惩罚,对于赔偿也不是很在乎,赔多少钱能弥补我们蕊蕊的伤害?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一看就知道,对方的意志是非常坚定的。他也很敬佩这样的母亲,这才是真心为了女儿想的,相比起来,那些资料上一个劲要赔偿,或者干脆就拿了被告的钱改证词,简直就不是东西!因此,他也没有想要动用钱神的神力,来改变什么,只是很遗憾地道:“如果可以,我也希望谭蕊可以只提供书面证词,这样就不用上庭,不用面对很多难堪的场面。但很遗憾,目前所有的证人之中,你们家谭蕊,是立场最坚定,她的证词也最能够打动法官。”

    仅仅是几句话,这位母亲已经了解到,李海没有说出来的那些丑陋的事实。她依旧有着风韵的脸上,掠过愤怒,然后就掉下泪来,因为看到旁边坐着一直不作声的女儿,似乎又想起了过往,所有的话,都被堵在喉咙里,只有泪水不停地流。

    李海悄悄地攥紧了拳头,他越发坚定,这个案子,一定要打到底!打死那个畜生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