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四百十一章 又是二少

    对于间谍来说,变节其实并不是什么很稀罕的事,双面间谍多面间谍什么的,到处都有。情治部门的事情,从来都是在灰色地带行走,有很多双面甚至多面间谍,即便被发现了,上级也并不会贸然就清理门户什么的,总要衡量一下,是否还有继续利用的价值。

    况且,泰勒本来就不是有国家的那种间谍,只是个外围组织而已,严格来说她的性质和塞琳娜更相似,平时还兼作杀手的。所以一旦被俘,哪怕仅仅是为了保住性命,她也会做任何事。更何况,到了东方大国,一旦能够重获自由,她还有一笔账要和李海好好算算呢!

    那些留下来的杀手尸体,李海全都丢到附近的雪谷里去了。这种终年积雪不化的雪谷,一场大雪下来就能掩盖所有的痕迹,而且尸体也不会**变质什么的,而暴露出痕迹来。

    干掉了尾巴,一行人都是一身轻松,脚步都加快了不少。李海拖着泰勒,走在队伍的最后面,看她老老实实一言不发,只是亦步亦趋,心里就很好奇,这样的一个女人,为什么资料上说,她有虐杀敌人的爱好?

    身为神使,自然有神通,李海让钱神试着探查一下泰勒的神魂,要是泰勒也是属于拜金那一类的,李海不介意多花点神力,让泰勒成为自己的教徒。这么一个著名的杀手,李海觉得还是很有用处的。

    可惜,钱神探查的结果,令李海有些失望。泰勒的神魂之中,固然有金色的钱神神力存在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红色的神力,占据了绝大部分的神魂,剩下还有一点,则是归于塞琳娜她们那种宗教的神力。显然,这种人是没法收为钱神信徒的。

    不过,红色的神力,那是什么?钱神也有些困惑:“本神也不知道,不过天下淫祀邪神尽多,能够得到天庭诏敕册封的正神,只是其中小部分,本神岂能一一尽知?你说此女性喜杀戮,本神想来,多半也和此种邪神有关。”

    哦——李海若有所悟,他忽然想起,杀手刺客这一行当,在西方有个祖师爷级别的人物,叫做山中老人。他培养刺客的手段,就是利用宗教,驱使刺客们奋不顾身地刺杀,反正死后可以上天堂乐园享福,那是真正的视死如归!那个教派,就叫做阿萨辛,也是英文中“刺客”一词的由来。想必这个泰勒所在的组织,也是利用类似的手法,来控制手下的杀手?要么就是泰勒这女人自己脑子出问题,信了什么教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海心中一动,既然泰勒是这么虔诚的教徒,她有什么理由因为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,就马上屈服?恐怕,还有更多的原因吧!

    抬起手,李海在泰勒的肩膀拍了一下,泰勒停下脚步,转头看向李海。登山冲顶,大家都戴着连头带脸包住的帽子,扣着防风防紫外线的眼镜,所以李海也看不出她的表情。不过无所谓,李海凑到泰勒的耳边,道:“我知道你还有想法,你不是怕死的人!”

    泰勒的身体微微一颤,她虽然决心保命以便报复李海,却绝对想不到,自己是在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,以至于李海会这么突然地冒出这句话来!但,毕竟是百度搜索“”看最新章节顶尖的杀手和间谍,一瞬间的慌乱之后,她马上又镇定下来:“你现在还可以杀死我。”

    李海笑了起来,摘下自己的眼镜,又摘下泰勒的眼镜,眼睛盯着眼睛只间隔不到十公分的距离,一字一句地道:“刚才没杀了你,是你命好;不过你要是再撞到我手里,那就是你命不好了。杀你?随时随地,随手而已。你还是好好想想,怎么才能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吧!”

    他很是恶作剧地把泰勒的眼镜扣在她脸上,然后拉起来,松手,眼镜被扣带的弹性,带着崩回去,撞在泰勒的脸上,啪嗒一声。泰勒面上顿时生出潮红来,这动作简直太屈辱了!但,她却动也不敢动。面对着李海,她有种一切都被看透的感觉,浑身上下就跟被剥光了似的,而且李海的身上,有种令她不敢冒犯的威严,甚至令她想到了,她所参拜的那尊神像!

    尤其,李海对于杀戮那毫不在乎,杀人甚至还不如杀鸡的态度,更是让泰勒想起来,有种膜拜的冲动!所以,她不敢动!

    说起来,李海到现在都没意识到这一点。他在运用神打的时候,杀起人来确实是丝毫不手软,这就是神力的副作用之一,神打一旦运起来,在借用了神力的同时,也沾染上了神格——神的性格。神明自然是没有人类的情感的,好比钱神,它要是真的有感情有人格,早就被李海气得七窍生烟了,哪还会象现在这样,被李海呼之即来,挥之即去?神明杀起人来,自然也不会有啥反应,所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这句话用在神明身上最合适不过,神明跟你人类讲什么仁义,人道?人类和刍狗,在神明的眼中没有分别。

    现在有些人,一说到这句话,就义愤填膺,好像人类受了多大的委屈和虐待奴役似的。其实有什么呢?一只蚂蚁和一只蚊子,在人类眼中也没多大的分别,全都是一巴掌拍死的货色。人和猪狗,在神明的眼里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神打状态下的李海,杀人对他来说还真的是毫无心理负担。好在,李海也算是神使中的怪胎了,从来没有哪个神使,在他这个阶段居然能运用三种神力的,好比钱神神力对他神魂的侵蚀,就有文章神力日复一日的涤荡,不成其为祸害。

    短短的震慑,让泰勒又老实了很多,对于李海更是生出了更多的忌惮。于是接下来的山路,也变得好走起来。等到翻过雪山,下到山那边的小镇上,见到十字剑联盟的接应小组时,塞琳娜终于是长出一口气,回头看看那座爬了四天的雪山,简直不敢相信!

    撤退依旧是用火车,不过这次的保密措施更加严密,他们被汽车拉进仓库,从仓库直接进了一节车皮,然后这车皮再拖到车头上,挂在一趟列车的后面,全程都没有暴露到天空的眼睛之下。这让几天来都没有任何收获的米军也是大为恼火,更恼火的是,自告奋勇进山追踪的泰勒小队,居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?!那可是绝对的精英小队,配备了足够的高科技装备,也有足够的高山和野外生存经验!

    不管信不信,总之李海他们在几个小时之后,终于回到了保加利亚的索菲亚。这一次,李海再没有理由停留了,他直接被送上了飞回国内的航班,至于泰勒,那就交给代表团去处理了,那和李海没有关系——虽然泰勒本人,已经下定了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重获自由,好向李海讨回欠账。不过,未来的事情,谁知道呢?

    李海回到之江时,已经整整过了十天。回想起这十天来所发生的事情,李海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所以他一下飞机,谁都没告诉,直接冲到王韵那里去,在这个全心全意迎合他的美丽妇人身上,尽情地放松了一下。

    放松的结果,就是他轻松下来,而王韵则被折腾得好像散了架一样,躺在床上只剩下喘气的份。看着她的“惨状”,李海也有点不好意思,便抱着王韵下浴缸去泡澡,顺便帮她按摩一下,过了好半天,王韵才算是缓过劲来,不轻不重地在李海肩膀上咬了一口:“坏人,要么不见人,一来就这么猴急!——哎,对了,你说刚从保加利亚回来,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海当然不可能把什么都告诉她,那不吓坏了?只是说,有个德国的生物研究所,有些研究成果想要找人合作,他和对方谈判,已经达成了意向,条件非常的优惠!王韵一听大为高兴,这可是件大好事,她现在主要的财产,还有女儿伍芊芊名下的主要资产,都是大兴制药的股份。大兴好,也就代表她和女儿的生活会更好。而且,对于一家制药公司来说,技术和新药,真是不能再重要了!毫不夸张地说,只要这个合作的消息一传出去,光是股市上,就可以作出一篇大文章来,足够让她先赚上一票。

    更让王韵高兴的是,李海并没有大兴的股份,却肯这么为大兴着想,显然在他的心目中,都是有自己的地位的!相比起金钱上的收益,这倒更加让王韵感到幸福和安心,本质上来说,她就是个小女人啊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聪明人总是不少的。俩人正泡在浴缸里腻歪“海天中文”,,李海的电话响了,他还不能不接,因为是程卫国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辛苦了!”程卫国的话很简短,不过李海却敏感地听出了一丝异样,便道:“程先生,你有什么话,就吩咐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程卫国咳嗽两声,才道:“我弟弟程潜回来了。嗯,他听说你为大兴谈下来一桩跨国合作案,想要跟你合作,从股市上捞一票,大家都有钱赚,不过需要你的配合。你有什么意见?先声明,我只是传话。”

    李海听了有点不爽,当初和程潜杠上,不就是因为大兴的股市问题?不过转念一想,此一时彼一时,那时候程潜是予取予求,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这才引发了强烈的对抗。现在是程卫国开口,程潜也摆出了平等合作的姿态,而且是先征求自己的意见。话说,程卫国的身份,他说是传话,不过这个面子,自己总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便笑了:“行啊,给谁赚不是赚?让二少到之江来找我谈吧。”

    程卫国舒了一口气,犹豫了一会,道了声谢,才把电话挂了。看着眼前兴高采烈的弟弟,程卫国心中暗叹,要是这个弟弟,能象李海那么争气,该多好?偏偏自己又没儿子,老程家往后,还不知道会怎样呢!<,这边,李海放下电话,把事情跟王韵一说,王韵也不在乎,开上市公司的一大好处,就是从股市圈钱,这对于国内的股市来说,已经成为定律了。况且大兴制药是真的和国外机构合作,又不是弄虚作假,有什么关系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