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三百七十二章 水很深

    在这个案件中,有几个拉皮条的涉案人员,是基金会下属的工作人员。因为李海之前的态度坚决,所以那些老大都不再庇护他们,唯独有一个是赏心殿老板的表弟,这个赏心殿的老板不甘心看着表弟坐牢,便冒着风险,请求法务部为他表弟提供辩护,帮他脱罪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李海也很奇怪,这个事情很奇葩啊!首先这个案子上,自己一手主导,态度强硬,那个赏心殿的老板居然还能请法务部为他表弟辩护,这个胆子不可谓不小。更奇葩的是,怎么法务部还接下来了,而且朱贵樱的态度还是这样的?

    他也不着急问,等着朱贵樱说下去。朱贵樱貌似对他的态度很满意,眼波流动地赏了李海一个媚笑,才道:“这个案子我看了,从法律上来讲,证据并不确凿,尤其是在关键的强x罪名上,警方过于依赖行动队的证据,而没有主动补完整个数据链。所以我在会上给了意见,谁愿意接谁接去,郭恕就自告奋勇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也能理解,对于这个案件,牵涉到的人很多,就连唐威都倾向于谨慎,还是在他的压力之下,才同意追查到底的。可想而知,这种消极的心态势必会影响到下面的人,警方的资源也是有限的,一旦不重视,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到这一步,还都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接下来就显得不寻常了,郭恕居然把这个官司给打输了,嫌犯不但被定罪了,而且量刑还是最高的那一档,判了个死刑!这一来,嫌犯的表哥,赏心殿那位老板当然就不干了,他本来可以自己请大律师打官司,和花钱疏通的,不过他也知道,这里面李海的态度很关键,所以请法务部辩护,就是要李海的态度,既然法务部接下来了,在他看来就是李海有意从轻处理。这怎么还能砍了人头呢!

    往深里说,在他看来李海这么做更是违反了道上的老规矩,李海要真的想清理门户砍人脑袋,执行家法把他表弟拿去种荷花,他都没什么好说的。现在把人推到法庭去,还判了个死刑,这李海是不是又把屁股坐歪了?所以这件事情闹得很大,法务部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,朱贵樱为此非常恼火。

    李海无语,真是躺枪啊,话说我对这事一点都不知道呢!可他也没什么好辩解的,法务部不就是他的地盘么,出了什么问题,他不负责谁负责?总不能象官府那些官僚一样,一推六二五,除了“有关部门”以外谁都不负责吧!

    赏心殿,他倒也去过,是家挺了得的青楼,小姐质素很高!当然他没在那边玩女人就是了,对于花钱找女人这种事,李海打心底里抵触。你想,他是钱神神使啊,身边人的行为中,只要有金钱动机,他都能用钱眼看到,要是自己身边的女人,一张笑脸头上顶着几千块的标价,这心里有多别扭?当然,不想和基金会那些道上的老大们有多密切的私人交往,也是一个考量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那个老板,他也仅限于有印象而已,点头说话是有的,再深的了解就谈不上了。想了想,李海拿起内线来,打给调查局,不一会那边就传了份文件过来,李海看过便冷笑起来,把电脑屏幕扭了一百八十度,朝着朱贵樱:“贵樱姐,你也看看吧,这里面水很深啊!”

    朱贵樱看了,露出“果然不出所料”的笑容来,原来这郭恕,是接受了一个司法局官员的请托,才会主动接手这个案子,并且弄出这个结果来。而那个官员,则与另外一位涉案的官员,有很复杂的利益胶结。

    “郑峰辉,之江市教育局副局长,执政党党员,先后奸婬十五位未成年少女,其中六人时年不到十四岁,属幼女,而检察院给他定的起诉罪名竟然是嫖宿幼女罪!”李海越说,声音越冷,一身神力翻滚,几乎要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:“嫖宿!嫖宿!这混蛋全都是利用手里的权力威逼利诱,一次钱都没给过,那些检察官被什么猪油蒙了心,说他是嫖宿!”

    朱贵樱的脸上,也失去了一贯的烟视媚行,而代之以法律专业人士的沉重严肃。嫖宿幼女罪,是十多年前刑法修订以后,被单独列出来的一项罪名,区别于传统的是,嫌犯如果是与不满十四岁的幼女嫖宿,则不适用强x罪,其量刑也和强x罪不同,是处以五年以上十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。

    强x罪本身,是三年起刑,通常最高刑期只有十年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似乎嫖宿幼女罪的独立,体现了更加严厉的惩罚和对幼女的保护。实则不然,因为强x罪后面还有一条,情节严重者最高可以判死刑!也就是说,一旦有罪行严重的罪犯,适用嫖宿幼女罪的话,反而免于一死了!那个倒霉的皮条客表弟,不就是因为强x罪被判死刑的么?

    所以这个罪名自从独立出来以后,就一直争议不断,不过法律界是这样,争议归争议,法律就是法律,在通过立法程序修改之前,还是必须执行。好比这个案子,郑峰辉的行为因为有基金会调查局的介入,而证据确凿,无可抵赖,想要帮他脱罪的人,就唯有从罪名方面入手,只要能定成嫖宿幼女罪,那么就可以保住他一条命了,至于坐牢坐几年,这种事情但凡是从事法律工作的人都知道,只要肯花钱,什么保外就医假释立功,花样多得很,监狱管理称得上司法系统黑暗之最,绝对是实至名归。

    身为女人,而且是女律师,朱贵樱难道不知道这里面的问题?甚至,她也曾发表文章,建议废除嫖宿幼女罪。不过,她到底是有经验的律师,干这一行没别的好处,对于社会黑暗面的承受能力绝对超过常人,因为整天就是和这些极端行为打交道的。

    等李海稍稍冷静下来,朱贵樱才道:“我也没想到,郭恕背后有这种名堂。看样子,他们是想要用二审改判作为交换,换取我们接受对郑峰辉的定罪了吧?李海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怎么看?”李海冷笑起来:“做他的白日梦!以为扯上我的名声和威信,就能让我束手束脚吗?放心,我自有主张,这件事情肯定不算完,想要做交易的话,他们肯定会来找我的,你先去给检察院那边通个气,要是他们坚持以嫖宿幼女罪起诉的话,也随便,大不了我派人到监狱里把人做了,总之别想着我会就这么收手!”

    朱贵樱眨眨眼,笑了起来,点头答应了,身为资深律师,她自然有办法给检察院吹风。一面笑道:“你倒是下狠手了啊,不怕用力过猛吗?这帮人都是连在一起,一动就是一大片,手里的权力加起来就很惊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海不屑一顾:“老百姓怕官,官怕黑道,这话是说着玩的吗?要是这帮破官不老实,我索性直接把所有人的老底都掀了!——对了,我马上就叫人事部发文,让你做法务部的副部长,我不在的时候主持工作,就这么定了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拔腿就走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朱贵樱还没反应过来,李海就直接走出去了,她望着李海的背影,磨了好半天的牙,才冒出来一句:“分明就是想偷懒,混蛋啊——光升职,也不说给我加薪!”一面说着,一面却轻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海赶着去哪里?他嘴上叫的狠,心里却明白的,对方这一手很是阴损,现在激起了赏心殿老板郑恩的不满,要是自己一味强压的话,这种不满是会传染出去,影响到自己的威信的,而他之所以在基金会这么快站稳脚跟,并且有了令程卫国也要重视的价值,不就是因为安排得妥当,从而拥有了很高的威信吗?至于法务部里面的管理,李海根本就不在意,不过是办事的人而已,郭恕不行就开掉拉倒,交给朱贵樱搞定,他才懒得在这上头浪费时间和精力呢。

    跳上车,一面叫司机开车,李海又想起自己当初在王韵的车行里定的那辆车来,是啥车来着?貌似是辆大众途观呢,唉,那时觉得自己要有车了,好开心鼓舞啊,谁知道忙到现在,连取车的功夫都没有。不过话说回来,他现在也发现,似乎有司机还是比自己开车要方便,起码在路上他可以打打电话或者想些事情,不用分心驾驶了。

    “有空还是去取回来吧,装低调的时候还是用得着的。”李海这么想着,又觉得自己似乎很装比,啥时候开个二十几万的车也变成低调了?好吧对于身家几十亿的富豪来说,实在是低调得不能再低调了!

    通过调查局,他很快找到了郑恩现在的位置,出乎意料,居然是在大富豪夜总会,杨四的地盘。难道是去找杨四主持公道了?

    很快,车就开到大富豪门口,这会已经六点钟了,大富豪开始上客人,门口的迎宾脂粉阵也排了出来,李海这么一看,貌似又换了花样啊,改清一色和服了!当然这和服很不专业,倒是有点象东洋动作片里的和服风格,紧身,露腿,低胸口,让李海稍微有点想法,掀起来看看,里面是不是真空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