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三百六十一章 节操尽碎

    下午的庭审,双方进入了辩论阶段。一上来,丁丽利用她知道了原告方代理词的优势,针锋相对有备而来,设下了若干陷阱。可朱莎也不是好惹的,从容化解绵里藏针,一场辩论打得火星四溅,旁听席上的记者们大呼过瘾。

    问题的焦点,就是这个报道的真实性问题。关于这一点,李海他们事先开会讨论的时候,一直都比较担心,因为如果南国旭日仅仅是捕风捉影的报道的话,那么接到律师函的时候就应该要寻求和解了,真的打官司输掉,对他们没什么好处,毕竟也是披着官皮的媒体,出了这种问题,有人是要负起领导责任的。

    当初发了律师函,南国旭日摆出了死扛到第的态度,李海就一直担心,他们手上是不是有什么有力的证据,证明姚诗儿和蓝映真之间打得拉拉关系——本来他在得到姚诗儿和邰亚菲的保证以后,已经不担心了,可后来鬼使神差,知道了这篇报道居然是事实,这心里可就安生不下来了。尽管这个拉拉关系,让他得到了身为男人所能追求的极致享受之一,但再爽也不能当饭吃,对吧?

    名誉权的官司,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,就比较难打,对于娱乐圈名人,就更加如此,因为娱乐圈人士的人身私隐,很大程度上已经被用来卖钱了,法律无法提供与普通老百姓相等的保护。假如是普通老百姓,俩人搞了拉拉,被媒体爆出来,那么也是可以告的,因为这是个人的私隐,媒体无权拿来公开和消费;但是对于姚诗儿和蓝映真这样的名人来说,即便是真的,也绝对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随着辩论的深入,李海一直没怎么发言,可心却悬着,到底是心虚啊!由于他之前拟定的策略,就是要借助这个案子的审理,洗清大众对于俩明星拉拉关系的认知,所以这个真实性的问题,要揪着死打,哪怕最终无法追究杂志社报道的责任,有了法庭的审理结论,就可以拿来大肆宣传了。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说,其实打官司真的不是最好的选择,最好的应该是和南国旭日杂志社串通好,假打这场官司,己方甚至可以私下出钱,在别处和南国旭日达成合作,以换取他们在法庭上的配合,洗清报道带来的负面影响。无奈,对方对于自己的律师函视而不见,铁了心要对抗到底。

    李海一边想着,一边用眼角瞥了一眼坐在原告位置上的姚诗儿和蓝映真。今天因为要避嫌的关系,姚诗儿和蓝映真没有坐在一起,中间夹了个代表华美公司参加诉讼的邰亚菲,穿得也都很女性化,这都是为了从视觉上避免拉拉的心理暗示。但,让李海很不爽的是,自己在这提心吊胆的,姚诗儿怎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呢?居然还有闲心去玩手指甲!

    正想着,朱莎已经一步步把阵线推到了关键处,一个劲地追问,被告方到底有什么证据,可以证明他们的报道属实。丁丽则是左支右绌,等到实在退无可退了,她忽然脸色一板,站起来向法官大声道:“尊敬的法官,应原告方的请求,我方现在要提交一些没有记录在证据目录上的证据,请求尊敬的法官给予批准。”

    朱莎心里一沉,这恐怕是对方早就准备好的杀手锏!她到底是身经百战,马上作出反应:“尊敬的法官,我方要求法官先行检视这些证据,视乎其是否涉及到不应当公开审理的法律规定,然后决定是否在庭上展示。”她想到的是,假如是某些劲爆的照片,那么就算是能够抵赖赖掉,可是被这么多记者拍了去的话,刊登出去影响巨大,那就无可挽回了。

    丁丽却哪里肯?处心积虑,为的就是这一刻,她当即大声反驳:“尊敬的法官,我认为原告律师的要求不符合法律规定,这些证据都是和本案的事实密切相关,并且娱乐圈人士的私隐其受保护程度,不应该与普罗大众相提并论,我认为这样的照片应该可以在庭上展示。”说完,朝着旁听席上瞄了一眼,庭上当即就有人鼓噪起来:“对对,都已经公开审理了,有什么证据不能对人展示?”

    扰乱法庭秩序,这个法警当然是要管的,不过记者们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,就算一开始说话的人别有用心,大家也都纷纷表示赞同,都想看看南国旭日到底有什么猛料要爆出来。娱乐记者么,谁还怕事啊,有料就行!所有人都闹腾起来了,法警也挠头,法不责众啊,总不能把这么多人统统赶出去吧?

    朱莎当然是坚决不同意。这个时候就看出事先做好法官工作的重要性了,法官稍一犹豫,让书记员把丁丽手里的证据呈上来,看了看,然后目光投向原告席上坐着的两个明星,眼中露出某种猥琐的神色。李海一看就知道不好,这肯定是相当劲爆的猛料!而且是能够让男人为之浮想联翩的那种,都是男人么,尤其李海还是大学生,同学们平时议论某些女明星,或者什么宅男女神的时候,大家脸上都是这种神色,眼熟!

    书记员是个小姑娘,拿着那一叠照片,送到原告方这边来,这是质证的程序,没有经过质证的证据,不能为法庭所认可的。丁丽这可就不干了,跳起来冲着法官大声道:“尊敬的法官,请先裁定法庭是否接受这些照片作为我方的证据,然后才可以进入质证程序。”

    法官这下为难了,能被选为这个案子的法官,当然是有头脑的,那些照片只要能被认定,成为法庭认可的证据,那么原告方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报道出来——原本是不可以的,因为有伤风化,而南国旭日有官方背景,并不是无节操可言的三流小周刊。但如果以澄清事实,报道庭审经过的名义,稍微在关键部位打上些马赛克,就可以在杂志上登载出来了。

    媒体之间的战斗,原本就不单纯以庭审的胜负论输赢,输了官司赢了现实的例子,比比皆是,就好比某个著名的抄袭作家,人家官司也输了,钱也赔了,可最终成名赚钱的还是他,反而被抄袭的正牌作者,却一直都默默无闻。

    有心偏向原告吧,可被告这个要求又很难否决。正在为难,李海站起来了,道:“尊敬的法官,我建议暂时休庭,讨论这些证据是否适合继续公开审理,如果原告方坚持要在公开审理的过程中,提交某些不适合公开的证据或者材料,那么就请法庭取消公开审理,将旁听席全部请出法庭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一石激起千层浪,记者们全都不干了,凭什么有猛料不让我们报道啊!怎奈法官不从,他早就被王家三番五次打招呼,也受了提点,这个最年轻的实习律师,才是最狠最不能得罪的角色,具体什么原因不知道,不过能让羊城王家如此忌惮的人,他一个法官惹得起吗?再者说了,庭审时决定是否公开审理,这本来就是法官可以自由裁量的事。

    当下拍案,让在场所有人全都退出去,记者们一片哗然,可也没辙,被法警们一拥而上,全都撵了出去。这下世界清静了,法官无视了原告方愤怒的眼神,先是宣布接受这些证据,然后请原告方质证。有关证据的程序,大致就是先要被法庭认可,然后质证,对其真实性和合法性进行审核,最终决定能不能成为本案的证据,证明法律事实。

    照片送到原告这边,书记员小姑娘转身就跑,朱莎接过来一看,脸色也是发僵,犹豫着是否要交给李海。李海可不管那么多,有什么呀,这两个女人对别人或许是神秘的大明星,对他来说就是两个亲密关系的女人而已。当即伸头过去一看,果然,是偷拍出来的一连串照片,姚诗儿和蓝映真两个在游泳池边相互擦防晒乳,并且还有相互亲吻抚摸的镜头,可谓相当之火爆。

    朱莎皱着眉头,赵诗倩看姚诗儿和蓝映真的眼神也有点不对了,姚诗儿则是求助性地看李海,蓝映真戴着墨镜,纹丝不动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李海侧着头,一个个看过去,忽然笑了起来:“干嘛,都怎么了?这有什么大不了的,能证明什么?朱老师,你要是不好意思说,我来,我是男人么,这种事情我上最好。”

    朱莎一听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,还没等她想好要不要阻拦,李海已经站起来,从她手里拿走了那些照片,朝着被告那边挥舞着:“被告律师,我真不知道,你用这些照片想要证明什么!”

    丁丽冷笑:“原告律师,请问这些照片还不足以证明我方报道的真实性吗?我看你的样子,鼻血都快流下来了吧,如果只是好朋友的关系,会有这样的亲密动作吗,会频繁触摸那些敏感部位吗?”

    李海大笑:“丁律师,看我的脸,红了吗?没有吧,我的脸都不红,哪会流鼻血!再说了,为什么好朋友就不能有这些动作,我看丁律师是年纪太大了,忘记了自己的青春期,年轻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,比较彼此的发育程度,作出什么动作都不稀奇,这算什么?这有什么?我们大学里就有句话,闺阁房之乐,有甚于画眉者;女寝之乐,有甚于闺阁者。女生在一起,尺度比男女都还要大呢!”

    噗!庭上一片吃吃的笑声,朱莎扭过头去,肩膀不停地耸动,书记员小姑娘憋得满脸通红,姚诗儿和蓝映真则是笑成一团,赵诗倩恼羞成怒地踩了李海一脚,她现在可还住在女寝室里面呢,李海这是拿她说事啊,不踩不足以平民愤。

    至于丁丽,已经被李海这么无节操无下限的发言震得五脏破碎三观尽毁了,这年头的男大学生这么生猛,对女寝室都如此了解了吗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