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349章 出乎意料

    这种场面,国外法庭上会有,国内不会有,你到了法庭辩论阶段,随便说就是了,至于说出来的话哪里有问题,不用对方律师表示反对,法官直接就告诫你了,这是国内的庭审特色。

    身为律师,当然都清楚法律规定,不会受到那些电视剧的影响。可是,正因为这样,李海这句话的杀伤力就直接爆表了!林菲力饶是一向崖岸自高,也被这句明显带着蔑视的话气得脸色发青,把桌子重重一拍,骂道:“李律师,你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就连朱莎也皱了皱眉头,她虽然和李海关系匪浅,但是涉及到公事,那就公事公办,这就是朱莎的个性。从此类案件的经验上来说,林菲力的建议没什么大问题,李海用这种语气回答,换了她也要不悦。只是,想要喝止李海,话到嘴边,朱莎又有点难以启齿,不由得暗自咬牙,这男人真是自己命里的魔星!

    李海却满不在乎,轻笑道:“林律师,你的建议,有两个问题。首先,起诉书已经提交了,现改的话,一开始就落了下风。要知道我们这个官司,不光是要赢庭审赢判决,更重要的是赢媒体赢观众,要是这样的消息传出去,还没开庭自己就改了诉讼请求,岂不是让人觉得我们气虚理亏?光是这一条,就足够那些媒体写上好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林菲力也皱眉不语,他虽然是新近加入华美公司的,但也懂得这个行当的运作规则,说白了,事实究竟怎样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大众愿意相信什么。信息的传递,潜意识的引导,形象的包装,才是这个行业的核心所在。

    邰亚菲更是赞许地点头,哪怕不是偏向李海,她也要为这番话鼓掌,当初李海接了这个案子,就提出了类似的策略,于是从头到尾都在围绕着这个思想来执行,临到头来改弦易辙的话,那就很无谓了。

    李海续道:“第二呢,名誉权的损失,诚然是比较难以估量的,可是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我的代理词里,提出了计算的模型,林律师大概没有仔细揣摩过吧?假使这个案子我们赢了,这个模型可以说是造福了圈内无数的明星,对于那些不听话乱写的媒体,也可以有很好的震慑效果。所以,本案的赔偿数目,就是要这么多!”

    啪啪啪,邰亚菲又开始鼓掌了,姚诗儿和蓝映真各自妩媚地瞥了瞥李海,也跟着起哄,李海很是随意地微笑致意。

    林菲力顾不上她们到底是在起哄,还是真心赞同,李海说出了一个他忽略了的问题,这个案子,如果真的能确立一个知名人士名誉权价值的计算模型,而且是得到法庭支持的那种,那么其意义简直大到难以想象!不夸张地说,就算李2海仅仅是个实习律师,而且还在念大三,就凭这个案子这个模型,他这辈子都可以当个知名大律师,一辈子不愁没饭吃!

    律师这一行,成功的秘诀有很多,一案成名无疑是其中最令人向往的那种,所以如果出现一个疑难的案件,争议非常大,你身为当事人的话,那么恭喜你了,因为你根本不需要花钱去请大律师,会有无数的律师争先恐后地扑上来接这个案子,就为了通过这种疑难争议案件的审理,从而一举成名!一旦某个律师由此成名,他在此类案件上的权威形象也就树立起来了,光这个名声就够吃好多年。

    心急如焚,林菲力匆匆翻到李海写好的代理词中,有关损害金额计算的部分,一看之下,顿时头晕,一堆数学符号,长长的公式,外加天书一样的文字说明,看得他头大如斗,难道李海不仅是读法律的,同时还兼修经济学和高等数学?

    其实,这个公式的内涵很简单,就是李海打开钱眼,瞄了一下姚诗儿和蓝映真的身价,然后把她们所签过的那些合同,都一一估价,通过见钱眼开的神通加以整理,最后叠加在一起,就得了。只是为了让人能够看懂,能够信服,他倒是花了很大功夫,把自己钱眼里看到的那些价值,一一整理出来,用数学符号标明。最终会弄成这样好似天书一般,归根结底还是李海的数学学得不够好而已,国外那些凭着数学模型处理经济问题的学者,拿到这样的公式准要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孔康看了好半天,也提出了自己的质疑,他认为这种计算方法,或许有独到之处,可是过于复杂,法庭很难采纳,有节外生枝的嫌疑。对此,李海倒也很大方地承认,但这又有什么关系?采纳是惊喜,不采纳就撤回来,至少能让对方承认其中的几项,也就够了。至于法官会不会全盘否决,李海还有底牌在,这个案子早就是他和羊城王家之间谈好的交换筹码之一,现在王豹还关在云南的看守所里面呢,王家敢不尽力!

    除了这个之外,朱莎的安排井井有条,林菲力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但,越是挑不出毛病,他越是看着李海生气,会一开完,连接风宴都谢绝了,直接抱着卷宗回房间去做功课。

    李海问邰亚菲:“菲姐,这人什么来头?怎么好像冲着我来似的。”

    邰亚菲伸手掠了掠鬓角的头发,很是风情地白了李海一眼:“就是冲着你来的呀!他是方超入股我们公司以后,拉进法务部的人,你想,他能对你有什么好脸色?”

    “方超的人?!”李海和赵诗倩对视一眼,脸色都很是古怪,方超不是已经在之江市对李海认怂了吗?二十亿的巨额支票3开出来,都已经入账了!他哪有闲情再弄个律师来给李海扯后腿玩?

    邰亚菲见他俩的神情,也觉出不对来,只是方超家境非常,又是公司大股东之一,这里还有几个公司同事在,人多眼杂,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李海冲着赵诗倩使了个眼色,赵诗倩会意,便跑到洗手间去了。这边邰亚菲伸手肃客,请众人前往餐厅,已经摆好了接风宴席,临时少了两个,不妨碍开席么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坐定,上菜了,赵诗倩匆匆跑进来,坐在李海的身边,对他咬耳朵:“我问过了,方超前几天就出国去了,应该是我们和他见面的第二天,就出境去了北欧那边。你说这个林菲力是不是还不知道,在那乱拍马屁啊?”

    李海一听,越想越有可能,方超对自己认怂,他轻易不会对人说的,林菲力不过是个律师,凭什么这么快能得到消息?要是他的信息还局限于“方超和李海是死对头”这种层面,那么今天的言行就都可以解释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李海不禁哑然失笑,敢情是只丧家之犬,主人都掉头跑了,他还在这冲着自己狂吠呢,想想其实还满可怜的。便回咬赵诗倩的耳朵:“这人还挺可怜的,要不我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?”

    赵诗倩脸有点红,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李海说话时的气息吹在耳朵里,弄出来的,白了李海一眼:“什么呀,人都被你挤兑成这样了,你够了啊,装过头要遭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嘿嘿一笑,刚抬起头来,对面姚诗儿冲着他举起酒杯,似笑非笑地道:“李律师,这次的官司,就拜托你了,要是律师费不够,你只管开口,要是还需要别的什么,也可以提要求,就是口味别太怪哦。”

    李海心里一跳,这话来意不善!难不成是吃醋了?好像刚才自己和赵诗倩互相咬耳朵,看似确实是亲密了一些。不过这个姚诗儿,个性就是古灵精怪的难缠,你看蓝映真多好,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着,无言有情的,多么赏心悦目呀。

    不敢明着吐槽,还是邰亚菲帮着解围,端起酒杯来全体干杯,李海巴不得呢,就把这茬给糊弄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得好不难受,席间美女众多,不说两位明星,两位美女律师,就是邰亚菲,虽然年纪稍大,可也是风情万种顾盼生姿,自有其魅力。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这一顿饭菜也不用吃到嘴里,光用眼睛看都能看饱了,可惜李海却有点吃不消,这一个个哪有好惹的?全都是关系匪浅啊,哪怕是邰亚菲,也时时冲着他抛媚眼,偶尔半真半假地劝他加入娱乐圈,旁边姚诗儿再唯恐天下不乱地起哄,李海穷于应付,唯有喝酒的份,好在他也喝不4醉。

    吃完饭,邰亚菲提议去做spa放松,女士们都很踊跃,李海倒是没啥兴趣,但另外两个华美公司法务部的律师也想去,公款消费么,有的去不去,那不是傻子,这类高端的spa,做一次都要好几千块钱呢!于是李海也只好从善如流了。

    装修豪华什么的,李海也懒得看,他进了包间,直接就往按摩床上一趴。过了一会,门一开,有个技师进来了,李海听着脚步声,倒像是个女人,也没在意,直到这女技师问道:“先生,请问你是要我一个人服务,还是要两位技师一起来呢?”

    李海腾地从床上跳起来,眼前这女技师穿着制服,带着口罩,可他看得分明,不是姚诗儿,又是谁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