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342章 黑脚党

    胡学求并不是个笨蛋,也不是废物点心。好歹也是博士学位,位子做到了院长助理,可以称得上是读书人里的官僚,官僚中的读书人,比不了什么人杰人精的,起码算是有点智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在李海的面前,如此不堪一击,说到底是方超害了他。怎么说呢?方超为了扯李海的后腿,要利用他,于是就授意陈江原,把胡学求受贿的案子搞得很严重,尤其是和林绮那件案子扯到一起,所以胡学求才会甘心为其所用,铤而走险去找李海的麻烦。正因为这样,他这些日子以来,一直都为自己的事情而担惊受怕,那可是几百万的受贿,他的身份是事业单位的行政人员,落到反贪局手里,那可是要比照国家公务员犯罪处理,搞不好能判死刑的!

    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挂在心头,胡学求的防线早就岌岌可危,被李海当面挑穿了底细,顿时万念俱灰,哪还有抵抗的力量?也只能跪地求饶了。

    李海对胡学求说这种话,也不完全是要装逼,实在他现在忙得要死,每天上完课就要跑去基金会那边,处理法务部的事情,就算有朱贵樱帮忙,终究很多事情需要他开动自己的钱眼,发动神通,才能处理公平——这实际上也是确定他在基金会里地位的事情,关系到他的根基,不得不上心。去完了基金会,还得跑到金店去,把那里存下的现金当中的神力给收了,然后晚上也少不得一些应酬,这还是他刻意减少对外应酬的结果,否则以李海如今在之江市商界和道上的影响力,要是什么应酬都去享受一下,他干脆就不用回家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海忙到什么程度呢?好容易安排出时间来,把驾照考下来了,结果都没时间去拿,就忙成这样。好在现在李海也习惯了有司机接送,一般用不着他自己开车,倒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李海哪有心思去管胡学求这种破事?当老师的从学生身上捞钱,李海当然看不过眼,可问题他现在心态不同了,胡学求能从他身上捞多少钱?了不得就是那一年万儿八千的学费罢了,如今的李海还把这点钱放在心上吗?他拿着二十亿的支票都随手扔扔的!

    没奈何,不想管却非要撞上来,所以李海也真是有点无奈,要是抽打抽打陈江原那个地中海,他还考虑考虑,胡学求老师,你哪根葱啊?

    不过,想到陈江原,李海又有了主意。他用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:“胡老师,这样吧,本来我是井水不犯河水的,现在既然说破了,也不可能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,你说是不是?总要你付出点代价,这样你也心安,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胡学求又要抓头发了,敢情都是我自找的2嘛!无奈现在是真正的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想发飙也不行,只好赔笑点头。

    李海续道:“胡老师,你辛辛苦苦,也就捞了一千多万的身家,这点钱用来移民都嫌不够,我也不放在眼里了,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就行。”

    一千多万不放在眼里?你好大的口气!胡学求心里吐槽,嘴上可不敢说,他巴不得李海这么想呢,说得也是啊,自己为了捞这一千多万,容易吗?容易吗?花了多少心思,卖了多少人情,担了多少风险啊!临了还坏菜在一个陪酒的女学生身上!嗯,到现在胡学求都没想到,自己是因为方超的别有用心才会被拖下水的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你说,你说,我照做,一定照做。”

    李海笑了笑:“我和陈江原老师,有那么点小小的不愉快,他在天平所里,也曾经刁难过我,所以我想扒了他的律师袍,吊销他的律师执业证书。这个事情,胡老师,你看能不能做?”

    胡学求当即恍然,他也不傻,听到这里哪还不知道,自己在背后跟人合计陷害李海的事情已经曝光了?不过这会是破罐子破摔了,他也不管那些,只是哀求道:“李先生,你说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,但是要是牺牲我拖他下水,那我可就没指望了。”言下之意,我现在求着你,不就是为了保全自己吗?

    李海当然清楚,他笑道:“这个自然,我若要把你们全都掀翻了,又何必要你帮手?直接报警抓人就是!这还不是看在咱们一场师生,留着胡老师,你以后在学校里也能帮我减少点麻烦么。”说完了,心里呸一声,要不是这事里面还牵扯着崔小翠,那是我的信徒,我管你死活?可嘴上还得这么说。

    胡学求倒是不怎么信,什么一场师生,陈江原也在学校里担任职务,名义上也是你李海的老师,你怎么不说跟他一场师生?可他万万也想不到,李海不直接报警抓人的原因,是要保全崔小翠。所以李海这么说,倒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李海的计划,其实也很简单,要扒掉陈江原的律师资格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撞到警方的手里,要知道律师最怕的就是警方,公检法里头,警方最没得道理讲,执法权强大就是这样,律师对上检察官和法院,都能说理,跟警方最难说得通。而警方,也最恨律师在侦查阶段说三道四,公平地说,在一线做事的苦楚,不是旁人能想象的,固然有很多警员很可恶,可是他们也做了许多工作,那做事的人有几个愿意旁边有人指手画脚的?

    所以无论是从人之常情,还是维护自身的权力出发,警方对于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违法行为都是零容忍,抓到一个就处理一个,没3得二话说。当然如果这个律师后台足够硬,也不是不能商量,但是现在李海和之江警界第一大佬,唐威,都搭上线了,他怕陈江原有什么后台么?

    他要胡学求做的,就是以几人之间的勾当为借口,让陈江原去给林绮辩护。以陈江原的德行,会见当事人和调阅案卷的时候,只要被他发现有什么空子可钻,比方说串供诱供,毁灭证据之类的,他必定会不遗余力地去做,李海只需要和林沐晨商量好,故意给他制造个机会,就不愁陈江原不上钩。

    胡学求一想,这事对他没什么损失啊,刚想答应,又觉得不对:“万一陈江原事后知道,有我的份,他不是恨死我了,他是专业律师,肯定会留下些关键的证据,会对我不利啊!”没办法,自己屁股上不干净,做起事来当然瞻前顾后。

    李海百无聊赖地玩着手里的火机,打得啪啪响,淡然道:“你也就是请他为林绮辩护,为的还是帮你自己脱身,安抚好林绮罢了,他怎么会怀疑到你身上?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!安心啦,就算做了这事,你在我手里又多了个把柄,那又怎样,债多不愁么。”

    胡学求心里这个惨啊,一不小心就落到这步田地,债多不愁了!他却不想,当初自己伸手去捞那不属于自己的钱,岂不就种下了今日的祸根?

    敲定了这事,胡学求自会去游说陈江原,李海倒是要去跟林沐晨商量好,怎么给陈江原下套——至于林沐晨会不会同意,他也不担心,林沐晨是朱莎的好姐妹,朱莎在天平所里,跟陈江原就不怎么对付,林沐晨看不惯陈江原,对李海都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出了教学楼,他打电话给林沐晨,却没打通,这也不奇怪,警官么,时常有突发状况,比方部署任务的时候就要上交手机。看看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,他脚下一转,向足球场走去,一边走一边悻悻地想:胡球球,你个没事找事的,害人害己啊,我好容易有次跟同学踢球的机会,生生就被你搅合了!李海如今已经走上社会,回过头来看看,他对大学生活反而越发珍惜,好比跟同学一道踢球这种事,真是踢一场少一场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海,身负神打,神魂和感官都极度强大,离神将都是一步之遥,已经快要跨入非人类的领域,拿来踢球真是小意思。比方说,人家顶级球星踢任意球的脚法,什么叉叉弧线,什么用毫米来量度,他也就是看一遍就能做出来,身体控制精确到极点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以前可没这本事,就算打小跟着爷爷练过点强身健体的功夫,也就是身轻体健而已,踢球的时候未必能扛得过一个体育系的壮汉。所以对于缺席球赛4,李海自己若有憾焉,金胖子他们可没当一回事,等李海到的时候,这球已经踢了差不多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李海跑到球场边一看,原来是法学院对阵财经学院,财院人多有钱,球队的水准比法学院高了一个档次,大学生踢起球来都是勇往直前的,个个都想破门得分,没人愿意在后面组织防线,美其名曰全攻全守,所以法学院这场面就难看得很了,被人搞起了半场攻防演练,球基本过不了半场。

    他蹲在场边看了一会,连连摇头,其实财院也都是乱踢,进攻组织不起来,这是技术有限,没办法的。照说法学院要是铁了心打防守反击,也不是没机会赢,可问题就是防守也不坚决,后卫下脚不果断,中场也不注意协防,所以是乱打乱,场面能好看么?

    他这边摇头,冷不防身边有人惊呼起来,他猛一抬头,见一个黑影直奔正脸!神打瞬间发动,身边的一切都慢了百倍之多,李海已经看清楚,这是一个足球,正向着自己飞过来,可看样子并不是被人开大脚开出来的,而是正正地对着脸飞过来,好似射门的脚法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并不是球门方向,这种脚法是有意踢过来的吗?”李海脑中还有余暇这么琢磨,身体已经在神力的驱动之下动了起来,原地半转身背对来球,直接后仰来了个倒钩,把那个球又踢了回去,虽然已经收敛了很多,还是显得无比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惊呼声立马变成了一片叫好,后仰倒钩不是很难,难就难在这反应和动作协调性,一般人就算反应过来,能躲开就算不错了!

    金胖子在上面跑得气喘吁吁,这会看到李海来了这么一手,顿时眼前一亮,大叫换人!反正这球应该也算是出界了。李海无所谓,他本来就穿好了球衣球鞋,脱掉外衣就上了,和金胖子击掌的时候,却听金胖子在耳边说了一句:“小心八号和十号,都是从体育系请来的外援,下脚可黑!”第三百四十一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