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340章 笔墨传神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总是大赚了一票,李海跑到金店,把支票交给韩美兰,让她帮着入账,然后照样去吸取神力去了。这会就知道有信徒的好处,搁旁人,乍然收到这么大一票钱,都会方寸大乱,或喜或悲或疯癫或唠叨,叽歪好长时间。韩美兰不同,李海就是她的神,她的仙,李海说什么就是什么,区区一张巨额支票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李海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朱莎,把自己和方超达成的和解协议告诉朱莎知道,因为是经过她和赵诗倩的解说,自己才会放弃了杀人的想法,总要让人知道结果,这叫做有交待。果然朱莎很是欣慰,破天荒地好好夸奖了李海一番,之所以说是破天荒,因为自从发生了上次那件尴尬事之后,朱莎已经很久没有跟李海有正常的长时间交流了。

    李海也不敢逗她,朱莎这人,他现在也有了些了解,人是很善良,可这心理负担不是一般的重,上次那件事情过后,虽然自己尽量表现得很坦荡,可朱莎还是显得很沉重,他不想因为这样的乌龙事件,而失去这样一个良师益友,只好小心翼翼地哄着吧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李海无聊地翻着金店的账目,看到王家赔付的那笔钻石原胚,已经入了库,正在找切工进行切割,而金店的生意也相当稳定,因为有充足的货源,尤其是很多店里可遇不可求的极品翡翠,使得金店的客户群在扩大之中——这一点非常重要,奢侈品的生意跟普通工业品不同,客户群和社交圈有很大的关联,不是说你捧着极品珠宝出去,就能找到真正的好买家的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历史故事就给了我们充分的教育,古代不就有个很棒的鉴宝专家,捧着一块极品玉石去找高富帅推销,结果被砍了两只脚嘛?嗯,那位倒霉的专家就叫卞和啦。所以和氏璧的故事,其实不仅仅告诉我们人不可貌相的道理,更蕴含着宝贵的生意经,只可惜在过去的年代,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个方面——扯远了。

    总之,李海发现,自己把韩美兰弄来当信徒,堪称是个英明的决定,这珠宝首饰的生意经,要不是有韩美兰在,自己懂个屁啊!马上想起一件相关的事情来:“美兰,你说请王郡梅部长来我们这里,进展如何?”因为经过王家的牵线搭桥,他这家小店也取得了从迪比尔斯进货的资格,钻石生意局面打开,那么就需要同样精通该行业的经理人,上次已经把目光瞄准了明海公司的王郡梅,嗯,就是之前去京城,和恒久公司谈判的其中一位。

    他也就是随便一问,哪知韩美兰二话不说,直接跪倒,连声道:“神使大人恕罪,神使大人恕罪!信女和王小姐接触过两次,她都还没有同意,2信女办事不力,辜负了神使大人的信任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李海摸摸自己的额头,有点冒汗:所以我就不喜欢神棍这套把戏啊,好好一个美女,连正常说话都不行了,这样下去我会被惯坏的吧!没法子,虽然我自诩立场坚定意志顽强,可是象韩美兰这么个熟透的美人,在面前摆出一副予取予求的样子,而且是自己随便碰一下,输入一点神力,都能让她爽得无以复加,幸福到极点,是个男人都会从中得到巨大的成就感吧!

    不行,这是盘丝洞的妖精,不可久留,走为上!李海从椅子上跳起来,丢下一句话:“没关系,继续努力!”掩面狂走,上了车才出了一口大气。他倒不是有多清高,不过至少希望自己和别的女人可以平等轻松地正常交往,象这样不正常的关系,如果沉迷下去,恐怕最终只会是自己心理扭曲吧?

    然后,李海就不得不面对一个,他躲了好几天的问题:赵诗容的信,好大一摞,他到现在都没拆过呢!自己,到底在怕什么呢?忙,紧张,压力,都是他给自己找的借口而已,他自己知道,每到晚上,回到家里,面对放在案头的那一摞信,他都要挣扎好久。

    他哪都没去,回了自己的家。关上门,走到书桌前坐下,然后掏出文章神的神笔,开始练字。熟悉的神力,随着笔下的字迹延伸,而在周身流转,他的心灵神魂,也在这神力的洗礼之中,变得越来越沉静,杂念一个一个地沉淀下去,不再兴起。这似乎是他开始练字以来,最为投入的一次。

    抄完了一篇《大学》,不是上大学的大学,而是儒家四书五经中的那篇《大学》,李海放下手中的笔,随手就从放在旁边的那摞信中,抽出一封来。

    不疾不徐,无悲无喜,李海从信中抽出信瓢来,打开,便看到了赵诗容的字迹。他忽然发现,其实自己并不是很了解赵诗容的一切,比方说对她的字体,自己看着就很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里面的内容,显得很平淡,学校的环境,上课的进度,周围的同学,好心的房东一家。赵诗容的信,没有一句话提到两人之间那复杂的感情,好像那是个禁忌,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,不能触碰,只能装作无事地说着“今天天气哈哈哈”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李海的心里陡然生出一阵痛楚!他喘了几口大气,摇了摇头,事情走到这个地步,并没有什么外力强迫,都是自己的选择,自己也只能坦然面对,努力做到最好。他接着抽出信来看,一封接一封地看,似乎赵诗容在那边,一切都很好,写信的笔调都很轻松,过得还不错,学习,生活,都有条不紊按部就班,直到所有的信看完,李海3也没有理出什么头绪来。

    把手中最后一封信收好,重新叠在一起,然后找出个盒子来,装进去。然后,李海看着那个盒子发呆。照道理,信都看完了,他应该写回信了啊。可是他想来想去,似乎自己有很多话要写,但又写不出来,落笔写了几行字,之后,停下来读了读,便一把扯下来揉成团,丢到垃圾桶里:原来自己写出来的东西,也只有“今天天气哈哈哈”!

    “每次提笔给我写信的时候,容容她,也是这样的吗?踌躇再三之后落笔,也只能写出这些东西?”李海心里莫名地烦躁,他现在才知道,心里有话想说却说不出口,有多难受!

    发了一会呆,脑海中忽然传来钱神的声音:“小子,你在犹豫什么?你手中有文章神笔,什么文字写不出来!”

    李海乍惊乍喜,赶紧多问两句:“大神,大神,你说给我听听,文章神不是陨落了吗?它的神力,除了帮我调和神力对身体的损害,还有什么用?我该怎么用?”

    钱神有个好处,它是神,不是人,不会闹情绪闹别扭,哪怕和李海有什么口角争执,也是就事论事,说完就算。哪怕李海白天才因为神力只能从现金中收取,而狠狠吐槽过,它也不放在心上,神明么,哪能跟人一样?至于李海的烦恼,它虽然不能感同身受,却也能给予指点:“小子,文章神自然是陨落了,它的神力你也无法运用,不过既然神体尚在,而它当日也是应李家历代祖先的祈愿而诞生的神智,所以你还是可以运用这神笔的一些神效,比方说,你的心声,它就能帮你写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海大为失望,撇嘴道:“呸,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写,我的心声写出来又能怎样?写出一团乱麻来吗?”

    钱神大摇其头:“你这小子,忒以惫懒!你自己文笔差,怎好和文章神笔相比?若是需要用文字相传,也显不出文章神力的妙处来,你可曾听说过,西方的佛家有法门,教外别传,不立文字?你想想,若是佛陀和尊者之间,用末那识和阿赖耶识传法,那么不立文字也就罢了,后来佛教东传,历代祖师难道个个都是这样得法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——大神,你这个圈子兜得太大了,赶紧进入正题吧!”李海无力地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钱神神体的钱眼中闪过一道白光,似乎是翻了个白眼:“小子,你听好了,用文章神力,便可将心念相传,所谓字里行间,不言而传,就有这样的神效!那些文笔好的人,就有这样的本事,写出的文字动人心魂,能令心声相传,那也是文字中生出了神力的缘故,有那精深的文士,可以在笔下生花,那可不是简单的形容,是真4有其事,就跟佛陀传法,天女散花一样!你或许没这文笔,不过文章神笔在手,同样可以写出心声,在纸间传递。”

    李海听得有点发呆,这文章神力,敢情还这么了得,连佛陀传法都得借助它!看看手里那管笔,平平淡淡的样子,里面的神力也不会有所增减,李海不禁有些神往起来,如果这位文章之神没有陨落,那么会有怎样的神通传承?贪心是不贪心,好奇一下也可以吧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他收拢心念,按照钱神的指点,把神念集中到笔尖,一边信手写字,一边让神力通过自己的灵台紫府,流转到文章神笔之中。不大功夫,就写好了两三千字,好几张信纸写满,可通篇看下来,并没有什么谈情说爱的文字,都只是把自己做的事,絮絮叨叨地说来说去。他甚至没有写自己如何想念赵诗容,因为仔细想想,自己似乎是有点本能地躲避,尽量少让容容出现在脑海中,因为每次想到容容,都会有种无法避免的痛楚!

    信写完,自己看了一遍,也觉得不满意,唯一不同的是,当通过神念去感知时,可以察觉到,在字里行间,确实有文章神力在流转。李海看了看文章神笔之中,好像神力并没有减少,倒是自己的钱神神力少了许多,大约去掉了两万元的神力,看来这番转化耗损不少。

    几天之后,大洋彼岸,赵诗容便收到了这样一封信。当她坐在大学校园里,捧读这好似白开水一样的文字,却有一种思念,一种感动,一种无言的痛在心中流动。于是,当她看到李海写到“我今天早上起来,又吃了煎饼果子”的时候,她莫名其妙地就哭了——第三百三十九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