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331章 蹩脚阴谋

    李海也挺奇怪的,怎么自己从羊城回来都好几天了,方超也早就从看守所里放出来了,说好了他应该到之江来和自己谈判,寻求和解的,怎么一直不见踪影呢?到这刻才晓得,原来方超正在暗地里使劲,找自己的破绽呢!

    他不禁冷笑,方超这小子,要不是程卫国及时说合,就连命都要丢在看守所里面了!还不懂得低头收敛,这是找死么,找死么?!

    已经起过一次杀心,甚至都付诸实践了,李海绝对不惮于再杀一次,如果确定是不死不休的敌人,那就让他尽快去死好了!转念一想,李海又有些疑虑,程卫国肯定不是优柔寡断的人,也不是没担当的,当初王虎跑到之江来吊唁伍豪,也是有足够的底气,可是程卫国毫不犹豫,说杀就杀,半点都没有迟疑,也不管背后或者高层受到了怎样的压力。

    那么,他程卫国之所以会出来说合,可以肯定对方是拿出了诚意的。向程卫国求情的,应该是能够管得住方超的人,他们想要履行承诺的话,从方超出来那一刻,就该好好看着方超了,不能再放任他乱来,更不可能跑到之江的地盘上做手脚。

    那么,方超此举,是想着多拿点筹码在手里吗?想来想去,这该是最大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那边,崔小翠也已经从开初的震动中恢复过来,他存了为李海探听机密的心,立马对陈江原的话表示关切:“陈律师,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那个案子里面,李律师顶多是提供证词而已,打得赢打不赢,都损不了他一根毫毛。”

    陈江原摸了摸头上掉头发的部位,不期然地想起李海给他起的那个“地中海”的外号来,嘴角一阵抽搐,停了一会,方道:“崔总,那个案子,你分明是受了李海的鱼池之灾,不大点事,却因此得罪了方先生,方先生可是年少有为的大商家,家底数十亿,老底子还是开国将军,你算算这笔账,值得不值得?”

    见崔小翠面色凝重,陈江原自以为说词到位,赶紧趁热打铁:“这么着,方先生也知道不关你的事,他也是失手而已,波及到了你母亲,他愿意赔钱和赔礼道歉,登报都可以,还可以跟你合作,把他刚刚谈下来的两款医疗仪器的江浙代理权都交给你。要求么,就一个,你让李海为你担保,跟银行借一笔钱,他让你母亲无辜受损,对你们家肯定是有歉疚的,你找他帮忙,他肯定愿意。”

    崔小翠连连摇头:“哪有那么容易!担保借款,借多少?少了没意义,多了,你们以为那点人情能值多少钱!不妥不妥,不行不行。”连李海听得都有点好奇了,陈江原这个大律师也不是浪得虚名吧,怎么能把他通过这两件2风马牛不相及案子扯到一起?

    陈江原好似胸有成竹,笑道:“你放心,不用多,一百万而已,也就是你代理那两款医疗器械所需要的保证金,当然,方先生那里肯定不会收你,这只是个形式。你把贷款和担保都谈下来,让李海担保之后,款子拨给你,你就给李海十万回扣,不管他要不要,直接划过去。然后这笔钱,就会成为咱们和之江大学之间款项往来的一部分,你懂我的意思了吗?”

    我去,这样的主意都能想出来!李海不禁叹服,这样一番操作,本来自己和他们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,可是只要有了这十万的金钱往来,再配合几个相关人员的证词,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!当然,这里面不是没有破绽的,不过相关的单据都在他们手里,做个伪还不容易?有了这个把柄在手里,只要法院方面能“秉公办理”,那自己就等着受到刑事处罚吧,坐不坐牢两说,起码这律师是没法当下去了。所谓瓷器不碰瓦罐,那自己还把方超毫无压力地搓圆捏扁吗?想都不用想了!

    他正在赞叹,岂料陈江原还没说完呢:“林绮那边,我们也要派人进去串供,让她把李海也咬下水,就说介绍同学出去卖婬,也有他的份,后来发生争执了,他才把林绮给告了。几件事情串在一起,他只要不是拼了命都要找麻烦的话,就只有一条路,乖乖低头配合我们!”

    精彩,了不起!李海在这边摘下耳机,拍手叫好,音箱很怪异地看着他:“你喝多了?居然给他叫好!”

    李海摇头失笑道:“音箱哥,你可错怪我了,我是真心实意在给他叫好,这种手法,我就算法条背得再熟,都想不出来,什么叫律师,这就叫律师啊,所谓的法律武器能用到这个地步,我是真的很佩服他,好,好老师啊!”

    很显然,陈江原是受了方超的指使,在这里给李海身上泼脏水,而且是那种很难说清楚的脏水。其实,这样操作,受益最大的并不是屋子里密谋的这几个人,而是方超自己。从李海所知来说,方超虽然出身很好,可是家里老人早就不在了,门生故吏也不多,真正愿意出来和他站在同一立场上的人并不是很多,或者不够份量,所以李海真要豁出去杀了他,程卫国都不来管。

    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如果李海不占理,或者至少在旁人眼里看来不占理,那么同情方超的人就会大大增加了,这就是人家的出身,你草根不服是不行的。所以方超只要能把李海拉下水,弄得一身烂污,李海再想杀他就有点投鼠忌器了,甚至程卫国那里的压力也会大大增加。这就是他的保命之道。

    只可惜,阴谋就3是阴谋,一旦事先被揭穿,有了防备,就没什么作用了。有崔小翠在那边,李海不担心这几个人会掀起什么风浪来,他倒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方超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准备设法给他制造污点,那么他除了在崔小翠身上做文章之外,还会动什么手脚?倒是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问了问音箱,音箱却说方超目前还是呆在羊城,似乎和王家闹了一点不愉快,已经定了后天的机票,从羊城飞之江。李海算算日子,方超从看守所出来之后,在羊城滞留了不到一周的时间,大约也是他能拖延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,对于方超在暗地里还搞了什么手脚,李海根本就不去想了。据程卫国所说,向方超施压逼迫他低头,一开始是赵诗倩的父亲发了话,所以程卫国觉得这里面应该还有的谈,后来他把塞琳娜狙击方超不成所拍下的照片拿去,说是给那边看的,按理说应该会起到一些作用,怎么就看出这么个效果来?

    找了个僻静地方,李海打电话给程卫国,把自己所知的消息一说,程卫国也是恼火:“不知死活!早知道这样,之前我就不管了,让你找的十字剑杀手一枪挂了那小疯子。不过现在不一样,既然倩倩她父亲发话了,总要给他面子,谈肯定要谈的,就算谈不成,都要给他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咦?李海很敏锐地发现了一点:“程先生,你好像很看重赵家啊,倩倩她爹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程卫国笑了一声:“下一届妥妥进局的委员,你说厉害不厉害?行了,你也不用太担心,不就是方超不老实么,赵老二本意也是帮你们说合,是压方超低头的,他不会偏袒方超。你只要占理,就什么都不用怕。不过你别忘了和倩倩通个气啊。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李海本应该放心,因为程卫国给了他足够的支持。可是最后一句话,却让他有点牙痛:跟赵诗倩通气?这丫头现在正别扭着呢!而且这里面还没什么道理好讲的,就是小女孩怄气而已。他脑补了一下:赵诗倩正在生自己的气呢,自己跑过去说,你爹上回帮我跟方超说话的事情,我还没谢谢你呢,不过现在有点不好说了,你爹恐怕要多点麻烦,方超不给面子啊!

    “啧,这不是上门去找骂吗?站在赵诗倩的角度,她能帮自己的忙真的挺不容易,偏偏还帮出麻烦来了,甩不掉了!以她那小女孩的心性,不迁怒我就怪了!”李海只剩下苦笑了,其实赵诗倩年纪也不小了,就比他小两岁,也是十八岁的大姑娘,可是他看得出来,她的父母把赵诗倩教育得很好,就是社会上的历练少了很多,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单纯的性子。

    得了4,找人帮忙吧。他马上拿起电话来,开始拨朱莎的号码,响了两下之后接通,刚说了一声“喂”,就听见电话那头一阵很低沉的声音,好像是电流的杂声,又好像是海洋噪音之类的,呜噜呜噜听不清,说话也得不到回答。李海有点愣怔,这是什么状况?看了看屏幕提示,没挂断啊,怎么没人说话呢?

    朱莎坐在浴缸里,手忙脚乱地在浴缸里捞着掉进去的电话,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,一小半是被热水浴泡的,一大半倒是羞出来的。在李海打电话过来的时候,她正在泡澡,喝了半杯红酒之后,酒意有点上头,半梦半醒之间,又开始沉醉于一直困扰她的那个绮丽梦境之中。迷迷糊糊之中,她已经开始把手指放到自己双腿间高耸丰腴的地方,然后双腿在浴缸里伸直,绞紧,让自己的身体,在迷茫的幻想和逐渐强烈的刺激中,渐渐变得火热——

    恰这时来了电话,她也没看,稀里糊涂一接,居然是李海的声音!这还了得,上一刻朱莎还恍惚觉得李海在触摸着她最为敏感的地带,让她无法自已呢,再听到李海的声音,浑身剧颤,就把手机给丢到浴缸里了。

    一边捞,朱莎一边还在发慌,脑子里空白一片,都想不出自己该说什么!此时因为生理反应而酸软的身体,不着一缕,耳边却又听到了李海的声音,她感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次,彻底改变了她和李海之间关系的那次,自己就是这样,在李海的注视之下,不由自主地失控了!

    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丰润的嘴唇,朱莎在浴缸里慌慌张张摸来摸去,好容易摸到手机的一个角,没捞住,手机在浴缸里一滑,恰好滑到自己胯下最为隐秘的地方,朱莎一惊,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,身子从浴缸里挺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温暖的水里出来,皮肤和肌肉骤然紧缩,而手机出水的那一刻,好死不死地,又听见李海在那头“喂喂”的声音,那可是从那个地方发出来的,是属于李海的声音!似乎有一道电流击中了身体,剧烈的痉挛和温热,从胯间手机所贴的部位,放射性地扩散开来,朱莎浑身一软,重新又跌回了浴缸里。

    第三百三十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