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310章 按下葫芦起了瓢

    小时候看武侠小说,看到君子剑被讥刺为“金脸罩、铁面皮”神功的时候,李海只是拍案叫绝兼痛骂伪君子无耻。可如今才体会到,原来这门神功也确实有其必要之处,起码现在他就很需要,否则这脸真的有点难拉下来了!

    说到底,李海毕竟还是年轻,不是那种脱了裤子叫爽,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型,对待王韵,他本来就有些愧疚,明知道俩人不会有什么结果,可自己还是把该做的不该做的,全都做过了。

    王家庚是什么人?他是没长毛,长了毛比猴还精!一看戳到了李海的弱点,赶忙趁热打铁:“李律师,你说不放心我王家,最好的办法,莫过于两家变一家,小女虽然姿色平平,又带着拖油瓶,承蒙李律师不弃——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李海一抬手,止住王家庚的话,心说你越来越离谱了!不说还罢,说到这里他反而又强硬起来:“王老爷子,你要这么说,那咱们就得好好论一论了,王韵宁可死在外头都不肯回家,这个家对于她来说还有多少意义?况且,我是程家的人,王老爷子,你也应该清楚,我不可能和你们王家有多深的牵扯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得王家庚如鲠在喉,吐也吐不出来,难受得要命。好在老流氓毕竟是老流氓,他很快缓过神来,手一伸,王龙赶紧递过一个文件夹,王家庚打开了递到李海的面前,心中也难免肉痛,如果可以选择,他真的不想拿出这样的硬通货来作为赔偿。

    “听说李律师有一家金店,想必用得着钻石,老朽这里有一份提货单,凭单即可向李生生公司支取一批钻石原矿,价值不下于五亿,雕琢切割之后,当可增值超过一倍!如果李律师需要,老朽还可从中作保,帮助贵金店与李生生之间签订钻石采购合约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厚礼!李海不用看具体条款,只是用钱眼这么一估价,就知道老家伙说得不假,这份提货单价值绝对在五亿以上,而那份和李生生之间的钻石采购合约,更是搔中了他的痒处,只要有了这份合约,就再也不用看京城恒久公司的脸色了。

    钱神在那一个劲地欢腾,恨不得伸出手来抢了,还好李海还能稳住阵脚,也是好东西见得多了,眼皮子没那么浅。他略带矜持地点了点头:“王老爷子客气了,其实我只要王家不再找我的麻烦,大路朝天大家各走一边,我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王家庚苦笑道:“口说无凭,李律师,你要怎样才能相信?”

    李海也知道差不多了,便提出了自己真正的条件:“刚才听王老爷子说起,想必还没有忘记还有个女儿,这样吧,请王老爷子修改一下遗嘱,给予王韵同等的继承份额——”刚说到这里,老头眼中凶光暴射,王龙和王休都猛地站了起来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,反倒是王越神色为之一动,然后赶紧又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这一家子,真是活该败落啊,这样的局面下人心还不齐——”李海稳坐不动,就好像在自己面前择人而噬的,不是威震羊城的王家老少,而是一群败狗狺狺:“王老爷子,听我说完!这当然是有条件的,遗嘱中需要指定我为这部分份额的监督人,并且,此条款仅仅在五年之内生效,五年之后便自动失效。当然,如果这五年之中,我出了什么意外,导致无法担任遗嘱监督人,则此条款即刻生效。”

    王家庚眼皮垂下,挡住了刚才露出的凶光。他知道,李海就是要个保证,而他不得不承认,李海的建议很有操作性,把自己庞大遗产的三分之一作为抵押品,一旦李海出了什么事,那么就必须交给王韵,这是王家不能承受的损失!

    所谓的无法担任遗嘱监督人,其实情况有很多种,从法律上来说,被判刑剥夺政治权利,或者是神智失常,失去了法律上的行为能力,都包括在内,也就是说李海不但不能死,还不能精神失常,更不能被判重刑。更倒霉的是,王家不但自己不能去找李海的麻烦,更要祷告上天,李海不被别人给挂掉而导致这个条款生效!

    王龙站出来表示质疑,对此李海就是一摊手:“那也没办法,听天由命吧,刚才王老爷子不是说咱们也算是一家人吗?那就同荣共辱呗。”

    王越冷不丁冒出一句:“那要是五年没到,遗嘱就需要执行了呢?”他刚说完,赶紧向王家庚表示:“爷爷,不是孙儿不孝,不可不防啊。”

    王家庚和王龙王休都没好气理会他,可是这个问题也确实很严重,为了这么庞大的遗产,人们会作出什么来都不奇怪,万一李海为了让王韵得到那部分遗产,就悍然派人杀了王家庚呢?李海照旧一摊手:“那你们不会派人去杀了王韵吗?大家都有忌惮,这样不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这么直白,真是让人接受不了啊!王家庚心中感慨的同时,却也有点安心,李海能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虽然愣头青本质暴露无遗,倒也显得小人坦荡荡,诚如他所言,真要是到了那种地步,所谓的遗嘱能不能得到执行也是个问题了,他王家庚能混到现在,支撑着羊城王家,靠的可不光是这把老骨头和那些财产,他还没老到那个份上!

    把拐棍一拄,王家庚一锤定音:“好,痛快!我老头子就拼了这一遭,希望大家从此化干戈为玉帛,阿龙,打电话给律师楼,准备修改我的遗嘱,李律师要是没事的话,这就移步?”

    李海笑了笑,端起王家庚给自己倒的那杯茶,喝了一口,然后拿起筷子来,夹了个虾饺放到王家庚面前的碗里:“王老爷子,吃了饭再去嘛,那有什么可着急的?”一边说,一边眼光扫了扫那份文件夹。

    王家庚暗骂,这小子真是贪啊!不过贪也好,要是不贪,倒说明他另有所图了,王家庚可不相信,李海在这么大占上风的情况下,会只是要个所谓的保证就放过自己了。他也不在乎,拿起文件夹递到李海的面前:“李律师,老朽送出去的东西,也没有收回来的道理,这些身外之物,李律师也用得上,就请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海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,自己这吃相是不是有点难看了?不过在钱神的欢呼和撺掇之下,他也只是装腔作势客气了两下,便迫不及待地收入囊中,这可是一份不折不扣的厚礼,价值好几亿啊!又想起自己这次来,本来还要和王家交接一些财产的,那是他上次和王家庚老头谈妥的,对于放过王豹的补偿,索性也一起提出来,要求折现,王家庚也爽快,当即签了支票,又是五亿入账,当然这么大面额的支票,那是要先向银行方面报备,才能签得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以后,李海又回到酒店,手里拿着新鲜出炉的新遗嘱副本,还有那价值五亿的钻石原矿提货单,面额五亿的大支票,以及李生生公司羊城分公司总经理的名片,真是心满意足意气飞扬,这一次来到羊城,真是赚的盆满钵满啊!不过,想想昨天在这房间里,那位王家请来的顶尖杀手的所作所为,他又有点不甘心起来,自己就这么放过王家,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?

    此念一起,钱神立马大摇其头:“不不,你这么想可就错了,身为本神的神使,可不要意气用事,天下万事万物,都可以用钱来衡量,用钱来解决,这才是你应有的处事态度,知道不知道?否则的话,你枉为本神神使呀!”

    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啊——李海刚要点头,马上醒过味来:“我呸你,要真那样,我不就降到和那些信徒一个档次了,还怎么当你的神使?我说大神啊,你教点好的行不行!跟王家这么解决了,也只是出于无奈,不代表我会把自己的一切都标价出售,那是不同的!”

    钱神被他驳得哑口无言,这也是没办法,李海虽然是个生瓜蛋子神使,它这个钱神也是第一次拥有神使,第一次真正走上了正神之路,说白了也是生瓜蛋子一个啊。只得讪讪住口不说了。

    拿出电话来,打给王韵报喜,王韵倒是知道他到羊城来,也为之提心吊胆了好久,接到李海电话的时候第一句话就问,你有没有事?他们有没有对付你?

    李海心下感动,不管王韵和他有没有以后,至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,王韵真的是全心全意想着他,念着他的。“放心,没事的,谁能对付得了我?”他把自己和王家庚老头谈判的结果,一五一十都告诉了王韵,王韵听着好像天书一样,自己从小都怕得要死的那个父亲,居然会对李海卑躬屈膝到这种地步,甚至还给了自己继承权?即便是形式上的,那也是王家破天荒头一遭,历来王家都是只认男丁的,女儿仅仅是工具而已!

    心情激荡之下,王韵又哭了起来,李海也只好再三安慰,不过这时门铃又响,李海只好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,只见蓝映真站在外头,赵诗倩站在她身后探头探脑的,再往旁边一看,朱莎虽然故作矜持,也在朝门里看,看到李海的时候,三人明显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海心下温暖,自己出去的时候,和这三个人都通过电话,告诉他们自己的去向,显然都是在为自己担心呢。他把三位美女都让进来,鉴于这三人并不知道自己和王家之间的种种纠葛,也不用说那么清楚,只说早上王家的当家老爷子王家庚亲自来和自己敬茶,事情都说开了。

    赵诗倩听得发呆,她倒是也听说过羊城王家,却并不清楚王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。但能够被她听说过的家族,那肯定都非同小可,居然会对李海这样低头,当家老爷子亲自出来敬茶?!本能地就是不信,可也说不出什么来,就在房间里四下乱看。

    朱莎和蓝映真都放下心来,又听李海说已经把需要接手的产业都折现了,朱莎便道:“既然如此,那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回去了?我刚才问了蓝小姐,她在这里也只有一天的活动而已,今天就可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蓝映真水波一样的眼睛望着李海,眼中透出深情和不舍,却不说话。李海知道她的心意,彼此身份敏感,相聚的机会实在不多,他也有点舍不得。正在想着要怎样多留几天,赵诗倩忽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嚷嚷起来:“咦,咦!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三人齐刷刷望过去,只见赵诗倩从地毯上拈起什么东西来,却看不见什么。李海的眼力异于常人,已经看清她手里捻着两根金色的发丝,被阳光一照有些反光,登时心里大跳几下:糟糕,那是塞琳娜的头发!第三百零九章完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