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94章客串庸医

    唐威紧锁双眉,尽管他要承认自己处于劣势,可是对于李海这样的态度,还是有点忍受不了:“李海,你是诚心来耍我的吗?这算什么条件!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条件?”李海又笑了,笑声中带着悲愤:“听见没有,唐局长,你听见没有?从你这个执法者嘴里说出来的,就是这样的话,我要你依法办事,你却说我是在耍你!在你的心目中,让你们依法办事,就有这么难吗?”

    “老老实实为商户提供安保联,你们要收钱,要刁难;监督商户消防设施,你们收钱就可以不管,不闻不问;对于不听话不上贡的商户,你们就可以一天查三遍,查到人家经营不下去为止;只要有商户在自己的地盘上开业,你们就要吃拿卡要,吃饱喝足的结果,就仅仅是不去特意找麻烦,至于需要你们提供服务的时候,对不起,衙门口朝南开,有礼没钱别进来!”

    李海说着,声音越来越大,人也慢慢站了起来,对着唐威吼道:“你们手里的权力,就是让你们这样用的吗?以至于你们都忘记了该怎么依法办事了是不是!唐威,我告诉你,从今天开始,你们所有的警员,都给我老老实实,别到处乱伸手,谁伸,我就剁!剁手如果没用,我就直接砍脑袋,你看我做不做得出来!”

    唐威被他指着鼻子骂,句句戳肺管子,骂得坐也坐不住,起身呵斥:“你说什么,好大的胆子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李海反手一个耳光,直接把唐威抽得跌坐在沙发上,然后向后一脚,把那个正在伸手掏枪的年轻人直接踢得撞在墙上,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他站在唐威的面前,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状的唐威,冷笑道:“说什么高官显贵,骨子里就是个贱货,不打你不知道桃花怎么开!唐威,你过去一年的收入,加起来超过三亿了吧?别忘了,我背后也是可以通天的,你觉得这些材料往上头一交,你还能坐在这里吗?不光是你,全之江的官,我手里都有足够的材料,收了多少钱,收得谁的钱,想查谁就查谁,惹急了我就让这之江大换血!你觉得,我有没有这胆子?”

    唐威心里一哆嗦,他收了多少钱,还能不清楚?三亿,这不是乱说的,他自己记的账,也就比这个数字超出一点点而已!难道,李海真的抓到了自己的把柄?到这份上,他也硬气不起来了,正所谓无欲则刚,当面临要失去现有的一切时,他还能顾得上什么体面!

    反正这里也没外人,他立马换上笑脸,只是这阎王脸摆惯了,笑起来不怎么好看:“那个,李律师息怒,息怒啊!依法办事,这个当然是应该的,不过我刚才是觉得,既然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又怎么能称之为条件呢?误会,这都是误会啊,李律师你真的误会我了!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变脸高手啊!李海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他也知道,自己只是借着“见钱眼开”的神通,查出了唐威的收入而已,真的要他找证据,也不是找不出来,可是他哪有那美国时间?况且既然他有意屈服,那么留着他就比整到了再换一个新的,再斗一次,来得划算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李海也换了一副脸色,就好像刚才凶神恶煞的根本不是他,是另外一个人似的。他坐在茶几上,面对着唐威,微笑道:“这样多好?一切都依法办事,该你们管的,你们就管,不该你们收的,就别收。钱么,少就少一点,收得安心,不比现在强么?唐局长,你说是不是?人的胃口总是会越撑越大的,要是不知道克制,长得太胖了,会被杀掉的哦!”

    唐威心里发颤,离得近了,李海笑了,他却更加胆怯了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。好在,身为一方高官,早就能屈能伸了,他忙不迭地点头称是,见李海脸色真的缓和了,才试探着道:“不过,李律师,我们执法部门,都有收费任务的,要是完不成,我们也很被动啊。”

    李海一听这话,火气又上来了,这叫什么话?哪条法律规定了你们应该收多少费!“依法办事,依法办事,少拿你们那些见鬼的指标和文件来跟我说事,你觉得那些东西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?你觉得收费是你们依法应该做的事吗?我还是那句话,都把自己的手管好了,收费指标完不成就自己调低一点,多简单,再不然,我提供点证据,你们从内部挖挖潜,把缺口补上,你觉得这主意怎么样?”

    唐威心想还是算了吧,一个系统的谁屁股底下藏着什么,大家心里没数么?这么搞法,一倒就是一大片啊!到了这个份上,他也豁出去了,如果今天不和李海讲好条件,以后自己也不用混了:“李律师,你也应该知道,有些事虽然不那么合法合理,可是现实就是这样,大家都这么干,哪怕我今天答应你了,凭我一个人的力量,也不可能扭转整个系统的风气。这样,只要是你们基金会有股份的商户,我们都依法办事,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家商量着办,至于其余的那些,就请李律师高高手。”

    这样子搞,虽然很可能把更多的商户逼着投向基金会,使得基金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不过唐威也有把握,基金会再大,也不可能大小通吃,总有他们顾及不到的地方和行业。李海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他也不是纯粹理想化的斗士,能够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收拾好,也就是他的极限了,便点了点头:“好吧,唐局长,你说服我了,大家有话好好说,警民合作天下无敌,你说是不是?”李海拍了拍手,长出一口气,站起身来,唐威心中大喜,以为他这就满意要走人了,赶忙起来要送,哪知李海忽然一扭头,唐威慌忙又坐下了:“李律师,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有两个小问题,还要请唐局长帮我个小忙。”李海微笑着看着唐威,笑容显得很光明,可是唐威心中却警兆大作,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:“李律师,你有话直说就是,大家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李海点了点头,心里却在向钱神问计:“大神啊,我倒是能确定,那件蕴含着权神神力的东西,就在他身上,可是要怎么跟他开口索要?”

    钱神很不负责任地道:“你要的如果是本神的神力,本神自然尽力相助,不过权神那家伙于我何干?况且你就算要了那件东西来,权神还在长眠之中,你也没什么用场,何必多此一举?权神这种神力,很是邪门的,本神的神力如果用之不得法,容易使人神魂错乱,所谓利令智昏是也,这你在练神打的时候就该体会到了,那权神的神力更加离谱,若是控制不当,身体都会被腐了。”

    钱神神力的弊端,李海也是切身体会的,要不然他何必每天用文章神的神笔去抄书?就是为了用文章神力调和体内的钱神神力,保持神魂的清净。不过听到权神神力的弊端,他可有点听不懂了:“什么叫把身体都腐了?”

    钱神很是幸灾乐祸,好像说到权神的短处就兴奋似的:“这你都不懂?古时有种刑罚叫做腐刑,这你总知道吧!权神的神力,初始可以与人的精气相结合,所以但凡是有这神力的人,一开始都会纵情男女声色之中,丝毫不知节制,比什么道家练气术都要厉害。只是一旦浸淫日久,神力渐渐吞噬了人身的精气,那话儿就如同中了腐刑一般,再也没了用场,儿女都生不出来了。此所谓权力导致腐坏!”

    我了个大去!这道理原来不是老外的发明啊!又是国产货!李海狂汗,敢情法国大贤孟德斯鸠,也只是拾了一下咱们老祖宗神明的牙慧而已,原典是从这里出的!一想不对,自己现在也和权神神力挂上钩了,还曾经产出几丝微薄的神力,被那枚神体印章给吸进去了呢,不会出问题吧?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用担心了,你的神体乃是用本神的神力锻造,岂是权神那厮的神力所能侵犯的?”钱神的话,在李海听来更像是自我吹嘘,好在他该靠谱的地方还是靠谱的:“况且,自来权神都要被文章神监管着,有文章神力从中调和,那权神神力在你的身体之中,翻不起风浪来。”

    李海这才放心,这话听着靠谱,咱们国家可不是从古代就开始有御史文官负责监督吗?可见老祖宗确实是很懂得如何限制权力的,孟德斯鸠那老外的觉悟可比咱们晚了好多年了,嗯,绝对是丫抄袭我们的,没说的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他也有了点章法,伸手握着唐威的手腕,不由分说,神力冲了进去,在唐威的脐下三寸一绕,已经发现那里都被权神神力侵蚀了,全是黑气,精气只剩下一点点。他皱着眉头,沉吟道:“唐局长,冒昧问一句,你是不是贵体有恙,很久不能人道了?”

    唐威一呆,心说你还会看病把脉么?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种整个手腕一把抓的把脉手法!可是李海这句话,还真是说到了他心口上了,早年间虽然也是驰骋床榻的一员悍将,可是好几年前就不行了,以至于对着朱贵樱这样的绝色妖娆,都只能干看着,或者拿来折磨折磨出出气,这也是他越来越阴沉狠辣的一个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如今已然对李海臣服,也不存在什么面子问题,骤然被李海说出病根,心中不怒反喜:“李律师,正是如此,实在是不能启齿啊!难道李律师有办法能治好?如果真能治好,要我怎样都行,怎样都行!”

    李海微笑点头,心里嘀咕,我怎么没发现,自己还有做神医的潜质呢?要是每个官员都有这毛病,那可就好收拾多了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