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85章我立规矩

    说干就干,一份行政复议申请书,第二天就送到了本区的警方分局。按照行政复议条例,对行政处罚不服的,应该向作出行政处罚单位的上级单位申请复议,瘦子他们作出的处罚决定,是以派出所的名义,所以李海要向其上级机关,也就是本区分局申请复议。

    这份申请一出,有心人很快就知道了,基金会和当地执法部门的又一轮角力,拉开了帷幕!不能说奔走相告吧,但是道路以目那是绝对的,暗地里议论纷纷,都在看这场掰腕子,谁能掰得过谁。据路边社消息,本市警界的第一大佬,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,只是极其不屑地笑了一声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而李海这边,基金会的一众带头大哥也在商议对策,不过相比起以往基金会开会清一色的糙老爷们,这次多了两位性感大美人,就是新近接受基金会聘请的两位美女律师,朱莎和朱贵樱。

    音箱看了看朱贵樱,再看看李海,意思是:“你怎么把她给叫来了?不是跟你说了,她是那头的人吗?”

    李海冲他眨眨眼,示意无妨。他一点都不怕泄露什么的,这次要的就是正面对抗,大家亮出实力来,然后才能公平分蛋糕,任何上不得台盘的举动,纵然能够得利一时,事后也会遗患无穷的。而且,就凭基金会的底气,如果对方在得到情报之后,搞出些龌鹾手段的话,那么他们正好可以放开手脚做事了,反而是对方陷入被动。说到底,对方的优势才是光明正大,以势压人,而不是他们基金会这边。

    把行政复议申请书的复印件分发了一下,朱贵樱和朱莎埋头看了一会,抬起头来,不约而同地开口:“这——”意识到对方也想说话,朱莎便笑而不语,朱贵樱还想谦让一下的,见到朱莎这样,忽然来气了,冲着朱莎扬了扬下巴:“不好意思,朱律师,我先说吧”。

    李海笑嘻嘻地看着,也没当一回事,有竞争才有活力吗,对于背景复杂的朱贵樱来说,这边的形势越复杂,她才越容易露出马脚来,不是挺好的?

    论到专业,朱贵樱当然是有她的本事,她很快就指出,这份行政复议申请书,表面上很合乎规定,但是有个先天不足,那就是作为申诉主体,现在李海仅仅是和明海公司签订了店面转让协议,在没有完成工商变更登记之前,都没有资格。警方如果要挑毛病,这一条就可以直接驳回。

    朱莎举手,却不抬头,眼睛盯着手上的复印件,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想和李海对视:“我有异议,根据司法解释,合同义务已经履行的情况下,可以视履行义务一方为新的民事主体。作为李海来说,退股协议中属于他的义务都已经完成,对方也没有异议,正在合理履行合同,这个主体资格没有疑义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哼了一声,道:“挑毛病,挑毛病,没听懂我的意思吗?不管成立不成立,只要能挑出毛病来,就可以驳回。法律知识谁都知道,问题在于本案的策略,我们到底是想要和警方过不去,还是要把官司打到法院去?先说好,行政庭那边,我没有太大把握,我觉得还是在警方行政复议这个环节解决问题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朱莎摇头道:“都是一个系统的,派出所作出这个处罚决定,虽然标准尺度有待商榷,但是确实是在行使属于他们的权利,上级部门怎么会完全不给面子,撤销这个决定?而如果不能撤销,只是略微修改的话,以后相关的检查还会陆续有来,不胜其扰。要解决问题,还是需要法院的判决,这样对方才会收手。行政庭方面,我还稍微熟悉一些,有些把握。”

    这就开始针锋相对了?李海忽然很好奇,这两个女人之间,除了都是大美女,都是律师,年纪也都差不多大,名声差不多高之外,到底还有什么恩怨纠缠?所以说八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啊,商量正经事的时候,李海居然能关心这种问题,大约也算是每逢大事有静气吧!

    他干咳一声,打断了两位美女的争论,还好都是成年人了,素质城府都还是有的,没有好像小姑娘怄气一样,你不看我我不看你,都点头示意李海发言。李海正要说话,忽然发现怎么称呼俩人,这个貌似有点问题了,都姓朱,都是女人,现在也都是他的老师,公众场合要怎么叫,才合适?

    挠了一会头,李海干脆腆着脸:“反正都不是外人,我就直接叫名字了哈,贵樱姐,莎莎姐——”

    两女同时瞪大了眼睛,简直不敢相信,李海居然敢这么叫自己?杨四在角落里不为人知地翘了翘大拇指,示意李海,干得好!

    朱莎本想抗议的,可是眼光一和李海对上,她就觉得两腿有点想要夹紧,赶紧扭头,心跳都有点加速:这个冤家!不能多看他,还是集中精力在公事上面,不然真要被他害死!

    朱贵樱也有点脸红,别看她整天像个花蝴蝶似的翩翩飞舞,事实上真正能染指她的男人少之又少,再加上她的体质趋于冷感,已经很多年没有对男人动过情了。也正是因此,她才有底气当着李海的面施展美艳攻势,谁知被李海按了几下,居然按得有点失守了!现在被李海这声“贵樱姐”一叫,莫名地有些心虚,只是似怒非怒地瞪了李海一眼,也没表示异议。

    不过,终究是心里有鬼,她最防着朱莎,忍不住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,却发现朱莎居然扭头过去,看都不看李海,顿时心中一动,朱莎这样子,有说道啊!难道她和李海,有什么——?朱贵樱眼睛顿时发亮!

    李海哪知道这女人这么厉害,毋宁说他没想到朱莎这么容易就露出了马脚,其实就连他自己,也不知道朱莎为什么对他怎么忌讳。眼下他还是专注眼前的公事,本市多少双眼睛在看着呢:“贵樱姐的意思呢,是在警方系统里解决问题;莎莎姐的意思呢,是要用行政诉讼的判决结果来约束警方的行为。我相信两位的专业能力,既然这么说了,肯定是有些把握的。不过,我要声明的是,这个案子的意义,不仅仅是涉及到我这一家金店,老实说几万块钱打发了一帮警员,我一点压力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!”他的声音陡然提高了起来:“为什么执法部门,就可以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想怎么吃就怎么吃,我们这些被吃的商户老百姓,一点反抗异议的余地都没有?说理的地方都找不到吗?我想,通过这个案子,找找看,现在到底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我们说理,可以约束一下执法部门靠山吃山的限度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个案子,不存在放弃和退让一说,不管成本多少,总之所有的途径,都要尝试到底,这个钱我花得起,整个金店全都赔光了,停业了,我也能承受,一定要找到个答案!”李海握拳在桌子上重重一砸:“打到底!就这一句话!哪怕是警方暗地里表示可以妥协,可以和解,我也绝对不接受,一定要打出个所以然来,以为垂范!”

    旁人说这个话,听上去可笑得很,但是李海坐在这里,他说出这个话来,就有他的力量!就连朱贵樱,背后站着警方的大佬,却也被李海这么坚决的姿态弄得有些心慌意乱。她定了定神,蹙眉道:“李海,你有这个理想,我很钦佩,可是现实是另外一回事,这种官司很难打,你应该知道的。为了这点事损失太大,不值得,你为什么要为了不相干的人,而牺牲你自己?”

    她说得,一点都没有错,说到底一点,基金会现在都没有要求他一定要做到哪一步,基金会里也没有他的股份之类的,相反这间金店,几乎凝聚了李海到目前为止的绝大部分身家,一旦失去了,他要多久才能再赚到这几个亿?

    不过,李海却只是淡淡一笑:“我要的很简单,立个规矩,这个规矩就是,在之江,我们也有说话的权利!我们说话,所有人未必要照办,但是必须要听!不管是谁,都别拿我们基金会不当一回事,当个软柿子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!”

    他把手一挥,结束争论:“好了,这个案子我是当事人,所以诉讼方面需要两位律师来主持,这样吧,行政复议阶段,贵樱姐为主,行政诉讼阶段,莎莎姐为主,律师费你们不用担心,我现在腰包里还有点钱,怎么都够了。方向就是我刚才说的,具体怎么打,你们两位比我有经验,你们决定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咬着下唇,她很想跟李海也拍桌子,骂醒他,这个小子,简直是在犯浑,拿自己的钱往水里扔!她不相信这是基金会的整体决定,如果是出于基金会的利益,这么大的一个组织,手段多得是,上次为了让魏刚低头,不就连续几天鼓动了几百人闹事吗?这种手段用出来,哪个官员都要低头,谁都承受不起这样的责任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又不敢,背后仿佛永远有双冷冽的眼睛在盯着她,象条毒蛇!她猛地惊醒:“我居然在为李海这个小子担心?我什么时候对他有那么关心了?贵樱啊贵樱,难道就是因为他给你按摩了那么一会?”

    正心乱如麻,朱莎却站了起来,把复印件收到文件包里,清声道:“好,我明白了,行政复议阶段,我会协助朱贵樱律师的,同时做好诉讼的准备。没事的话,今天我先回去,好多功课要做。”

    朱贵樱这才明白过来,也赶紧和李海打了个招呼,匆匆收拾文件走人。可走到门外,她才明白过来,自己忙中出错,竟然和朱莎走到了一路!别别扭扭地走了几分钟,才从另外一部电梯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杨四在门口张望着,拉着李海来看,口中啧啧连声:“你小子,可以啊,假公济私,给法务部弄这么两个大美人,行!我看那个朱贵樱,好像对你有点意思,少年,抓紧机会呀!”

    李海没好气地拨开他的手:“四哥,你是有多喜欢拉皮条?行了,现在没外人,咱们说说正事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