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81章容易出事

    “美人计?!”这是李海的第一反应。好端端的,朱贵樱又没什么事要求自己的,为啥忽然就脱成了这样,还特意找到西格马会所这么个极其上等合适偷腥的所在。这里面,有阴谋!

    “不对啊,她有求我的地方,我帮她找了个好差使,当基金会的法律顾问,每年保底一百万顾问费呢!那这算是人情债,肉偿,潜?规则?”李海转念一想,也不对,朱贵樱现在在法律界的地位不低啊,顶级大律师,一年少说也有上千万的收入——别惊讶,这还是基本数字,遇到那种跨国集团的大案子还不止呢,好比某水果集团在国内打的知识产权案子,那律师费可就海了,一个案子下来上亿也是很平常的。

    朱贵樱会为了这点钱,甘心**自己?显然很不合理啊!

    那,最合理的,难道说这女人对自己是一见倾心,变着法儿把她自己扒光了,送到自己碗里来?饶是李海神魂坚定,这个想法一出来,还是很让他得瑟了一下,差点就相信了。能被朱贵樱这样的女人看上,那简直是对男人自尊心的极大满足,说不定ed都能被煽动得亢奋无比了!

    好在,进来之前的两遍清心咒,还是起到了作用的,不但让李海没有因为朱贵樱那完美的背臀和腿部曲线而失去冷静,更让他能够保持自我认知,不至于极度膨胀。最起码的一点,以朱贵樱的年纪来说,她不大可能还象个小女生一样地轻易付出了。

    按摩床前面有个洞,可以把脸放在里面,朱贵樱的头埋在那里,带着波浪卷的长发捋在一边,露出了一边的耳朵。李海站在门口,却没进来,她很快就察觉到了,头并不抬,悠然道:“不是让你给我按摩的吗?怎么,不敢下手?”

    李海正用钱眼扫描呢,一扫,就发现了问题了,果然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朱贵樱头上升起对自己的估价,远远不止一百万!其数字模糊而变幻,显然并没有明确的预期交易数额存在,不过大约区间是在于千万到亿之间的。显然,她对自己是有图谋的,只是收益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这也很正常,很多计划开始实行的时候,收益也没法准确估计。也就是现在李海的神力日渐精深,见钱眼开的神通才能看出这些来。

    李海叹了口气,他是由衷地叹息,虽然明知道不太可能,可是刚才那一瞬间以为朱贵樱是在对他投怀送抱的时候,自尊心还是很爽的呀!现在么,就只好见招拆招了。

    他定下心来,又给自己脑门拍了两张清心咒,然后走到朱贵樱的头部前方,在矮凳上坐下来,先是用热水洗了洗手,然后把手搓热,再倒了点按摩精油在手里,抹在朱贵樱的肩膀上,开始一板一眼地按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~啊~”朱贵樱很快出了声,然后咯咯笑道:“看不出来,手艺还不错嘛!学过,还是经常按?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李海干咳一声,他上哪学这门手艺去?这么按法,一半是因为**了二段神打的功夫,知道人身一些筋肉节点的所在,另外一半,就是从电脑上学的,络上啥没有啊?他甚至还看过个系列视频,专门是讲如何按摩女性敏感区的呢!现在无非是照方抓药罢了。

    你想玩,那就玩吧,目前为止还是很好玩的!李海一边揉捏着朱贵樱肩膀上的肌肉,一边笑道:“我哪学过?不过是从小练过点功夫,人体的结构和经脉是必学的,用来保健还是绰绰有余吧。”

    手上稍微使劲,捏中了某块最容易疲劳的肌肉,朱贵樱哎哟叫道:“好酸,好舒服!嗯~用力点~”

    哦哟,这种带着鼻音的声音,说的又是这种台词,真是挑战男人极限啊!好在清心咒有神效,李海不为所动,揉了一会肩膀,又开始揉脖子,他也*着不去套朱贵樱的话,反倒是专心按捏起来。

    捏了一会,反倒是朱贵樱沉不住气了:“喂,李海,你怎么不问我了?”

    李海悠然道:“不着急,既然都动手了,起码按完一个钟吧?我这人厚道,答应人家的事,都一定做好,做到位了,否则不收报酬的。”一边说,一边手上使了个小技巧,只听咔吧一声,居然用手指就把颈部关节给捏出声爆响来,朱贵樱只觉得一阵鸡皮疙瘩从尾椎骨一直冲到后脑勺,爽得一下子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顾着闷哼。

    李海按完了肩颈,转到两旁按手臂,一会抖一会捏的,朱贵樱的反应倒是淡了,不过这位置对于李海来说又是一重挑战了。从这个角度,因为胳膊抬起来了,朱贵樱那两团诱人的肉团团也露出了侧面,虽然被身体压着,不过露出来的部分还是呈现出近乎完美的半球形,让人不禁要遐想在没有任何束缚的情况下,又是怎样令人**的情景?特别是揪着指尖发力,让整条手臂颤抖的时候,那两团肉更是颤巍巍地如浪翻涌,要人老命!

    这当儿才显出李海的神魂坚定来,竟然呼吸也没乱过,直到按完了手臂,站起来,开始按背部了,朱贵樱终于*不住了,咯咯笑了两声,好似禁不住搔痒似的,扭动身子让李海的手离开:“停,停一会,我好痒!”

    要露馅了?李海心中哂笑,这真是应了老人家的话,这世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啊,自己岿然不动,朱贵樱就沉不住气了!何以见得呢?因为他的指尖告诉他,朱贵樱根本就不是因为发痒而受不了的,她身上的肌肉,并没有不自觉抽搐的表现。显然,是因为逐渐按摩到要害处,自己却没有任何失控的迹象,使得她不得不另外想办法。

    李海坐下来,拿了一瓶果汁,插上吸管从按摩床下面递过去,让朱贵樱吸了几口,然后自己也拿了瓶矿泉水喝了起来。朱贵樱伸手把身上盖着的大浴巾拉上来,盖到腋下,然后侧翻身看着李海,露出魅惑的笑容:“手艺不错,轻松了好多!行,我就跟你说说,其实这街面上的钱,能榨出来的油水就那么多,官面上也好,地面上也罢,有能耐的都想伸手,不过伸得太多了,人家真正干活的人落不下钱,这市面肯定就完蛋,大家都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基金会的势力,和当初富豪哥在的时候没法比,不过经营的也很不错了。我的意见是,要保持下去,新进来之江的那些场子和生意,基金会就不用管了,让那些有能耐伸手的人去争去抢,换取来基金会现在的场子,不用给他们上任何贡。”

    李海沉吟片刻,便摇头:“不妥,这不是让我们自缚手脚嘛?以后我们难道不向外投资,开拓新领域了?”他嘴上找着应付的借口,心里却在急速转着念头,朱贵樱的话似是而非,听上去很简便易行,其实却是向着官面上的。

    所谓的向着官面上,并不是说不交税费了。问题在于,国内的经营环境中,官府手里的权力伸缩性太大,在完全合理合法的范围内,同样行业的两个企业,其税负和政策待遇,可以是天差地远!作为企业来说,有时候也真的是逼不得已,要争取最优惠的待遇,但是如果官府一翻脸,那真是说你违法你就违法,抓你没商量。有句话,叫做“不查没问题,一查都有问题”,话是没错,可是事实上是,说你有问题,你就有问题!

    对于这些行业里的门道,李海并不十分清楚,可在他的神通之下,一切金钱利益的流通都无所遁形,要说对于现在之江市地面上,那些人伸手捞取的利益有多少,他是最清楚不过了!只不过,他并不愿意改变这里面的利益结构,那样得罪人太多了,基金会是地头蛇不是过江龙,不需要这样大动干戈,现在只不过是舒展一下爪牙,占据些新地盘,向各方宣示基金会的存在感而已。

    目前的问题就是,朱贵樱是纯粹出于她的客观意见,还是帮着背后的人关说?暂时从见钱眼开的神通中,看不出什么端倪来。如果朱贵樱是受人所托来买通李海,那倒简单了,从这条金钱的线索上,李海就能用神通找出她背后的人来。偏偏她现在打的是感情牌,是人身牌,是肉牌!钱眼再厉害,也看不穿**关系呀!

    朱贵樱被他反驳了,居然并不解释,反而认可:“你说得不错,那我还有另外一个建议,相比起前面那个,或许操作性要差一些,对于基金会手下人员的素质要求也更高,不过一旦执行好了,更加有利于基金会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哦?快说快说。”李海心中一震,看来这才是图穷匕见的时候啊!从朱贵樱的这个建议里,大概就能找出她是为谁在说话了!

    谁知箭在弦上的时候,朱贵樱却婉然一笑,又趴了下去,娇柔地叹道:“哎呀,这么斜倚着说话,脊背好酸哦!按摩师,快点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李海一呆,然后看着朱贵樱在浴巾下起伏延伸的曲线,视线向下**到收束的腰肢和圆润丰挺的两瓣凸起,有点下不去手:真按啊?这么按下去,要出事儿啊!要出大事儿啊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