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66章安全感

    九月中,天气还不凉。李海上来的时候,把礼服脱了,扔在房间里,只穿着衬衫。贴身的剪裁,爬起楼来是很方便,不过用来和美女进行肌肤接触,也是一样的方便——李海已经能够触到,姚诗儿的身上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不知道是在阳台上蹲守,被夜风吹的,还是激动的。

    他有点想伸手去推开,可是隔着衬衫,能感到姚诗儿只穿了一件睡裙,很薄很轻的那种,手摸上去,大概就跟直接贴身一样了。正想要用点巧劲,脱开姚诗儿的紧抱,姚诗儿一句话,令他停止了:“李海,李海,你总算来了——我好怕,好怕——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害怕!李海能够清楚地知道,和自己紧贴在一起的女孩子,浑身都在一阵阵地发抖,如果要打个比方,就是一只小猫,浑身浸湿了之后,你抱着它,就能感到这样的发抖,一阵连着一阵,直到身体暖和起来,才会停止。

    李海暗叹,抬起另一只手,摸了摸姚诗儿的头发,温然道:“别怕了,今晚有我在。进去吧,外面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姚诗儿乖乖地任凭他指示,却动也不动,直到李海抬起脚步,她才紧紧跟上,就跟牛皮糖一样,贴着李海死活不放。李海走到屋子里,坐在沙发上,姚诗儿也靠着他坐下来,把李海的胳膊抱在怀里,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前面的曲线包裹着怀中强健的手臂。

    李海有点尴尬,这样不好吧!他的皮肤告诉他,姚诗儿胸前的两颗小蓓蕾,早就变大了,变挺了,蹭在他的手臂上,让人*不住就想象,那两点会是什么样子?要知道,这可是姚诗儿,她的**,宿舍里老三都是拿来做桌面的,李海平时进进出出,都看了无数次了,也曾丫丫过那看上去几近完美的女体到底是啥样。而现在,伸手可及!

    姚诗儿舒舒服服地靠着他,呼吸也逐渐平复下来,不像开始那样发抖和惊慌了。李海忽然发现一个问题,他动了动胳膊:“诗儿,你不会是想就这么睡一晚上吧?”

    姚诗儿眼睛都不睁,用鼻子里哼出来的声音呢喃道:“挺好啊,我觉得很舒服,别吵我,我都快睡着了——”

    你是很舒服,问题是我怎么办!李海倒不讨厌姚诗儿,更加说不上抗拒,可是现在人家外部压力极大,自己明明是来保护的好吧,搞得这么亲密,好像不大对劲吧!况且,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好吧,一个漂亮大明星,穿得这么轻薄地靠着他睡觉,鼻息就在耳边轻轻吹着,体香好像双臂一样将他的感官包围,起伏凹凸的身体曲线贴着他的身体,这样叫他怎么睡觉?光是听着姚诗儿这么哼哼似的声音,他已经觉得有调整坐姿的必要了,这裤子太紧了。

    李海不得不把姚诗儿推起来——扶着她的肩头——:“那个,诗儿,你还是进去睡吧,蓝小姐呢?你不能丢下她一个人么。我就在这沙发上睡,有什么事叫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姚诗儿嘟着嘴,看着李海:“原来你就关心真真,根本都不关心我。哎,好像是我先认识你的吧?真没良心。”

    挨得上吗!李海无语,念你精神压力太大,不跟你一般计较:“没有的事,你俩我都关心。可是你看,你在这里睡,你倒是安心了,蓝小姐一个人就不害怕吗?还是你俩一起睡,彼此找个安慰——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了,对面的门忽然推开,蓝映真一边整理着浴巾,一边走出来,嘴里嘟囔着:“诗儿,李律师来了没有啊?我可要睡觉了,今天可够累的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戛然而止,愣愣地看着沙发上正纠缠在一起的男女,李海和姚诗儿也愣愣地看着她。然后,蓝映真才如梦方醒,“哇”地轻叫一声,手忙脚乱地把浴巾给裹得死紧,然后一溜烟地从客厅里跑过去,冲进卧室再把门砰地关上,然后在里面大叫:“姚诗儿你给我进来!”

    姚诗儿吐了吐舌头,冲着李海扮了个鬼脸,爬起来要进去,走了两步,忽然想到了什么,从沙发后面搂住李海的脖子,靠着他的耳边轻声道:“眼福不浅哦!看不出来吧,真真平时都不爱穿凸显曲线的衣服,身材可是比我还好呢,便宜你了,嘻嘻!”

    不等李海回答,这位大明星吃吃偷笑着也跑进卧室去了,然后就听见蓝映真嗔怪:“你怎么都不说一声!害我都被看光了!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在那里轻声嘀嘀咕咕的,李海也不去听了,起身整理了一下裤子,没办法,刚才的场面,真的是有点刺激。身边贴着个****的大美人,那就不用说了,蓝映真本身的素质,正如姚诗儿所说,一向都被她趋于中性的打扮风格给掩盖住了。而她刚刚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,半湿的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,一边走一边在往身上裹着浴巾,前面全是敞开的,以李海的眼力,看一眼就一览无余了!

    “哎呀,观察力和记忆力都这么好,不是我的错啊!”李海很是苦恼地拍着脑门,现在他只要稍微一回想,脑中就是一副全三维的立体**画面,蓝映真自然的姿态,娇羞的表情,偏向欧美化的有料身材,刚刚出浴的细腻肌肤,全都一清二楚,想要模糊一下都不行!他觉得自己的裤子更加紧了!

    扭动了两下,让下面顺了顺,李海才靠在沙发上,开始闭目养神,不时地拨打一下邰亚菲的电话,一如既往地不通。他也给程卫国打了个电话,问问关于华美公司的事情,程卫国大概是知道一点,不过明显不想趟这种浑水,也告诫了李海一下,让他量力而行。

    没辙了,李海只好收起电话,却听见身后有轻轻的脚步声。他也不回头,道:“诗儿,你睡不着么?”

    姚诗儿从沙发后面翻过来,抱着他的脖子,却显得很沉重:“没有好**,是吗?”

    李海默然,拍了拍她露出来的手臂,安慰道:“别想太多了,你们还是可以选择的。去睡吧,两个人在一起,没那么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!”姚诗儿难得地烦躁起来,很是不满地看着李海:“你说来陪我的,干嘛老是赶我走!”

    “太晚了,而且蓝小姐一个人——”李海试图找理由,不想另外一边靠过来了蓝映真,幽幽地道:“我也觉得,在这里比较安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又是左拥右抱!李海无语仰望星空,谁说左拥右抱是男人幸福的?你来试试,这种动也不能动的感觉,做僵尸也不过如此,太难受了!

    偏偏姚诗儿还不老实,抱着李海的胳膊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咪了一会,不满意,把李海的胳膊掀起来试图要钻进去。李海的力气,她哪里掀得动?不过姚诗儿有她的办法,她眯着眼睛威胁李海:“抬手,抱着我的肩膀,要不我就坐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好吧,你赢了!李海只好抬起胳膊,让姚诗儿的脑袋钻过来,在胸前扭来扭去,找了个比较舒服的位置,鼻子里发出猫儿一样舒服的声音,李海的手却僵着好难受,他不敢放下去,放下去就是姚诗儿身上峰峦起伏的所在,不是摸到前面凸的那块,就是摸到后面翘的那块。

    姚诗儿不愧是义气儿女,享受不忘好姐妹,还招呼:“真真,还是这样舒服,咱俩来胜利会师吧。”

    拿我这里当甘孜还是会宁啊!李海无可奈何地抬起左臂,蓝映真一声不吭地也钻过来,果然和姚诗儿头碰头地偎依在李海的怀里。李海继续仰望星空,看来今天晚上真的是不用睡了,就这么坐一晚上吧:清心咒,清心咒,话说念了这么多遍清心咒,怎么大头都冷静了,小头还是不老实,在那动来动去的呢?

    他正在和自己较劲,忽然,听见房间里有种细碎的声音。仔细一辨认,他不由得叹了口气,抬手揉了揉姚诗儿的头发:“诗儿,别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一说,姚诗儿真的哭了出来,她双手抱着李海的腰,一边嘤嘤地哭着,一边哽咽道:“我能不担心吗!菲姐联系不上,陈姐叛变了,公司的人没有一个能相信的,明天早上起来,可能天都变了,以后我会过什么样的日子,我一点都不知道——我不敢睡,我不敢闭眼,我生怕一觉醒来会发生什么不堪设想的事情啊!李海,李海你知道吗,你懂吗!”

    她这一哭,蓝映真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也爆发了,她并没有说话,也几乎没有出声,默默地流着泪,偶尔发出些嘶哑的吞咽声,却令人倍感怜惜。李海不由得收紧了双臂,嗅着两位女明星头发上的香气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哭了一会,压抑的情绪得到了宣泄,姚诗儿的情绪好了不少。她默默地抱着李海的腰,忽然直起身来,双眼亮闪闪地望着李海:“李律师,来拥有我吧,用最蛮横的方式!”

    什什什什什么?!!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