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59章上门道歉

    翡翠原石造假,近年来非常盛行,有很多种方法,其中贴皮就是相当广泛的做法。

    杨恩惠给李海的这块原石,就是贴了一层皮,妙在贴这层皮,从表面上看来非常有赌性,让人难以决断是不是继续开下去,就这样开一个窗转手,更加稳妥。而贴皮的手法就不用说了,绝对是大师级别的,总共是贴了两层,一层是窗口那一层,另一层是围着接缝贴了一圈,把破绽全都磨平了。这块石头落到手里,恒久公司请了无数的高人来看,没一个能看出来是假的。

    至于恒久公司为什么知道是假的,因为当时这石头是在境外交易的,而且是**,引发了黑吃黑,被吃的一方临死时爆出来,就是想要让仇家恶心一下而已。所以到了手上,恒久公司也没法做成首饰出售,就想找个机会出手,可是这么大的原石,到了终端再想卖出去,谈何容易?前后上了两次赌石拍卖会,最终都流拍了。

    今天要不是这么个机会,杨恩惠也不会拿出来。她打的主意,就是现场没有解石机,你说什么都白搭,出门了我还认你么?任她怎么想,都没想到李海会有这样的本事,空手就把那层贴上去的皮给揭了起来!要知道那外面还贴着一圈石皮,翡翠原石的硬度可是仅次于钻石,你,你这还是人手吗?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之中,李海慢悠悠地走到杨恩惠的面前,把那层石皮往她面前一递,笑嘻嘻地道:“杨总,你不会想让我花两亿,买这么个玩意回去吧?知道的,说我是棒槌,不知道的,还以为杨总是有意坑我呢,程老爷子要是知道我当了这么个不大不小的棒槌,搞不好要吃不下饭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不阴不阳的,杨恩惠却听得浑身一抖!石头不解开,她说什么都行,哪怕李海指着这块石头说是造假的,她都可以不认,程办也没话说。但是当面被拆穿了,这就不同了,自己要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强买强卖,程办能吃这种亏吗?周秘书可是打过电话来,李海可是有资格陪程老吃早饭的,那边早饭刚吃完,午饭都没吃呢,就在你这里买了一块坑爹无比的造假原石回去,这是打程老的脸呢?!

    杨明也傻眼了,见李海把那块石皮递到姐姐的面前,他还没搞清楚状况,硬着头皮叫道:“姓李的,你想怎样?就是这块料子,少了两亿你都别想出这个门!”

    “哟呵,你这是卖钻石呢,卖翡翠呢,还是卖切糕啊?”一句话堵的杨明胸口淤血,杨恩惠浑身一抖,想起程老爷子的底子,谁敢让他吃这种亏?卖切糕的手法使到他面前去,结果只有一个,手全打断,还得逼着始作俑者把切糕给全吃下去!

    眼见事不可为,杨恩惠使劲拉了一下弟弟,不让他再胡说八道了,铁青着脸对李海道:“好,李部长果然是翡翠专家,希望以后我们还能有机会合作一下!十万,没问题,就是这个价!”

    从楼上看着楼下的街道,杨明咬着牙,对杨恩惠道:“姐,难道就这么算了?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咽不下,真的咽不下啊!旧恨不说,光是昨晚,打了李海一下,居然莫名其妙就爬到那个孙副局长身上去了,哪怕是以杨家的势力,能让他从这件事里脱身,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什么的,可是这个人丢得太大了,就在李海面前!

    杨恩惠也咬着牙,咯吱咯吱地:“出气,有的是机会,今天咱们不占形势,不这样又能怎样!记着吧,总有机会讨回来,之江明海公司,了不起明年再掐他们一回脖子!不过,你别再耍小手段了,这个人不好对付,那身手,那手指上的力道,你也有数了,一般二般的人斗不过他!现在他又成了程老爷子的座上客,明面上也不好打压他,只好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大街上,王郡梅好像在做梦一样,要不是手里捧着杨恩惠签发,加盖了恒久公司公章的客户等级证书,她都要以为自己刚才睡了一觉。这件事,就这么解决了?恒久公司这么大,这么强,就被李海这么摆平了,那杨家姐弟俩那么凶的人,也这么捏着鼻子认了?这,这都是真的吗?

    李海伸手拉了她一把:“王部长,别走了,咱们就在这等车吧,往前可危险!”他要不拉这一把,王郡梅直眉楞眼就奔着快车道去了。

    王郡梅这才大梦初醒,发窘地低下头,看到手里捧着的证书,又开始傻笑起来,一直笑到了医院里,韩美兰的病床前,一张嘴还是傻笑:“呵呵呵!韩秘书,你瞧,我们成功了,成功了!恒久公司给咱们发的客户证书,第一级的!”

    韩美兰从麻醉中醒来了,显得很憔悴,不过看到李海一行,她的精神一震,伸手去摸床边的电控按钮。李海抢过去,把她的手按住:“你安心休息养伤,我们问过医生,你很快就会好的。还有,下次不要这么冒险了,那一枪未必能打中我。”

    韩美兰被他一捧,身子不由自主就是一抖,眼中也放出神采来:“是,大人说的是,信女——”

    李海一拍额头,你这叫什么大人!大什么大,人什么人?还信女!生怕人家不知道我是神使吗?四周一瞥,王郡梅和区海田的脸色都有些怪异,王郡梅脚下更是悄悄地朝外挪了两步,似乎要离李海远一点。

    李海无语,连忙拍了拍韩美兰:“韩小姐,韩小姐!你是不是麻醉效果还没完全退?看清楚,我是李海,这是公司的同事,王郡梅,区海田!”

    韩美兰这才醒悟过来,虚弱地笑了笑:“哦,难怪我看你都是重影呢,大概是麻醉还没退干净吧。李部长,你们成功了?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王郡梅的脸色这才恢复正常,走上去把证书放到韩美兰的枕头边,郑重地道:“看这证书!韩秘书,你一定要早点好起来,回去庆功!”

    聊了一会,韩美兰的精神又开始委顿,护士过来赶人了,李海三人便退出病房。找到医生一问,得知韩美兰至少要休息半个月,才能下地,这一枪可是九毫米的子弹,虽说李海用神力护住了伤口,出血不多,可是伤势还是在那摆着的。就算是两周以后,也不能坐飞机,要做火车回去。

    那么就有问题了,大家都是用公事在身的,李海在学校还有课呢,虽说法律系的老师大多都是在外面当律师的,思维比较开通,都不怎么点名,可是系里那些整天没事做的辅导员会追究啊!不过,李海还是决定自己留下看护,让王郡梅和区海田先回去,毕竟他相对还是比较自由的,学校那边想办法**就是了,王郡梅是钻石部的,拿这个证书回去交差正合适。

    王郡梅争不过,区海田则是一脸猥琐地笑,不跟李海争,偷空还用手肘捅了李海一下,冲着病房里使眼色。李海没好气地瞪他,你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?就算你们都以为我和韩美兰有什么问题,可是韩美兰现在躺在病床上呢,我能做什么?

    下午,当韩美兰从午睡中醒来,发现李海坐在床边,用手机发着短信,便问了一声。李海道:“王小姐和区海田回去交差了,把这个好**告诉公司方面,让他们高兴高兴,再看看是不是能派人回来看护你。这两天,我先在这守着吧,反正我还是学生,假好请。”

    假好请吗?其实不那么好请,不过李海找对了人,他拜托朱莎帮他**,朱莎虽然不怎么能面对他,可是**这点小事还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韩美兰住的是双人病房,不过另外一张床空着,等于病房里就剩下俩人。她也不避讳了:“神使大人,信女怎么敢当?大人去做大事吧,信女这里有医生有护士,一切都不碍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把手一摆,不由分说:“别管那么多了,你这可是开腹手术,开头两天很难熬的,这一枪又是帮我挡的,我看护一下不是应当的么?还有,别老是神使信女的,稍微注意一点好吧?”让她别这么叫估计不太可能,这可是真正的信徒,虔诚着呢!要不是韩美兰之前坑过李海不少次,李海都要觉得自己把韩美兰变成信徒很作孽了。

    韩美兰只有点头的份,也不多说话了,闭上眼睛休息一会,再睁开眼睛看看李海,眼中尽是崇敬和满足。李海被她看得有点难受,又有点飘飘然的,心说这还只是一个信徒,要是真像那些神棍,被成千上万人这么看着,崇拜着,这人能作出什么事来,还真的很难说!

    他拿了个苹果,正在削着,病房门推开,两个人走了进来,李海转身一看,不由得眼神一凝:居然是赵诗倩!

    赵诗倩一看是他,脸也沉下来,好似要发作的样子,却被她身后的一个女人照着脑袋拍了一巴掌:“看什么?还不快去给人家道歉!从小怎么教你的,全都忘了吗?”

    那是个中年妇人,快有五十岁了,眼角鱼尾纹很明显,穿着也挺朴素,但是风度很好,温文尔雅,还带着书卷气。看相貌,和赵诗倩赵诗容都有些相似,看来可能是赵诗倩的母亲之类的。

    果然,赵诗倩的火气被她一巴掌给拍了回去,委委屈屈地绕到病床另一边,对着韩美兰鞠了一个躬:“对不起,韩小姐,是我不好,请你原谅我吧!”

    韩美兰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转头来看李海,在她看来,这里自然是李海说了算。李海却有些头痛,这该怎么处置?赵诗倩的行为,自然是很恶劣的,可是自己却欠了赵诗容的情啊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