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54章程老相邀

    虽然和李海不睦,巴不得他出岔子,可是当程潜听到,李海这么不给程卫国这个大靠山面子,居然在程卫国已经决定了去向,而且是去程卫国自己家的情况下,要求更改行程,他心中的惊讶还是盖过了幸灾乐祸:这个小子,到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,恃宠而骄,还是真的这么性情中人?

    程卫国是发号施令惯了的,真的被李海这句话给噎了一下。不过,他的态度倒是很柔软,点头道:“说得有理,是我没想到,人家为你挡了一枪,这是过命的交情了,是该去看看。司机,去医院。”说着,拍了拍李海的肩膀,李海很沉重地说了声谢谢。

    程潜听到老哥的语气,就知道老哥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对李海更多了点欣赏。心里真不是滋味,像老哥这种当兵的,上过战场杀过人,对于战场上士兵之间那种,将性命毫不犹豫交给伙伴的情义,看得是最重不过了。李海驳了他的面子,为的是去探望替他挡枪的同事,程卫国还真的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大哥,怎么就这么吃这小子的一套呢!”程潜愤愤不平,李海的待遇简直比他都要更像程卫国的弟弟了!如果他能自己走人,怎么都不会跟着李海去医院的,无奈在老哥的车上,只好跟着。到了医院,他在车上装死,程卫国也只好随他,亲自下车和李海一道上去探病。

    李海知道,程卫国这姿态,有一半是为了程潜的,他不想看到程潜和自己闹得不可开交。不过程卫国不提,他也没法开口,只能客气一下:“程先生,中枪的这位和基金会没什么关系,当不得程先生来看她。”

    程卫国摇了摇头:“程潜叫人开的枪,我知道他不肯来道歉,我替他来说一声,对你,对那位韩小姐。”

    李海赶紧推辞,程卫国不理会,反而抢了个先,到了楼上,找到医生一问,韩美兰紧急做了手术,把子弹取出来,现在麻醉中。病房门口本来是有警察看着的,大概是接到了警局的通知,既然已经定性为正当防卫了,也就撤了。

    麻醉中,倒也省了程卫国当面道歉。李海进病房,韩美兰似乎有所感应,眉头皱了皱,不过麻醉的效果还是让她没有醒来,继续沉睡。李海站在病床前,看着这位原本对自己并不是那么友好的女人,因为成为了钱神的信徒,于是便死心塌地,甚至命都豁出去了!明知道这是因为神力,而不是她对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情感,李海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,他知道,以后韩美兰对于自己的意义,将会变得不同了。

    或许,等到自己的公司成立,可以把她也拉过去?留在之江明海公司的话,少不得还要和那几个老色鬼**,李海有点看不下去。反正自己开了独立的店之后,和之江明海的关系也没那么紧密了,无须再留个高级内应什么的。

    在病床前想了一会心思,李海留下一张字条,然后就离开了。到了程卫国的家里,已经是后半夜。三人一进客厅,程潜拔腿就往楼上跑,程卫国张嘴要叫,李海忙拦住了。他知道,程卫国要给自己一个交代,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时候,程潜心里不忿,要是兄弟俩在自己面前吵起来,这梁子就更深了。

    程卫国也就着这个台阶下,拉着李海在沙发上坐下,丢了一根烟给他,叹了一口气。这是印象中,李海第一次看到程卫国叹气,看来对于这个弟弟,他也是很无奈!

    “程潜比我聪明,我妈最疼他,不让他当兵,连出国念书都不让,总是拴在身边,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海正用眼角余光瞄着这家里的装饰,看上去很是简朴,不过程卫国大概不怎么在这里住,显得没什么人气。听见程卫国跟他解释,李海心里并不是那么能够接受的,你家弟弟的面子值钱,还是我们老百姓的命值钱?好端端的就敢下令开枪!他倒不恨那几个特勤,那些人严格来说并不是有自我主张的人,而是枪,拿枪的人要往哪里打,他们就得往哪里打。

    最恨的,还是程潜这样,无法无天的纨绔子!可是,冲着程卫国的面子,他又能怎样?不论如何,程卫国总还是很器重他,甚至不惜为了他而约束程潜不许生事,今天也是他出马定了乾坤。李海不想再谈这个问题了,岔开话题道:“程先生,今天这个事情闹得这么大,会不会有麻烦?那几个特勤人员会受到什么处罚?”他可是听程卫国在警局里说了,那几个人要上军事法庭!

    程卫国脸色也不太好看:“大概要脱了军装,不过会分配工作。特勤局的人,场面上还是要保着——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李海知道他会错意了,忙道:“程先生,你误会了,其实我对那几位倒没什么看法,要是能宽大的话,最好宽大吧。”

    程卫国这才缓和了面色,道:“你这样想很好。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,开枪的那个,是分配去保护赵家的,被赵诗倩带出来,开枪了,这其实都不算太大的问题,问题在于他违反了纪律,接受的是程潜的命令,这个错误很严重!谁求情都没用,也别说是压力太大造成失误,特勤局的工作没有失误这个词语存在。”

    李海这才明白,自己终究是不大懂得军中的思维方式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默然半晌,手中的烟都快烧完了,程卫国从烟雾缭绕中缓缓道:“李海,明天早上,陪我去见见我爸。是我爸提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不由自主地一挺腰,程卫国的父亲!要见自己!而且是老爷子提出来的!他不知道程卫国的父亲到底是谁,明面上的军政两面副国以上领导人中并没有姓程的。这并不奇怪,改名本来就是我党先辈们的传统,后来为了让子女的生活不受到太大的影响,也有很多领导人的子女和父母不同姓的。

    但,这不妨碍他感到紧张,以程卫国的年纪,他父亲如果还在位的话,在军中搞不好是四总长级别,行政方面则至少正部朝上!在国内的环境,这样的人手中握着的权力,大得无法想象,而这样的人,居然提出来要见自己!

    反顾自身,李海还真是不太能想得到,有什么是值得这样的大人物对自己感兴趣的。黑道白纸扇?赌石金手指?还是和他小儿子做对的小老百姓?想来想去,李海都觉得不太靠谱。

    见到他的表情,程卫国拿手指点了点他,笑了起来:“李海,也有你紧张的时候啊!我还以为,你能坦然去让赵大将军打一枪,这胆子已经可以长毛了呢,原来还没修行到家啊!”

    李海有点发窘,道:“程先生,那不同,我做了就要承担。可是令尊要见我,真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,所以紧张。”

    程卫国笑着摇了摇手:“我爸有点好奇,所以想看看你。李海,你不觉得,你身上有些事情很离奇吗?我们查过,你家三代都没有出什么大富商,也没有出来混的,为什么你会对于之江道上那些组织那么熟悉,反手就能摆平?我爸看了你的分配,说你有种天生的平衡感,哪怕是历代**的子弟当中,没有经过足够的磨练,也很少人会有这种感觉的。你别小看了,这是从政者最需要的品质!”

    平衡感?李海大汗,我哪有什么平衡感,这都是钱神的神通好吧!他知道,是当初自己分派基金会属下诸位老大的地盘和势力,在一夜之间稳住了之江市的局面,所以引起了程老爷子的注意。其实这个说穿了一文不值,他只不过是看看那些老大,估个价,然后再把手中的地盘和资源估个价,差不多就扔过去,就这么简单。——好吧,这确实是很平衡的,起码从价值上来说,老大们的估价都得到了足够的价值补偿,当然没意见了!

    知道了是这个事,李海也无所谓了,大不了就是让老爷子失望呗!不过,他马上又想起来:“程先生,我明早约好了要去恒久公司和人谈判呢,这可怎么好?这么晚了,也没法推,那边约的也是一上班就去。”

    程卫国笑了笑,笑容显得有些诡异:“你这小子,欠历练啊!对方约定的时间,你上门去,先天就处于下风了,现在有我爸这个大好的挡箭牌,你还不知道利用吗?”

    李海顿时恍然,倒不是他没这种意识,而是他就没把和恒久公司的谈判当作多么难的事,有钱神的神通在手,面对面他搞不定的人还真的没几个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也不用担心了,他借了一间房,洗了个澡迷瞪一觉,五点不到就被程卫国叫起来了。抓了个面包啃着当早饭,俩人上了车,车子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开向前方,李海看着窗外的夜景,这车似乎是在往郊外开的,越开越荒僻了。似乎以前的官员上朝,也是半夜就起来了,摸黑去上朝?嗯,自己已经算不错了,要搁过去,这个时间已经是“有本早奏,无本退朝”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一次的朝觐,结果如何?李海不知道的是,他这个念头一起,兜里揣着的,那枚权神神体所化的印章,闪过了一丝光芒,材质仿佛又有了一点变化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