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51章软硬不吃

    审讯室,这地方李海不是第一次来了。说来好笑,他假假也是个实习律师,结果最近两次进审讯室,都不是以实习律师的身份,而是被警方带进来问话的。和上一次相比起来,这一次更加结果难测。

    天子脚下,皇城根,官府的力量本来就不是地方上能相比的,偏偏他招惹的还是一群特权阶层,就冲程潜和赵诗倩出来,每人身边带着俩特勤人员,就可见对方的权势之一斑了。李海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,真是一人得道鸡犬**啊,为了这些特权子女,那些特勤人员就敢开枪!

    不忿归不忿,理智告诉他,这一次他可能会很麻烦。回头想想,今晚的事,真是阴差阳错,本来他并没有想要闹得这么剑拔弩张的,可是赵诗倩明显是被程潜和杨明俩人鼓动了,对自己步步紧逼,最终才弄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对手是普通人,他很有把握,从法律的角度来说,他都是自卫,包括在被对方掏枪指着的时候,对方也没有出示证件,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,他不管采取什么抵抗的措施,都不为过。可是,像特勤局那种部门,会跟你讲理**吗?对这一点,李海真的没有任何把握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打了一个电话,不是找律师,而是找程卫国。不需要程卫国做太多,只要能给他一个讲理的机会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独坐审讯室中,李海也没有被上手铐什么的,只是手机没有了,也没法和外界联络。他用点金手,在掌心画了一道金刚不坏身的神符,反手拍在自己的身上,以备不时之需,十万神力现在对他来说,也可以随便花花了,当然钱神还是要照例表示一下不满,要求他勤俭节约什么的,李海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最能派上用场的,看来也就是“财迷心窍”和“见钱眼开”这两门神通了,如果能制造出合适的场景,也会收到奇效。最让他蛋疼的就是从韩美兰身上收获来的“利欲熏心”这门神通,难道让对手发情会对自己有所帮助吗?怎么用,美男计?

    不过,想到这门神通,他又想起韩美兰来。也不知道这个信女,生死安危如何?九毫米的子弹击中了腹部,如果不是打中肝部之类的地方,抢救及时的话,按理说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,可是对于李海来说,韩美兰毫不犹豫为自己挡子弹的那一幕,对于他真的是一大震撼!假如韩美兰就这么死了,他会不会失控?

    “哎,神棍真不是那么好当的,所谓要骗人先骗自己,一点不假,我的心理建设还是没过关啊!”发觉到这一点,是因为他没有调整好身为神使和信徒之间的关系,李海有些无奈地叹气。

    门打开,三名警察一前一后走进来,一个是带他进来的那位老警察,另一个年纪比较轻一些,看李海的眼神也相当不怀好意,最后一个是做记录的。老警察坐下来,笑呵呵地道:“年纪轻轻的,还是冲动啊!别叹气,小伙子,我们的政策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笑了笑:“警官,我是学法律的,很奇怪的是,为什么你不跟我**律,而是讲政策呢?”

    年轻警察把桌子猛地一拍:“你放老实点!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!”这一手,大凡是警员,没几个不会用的,进到这里来的人,还不是任他们搓圆捏扁吗?接下来是老一套:“姓名!性别!年龄!家庭住址!职业!到京城来干什么!”

    李海一一说了,年轻警察眼睛死死盯着李海的眼睛,这叫做对眼,问话是其次的,从对方的反应中判断其心理活动,这才是审讯工作的关键。等问到事发经过的时候,李海又是双手一摊:“很简单啊,我们在那吃饭,有个女孩子忽然冲过来踢我,我抓住她的脚,她就叫身边的人用枪指着我。如果是警官你这么拿枪对着我,我也得叫你出示一下证件,然后依法办事,是不是?结果他们证件也没有,制服也不穿,就这么掏枪,我还以为是遇到什么杀手或者恐怖分子了呢,当然就要反抗了。然后,就这样了,我**了对方四个拿枪的,他们也打伤了我的一位同事——警官,我的同事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年轻警官又要拍桌子,这小子嚣张过头了啊,对着四把枪都敢反抗,你知道那是什么人吗?特勤局的人出面你都敢反抗?倒是老警察伸手拦了一下,然后慢悠悠地道:“小伙子,你说,对方没有出示证件,那他们有没有表明身份?”

    “好像有,好像没有,不过证件肯定是没有的。”李海摊了摊手:“警官,你们执法的时候,都要出示证件的,当事人有权检查,是吧?那我总不可能光听人嘴上一说,就信了,万一人家诳我呢?”

    两个警官对视了一眼,总算知道这小子的底气是从哪里来的了,如果真是他说的这样,那么他还真的就是自卫而已。可问题是,那边惹事的几个,打招呼的电话已经打过来好几个了,每个电话都是腰板硬扎的货色,不好惹啊!再加上,有四个特勤局的持枪人员搅合在里面,这事要怎么处理?俩警察仿佛见到头顶上,一口硕大无比的黑锅在盘旋,就等着什么时候落下来。

    有个警察推开门,冲着老警察招了招手,老警察走出去,带上门,只听那警察小声道:“刘队,全聚德那边的监控录像送过来了,掏枪的那几个确实没有出示证件,也没有表明身份。不过里面这小子,真能打,四个特勤局的,一眨眼就全趴下了,能还手的都没有!哎刘队,要不要上手铐脚镣啊?”

    老警察一瞪眼:“你傻啊?那是随便上的吗?里面这位刚才打了一个电话,我看了,保密号码!人家未必就没来历,还是小心点。”姜是老的辣,天子脚下混饭吃不容易,说不定就撞上哪尊大佛了,老警察可知道这里头的水深水浅,犯不上给人当枪使。

    他索性就站在外面抽烟,也不进去了,过了一会,里面那个年轻警察也出来了,一脸的悻悻:“刘队,这小子真嚣张啊,软硬不吃,你看呢?”

    老警察悠悠地吐了一口烟圈:“悠着点,等上级指示吧。”年轻警察会意,把里面的记录员也给叫了出来,审讯室里又留下了李海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开,走廊上走来四五个人,为首的是个胖大的中年警察,肩上扛着一级警督的衔,显然至少是个副局长。他一边走一边嘴里叨叨:“惹事那小子就关在这呢,二少,你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程潜!本该和李海一样在审讯室里接受问讯的人,此刻却施施然地走在副局长的身边,而杨明和赵诗倩在他的身后,也都是一脸轻松。听说李海就关在这里头,程潜脸上露出一丝狰狞,他从没忘记过,今生所遭受的最大挫折之一,就是这个平民出身的李海所给予他的!

    从窗口探头看了一眼,程潜迅即把头缩了回去,只这一眼,他就被李海发现了,目光相对一霎那,程潜心里猛然一跳,就跟被一头猛兽盯上了一样!惊悸之后,他心头怒火更盛,转头对那副局长道:“孙局,这小子惹了什么事,你也知道了,他这么嚣张,就没办法杀杀他的气焰?”

    干警察的,还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?孙局心领神会,一溜烟跑开去,不一会拿了张纸回来:“嗯,确实嚣张啊,还一直坚持说自己是自卫,说你们几位的警卫员都没有出示证件,表明身份呢。二少你放心,我这就收拾收拾他,进了局子里就得老实点!你们几位也累了一晚上了,是找个地方坐坐歇会喝口水,还是先回去歇着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回去——”杨明和赵诗倩都没明白过来呢,这地方呆着也不舒服,就要走,程潜拉住了,狞笑道:“走什么,有好戏看了,你们舍得走?咱们怎么进来的,不就是吃了这小子的亏么,现在孙局要给咱们出气呢,都别走,好好看戏!”

    俩人这才恍然大悟,杨明一脸的兴奋,赵诗倩神情有些犹豫,事情眼看着要越闹越大了,她怕回家没法交代,挡不住两个男的在那撺掇,再想想李海那嘴脸确实可气,就跟着到了隔壁的房间里。审讯室都有这种设置,一边问话,另一边可以从监视器上看到里面的情景,这就是他们说的看戏的地方。

    孙局招呼两个警花过来,端茶倒水伺候着,然后自己领着两个警官到了李海那间审讯室里。他也是老手了,并没有小看李海的意思,知道这小子十分能打,连特勤都不是对手。他拿着刚才审讯的记录,对照着念了一遍,然后面无表情地道:“李海,你说你**了四个持枪人员,我现在认为你非常有危险性,要给你上手铐,再进行进一步审讯。”

    他冲着身边的两个警官晃了晃脑袋,手却伸到桌子下面,握紧了手枪,只要李海一反击,他就是一枪打过去,**小砸炮威力不强,一枪反正打不死,先让你吃吃苦头再说!如果李海不反抗,那就更好了,手铐戴上了,那还不是想怎么炮制都行?“你反抗,你反抗啊!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