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44章喜闻权神

    李海并没有在西格马会所过夜,他回到家中,打了个电话给程卫国,把他这两天做的事,尤其是关于魏刚和金海岸,还有今天西格马会所的事情,原原本本向程卫国做了个汇报。

    程卫国听他说完了,才道:“之江的事情怎么搞,我已经说过了,你们几个商量着办。李海,你的想法是好的,不过要注意分寸,尤其不要违背国家的大政方针。我可以在合理的范围内支持你,但是不可能支持你们对抗官府。”

    “合理的范围,而不是合法的范围?”李海笑了起来:“程先生,这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程卫国知道李海懂得了自己的意思,也笑了笑:“就这样,你放手去做吧,有空来京城——”

    “对了!”李海马上想起来,恒久公司的总部,可不是在京城吗?“我大概下周就会去一趟京城,程先生你在不在?要给您上门请安呐!”

    程卫国骂了一声:“学的什么京油子腔调?你来有事吗?”

    李海把自己和恒久公司的事情说了一遍,程卫国哦道:“恒久公司背景很厉害,不过只是商业往来的话,你只管去做就是。如果对方要用超常规的手段,你再来找我,我帮你顶着。”

    李海心里突地一跳,程卫国都说厉害的背景,那得是什么滔天背景?脑中想起杨明那张嚣张的面孔,跟人说话连自我介绍都懒得做,为了一点点芝麻绿豆大的小事,就敢拿上亿的生意来要挟别人,难怪这么牛,果然是有底气的啊!不过,他马上又有了信心,只要程卫国这么说,在纯粹商业往来的范畴之内,他还有钱神的手段在,怕什么?

    睡前照例,他又提起笔来抄书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抄的多了,这管文章之神的神体遗留的毛笔,变得越来越精致了,原先竹管羊毫,渐渐在朝着金丝竹管和狼毫的方向发展,提起笔的感觉也越发沉重,好在李海尽坚持得住。

    一篇《大学》抄完,文章神力灌注全身,就好像是洗了个透透的澡一样,李海只觉得神清气爽。他放下笔来,又开始修炼神打的功夫,此时他的神打已经进展到了第二段的第二层末尾,再把脊髓练通了,便可以进军第三层,然后二段神打便大功告成,再往后练,就非得钱神进阶为五通神之后,才可以修炼三段神打了。

    神力流转,到处顺畅,只是经过尾椎骨那一段的时候,李海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了。运动钱眼内视,他看见在金光灿灿的神力之中,有几丝细微的黑色存在,试着用神念催动一下,倒也可以随心运转,只是比起金钱神力来较为滞涩一些,没那么听话。

    李海赶紧召唤钱神:“大神,大神,看看这是怎么回事,我是不是走火入魔了?”

    钱神闷声道:“别叫了,我早就知道了,只是一直没想好该怎么处理罢了。”

    你早就知道了?李海大皱眉头,不过想来钱神是不会陷害自己的,他这么说,大概这问题并不是很严重吧。哪知钱神下一句话,就让他跳了起来:“这是权势的神力,如果不能清除出去,你这二段神打的第二层,那就别想练成了。”

    我去,这还不严重?!等下,什么时候冒出权势神力来了?李海连连追问,钱神好像不大乐意,可是拗不过李海,只好悻悻道:“也不知李家的血脉到底是怎么回事,几百年不见一个能通神的,这也罢了,出了你这么一个,居然什么神力都通!你能运用文章神力,这还罢了,可是那权势神力,怎么也能并行不悖,本神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啊!罢了,你先把那个盒子拿出来,还记得里面装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李海当然记得,那不就是爷爷临终前留给自己的盒子吗?里面装着钱神的本体五铢钱,文章之神陨落之后留下的神体毛笔一管,还有就是个小小的印章坯子,上面什么字都没有。难道是那个印章的问题?

    李海把盒子拿出来,拈起那枚印石来左看右看,钱神便道:“别看了,你先运用神念,将那几丝黑色神力,运到手指尖上,再逆转点金手的法门,将那些神力输送到这印章之中,看看会怎样。”

    李海依言施为,当那几丝黑色神力被送进这枚印章之后,就好像几滴清水落进沙漠之中一样,瞬间就涓滴不剩,而这几丝神力一去,李海便觉得神清气爽,再也不觉得有什么滞涩之处了。他又按照钱神的吩咐,把钱神本体的五铢钱拿出来,凑到印章跟前,打开钱眼,通过五铢钱的钱眼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神的神眼,你可以凭此查看神力的走向——看清了没有?”在钱神的催促中,李海左看右看,最终得出个结论:全没了,一点都看不到!

    钱神的语气异常凝重:“这家伙居然还有神念存在,真是想不到啊!”

    李海本能地感到一丝危险:“谁,谁还有神念存在?你说清楚赛!”

    “就是它,权神!”钱神好似和这个权神有些不对路,口气硬邦邦的:“这小子最是嚣张跋扈,总是不把本神和文章神放在眼里,偏偏你们李家祖上还出过几个小官,给它带来了不少神力,没事就欺压本神和文章神!本神仗着有金银财物祭祀带来的神力,倒是可以对付对付,文章神可被它欺负惨了,之所以会这么快就陨落消亡,也是与此有关。近两百年来,李家都没出过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,这家伙也一直杳无声息,本神只当它早就完蛋了,想不到还有一丝神念隐藏,大概是自己进入了长眠之中吧,倒是个坚韧的家伙!”

    李海满头雾水,大叫不明觉厉,钱神只好给他细细解释:“本神上次不是告诉你了,李家祖上就供奉了几件器物,常年祭祀之后,也都纷纷产生了神念,有本神,有文章神,还有就是这权神了。只可惜李家历代都没出一个能通神的子弟,又把我们几个神明的本体都埋在老宅下面镇宅,几位神明都难见天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几日来,不知怎么的,身上产生了几丝权神的神力,本神就知道,这权神恐怕还活着,他趁着你修炼神力的机会,已经用神念在和你默默沟通,所以才会有这几丝神力产生。话说你小子又不当官,怎么会有权神神力?当真是奇哉怪也!”

    李海有点想打人:“你能不能好好说话,哪那么多废话!有点条理行不行啊大神!”

    钱神这才细说从头。按照他的说法,应该是权神虽然长眠了,神念还是在潜意识中和李海沟通上了,以至于他慢慢产生出了权神的神力;而权神长眠未死的证据,就是这神力进入印章,也就是权神的神体之后,并没有储存在里面,而是被吸收进去了,唯有权神神魂没有完全陨落,才能解释这一点。像那文章神,李海的神力在里面转来转去,都没有什么耗减,足见文章神是彻底陨落了。

    李海听罢,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,如果说是权神让他产生的神力,那么这神力难道是可以修炼出来的吗?显然不是,和钱神的神力一样,都是外来的,不可能像小说里的内功一样,自己就能练出来,更加不可能是什么天地元气,用吸的就能吸进来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钱神也觉得不对劲了,按道理说,只有当了官,掌了权,权神才会得到神力,以往的祭祀过程,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他刚才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李海本身就是李家通神的第一人,对此钱神也没有多少经验。慢慢想来,钱神忽然叫了起来:“对了,第一丝权神神力,就是那天你在金海岸驳了那个叫什么魏刚的人面子之后,随机而生的。之后不增不减,到了刚才,那个什么姓萧的女人说是要和你合作,才又产生了一丝神力。”

    李海开始摸下巴,莫非自己这几次的作为,与权神神力产生的规则相合了,所以才会这样?话说回来,别看他当了这么久的钱神神使,对于钱神的神力到底是怎么来的,为什么会在钞票上有,金银上有,铜钱上有,别的上面就没有,他还真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——当然,钱神自己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觉得自己这个猜测还是比较靠谱的,毕竟这几次的作为,和官面上的运作很有些相通之处,常老板不就是舍了魏刚的保护伞,转投自己的名下吗?那西格马会所,该办的官方证照她都得办,末了还得来找自己合作,恐怕也是这个道理。如此说来,自己实际上起到了和官方一样的作用?

    理论问题想得头痛,李海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:“那这权神如果转醒,对我有什么害处?”

    钱神的声音越发郁闷了:“对你能有什么害处?你是李家子弟,又是唯一能通神的,权神这家伙再嚣张,也得把你当宝供着!他对本神才是有害的,等他醒过来,必定要和本神争夺你这小子,神使只有一个呀!”

    钱神说得郁闷无比,李海的心情却立马好了起来:咦,怎么有种身价暴涨的感觉?是错觉吗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