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31章逛街危险

    李海冲着街对面的小从挥了挥手,然后拉开车门上了后座,朱莎便发动了车子。李海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朱莎的表情,朱莎抿着嘴唇,忍受着他从后视镜中投过来的视线,不敢说话。林沐晨则是从后视镜里又瞪了李海一眼,然后继续望着窗外,不吱声。

    开了大约半个小时,到了一家餐厅,三人坐下来,服务生递上菜单,结果两个女人还是顾左右而不说话。李海没辙了,拿起菜单来点了几个菜,然后拿起茶壶来主动给朱莎和林沐晨倒茶。

    朱莎有点后悔,自己为什么坐在李海的旁边?好吧,是因为林沐晨心里有气,抢着和李海面对面坐着,所以她这个调停人只好坐中间了,但是,这一来问题就严重了,越是不说话,她的注意力越是会被身体的感觉所吸引,这么坐着,她的两条腿好像一不留神就要自动绞接在一起呀!

    没法子,只好说话:“橙子,你不是有话要跟李海说吗?刚才你也看到,那个魏书记从里面出来,还没开公务车,肯定是和李海密谈了。”

    以朱莎的大律师身份,这么说话纯粹是没话找话,拙劣的要命,她说完了自己都脸红。林沐晨却不管,一瞪李海:“李海,你说,你的阴谋是不是得逞了?”

    李海慢条斯理地啜着茶,笑道:“橙子姐,你说什么呢,我有什么阴谋?别以为你今天没穿警服,我就什么都告诉你啊,不该说的我还是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林沐晨气得把桌子一拍:“你少来这套!李海,你干什么我管不着,但是你要威胁我们警察,妨碍执法,你很危险了你知道吗!”话说到一半,她自动就放软了:“李海,我不想看到你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,你年轻又聪明,当律师也好做别的也好,前途大好啊!”

    又来了——李海可是领教过林沐晨给人上思想课的本事,他可不想再听一回,举手投降:“橙子姐,你说什么都对,行不?不过,我就说一点,橙子姐你要是觉得我说得不对,或者你有办法解答我的疑问,帮我把这想法扭转过来,那我就听你的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林沐晨满脸狐疑地看着李海,忽然伸手一捅朱莎:“莎莎,他是你的学生,你看他这是给我下什么套呢?”

    李海险些笑出声来,好歹算是忍住了,满脸无辜地看朱莎:“朱老师,你说我冤不冤啊,橙子姐这也太不相信人了,伤心啊,我的心在痛啊!”

    朱莎现在在李海面前就是直不起腰杆来做人,只好打圆场,还不敢看李海:“你们好好说话,大家又不是外人,不要虚头把脑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也不为己甚,便道:“橙子姐,这么说吧,警方执2法,我肯定是举双手配合,那天你们什么证据没有就来抓我,我反抗了没?没有吧,就算那两个警察暗地里给我使小手段,害得我都发病了,我说什么了没?你要说我妨碍执法,这我肯定不能认。”

    林沐晨哼了一声,却出奇地没有反驳。只听李海续道:“其实,这里面有个问题。警方执法,是需要市民配合的,但是是不是所有的事情,只要警方插手了,就得按照警方的意思来办?我看不见得,只要老百姓自己能搞得定,又不违反法律,警方就不该管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林沐晨这可不答应了:“你这话不对,既然不违法,为什么警察不能管?”

    李海摇头道:“既然不违法,就说明不需要管,不需要执法,那么警察来管,不是多余吗?这都是说的虚的,实际上,只要是这种事,警察一插手,绝对不是为了执法,只能是为了捞好处——橙子姐你别瞪眼,这是最简单的道理,只要把不违法的说成是违法的,或者说有违法的嫌疑,这里面就有了伸缩的空间,而且这空间全都是掌握在警察手里,这些空间全都是好处,没别的。”

    林沐晨不响了。她不是象牙塔里的人,她也知道柴米油盐,警察的权力是怎么使用的,她能不知道吗?别的不说,就说交警罚款,创收类型的罚款还少了吗,有很多明明是不用罚的,有些时候也确实就不罚了,可是有些时候为了创收,不光是可罚可不罚的单子开出去了,甚至还玩钓鱼执法!这不就是李海所说的,只要不违法,只要老百姓搞得定,就不该管么?

    这是很讽刺的一个现象,法律的界限最模糊的地方,恰恰是在执法部门的手中,合法不合法,有很多时候真的就是执法部门一句话。他们或许不是把黑的说成是白的,把白的说成是黑的,但是绝对可以把灰的变成黑的,然后白的部分也渐渐变灰,再变黑。

    见林沐晨不说话了,李海叹了口气:“橙子姐,你是好警察,洁身自好,这我很佩服。有很多警察,也是好警察,可是他要养家糊口,孩子要上好的学校,要在人前有面子,光靠那点工资,够吗?手里紧一点,就有了,而且都是披着合法的外衣,你说,他们做不做?”

    “管得紧一点,也是为了老百姓好——”林沐晨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软弱无力,执法都变成扰民了,这还能说是好事吗?让她更无奈的是,其实像她一样自律的警察并不少,但是作为一个权力行使机关的整体,它天然就是要扩张影响力的,而法律对于执法部门的约束,无疑是最软弱无力的。

    李海摆了摆手:“行了,道理就说到这吧,我说服不了你,你3也说服不了我。不过橙子姐,咱们是朋友吧?我真心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,这么的,以后我要是真的做了坏事,落到你手里了,我也绝对不反抗,乖乖服法,当然,辩护的权利你还是要保证我的。行不行?”

    朱莎看林沐晨咬着嘴唇不说话,赶紧出来打圆场:“橙子,你也说句话,李海都说到这份上了。”

    林沐晨脑子晕晕的,她本能地觉得,李海这话未必就全都是实打实的,可是刚才李海一通大道理,让她想到本身在社会中的定位,不禁有些迷惘,一时间也没法细想,只好点头道:“好吧,算你暂时过关了,不过你可要保证,不许再闹事了,要知道你那么搞法,那么多人聚在一起,弄不好是要出大乱子,要死人的!”

    “对对。”李海赶紧点头,这话他承认:“我那确实是有些鲁莽了,那你们警察及时赶到化解局面,这就做得很好了。哎橙子姐,要不我再找机会闹上两次,让你们有理由恢复特警队,岂不是好事?”

    朱莎瞪了李海一眼,刚想说他信口开河,冷不防和李海的目光一碰,顿时心里一慌,双腿一紧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她心中大恨,自打李海从云南腾冲回来之后,俩人见了两三次面,对话也渐渐能正常了,可是这种接触多了,其中一个不良的后果就是,留给朱莎幻想的空间也更多了!尤其是晚上独自一个人睡觉的时候,迷迷糊糊间,不由自主就会绞缠起双腿来,压迫着自己腿间敏感的丰隆之处,同时脑子里就会出现李海的身影,甚至会从日常对话的场景一下子跳到限制级!

    好比现在,朱莎表面上没什么,实际上一只手已经夹在双腿中间,就是怕自己的两腿又夹在一起,压迫到敏感处。可是,在这么近的距离和李海面对面眼对眼,朱莎真的很想痛痛快快地放开怀抱,释放自己啊!

    “该死,莎莎,你要坚定一些!”朱莎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内侧一下,好歹算是定下心来,不过话题已经又被林沐晨给接过去了:“你说得倒轻巧,别说特警队不是那么好恢复的,就算要恢复,也不能通过这种方式吧?李海,我劝你真的要注意一点,你现在这么搞,很容易踏过线的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朱莎都没怎么去听李海和林沐晨说话,光顾着压抑自己的生理想法了,等到李海买了单,她急不可耐地要回家,林沐晨很是诧异地看了她一眼:“莎莎,你可是说好了陪我去逛街的,今晚百货公司店庆大促,三十六小时不歇业呢。”

    朱莎这才想起来,无奈点头:“好吧,看在你平时很少有时间逛街的份上——那李海,你自己回家吧。”只要李海不在身4边,朱莎还是可以保持自己高贵清冷的仪态的。

    可是,林沐晨偏偏不答应:“李海,为了救赎你的罪恶,光是买单一顿饭不够吧?看你最近捞了不少,腰包很鼓的样子,需要减肥了,今晚你负责陪逛街,还得负责买单,行不行?表现好的话,我就原谅你,咱们还是好朋友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朱莎忍不住尖叫起来,一个晚上和李海在一起,还是在百货公司那种地方,实在是太危险了!逛街可是要换衣服的!还要换鞋子的!还要在大群人中间挤来挤去的!自己要是再出丑了怎么办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