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30章海岸送股

    老实说,李海是很痛恨魏岳这种人的。这也就是遇到了他,换个平常人呢?可以想见,首先在竖铺那天,自己就要被他的手下狠抽一顿,打个生活不能自理;碰到那种策划好的栽赃事件,自己也是百口难辨,不光是以后没办法再吃法律这行饭了,更要为此受牢狱之灾,有期徒刑三年这是没得跑的,这就把他前半辈子都给毁了啊!还有,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出现相救,那纪薇薇学妹,不也难逃他的魔掌吗?

    究其本来,魏岳之所以能如此嚣张,到处祸害人,还不是因为他有个老子?当官的老子!

    所以,他是一点好脸色都没给这父子俩。也不用讲什么大道理,你跟这种人讲什么公理正义,什么公仆职责,管用吗?就这父子俩的脑子,能听得进去吗?纯粹浪费口水!他大马金刀地往中间主位上一坐,魏岳还是畏畏缩缩地摊在地上,倒是那个常老板机灵,看这形势就知道魏刚是靠不住了,他也不敢在这看魏刚的笑话,人家惹不起李海,不过要收拾他还是分分钟的,赶紧溜出去,关上门,然后亲自听墙角。

    魏刚想要给李海敬一杯酒,李海把手一挥,冷然道:“魏书记,多余的话也不用多说了,咱们之间的事,既是公事,也是私事,现在你输了,就得把这两本账好好算算。”

    魏刚倒也光棍,当官的都得有这点本事,该当爷的时候就当爷,该装孙子的时候就装孙子,诚如李海所言,输了就得认账,这好歹是在程家势力范围内输的,不冲别的,就冲李海这么放手对付自己,程家二少屁都不放一个,再联想到之前程潜放话说要对付李海,结果李海安然无恙,程二少却灰溜溜地滚回京城去,足可见李海的地位不同一般了。输给他,不冤!“李律师,你说,我听。”

    李海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基金会挂牌以来,很有些人欢欣鼓舞,以为富豪哥不在了,这座大山就没有了,基金会说了算不算,还得再看看。魏书记,我想你现在应该看清楚了,这之江市谁说了算?官面上的事,我管不着,不过出了官场,想要执法行政,就得我们基金会点头!”

    魏刚一咬牙,点头称是!他也看明白了,李海此举确实是有深意在内,自己撞他枪口上了,如果基金会把公检法的头面人物都收拾了,还有几个敢跟他们炸刺的?只是,心中难免悲凉,下面的人要追随什么样的领导?不就是能让他们吃好喝好的领导吗!现在自己面对基金会都低头了,可想而知,以后这里面的蛋糕如何分,那也不是自己说了算了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李海的话可以这么理解。执法部门的手上是不可能干净的,各种各样利益2加起来,无疑是个巨大的数字。如果他们能抱团对外,这股强大的力量无人能抵抗,这些利益自然是由他们攫取了之后慢慢分配。不过,这一次魏刚低了头,那么执法部门就散了,做起事来缚手缚脚,更没办法对外扩张影响力,从而获得利益。就拿这个金海岸的牌照来说,魏刚点头给谁,谁就得给他上供。可是如果他说了不算,这钱他还能拿得到手吗?做梦!

    李海之所以在金海岸和魏刚叫板,就是因为这里是个典型,一叶可知秋。

    公事的账算完了,就该算私事的账了。李海睨视魏岳,一笔一笔跟他算,竖铺,栽赃,强占民女,越说越生气,抬手把一个酒杯扔到魏岳的身上,砸得他全身的肉都是一抖:“你白长这么大的个子,整天就知道欺负老百姓吗?你这个当爹的是怎么教的!”

    “是,是我教子无方!”魏刚咬牙,这话至少有一半是发自肺腑的,要不是自己这个儿子闯祸,何至于惹来这场祸事?这下可好,好容易升到了正厅级实职,却被人把所有的油水都给捞走了,往后自己除了在系统内利用官职来捞点钱之外,也就没啥可想的了,下半辈子怎么活啊!这儿子百无一用,要是没了自己的权力带来的财富,他以后不得饿死街头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魏刚陡然间生出个念头,他回身朝着魏岳的脸上左右开弓,噼啪连续打了十几个巴掌,这是真下了狠手了,打得魏岳脸上血迹斑斑,这小子都被打傻了。打完了,魏刚转过头来,冲着李海一拱手:“李律师,你教训得好,本来我还下不了这个决心,这回我算看明白了,这个逆子要是再不好好教训,早晚我魏家要毁在他手上!我送他出国念书去,不学好就别回来了!”

    李海见魏岳被打成这惨样,心里的气也消了一些,实在这人对他来说太窝囊了一点,又不经打,要让李海这么扇他耳光,还真有点下不了手,太没劲了啊。听到魏刚这么表态,他点了点头,方道:“这样最好,魏书记,咱们都是给程先生办事的,自己后院可要看好了,不能误了程先生的大事,你说是不是?魏岳出国念书,也是好事,你魏书记再能干,也护不了他一辈子,哪怕留下再多的财产,能保他不败家么?你送他出国了,基金会里该你得的那一份,我就直接派人打到魏岳那里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李海本心其实是想要把魏刚一脚踢开,有多远滚多远的,何况是给他分钱!可是他也明白,自己所在的基金会,哪怕再强势,也没法取代官府,而只要头上有这些官员的存在,搬走了一个魏刚,还会出来王刚李刚,他们都是要伸手捞钱的,再清的清官都不例外,因为这3就是规则!

    那么,基金会也只能选择和这样的官员合作,只要他们听话,就得分钱给他们。现在魏刚已经低头服软了,如果自己非要赶尽杀绝,那么就是损害了基金会的利益,到目前为止一直保持沉默的程卫国,说不得就要出来干预了,这毕竟是他们提起来的官员。

    魏刚要的也就是他这句话,当发现李海在程卫国那里的地位比自己更高的时候,他就已经放弃和李海对着干了,现在还仅仅是内部争斗,要是他再斗下去,想要赢过李海,就势必要搬外援,那性质可就变了,再收手就难了。像现在这样的结局,虽然说比较没面子,可是还是有实惠的,面子算什么呢?

    常老板在外面等着,好半天,才看到门打开,魏刚拖着被打傻了的魏岳出来,看也不看他一眼,依旧保持着官员的威风和架子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常老板对着他的背影,无声地骂了一句,然后赶紧冲进去,到了李海面前,把手中的文件双手呈上:“李律师,我有个想法,金海岸要想扩大经营,光靠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,我想找人合作,百分之三十的股权,用以后的分红冲抵就行。李律师,你在这里人头熟,能不能帮我介绍一个?”

    李海看着这个常老板,半天一声不吭,常老板捧着手里的文件,躬身站在那里,背上全是汗,空调都不管用了。终于,李海接过了文件,点头道:“好想法,我支持你!至于入股的钱,我给你一百万——”

    他掏出支票簿来写支票,见常老板不敢拿,李海走过去塞到他手里:“这件事,说起来和你没什么关系,所以我给你机会继续经营下去,毕竟你都花了这么多钱了,就这么退出的话,损失太大!而且,也不能让人家说我们之江容不得人来投资,你说是不是?这一百万,是你上供给魏刚的,我还给你是让你知道,既然你给了股份,这钱就不该你出。”

    李海拍了拍常老板的肩膀,笑道:“你只需要清楚一件事,无论什么人,到了之江市想要做生意,除了基金会之外,不需要对任何人买账!——嗯,合法纳税还是必要的啊,这个不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常老板捧着手里的支票,望着李海带着文件夹走出门外,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,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信,以后自己大概是真的可以好好做生意了。

    走出门外,看看时间,也差不多是晚上七点了,李海想着要不要给王韵打个电话,回来以后还没联系过她呢。他一边沿着马路在走,一边摸出电话来准备打给王韵,忽然身边一辆车的喇叭响了两声,车窗摇下,李海一看,不由得眨巴眨巴眼:“哟,朱老师,橙4子姐。”

    驾驶座上坐着朱莎,副驾驶位子上则是林沐晨。林沐晨看了他一眼,扭头过去不搭理他,鼻子里还哼了一声;朱莎无奈地看了看林沐晨,又看看李海,如果有选择,她也不希望老是和李海碰面,不过为了林沐晨这个好朋友,又能怎样呢?况且三个人在,自己的注意力也不会老是转移到那方面,应该,应该是问题不大吧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