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28章较量

    “私人人情,有机会再还吧——话说我有欠过橙子姐的人情吗?”李海搔了搔头,决定不去想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喧闹的人群在越来越多的警察聚集之下,渐渐变得冷静下来,然后三三两两地朝外围散去,开车的开车,打车的打车,还有很多骑电动车的。这些都是很普通的年轻人,说起来和基金会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,李海只是让人在附近街区的娱乐场所里散布流言,说金海岸这里大酬宾活动,同时把那些场子的酒水饮料价格临时提升了一下,于是就出现了这一幕——当然,混在其中负责引导的几个人还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警方不是吃白饭的,尤其是林沐晨在李海这里得到了真相,激发起斗志之后,回去就从民警之中召集起原先的特警同僚们,很快锁定了闹得最凶的那几个。在现场时,为了避免引发恐慌和骚乱,并没有实施抓捕,她只是向上级请示,要把这几个人都控制起来,因为李海如果是要这么一直闹下去的话,这些人必定还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的是,现在林沐晨不过是个前来支援的派出所所长而已,负责此事的分局局长就算再高度重视,也还是只能层层上报,等待上级指示以后才能采取行动。更有可能的是,就如同李海所要的那样,只要不出大事,警方就只能袖手旁观,每天来灭火,哪怕是抓了这些人,什么事都没有,又能把人家如何?

    甚至有警察提出,不如就坐视不管,等到闹出伤人之类的事件来,再抓人收。这当然是可以打击到李海的计划的,可是对于警察来说,这就是下下策了,这么多人聚集一起,一出事就是大事,要是突发事件还罢了,连续几天之后才闹出乱子来,警方这个黑锅可就背得大了!

    所以,在场的诸位警督警司们碰头一合计,林沐晨极其郁闷地发现,原来最好的办法正如李海所说的,抄了这家金海岸,重新发牌!这样不但可以釜底抽薪,经手的人更可以再捞一笔,不管是不是基金会的人来接牌,这笔孝敬总是少不得的。

    消息自然很快就传到了魏刚那里,他是政法委的头头么。能做到这个位子上,魏刚也不是白给的,当分析出这个结论之后,他就极度不爽了,因为这个牌是经他的手发出去的,而基金会居然不认账,要闹事!这不是在抽他的脸吗?

    道上有句话,一等警察刑警队,完全就是黑社会;二等警察扫黄队,赶走嫖客自己睡。话是比较偏激,不过身为警员出身,魏刚也是在警察系统摸爬滚打出来的,他清楚道上的规则,一眼就能看出这里面的门道。别看他穿着这身皮,坐着这个位子,但是外头真正认的,还是他说话算2不算数,有多少人买账。换言之,今天这个场子要是保不住,那他魏某人在之江市的影响力就会大大缩水了!

    “事情怎么会闹成这样?”魏刚大惑不解,他只有一个问题想不通,现在之江市是基金会说了算的,我也是基金会的人啊!为什么基金会和我做对?李海那小子,真有这么大的能耐?他连程家都不放在眼里?

    官场上的规则是这样,魏刚是仗着程家的势力上位的,哪怕他一上来就尥蹶子不听话,那也只有程家能收拾他,否则就是不给程家面子了。魏刚无论如何都想不到,李海这么个实习小律师,居然真的不把自己这个实职的正厅级干部放在眼里,说打脸就打脸!

    正琢磨着,魏岳的电话又打来了,声音还有点发抖:“爸,爸,楼下倒是不闹腾了,不过那个姓李的小子还在对面看热闹呢,你快抓他,快抓他!”

    魏刚很是恼火,人家在那看热闹又不犯法,怎么抓人?他刚想斥责魏岳,忽然间脑中灵光一闪,这未尝不是个好主意啊!执法部门执法部门,这法律要怎么执行,还不是在自己手里吗?你看热闹怎么了,说你有嫌疑就有嫌疑,带回去再说,敢反抗的话,你再能打也没用,你就是暴力抗法!

    他破天荒地夸奖了儿子几句,把魏岳美得都快上天了。放下电话,他就打给自己的亲信手下,也就是在场负责的那位分局局长,指示他先把李海抓起来,随便扣个理由关几天再说。

    那分局长是魏刚一手提拔起来的,老领导的面子当然要给,况且林沐晨虽然没有指名道姓,可是她刚才跑去和那个年轻人说了一会话,回来就果断采取行动,这足以证明那年轻人绝对不是单纯看热闹的。保险起见,他还是先把林沐晨叫了过来:“林所长,那个年轻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你看我们是不是先把他控制起来?”

    林沐晨一怔:“局长,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犯过什么事,怎么控制?跟踪监听倒是可以,不过也得局长安排。”

    局长把手一挥:“不管那么多,现在事态紧急,不能容许就这么发展下去,如果真是他搞出来的,把他抓起来就是,哪怕没有证据,关几天再放出来,也能控制事态不再恶化。就像你说的,要是今天这事一天天来,那我们的警力还用得着干别的吗?为了大局,抓起来再说!”还有一句话他没说,大领导都发话了,相信这么点黑锅还是背得起的。

    林沐晨还想再劝:“局长,他是个律师呢——”

    “律师又怎么了?大不了最后给他个证据不足罢了!”说起来,公检法系统里头,警察真是最不怵律师的,这位局长也不3例外。

    林沐晨没办法,只好带着几个警察过来抓人,她一路走一路懊恼,你说李海这混账小子,没事搞这么大的阵势出来干嘛?这不是自找苦吃吗,你再有能耐,还能强得过执法部门?一时间,她都有点盼着李海撒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看到林沐晨带着几个警察走过来,李海有些愕然,居然还真过来抓人了?他冲着海狗使了个眼色,海狗会意,跳上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见李海原地不动,林沐晨更加懊恼,大步走到李海的面前,大声道:“李海,跟我们走一趟,协助调查!你最好乖乖配合,不要轻举妄动,现在你可是背着取保候审呢,要是再犯事那就是重罪了!”

    李海摇头笑道:“这位警官,你可真是开玩笑,我好好的要轻举妄动干嘛?不就是协助调查么,我去就是了,不过你们最好是一切都按照法定程序来,不然我可是要挑理的。”

    上来两个警察,本来要给李海戴手铐的,听了这话就有些迟疑了,手铐那也不是随便戴的啊,现在只是协助调查,什么证据都没有,好好的怎么能给人戴手铐?

    俩人只好收起了手铐,上去抓着李海的胳膊:“走吧!”可想而知,警察向来是强势的,居然被执法对象搅扰了上手铐的兴致,这心情能好得了吗?手上免不了有点小动作,抓胳膊也有讲究的,抓到穴位上能让人半身酸痛,难受无比,这俩警察就这么动手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,李海却毫无所觉,走路都走的很稳当,俩人手上的力道就像是抓在了石头泥巴上一样,半点作用都没有!俩警察还不信邪,继续使劲捏,李海这可不干了,这也就是自己有神打功夫在身,一般人在你们手上不是要倒大霉了?我这只是去协助调查啊!

    他眼珠一转,猛地大叫一声,两脚一软不省人事,同时运转神力,把自己的呼吸变得极其细微,心跳却快了一倍都不止。林沐晨满心不爽地走在前面,也没注意到两个警察的小动作,可是李海这一嗓子却把她惊到了,回头一看李海倒在地上,两个警察还捏着他的胳膊呢。

    林沐晨也是当了快十年的警察了,光看那部位和手势,还能不知道俩人使了小手段?狠狠瞪了他俩一眼:“还不放开!”

    俩警察正不知所措呢,赶忙放开,李海咣地一声倒在地上,头碰在马路上发出很响的声音,心里这个气,这俩混蛋简直是草菅人命啊,你们两个警察败类给我等着,不整死你们,我就不是钱神的神使!

    林沐晨也是大怒,冲上去一手一个把两个警察狠狠推开,喝道:“你们干什么,想弄出人命吗,这身警服还想不想穿了!”

    4 两个警察憋得满脸通红,要不是一开始被李海弄得憋气了,后来上了小手段也没效果,何至于出那么大的气力?其实这俩人把李海就这么扔在地上,倒不是趁机报复的心思,俩人其实是有点傻眼了,要知道手段不是白上的,李海要是一直憋着忍痛不说,而心脏功能又有点问题的话,这还真有可能是个诱因呢。

    林沐晨推开俩人,上去一摸李海的颈动脉,发现跳得极其快,气息却很微弱,马上慌了手脚,抓着李海的手臂把他背上身,冲着俩警察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把警车开过来,马上送医院!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