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26章谁的天下

    常老板身子一颤,他耳朵不聋,李海口中说出的,是基金会三个字?是不是那个,道上都知道的之江市科技发展基金会?老实说,常老板别看虎口拔牙拍下了这个场子,他也知道之江市的地头蛇是基金会,而且背景很深厚,自己想要在之江赚钱,不打通基金会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严格来说,常老板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和基金会抢生意,魏刚不也是和基金会一伙的吗?自己的钱交给魏刚了,也就等于是给基金会交过买路钱了吧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李海提起基金会,而且是“我们基金会”,常老板就知道不对了,这人和魏岳不是一路,但是却是基金会的!他暗自叫苦,难道说我做点生意就这么难,才开业没几天就卷进了基金会的大佬争斗之中?对于道上的组织而言,发生这种争斗真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他不敢摆谱,赶紧上前打招呼:“不好意思,我就是这里的老板,敝姓常,请教贵姓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纪薇薇都看傻了,这是什么转折?李海不就是个大三的帅哥学长吗,怎么忽然就变身成了某个厉害角色了,说的话也莫名其妙的!不是她智商不够,实在是社会经验不足,已经没法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李海却误会了,看她一言不发的样子,便指了指常老板:“别的先不说,把她表哥叫出来吧,这事总得有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常老板不敢怠慢,看到保安队长已经冲到了门口,赶紧摆手让他不要轻举妄动,把那个调酒师表哥带过来再说。不一会,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表哥出现了,一看到表妹坐在那里,顿时万念俱灰,嚎啕大哭起来:“表妹啊,表哥对不起你,叫我怎么有脸去见表姨啊!”

    李海摇头不已,这人倒不是坏人,不过你好歹有点反抗的骨气好吧?他推了推纪薇薇,纪薇薇这才回过神来,上去拉着表哥,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表哥哭得稀里哗啦,也说不清楚,李海懒得听他废话,朝着常老板伸出手来:“初次见面,常老板你好,我叫李海,之江市科技发展基金会首席法律顾问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基金会的人!常老板把李海的名片接过来,也把自己的名片递过去,见李海不动声色收下了,心下稍安,试探性地问道:“那,李律师,今天来是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李海当然不会跟他说,我是陪同学来你这玩,顺便客串保镖的。在这里看到魏岳,本身是个意外,可是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教训教训魏家父子俩了,眼前不就是个送上门来的好机会吗?他冷冷地道:“这个场子,原来是我们基金会的产业,不过交接的时候出了点问题,挂名持股人和外人沟通想2要吞了这场子,结果自己倒了霉,现在已经被拉去打靶了。不过,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打了一个靶还不够啊!”

    常老板一听这话,杀气腾腾啊!他能出来做这一行,也不是吓大的,不过看得出来,这里面至少也是个分赃不均的问题。那么如何站队?眼前看起来,这个什么法律顾问虽然年轻,可是气势十足,单枪匹马面无惧色,而魏大少呢,空有个正厅级主管公检法的老爹,却吓得面无人色瑟瑟发抖,话都不敢说一句,那么这两边到底谁强势,不是很明显了吗?

    且慢!魏岳或许是个没用的,可他凭的不是自己,而是他老爹啊!常老板纠结无比,很想对着李海和魏岳俩人大吼一声,麻烦你们先打个分晓出来,然后我该给谁上供就给谁上供,这样行不行!

    常老板终于有了决定,他走近两步,对着李海拱手道:“不好意思,李律师,我是外来户,只知道做生意赚钱的,拜码头没有拜周全,是我的错。不过我拿这个场子,终究是魏先生点的头,不如我先出去,李律师你和魏大少商量商量?”他想的很简单,你俩去打吧,去吵吧!

    李海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,魏岳有什么用,自己都打过他两次了,再打一次有什么用?收拾他爹才是正事!他把手一摆,冷然道:“常老板,我知道你是做生意的,不过你做这一行也该知道,生意该怎么个做法!我今天来,就一句话,以后之江市,这位大少他那个爹,说了不算,我们说了才算!”

    常老板气得要骂娘,你忒么什么律师,就会拿大话唬人啊!谁不知道,国内是官府的天下,你个小小的基金会,敢和官府做对吗?这时候被逼到墙角必须站队,他索性撕破脸了:“李律师,你说的话,我有点不信啊,这还是官府的天下吗?还是官府已经改名叫基金会了?”

    李海并不生气,反而笑了起来:“常老板,有意思啊!行,不为难你,谁说话管用,你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他掏出电话来,打给音箱:“哥啊,我在金海岸玩呢,对,就是原来那家金海湾,现在改名叫金海岸了,老板姓常。对,这地方一点都不好玩,装修破小姐丑,酒水还是假的!嗯,告诉咱们的朋友,都别来这玩了!”

    啪地一声,他合上手机,看都不看常老板铁青的脸,走到魏岳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魏岳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魏岳被他看得毛骨悚然,恨不得有个掩体能躲起来,壮着胆子要叫骂两声,哪知一出口就变了味:“你,你想干什么?你别过来,就站那说话!”

    李海弯下腰,不轻不重地拍了拍魏岳的脸:“挺不错啊,看到个小美3女,就想法子诓人家?今天要不是我在这,你是不是又糟蹋一个小美女了?”他一边说,一边拍着魏岳的脸,说一句拍一下,一开始还是轻拍,到后来越来越重,语气也越来越重,最后直接一脚连同沙发带着魏岳,整个给踢翻了,看着沙发把魏岳胖大的身子都压在地上,爬也爬不起来,大吼一声:“人渣!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常老板可不敢再看着了,他这么眼睁睁看着魏岳挨打,以后人家姓魏的可是要找他的后帐的!他冲着保安队长使了个眼色,保安队长会意,从腰里把电警棍给抽了出来,冲着身边四个保安摆摆手,五个人前后有序地掩了上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保安不是白当的,李海转身一看这阵势,居然显得很是专业,好像受过点训练的。他笑了起来:“很好,好得很,常老板,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的选择!”

    常老板咬紧牙关,心说是龙是蛇你拉出来遛遛!他一挥手,保安队长身先士卒,用电警棍去捅李海的胳膊,却不料李海手腕子一翻,自己手臂剧痛,电警棍不知怎么就到了人家的手上了。他大惊失色,正要飞脚踹人,李海反手一棍捅在他的脚上,电流瞬间流遍全身,那保安队长被电的浑身剧痛,差点都失禁了。

    队长被人打得这么惨,四个保安奋起还击,可是李海犹如闲庭信步一般,指东打西,三两下就全部打倒在地,每人电了一下。常老板看得面如土色,他这个保安队可不是白养活的,经过严格的训练,肉搏战能打翻防暴警察,谁知竟然被人一挑五,像打假拳似的全打倒了!这,这小子如此强势,自己是不是真的选错边了?

    李海信步走到他的面前,手中电警棍一扬,电火花四溅,常老板吓得倒退两步,贴着墙根。李海却只是吓吓他,把手里的电警棍一丢,冲着纪薇薇和她表哥招呼一声:“走了,这地方用不了多久就要换老板,你还是别来这打工了。”

    纪薇薇犹如做梦一般,看着李海,这个今天刚刚认识的帅哥学长,究竟是什么样的人?一直到了楼下,出了电梯,夜风吹来,小美女纪薇薇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滚烫滚烫的。

    出了这档子事,联谊当然是泡汤了,李海打电话把里面的三男三女都叫出来,连同纪薇薇,统统打发回学校。他自己走到街对面,站在路灯下面,抱着胳膊看着对面的金海岸,等待着。

    四楼上,常老板扶着从沙发下好容易爬出来的魏岳,在窗口张望,看见李海站在对面,他心里紧张之极。现在看来,自己真的是无妄之灾,卷入了基金会里面的争斗之中,成了两边角力的战场了!看了看魏岳的脸色苍白如纸,常老4板恨不得猛抽他两耳光,你那个正厅级手握大权的爹是摆设吗?现在就是你们展示肌肉的时间了啊!

    恨归恨,他还是要巴结着魏岳,好容易把魏岳点醒了,魏大少不敢再看对面的李海,给自己老爹打了个电话,把今晚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魏刚放下电话,也有些紧张起来。李海找自己儿子的麻烦,他不放在心上,可是李海这么大张旗鼓地打着基金会的旗号,去向金海岸的老板示威,这意味就完全不同了,能不能过这一关,意味着自己在基金会体系中的地位是否稳固!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我堂堂的正厅级实职,还比不上你个实习小律师!更不信,这官府的天下,还能让你们那些混混横行霸道!”魏刚一咬牙,抓起电话来打给自己的手下,他要用体制的铁拳砸碎李海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