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> 天才律师

第217章集体翻供

    门打开,朱莎一步跨进来,第一眼就看到李海手上戴着手铐,冲着她扬了扬手:“朱老师,这呢。”

    朱莎心里蓦地一疼,李海手上亮闪闪的手铐,就像刀子一样划在她心口上,她不假思索地开炮了:“请问,你们有什么理由要在这个时候给我的当事人上手铐?”

    俩警员也做好了心理准备,有板有眼地回答:“是这样,嫌疑人李海涉嫌故意伤害致人伤残,其情节有可能构成犯罪,同时其本人具有一定的危害性,按照警械使用有关条例,可以使用手铐。”

    故意伤害致人伤残,构成犯罪?朱莎一听这话头,就没话说了,皱着眉头看了看李海,心说真是个惹祸精!可是,目光一触到李海的眼神,朱莎下意识地夹了夹双腿,猛然觉得不对,立马转过头不敢看他,对警员说道:“按照法律规定,我可以单独会见我的当事人,警方不得留人在场,也不得在会见室设置监视器材,我现在要求会见当事人,了解案情。”

    俩警员二话不说,积极配合,反正他们心里有底得很。换了一间会见室,大门砰地关上,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,朱莎打开公事包,拿出笔记本来摊在桌子上,眼睛盯着笔记本的屏幕,不敢再去看李海: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海也料到朱莎心里尴尬,不敢多说废话,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朱莎细细听完,也开始进入角色了,皱眉道:“照你这么说,确实有可能是个针对你的阴谋。问题在于,凶器铁锹上有你的指纹了,就算你是抓的靠近锹头的部位,也不妨碍切手指。物证方面,暂时找不出问题来,人证就很关键了,你认识那两个女生吗?如果她们也是别人事先安排好的,那这个案子就很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大律师,经验丰富啊!李海也有点挠头了,两个女生如果能为他作证,再加上那个排档摊主,自己洗白的胜算很大;但是反过来,这两个女生如果也是被人买通过了,睁眼说瞎话,那自己就很被动了。不过,他也不怎么在乎,要说买通人,谁能胜过他的“财迷心窍”神通?

    他笑道:“朱老师说得没错,那就要麻烦你待会去调阅一下那两个女生的笔录了。另外,我可不想在拘留所之类的地方过上几天,明天就要开学报道了喂,朱老师帮帮我啊。”

    朱莎听见他央求自己,不由自主地咬了咬后槽牙,下面一阵温热,好似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似的,心里又羞又气,莎莎啊莎莎,你怎么这么没用啊!无奈这根本就不是有用没用的问题,心理上的反射模式已经形成,哪是那么容易扭过来的?她越是在意越是别扭,潜意识中的条件反射反而越2是深刻。

    只好匆匆收起了笔记本,转身出了会见室。俩审讯的警官在外面等着,一看朱莎出来了,马上迎上去:“朱律师,我们现在可以讯问嫌疑人了吗?你可以在旁边陪同的。”

    警员这算是够客气了,哪知朱莎却马上摇头:“不用了,你们进去问吧,我要去打几个电话,回头再进来。”她哪敢再面对李海!

    看着朱莎急匆匆走开的身影,俩警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这律师看样子不是很负责啊?管你呢,这样不是更好!俩人走进来,开始一板一眼地讯问李海,李海也很配合,把自己经历的过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重点强调的是打斗过程,以及那两根手指到底是怎么断掉的。

    俩警员只是讯问和做笔录,问完就出去了,把李海一个人晾在会见室里。过了一会,朱莎又匆匆跑进来,神色很是凝重,甚至都忘了夹腿了:“李海,事情很糟糕,那两个女生确实有问题,她们说看到你用铁锹砸人,但是没看到那手指是怎么掉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海嘿了一声:“一个人看不到,是角度问题,两个人都看不到,这不是存心吗?这俩人可是在我旁边一左一右,彼此面对面坐着的。她们怎么解释这个问题?”

    朱莎没来由地脸一红,身子又有点发热,因为她也看到笔录上这么问了,结果两个女生的回答都很一致:“我们光顾着看帅哥了,谁要看那些讨人嫌又粗鲁的建筑工人!”

    这种理由,朱莎怎么说得出口?这不是给她身上的火浇油吗!她心里乱糟糟地,甚至有种拔腿逃出去的念头,可是又要强行忍耐,因为她心里明白,这是扭转李海对于自己的心理阴影的最好机会,错过了,说不准会延续多久呢!

    正不知道说什么好,李海也不问了,只道:“朱老师,这样,你请派出所所长来,我问问看能不能取保候审吧,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要取保候审,派出所所长的意见很重要,甚至不需要检察院的批准,就可以作出决定,不过,公安机关对于嫌疑人的申请,可以在三天内作出决定,并且李海这种情况,能否取保候审也是五五开,朱莎真的没有把握,能现场把派出所所长给搞定了。

    她正琢磨要不要给林沐晨打电话,让她帮着说说,李海却催促:“朱老师,赶紧去吧,我这案子不大,你把所长请来说说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你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吗!朱莎狠狠瞪了他一眼,赌气不理了,出去请所长,美女大律师这点面子还是有的,所长一请就到。

    他刚进门,李海就站在门口,笑嘻嘻地伸手出来,握着所长的手道:“哎呀,所3长啊,你看这点事,做了笔录就取保吧,反正我也不至于危害社会,你说是不是?”取保候审不是对什么人都适用的,其中有这么一条,就是有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下刑罚,取保后不至于造成社会危害性的,才可以取保,李海就是说的这一条。

    那所长莫名其妙被戴着手铐的嫌疑人握了一把手,立马就要发作,可是李海这一握手,一道神力已经传了进去,财迷心窍的神通发动出来,五千神力冲进所长的神魂之中。在朱莎惊骇的目光中,这位所长不但没有发作,相反还连连点头:“是啊是啊,我们的办案资源是有限的,不必非要强调羁押么,对于你这样的情节轻微、社会危害性不大的嫌疑人,完全可以取保候审。这样,朱律师是吧,你当个保证人吧,办了手续就可以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所长转身出去了,李海甩着手在那里心痛,尼玛这可是五千元的神力啊,也就是说要买通这所长同意取保候审,得拿出五十万来!虽说他现在几千万神力在身,还有好多个亿的神力等着去提取,可是对于钱神来说,每一元神力都是无比珍贵的!

    朱莎却是发呆了,她怎么都想不出,这所长怎么这么好说话,李海抓着他的手大放厥词,他居然就认了,而且还不收保证金,只需要保证人就行!

    李海看她发愣,倒是乐得多看一会,朱莎老师向来是气场强大精明干练的,何时有过这种不知所措的表情?养眼啊!欣赏了一会,才干咳一声:“朱老师,你还是赶紧去办手续吧,回去还能睡一会觉呢,我可是今天刚从云南飞回来,都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朱莎如梦方醒,急忙出去了,把门关上才反应过来:咦,这几句话,我好像没有动那方面的心思?果然还是要和李海多接触吗?

    所长点头了,底下的警员虽然不大理解,也只有照办执行,朱莎填了表签了字,李海就被放了出来,手铐也摘了。走出来的时候,正在大厅里等待的工人们都傻眼了,怎么这人进去晃一圈就出来了?那我们说好的钱还有着落吗?

    顿时都喧哗起来,值班民警连拍桌子都没用。李海却笑嘻嘻地走上来,也不管那些工人脸上忌惮畏惧的神情,不由分说地挨个握手,一边握手嘴里一边还胡说八道:“同志们好,同志们辛苦了,要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,不放过一个坏人,也不冤枉一个好人啊!”

    握一个,就是一道神力出去,他现在也不管了,反正只要能挫败隐藏在暗中敌人的阴谋,花费点神力都不算啥。好在这些非主要分子,买通的筹码也不算离谱,每个人不过一万元,一百神力就足以搞定了。

    一圈4下来,大厅里二十多个工人都发了呆,也不知是谁嚷了一声:“政府,我有话说,刚才我说的不对!”顿时群起响应,每个人都在嚷嚷着“报告政府我要重新做笔录,我刚才说得不对!”

    值班民警五雷轰顶,当了这么些年的警察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一起翻供,还翻得这么快的!你们刚才都在做梦,现在睡醒了吗?!

    他正没理会处,两个女生做完笔录出来了,见到李海心虚低头,李海不管不顾上去又握手,然后俩女生也叫起来:“对不起警察同志,我们要重新做笔录,刚才说得不对!”

    扑通一声,值班民警仰天摔倒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